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2章 酒楼奇遇

作者:东方玉

一路仍然没遇上一个人,这情形,自然是大大的反常!

意外的平静,反而使有一种阴沉、恐怖的感觉。

进入月洞门,就是书房了,一片小小的花圃,三间精舍,在夜色之中,仍然一片阴沉死寂!

石中英到了此时,心头也不禁渐渐泛起了忧虑!

蓝老前辈四人,明明进来了,他们会到那里去了呢?如果庄中没有人,他们早就该退出去了,怎会连一个人影都不见?

他突然想到:“蓝老前辈他们,会不会中了贼党暗算?”一念及此,立即身形掠起,飞快的朝书房冲了进去。

左月娇看他忽然朝书房掠去,也立即纵身跟了过去。

书房门,当然也没有关。

石中英一下冲进书房,就已发觉不对!

他目能夜视,目光一扫,已然看到书房中一片混乱!

几碎椅裂,古瓷、茶盏,洒满了一地,显然有人在这里动过手,而且搏斗的相当激烈。但地上未见血迹,动手的人自然山没有一个负伤,那么人呢”?

石中英不觉轻“啊”一声,俯身从地上拾起一片紫檀木的碎片,凝目细看,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然是被剑锋绞碎的。”

左月娇跟在他身后问道:“大哥,你说什么?”

他内功不及石中英,自无法看到书房中情形。

石中英探手从怀中取出一支精致的火筒“卡”的一声,亮起了一片火光。

左月娇这下看清楚了,忍不住道:“有人在这里动过手!”

石中英剑眉微蹙,说道,“而且战况相当激烈。”

左月娇道:“他们人呢?”

石中英把手中碎木片朝地上一丢,沉吟道:“以这里的情形来,对方剑法,也极高明,战况才会如此凌厉,那就证明此人不是祝伯伯,就是屈长贵……”

“哦!”左月娇口中轻哦了一声,并未追问。

石中英又道:“地上不见血渍,足见他并未受伤,这自然是蓝老前辈他们要活口。”

报导推测的十分合理。

左月娇只是点头,等他说完,才道:“那么他们人呢?”

石中英道:“贼人自知不敌,觑隙逃走,蓝老前辈他们准是追下去了。”

左月娇道:“我们一直守在前面,怎么不见他们出去?”

石中英道:“也许贼人往后面去的,妹子在这里仔细搜搜,看看有没有潜伏的贼党,我到后面瞧瞧去。”

说着,把手中火筒,递给了左月娇,转身往外就走。

左月娇接着火筒,口中急急叫道:“大哥。”

石中英已经掠出书房,回头笑道:“你怕什么?我去去就来,如果让屈长贵逃走,高掌门人三位,就取不到解葯了。”

话声未落,人已腾身掠上墙顶,一闪而逝。

左月娇心中虽然有些害怕,那只是黑夜里,阴沉沉的感到胆却。

她想想大哥说的也对,他门从君山马不停蹄的赶来,主要就是屈长贵一人。

贼党之中假扮石盟主的老贼虽死,贼党井未全垮,如今知道内幕的,已经只有屈长贵一个。

万一让他逃脱,不但贼党内情,无人知道,高翔生等三人心痴症的解葯,也就落空了。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真石盟主的下落,山没人知道了,这就是石中英急着要赶去的原因。

她知道大哥轻功高出自己甚多,自己也跟不上他,自然不如留下来的好。

她在这里,住过六七个年头,这里等于是她的家,纵然有些胆怯,也不会十分害怕。

她手中执着火筒,左手扣了一把飞针,转身退出书房,心中暗暗想道:“自己既然回来了,总该去翠翎小筑瞧瞧,不知霓儿还在不在?(翠翎小筑是左月娇住的地方,霓儿是伺候她的使女)心念转动之际,已经跨出月洞门,穿行长廊,出了东院门。

这一路,依然不见一个人影。

左月娇心中又禁不暗暗纳罕?

那是说,屈长贵他们早已得到了消息,才会全数撤走,但这也不对,假如屈长贵早已得到消息,全撤走了,书房里怎么还会有搏斗呢?

这条路,她平日走的最熟悉不过;但今晚穿行在花林之间,总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那是因为一路行来,太静寂了!

