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1章 肃清贼党

作者:东方玉

假独用龙工背脊触到墙壁,待他警觉之时,独角龙王的掌风,已经暗劲如潮,猛憧过来,此时再待闪避,已是不及,只得奋起全力,举卞迎劈出去。

这下光是两股内家劲气,互相激憧,发出“蓬”然轻震,继而是两人手常击实,又是“拍”的一声轻响!

假独角龙王一招接实,但觉胸头如中巨锤,满眼发黑,张口闷哼一声,身躯连摇了几摇。

独角龙王一击得手,左手疾探而出,一记“盘龙舞爪”,五指一拢,一把扣住了假独角龙王右腕。。

假独角龙王自知伤的不轻,正想竭力稳住,身子突然被独角龙王扣住了脉门,不禁大吃一惊!急忙左手一抬,弹出几缕黑烟。

独角龙王大袖一挥,把黄烟拂散,口中大笑道:“好个贼子,老夫早知你精擅使毒,岂会毫无准备?”

喝声出口,左手五指,突然一紧,加注内力,朝他脉腕攻去。

原来七星剑主在函中指出,假独角龙王精于使毒,石中英在制庄戚婆婆之时,曾从她身上,搜到解毒葯丸,早在进入君山之前,就分给大家预先含在口中,故而不惧假独角龙王使毒。

假独角龙王脉门被扣,右手如同箍上下一圈铁箍,使不出半点力道,口中怒哼一声,摒注了一口真气,身子腾空跃起,双足连环踢出。

独角龙王洪笑道:“老夫手下,你还想挣扎,那是作梦!”

左手用劲一抖,“喀”的一声,假独角龙王一条右臂,登时折断!假独角龙王痛得闷哼一声,一个人砰然摔落地上。

独角龙王猛地跨上一步,一脚踏在他胸口之上,洪笑道。“老夫倒要看看你假冒李某,究竟是何等样人?”

说罢正待府下身去,伸手去褐他面具!

瞥见假独角龙王嘴角缓缓流出黑血!

独角龙王心头不期一一怔,忖道:“他服毒死了!”

他纵然服毒自杀,但究竟是什么人来假冒龙门帮的?独角拢王自然大看清楚不可!蹲下身去,仔细在假独角龙脸上端洋了一阵,依然看不出假独角尤王还是戴了面具?还是易了容?

总之,在他脸上,丝毫看不出异处来,但这一瞬工夫,假独角龙王脸上,已经起了极大的变化!

原来从假独角龙王啮角流出来的黑血,渐渐起了腐蚀!啼角、面颊、咽喉等处,正在逐渐的腐烂,而且蔓延的极快!

不过转眼工夫,他脸部已经溃烂的血肉模糊,认不出是谁了!

当然,他究竟是什么人,也已无可查究了。

独角龙王看的暗暗一凛,口中不期低哼一声道:“好厉害的毒葯!”

这时大厅上,除了石中英,蓝纯青两入联手对付石松龄之外,穆慎行和风云子赵玄极这一对,也正在缠斗不休。

另外六镇三十六舵的分舵主,双方也仍然僵持不下,人影闪动,刀光剑影,打斗十分激烈。

独角龙王倏地站起身来)洪声喝道:“为首贼人,已经伏诛,你门还不给我注手!”

这一声洪喝,声若铜钟,大厅上纵然金铁交鸣之声,此起彼落,拼搏方酣,但大家还是听的十分清楚。

独角龙王果然不愧是一帮之主;气势足以慑众;双方激战中的人,经他一喝,不觉一齐停下手来。有几个贼党看出苗头不又寸,悄悄乘乱开溜。

刹那之时,大厅上敌我难分的一场混乱,忽然静止下来。

再说石松龄被石中英一掌击中左肩,一个人被打了斜撞出去,以他的功力,居然会被这一掌打的站立不稳,一跤摔倒地上!

蓝纯青飞扑过来的人,堪堪落到他身边。

石松龄的身子突然在地上一弹而起,口中厉喝道:“老夫和你拼了。”

挥手一剑,直砍过来。

蓝纯青骤不及防,急忙举剑封解,但听“当”的一声,虎口剧震,青钢剑被他直荡开去!

不!剑锋划过,右肩已被划破了三寸长一条,血流如注。

差幸蓝纯青见机的快,趁势飘退,否则这条右臂就非被剁下来不可。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石中英相继掠到,眼看蓝纯青右肩衣袖,已破一片鲜血渗透,不觉大吃一惊,急忙刹住身形,问道:“老前辈伤的如何?”

