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6章 寒衣隧道

作者:东方玉

盂双双道:“什么叫当今武林盟主?”

张正林道:“武林,就是天下会武功的人的统称,盟主,就是天下各门各派会武的人,公举出来的领袖。”

孟双双娇靥上升起了欣喜和惊异之色,说道:“这么说,白哥哥的爹是天下会武功的人中,算他最大了。”

张正林点点头。

孟双双沉吟道:“他爹爹有这么了不起,他为什么还要改名白士英,到九里龙来呢?”

张正林耸耸肩道:“这个在下就不用知道了。”

孟双双道:“你说的都是实话?”

张正林道:“在下怎敢欺骗公主?自然句句是实。”

他说到这里,忽然神秘一笑,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纸包,压低声音,说道,“孟公主若是不信,只要把这包葯粉,放在他洗脸水中,立可分晓。”

孟双双并没有立时伸手去接,只是注意着张正林,问道:“这是什么葯粉?”

张正林忙道:“公主但请放心,这可不是毒葯。”

孟双双道:“那是什么?”

张正林笑了笑道:“这是洗容葯。”

孟双双道:“什么叫洗容葯?”

张正林道:“这是专洗易容葯的一种葯粉,只要放在脸水之中,让他洗一把脸,任何易容葯粉,都可以洗去,恢复本来面貌。”

孟双双心头一喜,挑着眉尖,问道:“是真的,那我可以看到白哥哥的真面目了。”

张正林道:“但公主千万不可说是在下说的。”

孟双双伸手接过小纸包,一面说道:“我不会说的。”

张正林忽然轻轻叹息一声道,“公主对白士英一往情深,但只怕是……”

孟双双娇躯一震,急着问道:“只怕什么?”

张正林道:“在下耽心的是他乃石盟主的令郎,只怕公主留不住他。”

中午,是孟族长夫妇替白士英接风。

酒筵设在前面那宽敞的前厅里。说它是前厅,其实只是中间那间茅屋,族长会客的地方。

厅上没有桌椅,中间放一张四方形矮几。

几上放满了最肥的竹风最嫩的鹿肉,最腴的山羊肉,和最鲜的竹鼠,还有用牛角装满了最香最醇的酒。

围着矮几,是一个美丽而柔软的坐垫,宾主席地而坐。没有酒杯,但每个人面前都有盛酒的牛角。

没有筷子,大家都得用手抓着吃。

今天的丰要客人,是白士英,其次是张正林,由孟双双作陪,和他们一起坐了上首三位。

左边是耐德,孟族长,和族长的两个侍妾。

右首是请来作陪的三个汉人,孟家寨重金礼聘来的武师,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第一个双目炯炯的秃头老者是信天翁翁天信。

第二个面色惨白,身穿墨绿长袍的是绿袍判官司空晓。

第三个脸色发青,个子短小的是天狗星钱起龙。

这三人中,只有信天翁翁信天的名字,在江湖上很少听人说过。

但他却坐在绿袍判官和天狗星的上首,如果不是他倚老卖老,定然有着使绿袍判官和天狗星佩服之处。

白士英经过主人的介绍,对这三个汉人,自然特别注意,双手抱拳,连说道:“久仰。”

信天翁呵呵笑道:“白老弟是李葯师的传人,医道高明,老朽幸会之至。”

天狗星钱起龙跟着笑道:“听说白兄昨晚刚到,就医好了老耐德的病,就是古代的华忙也不过如此。”

白士英道:“钱兄夸奖,老耐德有一身精纯内功,只是被时邪所侵,温湿相乘,在下用葯物梢加疏导,自可复原,岂敢居功?”

耐德道:“如非白先生医道高明,家母怎能很快痊愈?这自然是白先生的功劳了。”说到这里,举起手中牛角,朝孟族长和他两个侍妾示意,一面说道:“咱们以水酒敬白先生一杯。”

孟族长和两个姬妾,也一举起了牛角。

白士英连说,“不敢。”

和他们对饮了一大口。

孟双双和白士英并肩坐在上首,眼看父母对白士英十分器重,心头自然高兴,也举起牛角娇声道:“白哥哥,我敬你。”

白士英又和她对喝了一口。

绿袍判官司空晓为人阴沉,他如果不笑,嘴角下垂,一张脸惨白得如死人一般;但他笑起来更难看,脸上还是阴沉沉的皮笑肉不笑,他方才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忽然咧嘴一笑道:“白老弟,来,在下敬你,咱们干了。”

举起牛角,伸手朝白士英面前送来。

白士英慌忙也举起牛角,“他轻轻碰了一下。

那知这一碰,只觉绿衣判官司晓手中那只牛角,竟含着极大吸引力,把白士英碰上去的牛角,牢牢吸住。

白士英只作不知,淡然一笑:“司空老哥海世,在下望尘莫及,咱们还是随意的好?”

