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7章 误会重重

作者:东方玉

这是个难题!

石中英不加思索,冷冷的道:“孟耐德会答应么?”

玄衣女格的笑道:“你去说,耐德一定会答应的,因为继承耐德的盂公主,在我手里。”

这话听的石中英怵然一惊,双目精芒暴射,一袭蓝衫登时鼓了起来,大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玄衣女安详的道:“石公子稍安匆躁,你看孟公主不是好好的在那里么?但你若要妄动,那就怪不得我了。”

右首矮树丛中,同时站起三个人,中间是盂双双,她左右是两个青衣使女,她们一手挟持着孟双双,一手持着短剑,交叉搁在孟双双的喉咙前面。

石中英纵有通天本领,看到盂双双被他们挟待着,也投鼠忌器,不敢出手。

玄衣女接着笑道:“石公子但请放心,我不会为难她的,只要你把口信带到,等我们离开九里龙,我们自会把她释放,我决不食言,带你到敝教总坛去。”

石中英怒哼道:“绑票勒索,好卑鄙的手段。”

玄衣女笑道:“敝教要发扬光大,就得有庞大资金作后盾,再说我化了十几年心血,监督他们采矿练金,这是天生财富,并不是孟家苗的,五库之中,我留一库作为给他们的补偿,已经够客气了,石公子这绑票勒索四个字,我不能承认。”说到这里,抬抬手道:“石公子,时间不早,你快去吧。”

石中英寻思孟双双落在她手中,自己武功再高,也无法把她夺回来,还是先通知耐德的好。

心念转动;一面愤然道:“好,在下答应替你悄这个口信,但孟公主和在下一起出来,才被你们劫待的,在下不管耐德是否答应你的勒索,口信梢到,在下就来接人,那时际就把她释放。”

玄衣女略为沉吟了下,点头道:“好,冲着你石公子,我答应你。”

石中英道:“副教主说的可要算数。”

玄衣女道:“石公子把我看成什么人?我既然答应了你,只要你口信捎到,再回到这里来,我自会把她还给你就是了。”

石中英看她答应的爽快,心中不禁暗暗嘀咕,忖道:“不知她其中还有什么阴谋?”一面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玄衣女也道:“一言为定。”

石中英不再说话,转身往谷外飞奔而去。

玄衣女望着他后影,忽然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道:“可惜!此人不失为武林中人的奇葩……”

石中英为了盂双双落在玄衣女的手里,不得不尽快回去报情。

一路施展轻功,身若流矢,飞行的自然极快,不到盏茶工夫,便已通过隧道,掠出寒衣溪。

但见山前聚集了将有一、二百名苗子,一手执着弯月形的苗刀,一手高举火把,已把后山包围了起来。

石中英看的暗暗一怔,忖道:“莫非耐德已得到消息,才率人前来包围出口?”

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她得到密报,有人看到自己和孟双双进入天龙山隧道。一是她已发现信天翁等人在天龙山隧道集会。

就在他心念转动之际,忽听身后“嫂”的一声,射起一道火光,冲天直上!

这道火花,起自身后寒衣溪,紧接着火把闪动,从后山腰转出一队苗人,为数几乎有一百来个多。

这些苗人一个高擎火把,手执苗刀,一个手执苗疆特制的喂毒弓箭,张弓搭箭,对准着自己,在后山转角处,一字排开,用意自然是截断自己退路。

当先两个身穿劲装,一个手持火叉,一个手持铁掌,正是方才信天翁退出来的八个教头中人。

后山响箭火花方起,山前苗人登时大声呼喝着蜂拥包围上来。

石中英脚下不由一停,目光转动,但见山前苗人,共分三队。

左右两边,都是张弓搭箭,缓缓逍近,各有一名教头领队,但到了一箭来遥,便自站定,都是因为自己在他们射程之内。

正面一队为数不多,也在一箭来远,站停下来。在他们前面,以信天翁为首,身后跟着天狗星钱起龙、绿袍判官司空晓,和另外两个教头。

信天翁依然空着双手,走在最先,但也只走到石中英身前两丈来远,脚下一停,冷肃的道:“姓白的,九里龙形势天成,如今已被包围在一百张喂毒强弩之下,武功再高,山逃不了的,依老夫相劝,你还束手就缚的好。”

石中英道:“翁老这是什么意思?”

