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0章 敌我难分

作者:东方玉

接着由花戟高顺为首的一千人也一齐躬身道:“属下参见盟主、李帮主。”

石松龄含笑摆了摆手道:“大家辛苦了。”

假独角龙王站起身,连连抬手道:“诸位都是武林中知名之十,光临敝帮,兄弟至表欢迎,请坐,请坐。”

风云子赵玄极朝石中英招招手道:“石公子请到这里坐。”

石中英依言走到上首一席,在赵玄极下首一把椅子上坐下。

他在转身之际,迅快朝左首席上安庆分舵分舵主杨天寿看了一眼。

杨天寿暗暗点头示意。接着花戟高顺(穆慎行)等人,也在第二席上依次坐下。

副帮主耿承德招呼众人入席之后,也自回到主人席上,假独中龙王下首落座。

假独角龙王适时站起,目光徐徐掠过左右两旁六镇三十六分舵的席次,洪声道:“各位分舵主,今天老夫得能重回本帮,实拜石盟主之赐,这话诸位听了,一定会大吃一惊,以为此次老夫应石盟主之邀,前往石门山,路上遇上了什么不测之事,哈哈!那就错了!”

他这番话,确实颇具危言耸听之能事!

左右两旁席上,三十六分舵分舵主果然个个都目光集中注视着上首假独角龙王,凝神谛听。

假独角龙王口气一顿之后,续道:“其实应石盟主之邀,赴石门山的,并非老夫,因为老夫已在三个月前,中了好人毒计,以毒葯暗置在老夫酒饭之中,在老夫毒发之际,沉之于江……”

三十六舵主从未听说过此事,一时大家脸上部变了颜色,互相窃窃私语。

假独角龙王续道:“当时老夫虽然中毒错迷,但喝了几口冷水之后,总算清醒过来,运功挣断铁链,泅到江边,差幸身边还有本帮秘制解毒丹,未被搜去,勉强压住毒性,老夫自知中毒已深,解毒月·无法解去体内之毒,这就连夜赶路,找到庐山锦绣谷,在黄葯师悉心治疗之下,前后七日,始告复原……”

只听右首上席上,有人起立,问道:“帮主可知道下毒之人是谁么?”

假独角龙王摆摆手道:“诸位听老夫说下去。”接着又道:“老夫为了侦查下毒之人,有何图谋?赶回君山之后,并未直接回到总舵,而在夜间潜入帮中侦查,竟然发现有人假冒老夫;在帮中处理帮务……”

这真是骇人听闻之事!

三十六舵主几乎个个义愤填胸,有人大声道:“那恶贼呢?”

假独角龙王轻咳一声,续道:“老夫惊骇万分,当晚悄悄进入耿副帮主卧室,说明经过,但耿副帮主也中了贼人慢性毒葯,功力几乎全失,一时不好妄动,只得赶去石门山向石盟主求援,石盟主才以亲笔函,邀约那假冒老夫的贼人,前赴石门,这样总算不动声色,把那老贼拿下了……”

三十六舵主听到这里,不觉纷纷鼓起掌来。

石中英心中暗道:“好个老贼,他鼓动如簧之舌,颠倒是非,分明是在煽动大家的情绪!”

假独角龙王得意的笑了笑道:“老夫能重回本帮,使本帮基儿不至落入贼入掌握,实是本帮之大幸,也是全赖石盟主鼎力相助,才能扭转全局,转危为安……”

石松龄连忙站起,拱手道:“李帮主好说,些许微劳,何足挂齿!”

就在两人谦逊之际,大厅上又纷纷鼓起掌来。

假独角龙王接着又道:“老夫此次特别邀请石盟主,和几位掌门人莅临本帮,这对本帮来说,实是莫大的鼓舞,老夫要诸位齐集一堂,一来大家可以藉此瞻仰石盟主的丰采,二来,也藉以表本帮对石盟主的隆重欢迎之意,第三,石盟主命他哲嗣石中英石公子亲自由水道押运假冒老夫的贼人,前来本帮,定在今天欢迎大会上,移交本帮……”

三十六分舵主一阵窃窃私语之后,又纷纷鼓起掌来。

石松龄等掌声稍歇,徐徐起身,说道:“兄弟在近年来,接获各地密报,江湖上,正有一批野心份子,在暗中组织一个‘护剑会’,到处散布谣言,颠倒黑白,进而企图颇似各大门派,这假冒李帮主的贼人,极可能就是‘护剑会’的人,但因此人假冒了贵帮帮主,他虽被兄弟擒住,也许尚有羽党,在贵帮潜伏卧底,此事关系贵帮甚大,自该归由贵帮处理,因此兄弟命犬子把他押来贵帮,移交贵帮主侦查。”说到这里,回头朝石中英道:“中英,你要他们把人押进来。”

他这话,已极明显,所谓:“也许尚有羽党潜伏卧底”、以及“交由贵帮主侦查”云云,那就是说,他们准备借“侦查”为名,要在龙门帮展开屠杀,整肃异已!

