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笛玉芙蓉》

第09章 芙蓉城中

作者:东方玉

辛嬷嬷就是主持守护入山路径的人,因为登峰的山径,只有一条,一人守关,万夫莫入。凡是要上山去的人,先必须经过辛嬷嬷这一关,经辛嬷嬷认可,你必须喝下一盏茶,等你睡着了,再由辛嬷嬷派人送上山去,这是芙蓉城的规矩,二十多年来,什么人都不能例外。

辛嬷嬷昔年是城主的贴自身丫头,对主人忠心耿耿,最为城主所信任,所以才派她这个职务,名之为“前山总管”。

上山前喝的这杯茶当然是*葯了,它是穆嬷嬷(穆七娘)配制的,葯量不重,但喝下去就会昏睡,它也不须要解葯,有一两个时辰葯性消失,就会自动醒转。

凡是练武的人,睡眠之时也特别警觉,稍微一些风吹草动,就会很快惊醒过来。(这是一般睡眠,喝了*葯,昏昏睡去,当然不在此例)

卓少华练了“九阳神功”,又有三十年以上的内功火候,“九阳神功”原有诸毒不侵之功。(因为“九阳神功”

有祛除剧毒的功能,卓少华先服“无忧散”,再练“九阳神功”,如今神志也已逐渐恢复到五成左右了,就算没有解葯,再有五年苦练,也可完全恢复过来)这茶水中的*葯,葯量既轻,对卓少华来说,自然不易迷得住他,他之被迷,只是不曾防备而已!

就在他倚几昏睡之时,突然觉得有人搬动他的身子,练“九阳神功”的人,只要有外来的力道侵犯到身子,就会自生反应,真气自动运行。

卓少华的被两口茶就迷昏,就是没有运气行功,只要真气一经运行,区区*葯,自可立即逼出体外。

如今就因有人搬动他的身子,真气一动,人就立即警觉过来,但觉身子被两个人抬着行走,心中暗暗觉得奇怪,但他被迷的神志,终究只清醒了一半(这是指“无忧散”迷失的神志)心头反应迟钝,虽觉奇怪,却并没有立时挣动。(一方面他喝下去的两口*葯,此时虽经真气的自动运行,人已清醒,但葯力尚未完全消失)

在他感觉上,这两人抬着他身子,走出了大门,把他搁在一张藤椅之上。接着只听一个老婆子的声音说道:“这位王相公,是小公主带他去见城主的,你们路上可得小心!”

卓少华立时听出那是辛嬷嬷的声音,心中暗想:“原来他们是送我去见城主的,城主不就是严兄的娘么?”

接着只听两个男人声音应道:“总管放心,小的晓得。”

辛嬷嬷又道:“你们到了城中,不用按一般手续办理,只要交给顾总管就好。”

两个男人声音又应了声“是”

辛嬷嬷道:“好,你们可以走了,小公主在山上,只怕已经等急了呢!”

两个男人声音又应了声“是”,卓少华就感到藤椅被人抬了起来,轻快的上路。

现在卓少华弄清楚了,他们是把自己放在一张藤兜子上(肩舆之一,亦称山轿)由两人抬着上山,心中更觉奇怪!

他想起方才严兄问辛嬷嬷,是不是可以和自己一起上去?辛嬷嬷说:这恐怕不成,这是老夫人的命令,老婆子不得不按规矩来,所以严兄一个人先走了。

难道他们的规矩,就是要两个人抬着自己上去么?好像他们把自己送到山上,要交给一个顾总管,这是为什么呢?

哦,方才自己是喝了两口茶,就昏昏慾睡,他们大概要等自己睡熟了,才能送上山来。

他睁开眼来,这时天色已黑,山路奇险,但两个抬着藤兜子的汉子却举步如飞,履险如夷,载行得又稳又快,在许多断岩危崖上,都配合得很好,轻轻一纵而过。

卓少华躺在上面,倒看得有些惊心动魄,心想:“他们既然要等自己睡熟了才送上来,自己索性仍装睡熟了,让他们抬吧!”