本来静寂的不闻入声,令人别有幽趣;但今晚的挣寂,主使人感到阴森死寂,提心吊胆!

好像黑暗之中,正有鬼脸在身后探出头来,觑伺自己!

身后当然不会真的有什么鬼魅,但左月娇的脚步,受到心理上的影响,不自觉的加快起来。

“翠翎小筑”,还是那样静静的立在半山腰里。

千竿修重,因风摇曳,发出细细的清吟!

到了!

左月娇轻轻舒了口气,拾级走上石砌的平台,心里山有了安全感。

这是她已经住了七年的家!自从搬到石家庄来,她就开始住在这座小楼上。

方才一路上,看到婆姿树影,心里都会泛起恐怖的幻想!

这是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每一支绿简;她都亲手抚摸过,当然不会再觉得可怕。

小楼上自然不会有灯。看来霓儿也不在了。

如果这时她突然看到有灯,又会油生惊怖!

人的心里就是这么奇怪,没有灯,觉得可怖;有灯,也同样会害怕。

她手上还执着千里火筒,火光足可照到一丈方圆,其实到了这里,就是没有火筒,她闭着眼睛,也可以走到楼上去。

左月娇轻盈的走过平台,推开朱红的小木门。

楼下,是一间小客室,和一间精致的小书房。

她现在并没有在楼下停留,就沿着雕刻精致的扶手,朝楼梯上走去。

心里还惦记着霓儿,她虽是屈长贵派来的人;但这些年来,她一直陪伴着自己,情同姐妹,已经成了自己的心腹,庄上有好些事情,还是她告诉自己的。

如果霓儿在话,这时早就抢着迎出来了,只不知她如今被他们带到那里去了?

她心头暗暗感到有些凄楚!

踏上楼梯,她已看到黄漆的楼板,依然光可鉴人,纤尘不染!

光这一点,她已可断言,庄上的人,是今天才离开的,那么他们一定是事先得了消息。

左月娇心里虽然想的很多,脚下井没停,不知不觉已经走近房门。

房门只是虚掩着,她伸手拉开房门,掀帘而入。

房中陈设,也和自己在的时候一样,收拾的甚是整洁。

只是床前绣帐低垂,梳妆台上的一面菱花镜也放下了绣花镜套。

那是表示主人不在,怕被灰尘沾上了。

左月娇这一回到自己房中,j乙中不觉起了一份淡淡的帐触!

走到中间一张圆桌,随手点起桌上座银任,拉开倚子,娇愉无力的坐了下来。

就在此时,她突然听到床上好像有人翻身的声音!

左月娇暮然一惊,全身毛孔几乎根很直竖,倏地站起,叱道:“什么人?”

因为已经点燃了银虹,火筒就放在桌上,右手迅快的按上剑柄,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帐门。

床上传出一阵“啼索”细响,接着有人低低的打个呵欠,轻轻说道:“是小姐回来了么?”

左月娇手上已经渗出汗来,娇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丝帐启处,缓缓钻出一个人来,尖声笑道:“是我。”

左月娇骤然看到此人,一颗心不由的往下直沉,惊颤失声道:“会是你!”

这人正是戚婆婆。

她依然一身黑布衣裙,黑布包头,一双变幻不定的眼睛;望着左月娇,诡异的笑道:“老身已经来了半天,看你还没来,就在小姐床上,睡了一觉,小姐终于来了。”

左月娇心中暗暗焦急,后悔自己不该一个人上楼来的,但到了此时,焦急也一无用处,她强自镇定,目光紧盯着对方问道:“你怎知我会来的?”

戚婆婆呷呷尖笑道:“你是我老婆子一手扶养大的,这点心思,我还会摸不透?你不回来则已,回来了自然要到楼上来看看。”

左月娇道:“你是在这里等我?”

戚婆婆点头道:“我自然要在这里等你,这里的人,都走光了,我是特地来带你去的。”

左月娇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说道:“我不去。”

戚婆婆笑脸微沉,说道:“那怎么成?你是石盟主交给老身看管的,你若是不肯去,教老身如何交待?”

左月娇冷笑道:“戚婆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戚婆婆道:“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的?”

