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8章 巧得火丹

作者:东方玉

但另一半却古干盘空,枝叶茂盛,宛如大半把雨伞,撑在烈日之下。

石中英才一坐下,陡觉胸头一阵蠕动,愈来愈剧,呼吸受到巡迫,几乎快到窒息,坐着的人,只是仰首向天,不住的喘息。

封君萍看他神色有异,分明蛊毒业已发作,心弦不禁一阵震撼,暗暗忖道:“百里之外!果然已到了百里之外!”望着他颤声道:“你……你怎么了?”

石中英蛊毒虽已发作;但神志还算清楚,睁大双目,似在竭力忍着难以忍受的痛苦,望着封君萍,张口说道:“水……

封君萍心如刀剜,目含泪光,急忙点点头道:“你在这里坐着,我去找水。”

她纵目四顾,从身边抽出短剑,纵身掠起,在右侧山洞间砍了一段竹身,作为舀水之用,匆勿朝山溪下奔去。

石中英靠着树身,此时但觉胸口胀裂,一个人几乎已陷入半昏迷之中。

就在此时,但听那半株树树腹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稀咦”异响!接着三丈高处的一个树洞中,缓缓探出两根长约一尺五六寸,粗如拇指的东西,乌黑有光,从树洞中伸出来之后,只是在石中英的头顶上,不住的颤动,好像在探寻什么?

过不一回,那树洞口突然探出一个色呈深紫,大如饭锅的怪头来,那两条乌黑的东西,原来是怪头上的两根触须,那怪头赫然是一条硕大的蜈蚣!

原来石中英中的正是蜈蚣蛊,他体内蛊毒,本来已在逐渐发作,但得到树下,因这棵古树树腹之中,抬好有一条大蜈蚣,同类相求,使石中英体内蛊毒,引发得更快,而藏在树腹内的大蜈蚣,也因闻到气息,才探出头来。

这条大蜈蚣才一探出头来,就像了匹红布,从三丈高处倒挂而下,朝石中英当头飞扑下来。

这一扑,荡起了一股奇腥之气,和血也似的一道红光!

石中英虽然蛊毒发作,神志感到昏迷;但他总究是从小练武,最近又服了三昧真君丁无病的三颗“坎离丹”,把魔教中最练的“逆天玄功”,练到了由逆转顺,由魔证道的境界。

人虽已在昏迷中;、但灵智并未全失,此刻头顶上红光乍现,他本能的右手一抬,响起一阵呛然龙吟,青光暴长,盘嫡剑青芒吞吐,匹练横空,从他袖中飞射而出。

紧接着但听裂帛似的一声巨响,从树上倒挂下来,足有一丈多长的一条大蜈蚣,在一声裂帛般的巨响过处,从头到尾,齐中来了个开胸剖腹,被剑锋划成两段,砰然堕地。

石中英举手发剑,只是因劲风临头,是他十年练剑本能的反应,但剑势乍出,鼻中闻到一阵浓烈的腥秽,胸、腹间山一样泛起了一阵腥秽,似要从喉头中涌出,这原是瞬息问之个,他在一阵天昏地旋之中,扑到地上。

正好那条大蜈蚣胸腹破裂,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在地上腾跃不已!

这一腾跃,但见颔首胸口民滚出一个比拳头略大,色呈血红,浑圆如珠的东西,顺着山麓,滚动了丈许来远,无巧不巧,滚到石中英腮边。

石中英蛊毒发作,只觉口干喉涸,胸内如焚,人已陷入昏迷之境,但他究竟内功精湛,心头还保持着一二分似醒非醒的知觉。

那颗血球滚到他腮边,他隐约感到有一团冰凉的东西,贴近嘴边,此刻他最需要的就是喝水,这冰凉的东西,自然是水了,这就吃力的转动了一下头,张口朝冰凉的东西凑去。

那东西很柔软,软得像一个气泡,石中英张着口,依然喝不到水,就凑着那团东西,用力吮吸。

那东西一入口中,居然滑溜无比,一下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这颗血球,没吃下去以前,凉冰冰的极似一个冰雪滚成的雪球;那知才一入肚,就变成了一团烈火,在胸腹之间,燃烧起来,转眼工夫,他脸色已经胀如火,豆大的汗珠,也从他脸颊上一滴滴的绽了出来,好像这团烈焰,烫到了心。他口中突然大叫一声,这回真的昏过去了,再也不省人事。

封君萍从山间妥下一竹筒水;急匆匆的赶回树下,鼻中闻到一股浓重的腥秽之气,中人慾呕!

