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19章 彩衣老姬

作者:东方玉

青衣少女右手拼命的挣扎,但她自然挣不脱石中英的五指,口中急叫道:“你快放我,我要叫了。”

其实石门已经关上,叫也无用。

石中英朝她微微一笑,果然松开了五指。

青衣少女倏地后退一步,翻腕之间,迅快的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剑,剑光一闪,剑尖已经抵在石中英喉咙、得意的挑着柳眉,冷冷说道:“你再敢动一动,喉咙就会添上一个窟窿。”

她本来就生成一张甜美而娇媚的面孔,但这一板下面孔,就有些凶霸霸。

石中英看她出手一剑,不但快捷,而且还确实有几分奇奥,不愧是玄衣女的手下。

他只是静静的站着,并未闪避故作吃惊的道:“姑娘这是做什么?”

青衣少女冷冷的道:“我做什么?我要制住你。”

她说到后来,脸上已经有了笑意。那是因为她出手如风,已在说话之时,一连点了石中英身前九处大穴。

出手之快,认穴之准,纵是武林中一流高手,也不过如此。

石中英依然站着不动。

青衣少女没待开口,已经把短剑收了回去,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膘着石中英,忽然嫣然一笑道:“昨晚副教主只点了你三处穴道,才被你自己冲穴解开!我现在要多点你几处,看你还解得开不?”

她这一笑,红菱轻绽,露出一排白玉般的牙齿,笑的好不妩媚;但她一只纤细洁白的玉手,骄着两根玉管般的手指,出手并不轻,果然又点了石中英双肩和背后五处穴道,方始敛手。

石中英望着她潇洒一笑,问道:“姑娘点好了么?”

青衣少女看到石中英那双亮得发光的眼睛,一霎本霎的盯着自己脸上直瞧,不觉脸上一热,迅快移开目光,冷声道:“自然点好了,你给我安静些,我要回去复命了。”

正待回身走去。

石中英轻笑一声道:“姑娘大概出手大轻了些,在下双手还能活动,姑娘一走,在下立时可以解开身上受制的穴道了。”

说话之间,双手果然抬了起来,舒展一下筋骨。

青衣少女脸色微变,倏地后退半步,骇然道:“你……”

石中英笑道:“在下是说姑娘穴道点轻了,所以在下双手还能活动。”

双手在青衣少女点过的大穴上,一阵轻拍带揉,自然正在试图解开被闭的穴道。

青衣少女又惊又急,再也顾不得许多,口中一声清叱身形急欺而上,挥剑就刺。

石中英脚下没动,上身微侧,便自避开了刺来的一剑,含笑道:“姑娘莫要动刀动剑,有话好说。”

青衣少女那会理他,右手连挥,一口气刺出了七剑。

这七剑,变化奇诡,快如闪电,记记都指向要害大穴;出剑轻捷,显然仍在意图制住石中英的穴道。

以剑取穴,足见她在剑法上,已有相当造诣。

石中英双脚站在原地,并未移动,只是上身左右晃动,如风摆扬柳,青衣少女每剑,无巧不巧都擦身而过,全落了空。

石中英依然脸含着微笑,说道:“姑娘现在坷以停手了吧?”

青衣少女瞪着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声不作,咬着下嘴chún,突然挺手一剑,朝石中英当胸刺来。

这回石中英没有躲避,很快就被锐利的剑尖刺在胸口之上。

青衣少女清秀的脸上,忽然神色一变,花容失色,尖声道:“你为什么不躲闪呢?我……我不是存心要伤你的。”

她和他相距不到三尺,她刺出这一剑,手臂已经伸直,而石中英并未及时闪开,不用说,剑尖已经刺入了石中英的胸口。

她说话之时,连话声都有些发颤,迅快别过头去,她没有勇气拔剑,也不忍卒看。

石中英依然站立不动,徐徐说道:“姑娘不用害怕,还好你这柄剑并不锋利,只怕连在下长衫都刺不破呢!”

青衣少女听得奇怪,她一向认穴奇准,这一剑,纵然不致命,至少也该刺进去一、二寸深!她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自己短剑不偏不敬刺在他胸口上,自己估计的也分毫不错,剑尖抵着长衫,刺进去足有一、二寸深,连长衫一齐陷入肉中。

只要看他脸上,依然含着温柔的微笑,看着自己,神色丝毫不变,好像真的没有受伤!