石中英心中暗暗冷笑,一面立即闻言站起身道:“孩儿遵命。”说完,离位走出,举步跨出大厅,在阶上站定,左手打了个手势,大声说道:“你们把人押进来。”

琴儿答应一声,才扶着头蒙黑布的独角龙王李天衍,当先走上石阶。

十二名“黑衣队”武士看到石中英的手势,也一齐举步,列队而入。

大家相继进入大厅,由琴儿扶着独角龙王,居中站定。

十二名“黑衣队”武士,分别两旁;每人手按扑刀,如临大敌。

石松龄和缓的道:“现在可以把蒙头黑布掀起来了。”

石中英朝琴儿打了个手势。

琴几伸手掀开了独角龙王蒙头黑面

这一瞬间,坐在两侧席上的六镇三十六舵主不由的全都惊“咦”出声!

原来厅上站着的,赫然又是一个李帮主!

高大的身材,腰背微驼,生成卧蚕眉,丹凤眼,鼻直口方,红脸秃顶,站着就有一股逊人威仪!

他们都是追随帮主多年的老人;但如今端坐在人席上的帮主,和站在大厅中间的人,简直一模一样,分不出谁真谁假来!

石公龄适时说道:“诸位现在看清楚了,此人就是假冒李帮主的贼人,‘护剑会’处心积虑,阴谋挫夺贵帮基业,才制造了一个假的李帮主,冒名顶替,居然可以乱真,现在兄弟就把他移交贵帮,请李帮主派人押下去,当众讯问他的口供,有无同党?”

此人当真老姦巨猾,他看出龙门帮三十六分舵主面露惊疑,才用这番话,来澄清大家的疑实。

他虽没有明说:“他只是假扮的李帮主而已,诸位莫要动疑。”

但他要假独角龙王派人押下去,当众讯问,自可澄清大家的疑虑了。

假独角龙王抱抱拳朝副帮主耿承德道:“耿副帮主,你派人先把他押下去,等撤去酒筵之后,老夫要亲自讯问。”

耿承德欠身领命,站直身子,朝左首招了招手,立时有两个一身青色劲装,腰挂单刀的汉子走了过来。

原来大厅上,除了上首“贵宾席”(两桌)和主人席(一桌)上菜、把盏,由八名青衣使女伺候之处,其余左右两边,六镇三十六分舵的席次,均由身穿青色劲装的汉子担任,每席两人。

却说耿承德率同两名青衣汉子,走到独角龙王面前,挥挥手手道:“你们先把他押下去。”

“两名青衣劲装汉子躬身领命,正待朝独角龙王走去。

本来还由琴儿才扶着的独角龙王,忽然腰背一挺,断喝一声:“站住。”接着双目精芒陡射,直注耿承德,洪声道:“承德,你过来。”

耿承德听得脸色登时发白,脚下连连后退不迭。

独角龙王嘿然冷笑道:“耿承德,老夫看你不像是贼党假冒的,如今当着本帮三十六分舵的人,你说,那假冒老夫的贼子是谁?”

耿承德似是被独角龙王气势所惧,呐呐的道:“你……你

两个青衣劲装的武士被独角龙王一声断喝,震得耳鼓嗡嗡直响,不禁呆得一呆,但他们是奉命拿人的,是以在耿承德话声还未出口,他们一左一右抄了上去。

独角龙王巨目一转,精光四射,沉哼道:“你们敢对帮主不敬?”

喝声出口,右手一探,五指如钩,迅快抓住了左首汉子的臂膀,轻轻往右一带。那汉子身不由己的往右首汉子迎面撞去。

这下手法奇快,右首汉子刚刚欺到独角龙王右首,冷不防左首汉子朝他猛搅过去!两个立时撞了个满怀,闷序一声,跌撞在地。

他们一身武功,纵然了得,但如何抵挡得住独角龙王借力打力的重手法?一时竟然再也爬不起来。

耿承德总究心虚,在独角龙王一招制住两名劲装汉子之时,早已慌慌张张的往后退下。

大厅上这一变化,原是瞬息之间的事,假独角龙王看得大感惊异,虎的一声,从座上站起,洪喝道:“你假冒老夫,还敢在本帮捣乱么?”