但见离树丈许远的山坡上,有一条丈余长,百足朝天,全身紫红发光的死蜈蚣,石中英则扑卧在大树左首草堆之中!

心头这一惊,非同小可,急急飞掠过去,口中叫道:“石公子,你怎么了?”

这一掠近,就见石中英脸红似火,汗出如雨,双目紧闭,一声不作。

封君萍急忙放下竹筒,蹲下身去,轻轻叫道:“石公子,你醒一醒!”

伸手朝他领上一摸,但觉触手如炙,像是发了高烧!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不觉流下泪来,颤声道:“这……这教我怎么办呢?”

他仰起头来,一串晶莹的泪珠,落到石中英的脸上。

突然她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并肩站着两个人!

那是一对老夫妻!男的脸如青蟹,身材高大,顶门光秃,一部银丝般的白须,垂拂胸前,生相威猛。

女的也是一头银发,脸色红润,看去少说也有七十以上,不但精神攫钎,而且依然眉目如画,光从她脸上轻廊仍可看出年轻的时候,准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

这两人手中都握着根色泽光润,形式奇古,弯弯曲曲的黑玉拐杖。

封君萍看了两人一眼,还未开口,只听那银发者太婆目中隐有怜悯之色,柔声问道:“小姑娘,他是你什么人?”

她这一开口,封君萍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

因为眼前这位七老八十的老太婆,说起话来,竟然声若银铃,又娇又软,就是十六八岁的姑娘家,也没有她这般清悦脆耳!

封群萍含着泪道:“他……他是我哥哥。”

银发者太婆:“他是服下了那条大蜈蚣的火丹。”

封君萍抬目问;”那是很毒的东西么?”

银发老太婆轻咽一声道:“蜈蚣身上要有火丹,没有一千年,至少也要五百年以上,火丹也就是它内丹,火毒的精化,此物虽是天材地宝,但本身如果没有精纯入比的内功加以缎炼,收为已用,平常练武之人,决难承受得起,五脏六腑非被的伤不可。”

封君萍心头一沉,望望石中英,绝望的道:“那是没有救了!”

白发者太婆道:“若有身具上乘功力的人,肯成全他,替他引导真气,打通生死玄关,不但可以获生,还可平添数十年功力……”

封君萍突然心一动,急忙跪了下去,救道:“老婆婆,你是老神仙,你就可怜可怜我大哥,救救他吧!”

说着连连磕头不止。

银发老太婆看她哭的伤心,心有不忍,回头望望蟹脸老者,柔声道:“常郎……”

蟹脸老者一直不曾说话,这时没待银发老太婆说下去,摇摇头道:“此子双颧似火,肺金已遭火丹烧伤,三日必死,再说他和咱们非亲非故,要助他至少要耗损咱们两人十年功力。”

此人一开口,却是声如夜果,刺耳己极,和银发老太婆的娇美声音,恰好成为强烈的对比。

封君萍心头一急,伏在地上,只是磕头,哭道:“求求两位老神仙,救救我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两位老神仙,求求你们,救我大哥一命,我会感激你们一辈子……”

话声未落,突听蟹脸老者玉杖往地上一顿,发出一声尖厉的嘿然冷笑,道:“这小子原来是丁老煞星的门下,哈哈,火龙门下,居然被火丹焚心而死,哈哈哈哈!媚娘!咱们走!”

封君萍虽然不知他说的”丁老煞星”是谁?但听他口气,好像有幸灾乐祸之心,一时不觉怒从心起,猛地抬起头来,正待抢白他几句。

那知就在她抬起头来,眼前那里还有蟹脸老者和银发老太婆的踪形?

封君萍暗暗切齿,忖道:“这两个老不死,不知是什么?石公子真要死了,就是你们见死不救害死的,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们,报雪今日之恨。”

封君萍含着满眶眼泪,缓缓抱起了全身火热,昏迷不醒的石中英的身子,口中喃喃说道:“三天,还有三天时间,、我一定会找到医冶火毒的人,你不会死的…”