蓝纯青挥挥手道:“老朽不要紧,别让那老贼跑了。”

石松龄挥手一剑,震退蓝纯青之后,并未立即追击过来,右足“金鸡独立”,左手一伸,速快的从他左足膝弯上,起下一支五分长的金针。

原来他方才被石中英一掌击中肩头,一个人斜撞出去之际,有人打出一支金针,射中他左足膝弯,无怪他会突然左足一屈,跌扑下去。

石松龄目光一注,看到手中金针,脸色不禁大变,口中低低的道:“度厄针”。

这时正好是独角龙王大发神威,抖腕扭断假独角龙王的右臂,一脚朝他胸口踩去。

石松龄眼看大势已去,而且厅上又忽然出现了“度厄针”,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一念及此,双脚一顿,人化一道长虹,比闪电还快,朝厅外飞射而去。

石中英睹状大急,口中大喝一声:“老贼,你还往那里走?”

纵身急追出去。

独角龙王听到石中英的喝声,一眼看到石中英、蓝纯青已经追了下去,立即朝双枪杨天寿吩咐道:“杨兄,这里由你清点人数,所有附贼的分舵主,等老夫回来,再行发落。”

说完,也匆匆朝外赶去。

石中英身法并不慢,但等他追出龙总坛大门,早已不见石松龄的踪影,他终究是初到君山,对龙门帮地形不熟,一时间不知往那里追好?

就在此时,蓝纯青也赶了出来,看到石中英一个人站在门口,不觉急急问道:“石老弟,没追上那老贼?”

石中英道:“晚辈追出大门,就不见了老贼的影子,一时不知往那里追好。”

蓝纯青道:“君山三面环水,这老贼准是往埠头逃去,咱们快走。”

两人展开脚程,一路急奔,赶到埠头,只见本来停泊在江岸埠头上的大小船只,全已停泊在离江岸十数丈外的江心。

江河埠头上,已经连小船也没有一艘。

蓝纯青顿脚道:“可惜,还是给老贼逃走了。”

石中英道:“李帮主不是早已暗中传出‘水龙令’,所有帮中船只一律驶离江岸了么v

蓝纯青叹了口气道:“你莫要忘了,贼党也有船只……”

话声未落!

石中英忽然“咦”了一声,伸手一指道:“老前辈,那边躺着一个人,不知是谁?”

蓝纯青随着他手指看去,果见距离埠头一箭来远的江岸上,扑卧着一个人!

太阳照在那人身边,映射出耀眼的光芒,敢情是一封丙长剑。

蓝纯青道:“咱们过去瞧瞧,可能是负伤逃出来的贼党。”

纵身直掠过去,两人脚下加紧,奔到近前,石中英口中忽然惊呼一声道:“会是老贼!”

蓝纯青急忙跟了过去,问道:“是伤?是死?”

其实他话声出口,人已掠到。

扑卧地上的,不是假冒石松龄的老贼,还会是谁?

他身边的那柄六合剑,石中英从小就看惯了的,一眼就认得出来,正是方才老贼手中使的那一柄。石中英早已蹲下身去,伸手就把他翻了过来,一面抬脸说道:“死了,是自碎天灵而死。”

蓝纯青自然看到了,老贼前额已碎,脑浆迸出,右手手掌,也都是血迹。

这时独角龙王也随后赶来,看到老贼的尸体,问道:“他是自绝死的?唉!可惜两个贼党头子,都已自杀身死,咱们一个活口山没有抓到。”说到这里,忽然“啊”了一声道:“石世兄,你再仔细看看,他是否戴了面具,还是易的容?”

一语提醒了石中英,仔细在老贼脸上瞧了一阵,摇摇头道:“他脸上不是易的容。”

蓝纯青道:“那是戴了人皮面具?”

石中英道:“他戴的若是人皮面具,那也是世间制作最精致的人皮面具了!”

说话之间,伸手一把撕开了老贼衣领,然后在他颈间,又仔细察看了一阵,手指用力一搓,果然应手卷起一片皮肤,一面叹息着道:“贼党果然都戴着面具,而且他们制作的面具,都是连着项颈,难怪他活着的时候,怎么也瞧不出一点破绽来了。”

随着话声,已经从他颈部,缓缓的揭起一张人皮面具。

蓝纯青道:“此人武功极高,绝非无名之辈。”

面具揭开了,但面具底下,却是一个前额,鼻梁,颧骨俱已破裂的面孔,血肉模糊,面目全非,那里还认得出他是谁夹?

只见左月娇飞奔而来,流泪道,“大哥,我义父已经死了么?”