信天翁道:“什么意思,你小子心里明白。”

石中英冷笑道:“在下心里明白的很,翁老如果想知道,在下可以告诉你,我是替贵教副教主送信去的。”

信天翁脸色阴森,冷冷的道:“小子,你说什么?老夫一句也听不懂,告诉你,若不是耐德要你亲口用供,你在百张强驾之下,早就成了刺猬。”

石中英道:“那很好,在下就是赶去见耐德的。”

信天翁道:“用不着,你先乖乖的束手就缚了再说。”

石中英已知他是贼党,自然不会再和他客气,冷笑道:“在下没有束手就缚的理由,何用束手就缚?在下有个要去见耐德,而且也和贵教有关,阁下最好少逞总教头的威风,万一你们副教主怪下来,我想总教头会吃不完兜着走。”

“站住!”

信天翁怒喝道:“好小子,要不是耐德要留活口,老夫就毙了你。”

石中英朗笑道:“耐德既然要活口,在下自己会去。”

信天翁沉喝道:“老夫已派人向耐德报信去了,耐德自会赶来。”

天狗星铁起龙在旁道:“这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发狠,翁老何用和他多说,依兄弟之见,先把他拿下,废了武功再说。”

石中英今非昔比,那会把这个人放在眼里?但听说耐德就会赶来,也就懒得和他们多说,背负双手,不予理会。

天狗星钱起龙忽然欺近过来,阴笑道:“小子,认了吧!”

挥手一掌,朝石中英后心击来。

他外号天狗星,果然身法奇快,明明直欺过来的人,一下就到了身后,这一掌快速奇诡,自然令人防不胜防。

石中英直似不觉,待得掌势快要及身,才霍地转身去,右手一抬,单掌直竖,迎着推出。

他这一下转身发掌,比天狗星钱起龙更为快速。但听“拍”的一声,双掌接实,石中英依然站立不动,天狗星钱起龙却登登的连退了四五步,只觉心头狂震,气血浮动,本来青惨惨的脸上,一片煞白,凝立当场,缓缓闭上眼睛。

显然他这一掌愉袭未成,而且伤的不轻,正在运气调息。

司空晓怕石中英追击过去,慌忙掣出判官笔,替他在边上护法。

信天翁脸色一变,突地振臂挥了挥手,大声喝道:“大家一起上,先把这小子拿下了。”

喝声甫落,首先发难,呼的一掌,遥遥劈出,同时右手一翻,撤出了一柄阔剑。

他这一记劈空中,至少凝聚八成功力,掌势出手,就有一股强大的暗劲,直向石中英身前涌来。

站在他身后和两边的两个教头,一见总教头出手,也各自掣出了兵刃,人影闪动,分占了四角方位,同时合围而上。

这四个教头中,有两个是兄弟两人,老大叫笑面鬼毛文。老二叫断头鬼毛章。这两人同样生得又矮又胖,活像一对矮冬瓜;但他们使的兵刃,却同样是一条八尺长的铁链,

你可别小看了这两根铁链,这可从他们师娘八仙姑的缠脚布上化出来的功夫。

据说八仙姑使出浑身解数来,手上功夫不说,光是双脚抡飞,就可飞卷出一丈多长的两道脚布,一下子就可缠得住八九个大男人。

七文,毛章虽没有他师娘八手仙姑的本领,但凭手中两根铁练,在珠江流域,走私、贩毒。横行不法,却也无往不利。

另外两个教头,一个尖头尖腮的叫阴瘪鬼程完,使的是一柄铁骨悄扇,铁骨中暗藏七十支飞针,此人心机毒恶,专门暗箭伤人。

另一个叫扒灰翁傅七,使的是一柄钉耙,原是黑道中十恶不赦的凶人,据说他为了垂涎儿媳妇美貌,居然狠起心肠,一钉把把他儿子鲁义打成一团肉泥。

这些贼党,本来都是黑道中人,目无王法,原也不足为奇。

闲言表过,却说笑面鬼毛文,断头鬼毛章兄弟两人齐齐大喝一声,两条八尺长的铁链,一齐递出,宛如两条毒蛇一般,黑影一闪,分左右向石中英击了过去。

扒灰翁鲁七一柄钉耙,和阴瘪鬼程完的铁骨扇,也并不怠慢,跟着同时才出手。

石中英早已看出他们有联手对付自己的企图,因此对方五人把自己围在中间,联手合击,并不感到惊奇,但奇怪的是自己说出了是替他们副教主带口信给耐德的,竟然没有一人肯

处在这样一个险恶的环境之下,石中英知道自己再说,也没人会信,那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先胜了他们。

心念一动,右手一探,使一招“青龙探爪”,接下信天翁的一记劈空掌,这一瞬之间,毛文,毛章兄弟的两条铁链已然分由左右袭到!