这怎么会呢?剑尖明明刺进了他的胸窝?她几乎不敢相信,右手缓缓抽回,剑尖离开他胸口,长衫也随着挺直!

他说的果然没错,剑尖连他长衫都没刺破!

青衣少女脸色发黄,连退了两步,望着他,惊颤的道:“你……你不是人……”

石中英跟着走了过去,含笑道:“在下自然是人。”

青衣少女看他含笑走来,好像不怀好意,不觉扬了扬手中短剑,但她立时想到这柄短剑,对他毫无用处,紧张的道:“你要做什么?”

石中英走到她身前,淡然一笑道:“在下只是要你知道,这柄剑对在下并无多大用处。”

青衣少女手中依然紧握短剑,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作声。石中英又道:“姑娘进来之时,石门早已关上,姑娘也未必也能逃得出去。”

青衣少女一颗心直往下沉,娇躯也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她自然清楚,他说的没错,此刻自己就芥想打开石门,逃出去,只怕也办不到。那么他含笑逼近过来,一定不怀好意…

她目光愈冷,突然短剑倒转,剑尖指着自己胸口,咬牙道:“你再过来一步,我就死……”

石中英不觉一呆,但他心里登时明白过来,她以为自己对她不怀好意想到这里,脚下一停,望着她道:“姑娘莫要害怕,在下并无为难姑娘之意。”

青衣少女看了他一眼,怯意渐减,但依然板着脸,冷冷问道:“那你……

她每次接触到他的目光,心就会跳,板着面孔,在心理上,好像就安全得多。

石中英道:“在下只是想问问姑娘几句话。”

青衣少女眨了眨眼睛,她冰冷的眼光,已渐渐在开始解冻了,但声音还是有些冷,问道:“你要问什么?”

石中英道:“姑娘最好先把剑收起来,别划破了衣衫。”

青衣少女脸上微微一红,果然收起短剑,说道:“你要问的,我未必一定会说。”

石中英道:“在下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青衣少女道:“罗泵山。”

石中英道:“罗家山就是你和副教主住的地方了?”

“嗯!”

青衣少女“嗯”了一声,便代替说话。

石中英又道:“这里除了副教主,还有什么人?”

青衣少女道:“很多人。”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句话很好笑,忍不住“嗤”的笑出声;但很快用手抿了抿嘴。

石中英也望着她笑了笑道:“姑娘大概不肯多说,在下只要问一个人,你总该知道的。”

青衣少女道:“什么人?”

石中英道:“封君萍封姑娘。”

青衣少女一双黑白分明的俏目凝注着他,说道:“你真的想念着封师姐?”

石中英道:“她是你师姐?”

青衣少女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口中“哈”了一声。

石中英问道:“封姑娘在不在这里?”

青衣少女道:“她跟副教主走了。”

她说到这里,接着又道:“她并不知道你被关在这里,封师姐是副教主要她跟去的,她哭的很伤心,我们又不敢告诉她……”

石中英问道:“副教主和封姑娘到那里去了?”

青衣少女看着石中英,眼波温柔得像皎洁的月光,纤尘不染的秋水!过了半晌,才轻轻的摇着头道:“我不能告诉你……”

石中英又问道:“那么姑娘知不知道九里龙孟家寨的公主孟双双,可是也囚禁在这里?”

青衣少女忽然披披嘴道:“你们男人个个都是天生的薄情郎,哼,自命风流,自以为是多情种子……”

石中英碰了一鼻子灰,惜愕的道:“姑娘这话怎说?”

青衣少女又哼一声道:“我说的不对?就像你吧,人家封师姐为了你哭得死去活来,两个眼睛肿得像胡桃一样,你呢,听说封师姐不在,就想打听那个苗女的下落了。”

石中英朝他尴尬的笑了笑道:“姑娘这是误会在下了。”、青衣少女瞪着她,一颗头朝上仰了仰,说道:“我误会你了,你心里惦记着那个苗女,总是事实吧?”

石中英道:“你没听封姑娘说过,我们如何认识的吧?”

这句话,显然引起了青衣少女的兴趣,她双目闪着好奇的神采,急急问道:“你说呢,你们怎么认识的?”

