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07章 追问解葯

作者:东方玉

“没有。”严玉兰翩翩然站起身,走到房门口,高声叫道:“伙计。”

店伙三脚两步的奔了过来,陪笑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严玉兰道:“你去街上菜馆里叫几样可口的饭菜送来,要最好的,快去。”

店伙连声应是,匆匆退去。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店伙送来一盏红烛,烛影摇曳,两人静静相对,分外显得诗情画意!

又过了一会,菜馆送来酒菜,店伙在房中摆好一张方桌,两副杯筷,然后端上六色菜肴一个锡壶,一面陪着笑道:“二位公子,请用酒了。”

严玉兰道:“我们不会喝酒,并没叫酒呀!”

店伙道:“这是三元楼自己酿造的十五年陈女儿红,在附近百里,可是大大有名,凡是到三元楼叫菜,他们都要送半斤好酒,这叫招牌酒,二位公子少喝些,助助兴。”

严玉兰看他唠叨个没完,攒攒眉道:“好吧,你放着就是了。”

店伙巴结的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才行退出,随手掩起房门。

严玉兰道:“王兄请喝。”

卓少华端起酒杯,望着她,说道:“严兄请。”

他先喝了口酒。严玉兰不好拒绝,也举杯喝了一口。

两人一面吃菜,一面谈天,因为女儿红酒性醇和,入口不烈,不知不觉喝完了一杯,卓少华取过酒壶给她斟了一杯,自己面前也斟满了。

你别看分水地处僻远,三元楼的菜,手艺可不坏,两人不觉又干了一杯。

卓少华正待伸手取壶,严玉兰玉脸微酡,一把把酒壶抢了过去,娇声道:“王兄,你已经替我斟过一杯,现在该我来了,你坐下来,我给你斟。”

刚说到这里,房门呀然开启。

严玉兰连头也没回,叱道:“我们又没叫你,你进来作甚?”

卓少华一眼看到进来的正是穆七娘,不觉吃了一惊,急忙叫道:“是婆婆!”

严玉兰回过头来,看到穆嬷嬷,不由得一怔,说道:“奶娘,是你!”

穆嬷嬷跨进门,又掩上了门,拉长了一张马脸,神色狞厉,重重哼了一声,问道:“你们就住在一个房里吗?”

严玉兰粉脸蓦地羞得通红,娇羞的道:“谁说的?我们一共要了两个房间,我的房在隔壁,这是一起吃饭咯!”

穆嬷嬷稍稍舒了口气,神色也为之稍霁,问道:“你如何碰上王阿大的?”

严玉兰道:“是今天早晨,在金村一家客店里遇上的,我要他和我作伴到杭州去玩。”

穆嬷嬷目光冷厉,望着卓少华道:“是这样么?”

卓少华点点头道:“是的。“

穆嬷嬷道:“这三个月,你在那里?”

卓少华道:“没有在那里。”

迷失神智的人,才会这样说话。

穆嬷嬷又道:“你怎么会到金村去的?”

卓少华道:“我也不知道,是一个人说的,那里有客店,我就去了。”

穆嬷嬷自然知道,他*葯未解,所以说话并无头绪,但她依然紧跟着问道:“这些日子,你遇上了些什么人,你还记得起来么?“

卓少华道:“很多人,有些人硬要我跟他们去,说我是卓少华,我说不是的,我叫王阿大,要找婆婆。”

这话是老哥哥教他的,穆七娘盘问你的时候,你就这么说。

穆嬷嬷似乎相信了,口中沉“唔”了一声。

严玉兰接着说道:“奶娘,他服了你的‘无忧散”不大清爽,你就给他解了吧,奶娘,你说好不好嘛?”

穆七娘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道:“不行。”

她只说了两个字,就神色凝重的道:“你可知道你偷溜出来,老夫人如何牵挂?不然我老婆子也不会连夜赶出来了,你立即跟我回去……”

“哦,还有,方才老婆子来时,发现客店对面暗影中,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潜伏窥伺,说不定是冲着你们来的,今晚这里只怕会出事,你们赶快从后门出去,由王阿大保护你速即回去,老婆子要看看他们来路,自会随后跟来。”

严玉兰问道:“那是些什么人呢?”

穆嬷嬷突然神色一变,侧耳细听,低声道:“有人来了,你们立即从后窗出去,这里自有老婆子会打发的。”

话声一落,不住的朝两人打手势,示意快走。

穆嬷嬷一身功力,如今可不是干拍花党的时候所能比拟,她说得如此郑重,来人一定厉害非凡了!

