《金笛玉芙蓉》

第06章 魔教复出

作者:东方玉

他外号活灵官,原是个火爆脾气的人,这一掌动了真怒,掌势出手,一道强劲的掌风,应掌而生,有如惊涛拍岸,卷撞而出,势道凌厉无匹!

梅红衫少女依然站立不动,披披嘴道:“依照江湖规矩,你第一招上,已经落败了,还好意思出手呢!”

她说话快得如同连珠一般,尤其对自己“捉迷藏身法”深具信心,因此在掌风还未撞到身前之时,她一直不闪不动,直等说到最后一个字,才身形一侧,像一缕轻烟从清玄道人身边溜过,又到了他的身后,大声道:“老杂毛,你再不躲闪,我又要发剑啦!”

唰的一声,一道剑光,又急刺而出。

这回清玄道人一掌拍出之时,两颗精光熠熠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一眨不眨,但是,梅红衫少女话声甫落,人影一晃即杳,他一记强猛的掌风直扫过去,依然落了空!

老道心头暗暗震惊,急忙一个急转,向斜旋出,举目看去,梅红衫少女果然又躲到自己身后,而且剑如灵蛇,果然又刺了出来,只是自己转身的快,没被她刺上!

清玄道人双目圆瞪,突然仰天怪笑一声,点头道:“果然是魔教‘潜形身法’,果然是魔教妖女,那就休怪老道手下不留情了。”

“谁使魔教‘潜形身法’了?”

梅红衫少女冷笑道:“我使的是“捉迷藏身法’,潜你的头?”

清玄道人沉嘿一声,左足突然往前跨出一大步,这一步,跨出足有六七尺远,一下就到了梅红衫少女面前,左手一探闪电般抓来。

梅红衫少女上身一侧,又闪了出去,但这回清玄道人早就有了准备,左手刚抓到一半便自收回,身形迅疾右转,右手箕张,横扫抓出,身子未停,紧接着再向右转,右手收回之际,左手又紧接着抓了出去。

这一下,他身如旋风,双手交替,接连抓出,而且在一抓之中,爪影荡漾,每一抓,都幻起四五条手臂!

不!他这一路飞旋,实在太快了,一个高大的人影,也由一而二,由二而四,令人不可捉摸!

梅红衫少女左足踝负了伤,只是仗着“捉迷藏身法”闪避游走,清玄道人这一施展出他的看家本领来,人影纵横,爪影参差,不由得心头暗暗惊凛不止,只顾左一俯身,右一侧身,小心翼翼的乘暇蹈隙,用心闪避。

这才发现那老道士的许多人影,只是幻影罢了,自己钻过去的时候,幻影就立时隐没不见,但因双方动作都极为快速,梅红衫少女也有几次遭上险招,差点被清玄道人的爪指抓上,惊出一身冷汗。

卓少华先前还替梅红衫少女担心,但看到后来,一颗心也渐渐放了下来,清玄道人武功再高,梅红衫少女的“捉迷藏身法”,已足可应付了。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这位道友请住手如何?”

清玄道人不知来了什么人?立刻闻声停手,回首看去,只见三丈外,站着一个发绾白玉簪,身穿白葛道袍的老道人。

这老道人手中拿一柄白鹅毛扇,生得脸色红润,又嫩又白,满头白发如银,额下三尺拂胸银髯,当真童颜鹤发,仙风道骨,望之如图画中人!

清玄道人不识这老道来历,但任何人都可看得出这老道人决非寻常之辈,这就打了个稽首道:“道兄鹤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白葛道袍老道人微微一笑道:“道友大概是茅山通天观清玄道友了?”

清玄道人忙道:“正是贫道,道兄道号如何称呼?”

白葛道袍老道人谦冲一笑道:“贫道一元子,云游至此,发现道友和这位小姑娘缠斗未已,道友一派名宿,这位小姑娘也是曾经高人指点,使的是黄山醉道友的‘迷仙步’,若无不解之仇,何苦非拼搏不可,贫道特地来替双方作个调人的。”

清玄道人听说梅红衫少女使的竟是黄山醉仙道人的‘迷仙步’,心头暗暗吃了一惊,这么说,这小女娃必和醉道人有着极深的渊源了!