石中英点点头道:“他是自碎天灵死的。”

左月娇扑的跪倒地上,朝老贼尸体拜了几拜,才盈盈站起,一面拭着泪水说道:“李帮主,蓝老前辈,义父对我养育之恩,授艺之德,人死不记仇,我义父已经死了,能不能让他人士为安?”

独角龙王一手挎须,点头道:“姑娘不用伤心,老夫要他们好好给你义父埋葬就是了。”

左月娇含泪道:“李帮主仁义为怀,小女子这里谢了。”

蓝纯青怔怔的望着老贼的尸体:叹息一声道:“看来这些贼人,还是一个谜?”

独角龙王道:“走,咱们回去,虽然两个为首的,均已身死,但咱们还擒获了几个和贼人炕涩一气的掌门人,不难从他门口中问出贼党的来龙去脉。”

蓝纯青点点头道:“那也只好如此了。”

石中英从地上拾起六合剑,还剑入鞘,随着独角龙王,朝龙问总舵赶去。

回到龙门帮议半厅,刚跨上石阶,就听到风云子赵玄极大声说道:“杨天寿,你凭什么阻拦于我?”

杨天寿道:“帮主和蓝个问人,石公子追赶假盟主的老贼去了,你老哥要走,总该等帮主和蓝掌门来人再说。”

风云子赵玄极怒声:“我为什么要等他门回来?”

穆慎行轻哼道:“因为你还没和在下分出胜负来。”

风云子赵玄极望了他一眼,才道:“你是江南穆家的人,哼!你以为江南穆家这点花招,就能胜得贫道了么?”

穆慎行大笑道:“你若是不服,咱门不妨再较量较量。”

风云子道:“好极了,贫道就领教你……”

蓝纯青没诗他说完,哈哈一笑道:“赵兄且慢动手,请听我一言。”

人已随着话声,走了进去。

风云子横剑站在厅中,厉声道:“蓝纯青,你们夺龙门帮,迫害石盟主,阴谋业已得逞,还有什么好说的?”

蓝纯青朗笑一声道:“不错,咱们协助李帮主,摆平一场巨变,那该说是贼党阴谋未能得逞才对。”

风云子道:“石盟主呢”

蓝纯青口中“啊”了一声道:“赵兄说的是那个假冒石盟主的老贼么?他已经自碎天灵而死。”

风云子身躯一震,急急问道:“石盟主已经死了!什么?你说他是假冒石盟主之名,你有什么证据?”

蓝纯青哈哈一笑道:“看来赵兄果然还不知道。”回头朝石中英道:“石老弟,你把带来的那张人皮面具,给赵兄瞧瞧。”

石中英手中提着人皮面具,本来就是准备给大家看的,好让大家知道,已死的假独角龙王,和盟主石松龄,都是贼党冒名顶替的。

此时听了蓝纯青的话,立即把手中人皮面具,朝风云子送了过去,说道:“这就是在下从假冒家父的老贼脸上揭下来的,赵道长现在总该信了吧?”

风云子赵玄极接过面具,仔细看了一阵,疑信参半的道:“这真是从石盟主的脸上揭下来的,他难道真会不是石盟主?”

石中英正容道:“他假冒的是在下家父,在下身为人子,难道还会诬蔑自己的父亲不成?”

风云子道,“那么真的石盟主呢?”

蓝纯青道:“失踪已有七年之久,大概是落在贼党手中了。”口气一顿,接着说道:“因此兄弟想请教赵道兄几件事不知道兄弟是否愿意见告?”

风云子把手中人皮面具递给石中英,一面说道:“蓝兄要问什么?”

石中英接过面具,又转身交给了双枪杨天寿,由他去向被缴下兵刃,站在厅外的附贼,分舵主传阅。

蓝纯青一抬手道:“赵道兄请坐了好说。”

风云子看了被制住穴道的高翔生、邓锡侯两人一眼,说道:“蓝兄可否把高,邓二位,也一起解了穴道?”

蓝纯青道:“兄弟相信赵道兄不是贼人一党了但人心隔肚皮,对他们二位,目前还很难说,因此只好暂时委屈他们一下了。

这时假扮花戟高顺的穆慎行,假扮戚婆婆的穆五娘,和假份卢传薪的杨杏仙,都已取下了面具,恢复他门的本来面目,大家都在厅上落座。

如今除了“天罗剑阵”八个青衣少女,仍然木立如故,大厅上已经收拾干净。

石中英举目四顾,只是不见了琴儿,心中耽心他方才被老贼一剑震退,不知是否受了重伤?

风云子果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肃清贼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