独角龙王仰天大笑道:“好个贼子,你们串通一气,假借石盟主之名,把老夫骗到石家庄去,却在酒菜中放置‘散功毒葯’企图废去老夫武功,由尔冒名顶替,假扮老夫,阴谋攫夺龙问帮基业,你纵能双手遮天,瞒得过一时,也瞒不过大家的眼睛。”

他随着活声,目光徐徐朝左右两旁席上三十六分舵主掠过,洪声道:“你门跟随老夫闯荡江湖,少说也有二十几年了,难道你们连老夫声音都听不出来么?”

老实话,这两个独角龙王无论面貌、身材、举止、神态、无不一模一样,甚至连说话的声音,竟也完全相同!

别说眼前这三十六分舵主了,就是亲若父子、夫妇、兄弟,只怕山未分得出来。

左右两旁席上,三十六名分舵主,一时不禁面面相觑,谁也作声不得。

“贵宾席”上的石松龄虽也暗暗心惊,但他依然有恃无恐,安详的端坐如故,挣以观变。

直到此时,独角龙王朝左右三十六分舵主发言,这些分舵主,他们大半尚无法控制,

本来就计划在今天酒筵之后,以清除龙门帮内好之名,趁机先把几个较为强项的除去,以收杀一敬百之效,但此刻如容独角龙王说动,自己这边纵有安排,总究要多费手脚。

石松龄到了此时,不待假独角龙王开口,不觉双眉微拢,沉声道:“中英,你还不快把这假冒李帮主的贼人拿下了。”

要知石松龄虽是贼党之首,但他并不能指挥“黑衣队’武士。

石中英奉“命”要“黑衣队”武士押着犯独角龙上进来,再要琴儿掀开独角龙王的蒙面黑布,直到此时,他一直站在上首,并未回席。

此时听了石松龄的话,突然仰首敞笑一声,一手按着剑柄,目光朝左右一扫,朗声说道:“龙门帮各位朋友,在下石中英,家父就是石松龄,由各大门派推举出来的武林盟主,但不幸在数年之前,被贼人冒名顶替所取代,就是这个老贼,如今他又以同样手法,制造出一个假的李帮主,企图抛夺贵帮……”

他站在大厅正中央,话声清朗,听得大家又是一怔!

厅上已经有了两个李帮主,使大家真伪莫辨,如今又有石盟主的公子,指称座上的石盟主是假的。

事情好像愈来愈复杂了。

石松龄脸色大变,没待石中英说下去,霍地站起,浓哼一声道:“住口!”

“石中英冷然道:“怎么,你怕在下揭穿阴谋,作贼心虚了?”

石松龄脸现恼怒,沉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石中英道:“在下是真正的石中英,你不是已经听见了么?”

石松龄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冷哼道:“小畜生,你们没有埋身在石窟之中?”

石中英微晒道:“好教你老贼失望的很,在下不是好好的活着么?”

石松龄点点头道:“果然全是你一个人捣的鬼!”

石中英轻笑道:“应该说整个武林,都是你老贼一个人捣的鬼才对。”

石松龄脸露棱笑,怒哼一声道:“小畜生,这是你自找死路。”

石中英刚声道:“今天该是你们阴谋败露,黔驴技穷的时候了。”

石松龄“砰”的一掌,击在桌面上,沉喝道:“你们谁去把这小畜生拿下了。”

百步神拳邓锡侯倏地站起,应声道:“这小子假冒盟主公子,兄弟就去把他擒来。”

他刚刚离座走出,穿云镖沈长吉已经跟着站起,一下闪出,挡在邓锡候面前,陪笑道:“兄弟追随石盟主多年,直到今天,才知盟主竟是冒名顶替之人,邓老是南海一门之主,应该明辨是非,依兄弟之见、还是暂时回座的好。”

百步神拳邓锡侯双目似火,怒声道:“沈长吉,你敢阻拦老大?”

沈长吉大笑道:“原来你也是贼人一党,假冒了邓锡侯,那很好,就算兄弟阻拦你吧!”

邓锡侯倏面红似火,生性也似火,那里经得住沈长吉的挑逗,口中大喝一声,道:“老夫是不是邓某,你试试就知道了。”

挥手一拳,朝沈长吉面门直捣过去。

沈长吉大笑道:“人家叫你邓猴子,果然不错!”

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他侧面,右手挥外,“铿”的一声,抽出一柄青锋剑来,剑走轻灵,侧点而出。

百步神拳邓锡侯一拳走空,心头不禁大怒,厉吼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敌我难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