左月娇道:“方才是你说的,这里的人,已经全走光了。”

戚婆婆点头道:“不错。”

左月娇冷冷的道:“那我不妨告诉你,倥侗蓝掌门人,八卦门高掌门人,百步神拳邓老前辈,风云子道长,都已来了,你自己估量估量,是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戚婆婆呷尖笑道:“你还少说了一个人,小姐的情郎剑公子石中英也来了。”

左月娇粉靥不禁一红,娇急的道:“你胡说些什么?”

戚婆婆神秘一笑道:“我一点也不胡说,你们好的如漆如胶,连一刻也分不开,难道老婆子说的还是假的不成?”

她不待左月娇开口,接着说道:“就因为你们好的难舍难分,小姐的身份就越来越重要了。”

左月娇道:“我有什么身份?”

戚婆婆道:“你本来是石盟主的义女,如今又成了石家的准媳妇儿,只有你,才能教你那个情郎上钩,所以小姐非随我走不可。”

左月娇一手按着剑柄,冷冷的说道:“你想带我走,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戚婆婆似笑非笑道:“我的小姐,你要我估挝估量,我老婆子早就估过过了,你说的这些人,能赶来救你么?”

左月娇道:“我只要大声一嚷,他们就会闻声赶来,我武功纵然不如你,但我叫上一两声的时间,总可以支撑得过去。”

戚婆婆阴笑道:“咱们不用动手,我让你先叫十声八声,看看有没有来?”

左月娇心头暗暗吃惊,看她说话的神气,似是充满了自信,莫非……

这老婆婆纵然诡计多端,但蓝掌门人一行四人,都是一派之主,岂会上她的当?”心念闪电一动,不觉冷哼一笑道:“你是不是不相信蓝掌门人他们都已来了?”

她这是激将法,想套套戚婆婆的口风。

戚婆婆呷呷尖笑道:“我自然相信,蓝纯青这老东西居然套着面具,想冒充你干爹,要不是副教主和老婆子比他门先一脚赶到,真还中了他们的圈套。”

左月娇一颗心又紧了起来,问道,“副教主是谁?”

戚婆婆干笑道:“你天天叫着干爹,叫了几十年,连副教主是谁,都不知道?”

左月娇大吃一惊,问道:“你说是干爹?他……他不是已经……已经死了么?”

戚婆婆又是一阵大笑,道:“副教主真要是死了,咱们大伙子人,不就全折伙了么?”说到这里,幽灵般的跨上了两步,柔声道:“我的大小姐,现在你该全明白了,老婆子就是奉你干爹之命,前来接你的,你该跟我走了吧?”

左月娇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噤,喝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戚婆婆摇摇头道:“好吧!我老婆子不怕你会生了翅膀,你要问什么?只管问吧!”

左月娇道:“蓝掌门人他们人呢?”

戚婆婆尖笑道:“我还当你要问情郎的下落呢!蓝纯青这这个老东西?早就跟副教主走啦!”

左月娇道:“我不相信。”

戚婆婆道:“信不信由你,反正这几个老东西,都跟副教主走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左月娇心中晴道:“就算蓝纯青等四人,都着了干爹的道,但听戚婆婆的口气,干爹已经走了,那么这里只留下戚婆婆一个人,自己纵然不是戚婆婆的对手,大哥找不到人,自然很快就会回来,自己最好和她拖延些时光,只要大哥赶来,就不怕她了。”

戚婆婆看她没有作声,忽然诡笑道:“大小姐,你在想什么?可是还想等你情郎来救你么?”

这话口气不对!

左月娇心头不由“咚”的一跳,忍不住问道:“你们把他怎么了?”

戚婆婆似笑非笑的道:“没有,老实说,副教主爱屋及乌,他知道大小姐爱上这小伙子,为了想成全你们这一时,并没有对他采取报复行动……”

她那双诡异多变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尖笑道:“人家还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我看呀!丈人老头看女婿,也一样越看越中意,副教主八成是看中了干女婿,才会轻易放过了他。”

左月娇听说他们没对大哥下手,心头稍稍放宽了些,只是戚婆婆说太露骨了,姑娘家难免会脸红耳赤,她粉靥一片配红,但又惦念着他,忍不住问道:“那么大哥人呢?”

戚婆婆一张满布皱纹的脸上,露出神秘之色,笑了笑道:“这个老婆子就不大清楚了,不过大小姐只管放心,他一定会回来。”

口气微顿,接着笑道:“老婆子看得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酒楼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