严玉兰想到这里,悄悄拉了卓少华衣衫,低声道:“我们走。”

轻轻推开后窗,正待跃出。

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喝道:“穆七娘,你请出来吧!”

穆嬷嬷心头虽是十分怒恼,但怕小公主万一有了什么事,只好强忍着怒火,暗暗朝两人挥挥手,“扑”的一声,吹灭了烛火。

卓少华因老哥哥再三交代,不可在穆七娘面前展露身手,最多也只能使出目前的一成功力,因此他用手按了下窗沿,才纵身出去。

穆嬷嬷赶紧轻轻掩上窗户,又把一双筷子塞到床下,才功凝双掌,凛立当门。

门外久久不闻动静,似已不耐,又有人提高声音喝道:“穆七娘,你也算得是一号人物,怎么,不敢出来吗?”

穆嬷嬷几乎气炸了心,口中喝道:“无知鼠辈,老婆子岂会怕了你们?”

开启房门走了出去,行到阶上,目光一聚,只见大天井中间,站着一个中等身材的老者,此人年约五旬以上。颏下留一把山羊黑须,自己根本不识其人,心中暗暗奇怪,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人,找我老婆子有什么事?”

黑须老者道:“你就是拍花党的穆七娘吗?”

这话口气说得很是无礼。

“不错,老婆子就是。”

穆嬷嬷沉哼一声道:“你呢?你是什么人?”

“只要你是穆七娘就好。”

黑须老者道:“我是什么人,无关紧要。”

穆嬷嬷听得心中一动,暗道:“听他口气,好似他背后另有人了。”这一想,强压着怒气,缓步走下石阶,一面问道:“有什么事?”

黑须老者冷声道:“老夫要把你带走。”

穆嬷嬷听说他居然要把自己带走,不由得怒笑道:“凭你配么?”

黑须老者大笑道:“老夫如果不配,也不会说出口来了!”

穆嬷嬷渐渐逼近过去,冷峻的道:“那你该路一手给老婆子瞧瞧了!”

话声出口,右手五指箕张,倏地朝对方当胸抓去。

黑须老者凛立不动,右手一抬,迎着拍出一掌。

双方出手均快,穆嬷嬷陡觉对方掌力如涛,一股如山暗劲,直压过来,这一记竟然是少林寺“大力金刚掌”,心头方自一凛!在这一瞬间,四周风声飒然;一下从四个方向飞掠出四道人影,同时出手朝自己夹击过来。

穆嬷嬷今非昔比,从交击而来的拳掌风声中,约略可以辨认得出,这四人使的竟有武功门的“功力拳”,九华派的“青阳掌”,鹰爪门的“大鹰爪手”,而且每一个人都有他独门深厚的功力,心中更是无比惊诧,一时不愿和他们硬拼,立即施展身法,身形一个轻旋,方自脱出五人包围,厉声喝道:“你们……”

她刚说出两个字,陡觉后腰一麻,已被人点了穴道。

原来对方深知她的底细,这五人武功虽高,决难困得住她,也早已算定了她闪出去的方向和位置,另外隐伏了一个高手,等她脱出包围,就出手点了她的穴道。这人一击得手,立即挥了挥手道:“带走。”

这时从石阶上又飞奔出三个人来,由领头的一个指挥着另两个,押着穆嬷嬷就走。

兰赤山庄灯火通明,照耀得如同白昼,大厅阶前,分两旁站立着二十四名身穿黑色劲装,腰跨钢刀的彪形大汉,一个个挺胸凸肚,剽悍而严肃。

阶上站着总管追风客鹿昌麟、副总管翻天手吉鸿飞。

大厅上首一把交椅上端坐着一个白髯绿袍老人,他左右两边,另外摆了两把交椅,左首椅上赫然是江南盟主卓清华。

右首椅上则是中等身材,相貌清癯,颏下留一部黑须的老者,则是三湘武林盟主,少林南派名宿铁指绵掌张椿年。

再下来,左右两边还有四把交椅,坐着的则是徽帮老大冯子材、武功门掌门陆鸿藻、九华剑派刘寄生、鹰爪门雷东平。

身为阶下囚的则是穆嬷嬷,她被点了昏穴,由两名黑衣劲装大汉挟持着站立。

绿袍老人一抬手,喝道:“杜鹃,搜她的身。”