醉道人不但是武林前辈,而且和自己先师是好友,招惹了他,只怕连大师兄也担待不下来。

既有这位道长出面调停,正好藉此下台,心头一动,立即稽首道:“道兄好说,贫道本无难为这位小姑娘之意,既有道兄一言,贫道敢不如命?”

一元子微微颔首,转脸朝梅红衫少女蔼然一笑道:“小姑娘,贫道和醉道友相识数十年,你是醉道友的门下?”

梅红衫少女摇摇头道:“不是。”

一元子忽然嘴皮微动,似是以“传音入密”之术,朝她说了几句,然后含笑道:“小姑娘,还是随贫道走吧!”

说完,手摇鹅毛扇,转身就走。

梅红衫少女点点头,果然跟着他身后而去。

卓少华心智受迷,这三个月虽然已经因内功精进,清楚了很多,总是并未解去,头脑简单,不能作思考和判断之事,因此目睹梅红衫少女随着一元子而去,觉得也并无不对。

清玄道人究是老江湖了,他感到这一元子出现得似嫌突兀,尤其梅红衫少女忽然会一言不发,跟着他去,也令人不无可疑之处,心中虽有疑念,但人家已经走了,何用自己多管闲事,也就率同四个道人,匆匆离去。

卓少华隐身树后,眼看曲终人散,也就从树后跃出,循着小径走去,只见一条青影迎面奔行而来,这人身法极快,不过眨眼工夫,已到眼前。

那是一个一身青衣,青绢包头的女子。这条山径本来不宽,卓少华看来的是个女子,立时站到道左让她先行。

那青衣女子正待擦身而过,忽然口中轻‘咦’一声,脚下乍然停住,叫道:“少华,是你!”

卓少华早就听老哥哥说过,自己叫做卓少华,并不叫王阿大,但这次从百丈峰下来时,老哥哥一再叮嘱自己,不论遇到什么人,都要仍说自己是王阿大,不可说卓少华,这样才能找得到害自己的人。”

卓少华总是*葯未解,无法了解老哥哥的意思,但老哥哥说出来的话,总是对的。

现在那青衣女子叫自己少华,他微微摇头道:“在下不是卓少华,在下叫王阿大。”

青衣女子定睛看着他,只觉他不但面貌和卓少华一般无二,连说话的声音也和卓少华无异,心中甚是奇怪,说道:“你明明就是卓少华,怎说不是?”

卓少华道:“在下真的不是卓少华,这位……姑姑大概认错人了。”

青衣女子凤眼之中,闪着惊疑之色,她越看越像卓少华,简直是一分不差,这就哼道:“我是你五师叔,你怎么连师叔都不认识了?”

五师叔就是青娘子许瑞仙。

卓少华只觉她峨眉淡扫,凤目含威,约莫三十出头年纪,生得体态轻盈,这人自己果然很面熟,好像是很熟的人,但却一点也想不起来。

他临行之时,老哥哥曾经教了他许多话,那都是应付穆七娘的,他也牢牢记在心,但老哥哥总不能教他对什么人说什么话。

因此许瑞仙问他怎么连师叔也不认得了?他迟疑的望着许瑞仙,说道:“在下不知道,在下觉得你是有些面善。”

这话当然答得不对!

许瑞仙目射精光,注视着他,问道:“你看到我觉得很面善是不?你再想想看,我是你五师叔,你想得起来,想不起来?”

卓少华摇头道:“我想不起来。”

他究是神智被迷,说得很坦诚。

许瑞仙心头暗暗震惊,讶然道:“你被人迷失了神智?”

卓少华又摇摇头道:“没有,我不是卓少华,我叫王阿大。”

“王阿大?”

许瑞仙心中暗道:“王阿大这名字,一听就不是真名字了。”

这就急着问道:“你再想想看,三个月前你和你师傅、四师叔一起到那里去的?你师傅和四师叔他们都在那里?你想得起来么?“

九眺先生和董仲萱、卓少华三人,在三个月前突然失踪,她就是找他们来的。

卓少华依然摇着头道:“我不知道。”

许瑞仙道:“你一定要想,仔细的想想看。”

卓少华道:“我真的想不起来,一点也想不起来,我……我不知道。”

许瑞仙道:“那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的?”

卓少华道:“在下只是路过这里。”

许瑞仙道:“你是到那里去呢?”