他究是还有一半神志,并没清楚,思想比较简单,是以没想到自己喝了两口茶,怎么会睡熟的?这自然是有人在茶水中做了手脚。

她想到的只是他们既然要等到自己睡熟了再送上来,自己就只装睡熟了好了,这想法虽然单纯,却也没错。

两个壮汉抬着藤兜子一路上山,约莫奔行了将近半个时辰,脚下忽然一缓,只听有人问道:“你们送来的可是王相公么?”

前面一个抬藤兜子的答道:“是的,小的是奉辛总管之命,把人送交顾总管去。”

那人道:“方才顾总管已派人来问过了,你们快些进去吧!”

卓少华怕被人家看见了,只是闭着眼睛不敢睁开来眼,两个抬藤兜的汉子答应了一声,继续往里行去。

片刻工夫,似乎进入一处房屋,又转转弯弯的走了一阵、只听一个女子声音问道:“你们送来的是王相公么?

往这里来。”

两个汉子已把藤兜放下,然后又抬着卓少华走入一间屋中,放到榻上。

那女子声音道:“好,你们可以去了。”

两个汉子口中应“是”,躬身而退。

接着卓少华听到那女子的脚步声,走近榻前,一手拔开自己牙齿,把一小杯甜甜的水倾入口中,心中暗暗忖道:“不知她给自己喝的是什么甜水?”

过了一回,只听又有脚步声进入,响起一个老妇人的声音,说道:“小琴,山下已把王相公送来了吧?”

“是的。”那女子声音道:“小婢已经给他服了醒神汤,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那老妇人道:“好。”她只说了一个“好”字,就在室中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卓少华心想:“这老妇人大概就是顾总管了?”

“哦,那小琴说给自己服了醒神汤,那一杯甜汁,敢情就是醒神汤了,她说自己很快就会醒来,自己那就不用再装睡了!”

想到这里,立即双目一睁,翻身坐起,目光一动,只见自己对面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胖婆子,一双熠熠眼睛,盯着自己直瞧。

卓少华问道:“老婆婆,我怎会到这里来了?”

胖老妇并没回答他,只是望着他问道:“你叫王阿大?”

卓少华点点头道:“是的。”

胖老婆子又道:“你如何认识小公主的?”

卓少华突然想起严兄在车上说过:娘问你话的时候,你除了自己叫王阿大,叫我小公主,别的都要装作不知道,对她娘都要说不知道,对顾总管当然也要说不知道了。这就摇摇头道:“不知道。”

胖老婆子问道:“你爹叫什么名字?”

卓少华道:“不知道。”

胖名婆子微微点了下头,又道:“那你认不认识穆嬷嬷?”

卓少华道:“那是小公主的奶娘,我叫她婆婆。”

胖老婆子道:“你到这里来作甚?”

卓少华道:“是小公主叫我来的。”

胖老婆子似乎问得很满意,站起身道:“你随我来。”

卓少华跟着站起身,跟在胖老婆子身后,走出房门,折入一条长廊,穿行过两处院落,到了另一进楼宇前面。

胖老婆子在阶前停住,卓少华也跟着停住。

只见一名青衣使女从门中走出,朝胖老婆子躬躬身道:“顾总管可是领着王相公来了?”

胖老婆子点头道:“你快去禀报一声。”

青衣使女一双俏目朝卓少华瞟了一眼,迅快的转身进去,不大工夫,她勿勿回出,说道:“顾总管请进去吧!”

胖老婆子回头道:“王相公跟老身进去。”

卓少华没有说话,跟着她跨上石阶,进入大门,中间一间宽敞的客堂,布置得极为精雅,但却阒无一人。

胖婆子领着他走到东首厢房门口,一手掀起湘帘,说道:“老夫人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卓少华举步跨入,只见这间厢房略呈长方形,屋中灯光柔和,一张锦椅上端坐着一个花白头发,皮肤白皙的老妇人。

这老妇人一张长型的脸上,严肃得没有一丝笑容,一双细长的眼睛,神光炯炯,朝卓少华投来,冷峻的道:“你就是王阿大?”

卓少华只觉屋中空气像凝结了一般,令人感到有些窒息,一面答道:“是的。”

老妇人一拍手道:“好,你坐下来,我有话问你。”

卓少华在她下首一张椅子上落座。

老妇人道:“你从前也叫王阿大么?有没有别的名字?”