伺立绿袍老人身后的杜鹃答应一声,走到穆嬷嬷身边,从她怀中取出一件件东西,一并送到绿袍老人面前,说道:“启禀令主,令牌果然在她身上。”

绿袍老人哼了一声,目光盯注在小几上,那是两个蓝花瓷瓶,一个葫芦形的装的是“无忧散”,另一个略呈扇形的则是解葯,他心头略放,一抬手道:“解开她穴道。”

杜鹃答应一声,回身退下,举手一掌,拍开了穆嬷嬷的穴道。

穆嬷嬷身躯一震,陡地睁开眼来,这一望一张马脸不禁变了颜色,嘿然道:“令主把老婆子拿来,要待怎的?难不成老婆子犯了什么法么?”

绿袍老人怒哼一声道:“穆七娘,你敢对本座这样说话?”

穆嬷嬷道:“令主莫要忘了,老身还是总坛的巡监身份,和令主……”

“住口!”绿袍老人叱道:“穆七娘,你本是拍花党的一个贼婆,幸蒙主上收留,委以巡监,可谓待你不薄,平日里你擅自作威作福,城主念在你十八年来,不无微劳,也就容忍下来,如今你胆敢心生叛离……”

穆嬷嬷身躯陡震,连白发都无风飘动,厉声道:“令主说什么?老婆子心生叛离,可有证据?”

绿袍老人沉哼道:“你盗取本座符令,难道还想否认么?”

穆嬷嬷明白了,她口中一阵桀桀的怪笑道:“令主应该心里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莫非要老婆子当众抖出来么?”

绿袍老人听得勃然大怒,喝道:“给我掌嘴。”

杜鹃平日受过穆嬷嬷的气,这回可奉了令主的命,纤手挥处,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穆嬷嬷登时被打落了两个门牙,满嘴流血,脸色狰厉的道:“你打得好,是非曲直,咱们立即去面见城主,便可分晓……”

绿袍老人哼道:“本座总巡天下,你在本座面前,还敢发横?”

穆嬷嬷冷笑道:“难道你敢杀我灭口不成?”

绿袍老人一手按剑,虎的站起身来,沉喝道:“你当本座不敢杀你么?”

穆嬷嬷大笑道:“严文……”

杜鹃没待她第三个字出口,抬手一拂,就点了她哑穴。

“锵!”一道青锋从绿袍老人鞘中抽出,目射杀机,沉声道:“穆七娘,就凭你这句话,本座就可以当场把你处决了……”

就在此时,但听“嘶”的一声,一道入影从大门外射入!

此人身法之快,几乎没有看清他的面貌,只见一道青影在大厅上像旋风般一转,挟起穆嬷嬷就朝厅外飞射出去。

绿袍老人大喝一声:“什么人?”

喝声甫出,人已衔尾追出。

两旁坐着的人在这一瞬间,全部霍然站起,纷纷掠出大厅。

绿袍老人身法不可谓不快;但等他追踪掠出,但见一点人影,快得像浮矢掠空已飞出去数十丈外,别说他肋下还挟着一个人,就算他没挟人,像这样飞行绝迹,在武林中也想不出这么一个人来。

绿袍老人怔立中庭,几乎看得目瞪口呆!

这时张椿年、卓清华等人才纷纷赶出,他们当然连半点人影都看不到了!

张椿年低声道:“令主,此人……”

绿袍老人哼了一声,才道:“此人身手奇高,此刻只怕已在数里外,本座真想不出他会是谁来?”

卓清华道:“想不到穆嬷嬷真的会勾结外人,此事令主该如何处置呢?”

绿袍老人缓缓的转过身来,才说道:“刚才这件事,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惟有据实呈报城主,再作定夺……”

说到这里,回头道:“鹿总管。”

鹿昌麟、吉鸿飞,一人一边,站在阶上,竟然一动不动。

绿袍老人悚然一惊道:“莫非鹿总管他们被来人制住了?”

卓清华急忙转身走上石阶,举手拍开了鹿昌麟、吉鸿飞二人的穴道。

鹿昌麟才如梦初醒,口中“啊”了一声,和吉鸿飞一齐急步趋下阶来,望望众人,讶异的道:“令主……”

绿袍老人一抬手制住他的话头,问道:“鹿总管,你可看清是什么人点了你的穴道吗?”

鹿昌麟一怔,说道:“属下一直站在阶上,根本没看到人,属下该死,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被什么人点了穴道。”

以追风客鹿昌麟的能耐,在江湖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追问解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