卓少华道:“我……我也不知道。”

许瑞仙忖道:“看来他果然被人迷失了神智,否则怎么会自己要到那里去都不知道的?”一面问道:“你从这条路来,有没有看到师妹高美云,嗯,我是说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

卓少华听她提起穿红衣的女孩,不觉点点头道:“有,在下方才还看到她的。”

“唉,你也真是的。”

许瑞仙问道:“你看到美云,怎么不招呼她呢?”

卓少华道:“在下不知道她叫高美云。”

许瑞仙心知他心智被迷,只得问道:“你看她往那里走的?”

卓少华道:“在下是跟着四个茅山道士来的,好像昨晚她伤了两个茅山门下,她左脚踝还中了一支梅花针,和四个道士打起来了,在下就躲在大树后面,本想怕她不敌,抓了一把石子,准备暗中助她,后来她使出‘捉迷藏’的身法,四个道士的剑阵也奈何她不得……”

许瑞仙一惊,说道:“你说他们列出了‘分光剑阵’,茅山道派也欺人太甚,难道没看出她的剑路来,啊,后来呢?”

卓少华接着说道:“后来来了一个叫清玄的老道士,他把四个道士喝退,说她是魔教的人,要拿她回山。”

“唉!”许瑞仙气得叹了口气道:“清玄是个活宝,他活了一大把年纪,也没问清楚?”

卓少华道:“他问了,是穿红衣的姑娘不肯说,两人又动起手来了。”

许瑞仙听得大急,说道:“美云怎么会是活灵官的对手呢?”

卓少华道:“但她使出了,捉迷藏’的身法,那老道士也没胜得了她。”

许瑞仙问道:“后来呢?”

卓少华道:“后来又来了一个老道士,劝他们不要伤了和气,那红衣姑娘就跟老道人去了,茅山道士也走了。”

许瑞仙听说徒儿跟着老道人去了,心头更是一急,问道:“你知道那老道人是谁吗?”

话声出口,心想卓少华心智被迷,只怕也不会知道的了。

卓少华道:“我知道,他叫一元子。”

“一元子?”许瑞仙从未听说江湖上有一元子这么一个人,问道:“他长得如何一个样子?”

卓少华想了想道:“那老道人白发如银,白须飘胸,手里拿一把白鹅毛扇,看去很和气。”

“白发白须,手里拿一把白鹅毛扇……”

许瑞仙沉吟着问道:“那老道人身上穿的是什么呢?”

卓少华道:“他身上……哦,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道袍……”

“糟了!”许瑞仙神色不由得大变,急道:“身穿白色道袍,手拿白鹅毛扇的,那不是魔教教主神扇子?唉,美云怎么会跟他走的呢?快说,他们往那里去的?”

卓少华伸手一指道:“那老道人是朝南去的。”

许瑞仙这下真是急得顿脚,说道:“少华,快跟我走,咱们追上去。”

卓少华道:“我不是卓少华,我……我叫……”

许瑞仙知道和他说不清,伸手一把抓住卓少华的手腕,喝道:“你不用多说,快随我走。”

以卓少华目前的武功,别说青娘子许端仙,就是比青娘子武功再高一倍的人,也扣不住他,但卓少华虽然神志被迷不知她是自己的五师叔,总因许瑞仙是个女的,把她当作了娘,自然不好运功挣脱,只得跟着她奔行。

许瑞仙因二师兄九眺先生和四师兄董仲萱的失踪,卓少华又神志不清,如今徒儿又跟着魔教教主神扇子而去,她是真的急疯了心,一路上也没有和卓少华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尽量提吸真气,放足疾奔。

卓少华自然也不会和她多说,他如今练成了“九阳神功”,用不着和许瑞仙一样,提吸真气,全身真气自然流注,身子轻得像一片浮云,任你许瑞仙奔行得多快,拉着他同行,都不会感到丝毫吃力。

这一阵奔行,走的都是山间小径,但两人脚下极快,片刻工夫,已赶了几十里路程,一路上那有神扇子(一元子)和高美云(梅红衫子少女)的踪影。

再往前已有村落,许瑞仙一个女子,自然不好再拉着卓少华的手奔行,这就脚下一缓,松开了卓少华的手,问道:“你会不会记错,那老道人是朝这条路上来的?”

卓少华道:“他们朝这里来决不会错,我们一路奔行而来,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许瑞仙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若说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魔教复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