石中英就把封君萍假扮孟双双,如何要自己扣她腕脉,一直说到从山腹秘道出来,自己发觉中了蛊毒,封君萍领着自己找毒郎中诸葛星,详细说了一遍。

青衣少女咬着嘴chún,只是盯着他直瞧,她越看越觉得他神采如玉,潇洒得令每一个少女都会动心!尤其他娓娓道来,说的故事,又是那么缠绵徘侧,她听得出了神,好像自己就是封师姐一般!

石中英接着道:“孟公主是为了领我去探看天龙山隧道,才被副教主擒住的,我有责任把她救出去,封姑娘就是要我扣着她手腕来向副教主交换人质的。”

青衣少女咬着下chún,轻嗯一声道:“可惜封师姐不在这里

忽然她眨眨眼珠子,春花般脸上,浮现起浅浅的笑意,自己得意的点点头,才凝视着石中英,一本正经的道:“封师姐被师父逼着她走的,可惜不在这里,我……可以帮你的忙……”

她脸上一阵飞红,垂下头,轻轻的道:“我和封师姐私交最好了,我这样做,也可说是帮师姐的忙。”

其实她用不着解释,因为咱们古老相传,早已有一句俗话,说的很清楚一一女生外向。

石中英道:“谢谢你,姑娘是封副教主门下,帮忙不敢,只要姑娘把孟公主囚禁之处在那里,告诉在下,在下自会救她出去。”

青衣少女披披嘴,嗤的笑道:“你去救她,你自己还要我救你出去呢,没有我领路,你想出得去?”

石中英道:“这里可是有很多机关布置么?”

青衣少女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因为……因为……”

她说了两个“因为”,似乎另有秘密,不敢说下去。石中英看她咬着下chún,面有为难之色,这就说道:“姑娘如有为难之处,那就不用说了。”

青衣少女动了一下眼珠,说道:“因为有一件秘密,我不能告诉你的,总之,出了此室,就有很多守卫,没有我给你领路,很快就会被人发觉,副教主虽然不在,但坐镇这里,负责守卫的桑师伯,武功不在副教主之下…”

石中英微微一笑道:“这个不劳姑娘担心。”接着目光一注,问道:“听姑娘口气,孟公主好像不在此地?”

青衣少女不高兴的看了他一眼,道:“瞧你,心里就只有一个孟公主,开口也是她,闭口也是她!”

石中英道:“承蒙姑娘答应相助,在下总要问问清楚,她被囚禁在那里了?”

青衣少女脸上一红,道:“她被关在龙颈洞。”

石中英问道:“龙颈洞,如何走法?”

青衣少女道:“从这里出山,沿着山径朝西,约有二十多里,就是龙颈洞……”

石中英点头道:“在下记得了。”

青衣少女白了他一眼道:“人家还没说完呢!”

石中英“啊”了一声。

青衣少女又道:“龙颈洞是总坛囚禁人犯的地方,不属于咱$们这里管辖。”

石中英心中一动,问道:“姑娘可曾去过?”

青衣少女摇摇头道:“没有,那里不能随便进去,听说光是一条入山的路径,就弯弯曲曲,像是龙颈一般,在那里负责的,叫做许傅经,是总坛的副总巡主,他到我们这里来过,人挺和气,据说他练的‘黑龙爪’,无人能敌。

石中英自然不会把对方放在心上,忽然问道:“夏子清、信天翁等人,都是封副教主手下?”

青衣少女道:“夏子清从前是九里龙的总教头,属于咱们这里的,后来调到总坛当巡主去了。”

石中英点点头道:“多谢姑娘,只是在下还未请教姑娘如何称呼?”

青衣少女一阵心跳,红着脸道:“我叫……常慧……”

她不等石中英开口再说,忽然转过身去,说道:“好啦,我进来了好一会,该出去了,这时天还没黑,等天黑了,我再来带你出去。”

说完,急步走近左首石壁,伸手按了两按,石壁登时缓缓裂开一道门户,侧身闪了出去,石壁又徐徐复了原状。

现在,石中英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概念,这里是罗泵山,是副教主玄衣女的住处。

玄衣女是负责盗取九里龙金矿的主持人,她手下管辖的是孟家苗的总教头信天翁一批人。

再看囚禁自己的这问石壁,门户由机关操纵,可见这里不是地下石室,便是深处山腹之中,这样的右屋自然不会只有一间。

这里既不是他们囚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彩衣老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