说完,很自然的缩回来手,喝了一口。

绿袍判官司空晓但觉自己至少用了六七成道力,凝聚在牛角之上,但经白士英轻轻一碰,自己凝聚的力道,突告消失!

这一下,直把他惊的不知所云,但他是个心机极沉的人,喜怒不形于色,依然咧开阔嘴,深沉一笑道:“不成,在下最诚心敬你,白老弟不喝,岂不是不给在下面子,这样吧,在下先干为敬。”

也不待白士英回答,举起牛角,一口气喝了下去。

一支牛角里,少说也有二斤以上的酒,这是茅台!

白士英没有说话,只好跟着把酒喝了。

早有两名苗妇接过牛角,又替两人装满了酒。

孟双双伸手抓起一只煎鸡,朝白士英递去,低低的道:“白哥哥,你吃些菜。”

白士英看她当着这许多人,举动亲热,脸上不禁有些腼腆,伸手接过,说了句:“谢谢。”

天狗星钱起龙大笑道:“白兄果然洪量,来,兄弟也敬你一角。”

举起牛角就喝,他当然也一口气,把牛角的酒喝完了。

白士英心中早已有数,一面连连拱手道:“钱兄,兄弟量浅……——

天狗星早已把牛角倒了过气说道:“白兄和司空老弟干了一角,莫非兄弟面子不够?”

“够!”白士英爽朗的笑道:“在下和三位虽是初次见面,但咱们能在这里见面,实在难得的很,在下自然非干不可了。”

口中说着,果然又举起牛角,咕嘟嘟的喝了下去。

两牛角,差不多就有五斤酒!

孟族长看的豪兴大发,口中连声说“好”,也举起牛角,一饮而尽。

信天翁大笑道:“白老弟这是说,也要和老朽干一角了,来,老朽敬你。”

盂双双怕他喝醉了,心里又舍不得,伸手一拦,道:“白哥哥,这一角我代你喝了。”

张正林坐在白士英右首,笑道:“孟公主舍不得了!”

白士英被他说的脸上一红,连忙说道:“孟公主……”

信天翁拦着道:“该死、该死,老朽应该连孟公主一起敬的,那就敬二位了。”

举起牛角,向孟双双拱了一拱,一口喝下。

姜是老的辣,这老头果然厉害,他看孟双双要替白士英喝酒,就说出敬两人的酒,既然敬两人,孟双双也得喝,自然不是代白士英喝酒了。

孟双双果然被他拿话套庄了,人家敬她们白士英,她心里一甜,自然不好再说替白士英喝酒,举起牛角,和白士英双双喝下。

白士英连喝了满满三牛角酒,依然面不改色,谈笑自如,看得在座的人,莫不暗暗惊叹,认为他是海量。

孟双双更觉面上有光彩,粉靥微配,一脸喜洋洋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朝白哥哥看。

绿袍判官司空晓方才喝了一半牛角酒,酒精在他肚里燃烧起来,一张白惨惨的脸上,更见惨白,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连双日山渐渐变灰,瞳孔缩小了,越显得白多黑少,但那灰色的眼珠,却隐泛异光。

他双目紧盯着白士英,阴森一笑,徐徐说道:“在下久闻李葯师不但精通医道,博得‘一丹’的美号,据说他一身武功,系出武当,剑上造诣极深,白老弟是他衣钵传人,身手自然山不同凡响,不知可否展露一手,让咱们开开眼界?”

白士英道:“诸位都是武林中成名人物,在下虽随先师练过几手、那只是深山采葯,用以防身的庄稼把式,在诸位面前,岂不班门弄斧么?”

绿袍判官司空晓阴恻恻的道:“白老弟不用客气,如果有兴趣,在下奉陪你几手如何?”