石中英左右双手连弹,发出“嗤”“嗤”两声轻响,两条铁链,立被他指风震荡过来。

但紧接着扒灰翁鲁七的钉把,阴瘪鬼程完的铁骨扇,也相继攻到。信天翁大喝一声,又是一记劈空掌,遥遥击出。他是说里龙的总教头,一身所学自然高出众人甚多。掌力雄浑挟着一片啸风之声。

这时一排挡住去路,挡在石中英身后的一队人中,领队的两个教头,也全赶了出来。这两人一个精干瘦小,脸如烧焦,手提火叉的叫火烧鬼辛个,另一个身材矮胖,头大如斗,手执一只蒲扇大的铁掌,叫做大头鬼谷奇。

他们和笑面鬼毛文、断头鬼毛章、阴瘪鬼栓完,合称岭南五鬼。

火烧鬼辛个、大头鬼谷奇更是一言不发,火叉,铁掌,同时攻到了石中英的身后。

石中英几乎是五面受敌,而这些围上来的人,武功都不弱,要和他们一招一式的封架,双拳总究架不住人多。当下双掌护胸,一个急旋,宛如一阵旋风,从众人围攻之中,飞旋而出。

信天翁在这一掌上,用足了十成力道,他方才和石中英对过一掌,并未试出石中英的内力,以他想来,石中英年纪不大,至少也该比自己逊上一筹,因此他希望石中英再硬接自己一掌。

虽然自己这一掌未必能把石中英伤在掌下,但至少可以分散他的精神,使一翁(扒灰翁)五鬼有可乘之机,那知这一次石中英并未硬接,忽然身若旋风,从几人围攻之中,飞旋而出。

信天翁日光一注,口中轻咦了声:“魔教五遁身法!”

手中阔剑一摆,人如天马行空,倏然直欺而上,剑光电闪,一招“拦江截斗”,横扫过去,他剑阔如掌,长有四尺五寸,一剑出手,就剑风激荡,光如匹练,剑势极盛。

石中英倒山不敢小觑了他,身形一侧,登时响起了细长龙吟之声,一道青虹从他怀中飞出,手上已经然了一柄三尺长剑,随手一挥,钳的一声,拍在信天翁阔剑之上。

信天翁自恃练剑数十年,剑上的造诣极为深厚,尤其他这柄开山剑,势沉力猛,寻常长剑,经不起他轻轻一震。

那知这回被石中英一下压在下面,竟然重逾如山岳,那想挑的起来?不,他剑长四尺有奇,一时之间,想抽部抽不回来,心头又惊又怒,左手抬处,又是一记劈空掌,迎面猛击过去。

这时,扒灰翁鲁七一记倒打钉把,劈到了石中英身后,岭南五鬼也一拥而上,扇,掌、铁链,同时夹击过来。

石中英连受四面高手攻击,似亦有着应付不暇之感,但听蓬然一声,信天翁一记劈空掌,结结实实打在他左肩之上。

信天令心头方自一喜,定睛看去,但见石中英一身蓝衫,随着鼓起,这一掌,只不过击在他鼓起的衣衫上。

石中英已在此时,身如蛇螺,一个急旋,剑随身转,一阵“当、当”急响,攻到他身前每一件兵刃,都被他盘剑拍了一下,急如星火,一齐荡了开去。

围攻上来的一翁五鬼,都挟着强大劲道,急袭而至,石中英拍的虽轻,但他剑上凝聚的内劲,却蕴有极强的震力,一时之间,谁也收不住势,被震的往后连退。

石中英卓立当场,目光一惊,冷然道:“在下只是不愿伤人,诸位现在应该明白,就凭诸位,是拦不住在下的。”

他出手两剑,已经震慑了全场,使所有的人,纵然手中还握着兵刃,但谁也不敢再贸然发难。

信天翁真不敢相信,自己苦练了几十年的劈空掌,明明击在他身上,竟会伤他不得?

尤其他是四村总教头,当着这许多苗人面前,这脸如何丢得起?

当然,他怎么山不相信这年轻人一身功力,会胜得过他数十年修为?

他自然非再试上一试不可,当下手中阔剑一对比目注石中英,厉声道:“姓白的,你少在老夫面前卖狂,咱们在剑上较量较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误会重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