卓少华心里紧记着严兄的叮嘱:娘问你什么,你都要装作不知道,这就回头道:“不知道。”

老妇人又道:“那你总认识穆嬷嬷吧?”

卓少华道:“那是小公主的奶娘,我叫她婆婆的。”

老妇人道:“你什么时候认识她的?”

卓少华道:“我不大清楚,听婆婆说,是她把我带大的。”

老妇人道:“你还认识一些什么人?”

卓少华道:“婆婆,小公主,还有画眉。”

老妇人问道:“还有呢?”

卓少华道:“没有了。”

老妇人又道:“这次你在那里遇上小公主的?”

卓少华道:“是在一家客栈里,小公主要我陪她到杭州去……”

老妇人道:“你对杭州很熟么?”

卓少华摇接头道:“杭州这名字好像很熟,我……我……不知道。”

老妇人又道:“后来呢?”

卓少华道:“后来没有了。”

老妇人道:“我是问你遇上小公主,后来又做了什么?”

卓少华道:“吃晚饭的时候,婆婆来了,要我跟小公主从后窗跳出来,跟小公主走。”

老妇人道:“你可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么?”

卓少华摇摇头道:“不知道。”

老妇人道:“你就这样跟小公主一起来的?”

卓少华点点头,应了一声“是”。

老妇人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卓少华摇头道:“不知道。”

老妇人又道:“小公主有没有告诉你,要带你来见什么人?”

“有。”卓少华道:“她说过要我来见你的。”

老妇人脸上微有笑容,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卓少华道:“你是严兄的娘。”

“严兄?”老妇人脸色微变,问道:“严兄是谁?”

“严兄就是小公主。”

卓少华道:“小公主在路上不准我叫她小公主,要叫她严兄。”

老妇人道:“小公主是不是对你很好?”

卓少华想起在车中自己和严兄很好的事情,不禁脸上一红,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究竟神志还有些不清!

老妇人冷哼道:“你还没有回答我问你的话。”

卓少华道:“她对我好,我自然也对她好了。”

老妇人神色冷厉的道:“你们如何好法?”

卓少华道:“没……没有什么,我只知道小公主对我很好。”

老夫人没有再问,抬头叫道:“顾总管。”

胖老婆子急忙在门外应道:“属下在。”三脚两步的掀帘走入,垂手道:“城主有什么吩咐?”

老妇人一抬手道:“你把他领出去,让他先住下来。”

顾总管应了声“是”,朝卓少华招呼道:“王相公,随我出去了。”

卓少华站起身,跟着她走出楼宇,走出一道月洞门、那好像是一个大花园,到处有葱郁的树林,和一圈圈石砌的花圃。走在白石铺成的路上,花气袭人,只是夜雾隙胧,看不清较远的景物。

顾总管把他领到一处小庭院中,说道:“王相公,这就是你住的地方了。”

两人刚刚跨进门,就有一个青衣使女迎了上来,欠身道:“小婢叩见顾总管。”

顾总管一摆手道:“你来见过这位王相公,他是新来的,城主指派他住在这里。”

青衣使女又朝卓少华欠身一礼,说了声:“小婢秋月,见过王相公。”

顾总管道:“你领王相公进去。”一面又回头朝卓少华道:“王相公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秋月好了。”说完,转身往外就走。

秋月在屋中点起了烛火,引着卓少华穿行客堂,进入一间卧室,一面说道:“王相公,这是你的房间,你请坐,小婢给你沏茶去。”

放下烛台,转身走出,不多一回,秋月捧着一盏茶送上,又道:“王相公还有什么吩咐么?”

卓少华道:“没有了。”

秋月道:“小婢那就告辞了。”

回身退出,随手替他掩上了房门。

卓少华心里一直惦记着严玉兰,他以为自己见过了城主,她一定会来找自己,那知坐着等了好一回工夫,依然不见她前来。

一盏新沏的茶,现在已经凉了,他好想念她,恨不得跑出去,到处高声大喊,等她飞也似迎着自己奔来,一把拥抱住她,吻她令人迷醉的秀发,吻她喘不过气的小嘴……

他一口气把一碗凉茶喝完,心中失望的道:“她今晚不会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芙蓉城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笛玉芙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