他这话的用意不外乎想掂掂白十英的斤两。

信天翁听的喜形于色,笑道:“咱们武人,只有以武助兴趣,司空老弟和白老弟练上几乎,印证印证,不失为以武会友,业可让咱门一饱眼福,诚是快事。”

说着,举起牛角,大大的喝了一口。

孟族长不会说汉语,但人家说的话,他可听的懂,不觉挑着大拇指,咧开大嘴,连声说“好”。

白士英敞笑一声道:“在下方才说过,只跟先师练了几年庄稼把式,入山采葯,打打山猫,还差不多,怎敢和司空师傅动手过招?”

口气一顿,接下去道:“但诸位盛情难却,在下不揣愚鲁,敢以薄技,向诸位面前献丑,也聊为耐德和孟族长稍助酒兴。”

随着话声,人已站了起来,含笑朝盂双双道:“孟公主,麻烦你去找六个人,六只牛角,六块一尺见方,寸许厚的木板,好么?”

孟双双听他要当众表演,自然十分高兴,连连点道:“有,有我去叫人。”

兴冲冲的出去。

绿袍判官司空晓看他不愿和自己动手过招,心中颇有轻视之意;但听说他要单独表演,还要六个人,六只牛角,和六块木板,心中暗暗惊疑,不知又有何用?

不多一会,孟双双回了进来。

她身后跟着走进六个苗女,每人手中都捧着一只牛角,一块木板,朝着耐德和孟族长躬身行礼。

孟双双朝白士英问道:“白哥哥,东西都准备好了,你叫她们做些什么?”

白士英含笑道:“耐德,孟族长,这里只怕施展不开手脚,大家请到外面,去看在下献丑了。”

说过就要孟双双领着六名苗女,先行退出。

然后命苗女在大天井四周,分六个方向站停,每人面向中央,左手执牛角,右手执木板,挡在牛角前面。

孟双双兴趣极好,听了白士英的话,就奔来奔去,像花蝴蝶一般,指挥着他们如何站立,如何拿牛角,如何拿木板,一一加以纠正。

耐德,孟族长,两人侍妾,以及信天翁,绿袍判官,天狗星、张正林等人,都从厅上走出,在走廊上站定下来。

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如何表演?脸上不期都带着好奇之色。

白士英朝孟双双抬了抬手,示意她退出场去。

孟双双虽是苗女,却生就兰心憨质,朝他甜甜一笑,就翩然回到耐德的身边,依着她娘站定,一双有着酒意的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却含情脉脉的只是盯着白哥哥,一霎不霎。

白士英缓步走到大天井中央站定,然后朝上首拱拱手道:“在下只是胡乱练练,聊助酒兴,藉博一笑,尤其在三位武林高人面前,更是班门弄斧,贻笑方家,还望不吝指教才好。”

说完,又向众人连连拱手,口中说了声:“献丑了。”

右手朝外一挥,但听“嗤”的一声,一道白线,从他中指“中冲穴”飞出,直向站在右上首的那个苗女胸前激射递去。

两人相距,足有三丈来远,但听“笃”的一声,一道白线,正好击在木板中间,一下射穿了木板。

大家不知白士英指上射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但大家看的清楚,那苗女右手竖立着木板,木板后面紧抵着牛角。白线射穿木板,却朝牛角中落去。

大家正在惊异之际,石中英已经双手齐扬,十指连弹!

但听一阵“嗤”“嗤”轻响,同时从他手指上,飞出六道白线,分赂六个苗女激射过去。六道白线,同样击穿木板,往牛角中落去。

但落者自落,激射的白线,依然源源不绝,随着白士英的手指连弹,此去彼来,丝毫不乱,真有手挥五弦,目送飞鸿之妙!

霎那之间,天井上空,已被那六道白线,参差互见,飞洒如雨,蔚为奇观!

天风吹来,一院俱是浓蔽的酒香!

耐德、孟族长,早已看得呆了。

就是信天翁。绿袍判宫等三人,也弄不清白士英指上弹出来的究竟是真气?还是暗器?

这三人中间,自以信天翁的年纪较大,阅厉较丰,此时凝足目力,朝白士英仔细看去,但觉这道白线,竟然是从白士英“少泽”,“商阳”,“关冲”,“少商”,“中冲”、“少冲”六个穴道中发出来的。(此六穴为手三阴,手三阴六经起穴,均在手指间)这一下,真看的信天翁耸然变色,低呼了声“六经真气!”

绿袍判官司空晓凑上一步,压低声问道:“翁老,何谓‘六经真气’?”

信天翁庞眉微拢,低低的道:“据说‘六经真气’是昔年一位练气士所创,能练气成形,竖逾精钢,无物不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寒衣隧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