她走了几步,看到草丛间有一支散发着湛湛青光的软剑,一眼就认出那是石中英的兵刃,这就俯下身去,探手取起,再在石中英身上找到剑鞘,才抱起石中英,沿着山脚走去。

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赶到盘山,找诸葛星去。

她忘记疲劳,到此也忘记了饥饿,其实她从昨晚起,不但没有睡眠,也一直没有进过食,一个晚上不睡,也许还支持得住;但一天不吃东西,体力就会支持不住。

何况她双手抱着一个大男人,急急赶路,没有路的山路,又是那么乱石高低,崎岖难行。

封君萍再强,也只是一个女子,女子的体力,自然较弱,她在疲惫和饥饿之中,抱着石中英,勉强奔行了二十来里,已是香汗泱骨,喘息的透不过气来,只好在山石上歇息再走。

低头看去,怀中的人儿,仍然双颧如火,双目紧闭,全身滚烫,一直昏迷不醒,看来真像火烧内腑,已无生机……

不,石公子决不是英年夭折的人,他不会死的。

她抱起石中英继续上路;这样走走歇歇,赶到盘也、已是黄昏时光。

仰首望着高耸入云,山径盘曲的盘山,心头立即1起了莫大的鼓励和希望。

盘山终于到了,诸葛星一定会治好的他的火毒的。

一个人只要坚定信念,就会产生力量,她抱着石中英,一路行来,本已不胜疲惫,但看到盘山,精神不觉一振,循着盘曲小径,在暮色苍雹中,住山上走去。

诸葛星在江湖上,没有人知道他;但在云贵山区里,不知道他的人很少。

他不是普遍郎中,而是专治毒症,诸如中了蛊毒,和被各种毒虫,毒蛇咬伤,山瘴毒雾所昏迷,毒葯暗器所伤,只要送到他那里,还有一口气,保你葯到毒除,因此大家都叫他毒郎中。

他自己却吹嘘他是诸葛武侯七十二代后裔,反正也无史可查,任由他说去。

他的诸葛庐,就在盘山半山腰的一处山坳间,茅檐三槛,依山而筑,四思山坡上、种着不少葯草白

封君萍勉强走近山坳,天色已经有些昏暗,茅屋中竟然没有点灯。

荒山晚凉,暮气四合,愈显得景物凄清,

封君萍举步走近茅屋,但见木门虚掩,无人声,当下就在门口站定,提高声音,叫道:“诸葛先生在家么?”

里商静悄悄的无人答应。

封君萍足尖轻轻一踢,两扇木门呀然开启,堂屋里面一片昏暗,封君萍抱着石中英跨入屋中,又叫了声。“诸葛先生在家么?”

封君萍腾出右手,从身边取出一颗明珠入托在掌心,凝目四顾,堂屋右侧,放着一张木榻,敢情是给病人躺卧之用。

这就走近塌前,把石中英轻轻仰卧在木榻之上,然后在桌上取起火种,点起油灯,心中暗暗忖道:“莫非诸葛星出去了?他会到那里去了呢y

她托着明珠,在左右两间屋中看了一遍,诸葛星果然不在。

左边一间是厨房,灶上有只被烟火蒸得黝黑的铜壶,锅里还有吃剩的冷饭。

右一边是他卧室,除了木榻铺着凌乱的被褥,靠壁的一张木桌上,放着刀圭和许多大大小小的葯瓶。

只要看这情形,诸葛星决不会走远。

她迅快退出,在厨房时找到一个木盆,舀了半盆清水,然后取出一方绣帕,蘸着冷水,轻轻替石中英拭着脸上汗水,口中低声说道:“石公子,你好好休息一回,只要诸葛先生来了,你就会得救。”

她这是自己宽慰自己的话,但说出这几句话,她心头就好像松散了许多。

这一阵工夫,天色已经全黑!

门外,山气空蒙,夜雾渐浓;但毒郎中请葛星依然不曾回来。

封君萍拉过一条木凳,旁着石中英身边坐下。

就在此时,突听山下传来了一阵说话声音!

山洞间,夜雾正浓,万籁俱寂,说话的声音,自可传出老远。

封君萍仔细谛听,似是有两人,正沿着小径,朝茅屋走来。

她为机警,迅快站起,掠到门口,轻轻掩上木门,又上了横闩,然后双手抄起石中英,奔入右首卧室,把他放到木榻之上,随手拉过棉絮,替他盖上。

退出右厢,从怀中取出一张面皮,覆到脸上,一口吹熄灯火,悄悄掠到窗下,贮着身子,朝外看去。

窗外夜色如墨,雾气沉沉,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只听一个人道:“错不了,盘山诸葛庐,还会走错?”

另一个人道:“怎么没有灯火?”

先前那人道:“大概诸葛老儿已经睡了。”

另一个人道:“这么说,那点子还没赶来?”

先前那人笑道:“姓石的小子蛊毒已经发作,任他武功再好,也得爬着上来,自然没有咱们来的快了。”

封君萍听到这里,心头突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巧得火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