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02章 重重疑云

作者:东方玉

第三天。

书房里不时传出一两声清朗的大笑。

今天三月十五,是石盟主和几位知交一年一次聚会。

只要听主人不时传出爽朗的笑声,宾主交谈的一定是愉快。

总管屈长贵,就站在书房门口花棚底下,随时准备听候呼唤。

总管,本来就不好干,一府之内,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儿,都得管到。

当武林盟主的总管,更不简单,不但石府里里外外要他负责,甚至连天下武林,各门各派的事,他都得懂,都得管。

好在屈长贵不论见到什么人,都以笑脸相迎,一团和气,不但石府上下的人,对这位屈总管十分敬重,就是江湖各门各派的人,只要和屈总管接触过,无不对他另眼相看,赞他一声能干。

这几年来,屈总管着实替石盟主做了下少事、也帮了不少的忙。他可以说是石盟主的左右手。

长廊上,正有一对少年男女,缓步走来,他们正在边走边说,状极亲密,那正是干兄妹两人!

祝淇芬一大早就约了石中英和她同来。

石中英今天穿着十分整齐,身上穿的是梅红夹袍,粉底薄靴,加上他面如敷粉,剑眉斜飞,星目朱chún,更显得翩翩少年,俊逸出群。

祝琪芬自然也刻意修饰,尤其她平时喜欢穿绿色衣衫,但今天却也换了一身玫瑰红的衫子,玫瑰红的百用裙,正好和石中英一个颜色。

这两人走在一起,真是珠树瑶花、天生的一对。

屈长贵一眼看到两人,立即满脸含笑的赶了上来,拱手道:“在下见过公子,小姐。”

石中英点头道:“总管早。”

祝淇芬接着问道:“屈总管,干爹和爹,都在里面么?”

屈长贵陪笑道:“在、在,盟主和祝掌门人,都在里面。”

祝淇芬问道:“还有什么人。”

屈长贵道:“还有高掌门人、邓大侠、赵道长、和倥侗的蓝掌门人,听说长江龙门帮的李帮主也要来,只是还没有到。”

祝淇芬讶然道:“你说的是独角龙王李夫衍?”

屈长贵道:“是,是,正是李帮主。“

祝淇芬问道:“他来作甚?”

屈长贵道:“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今天是盟主和两位盟中的护法,一年一欢的聚会,大概他听到消息。才赶来的。”

祝琪芬道:“大哥,走,咱们进去。”

两人跨进书房,就看到上首一张紫檀雕花榻上,和两旁八张椅几,围坐着六个人。

华山掌门祝景云和六合剑石松龄就分坐在上首榻上。

屋中几人,看到掀帘而入的这一对壁人,不觉呆得一呆!

石松龄含笑道:“英儿、淇儿,你们来的正好,快过来见过几位伯泊。”

祝琪芬抢着道:“干爹,女儿都认识。”话声一落,口中叫了声:爹。”

翩然朝祝景云奔了过去。

祝景云一把楼着他女儿,笑道:“这丫头完全给盟主娇纵惯了,当着这许多伯伯面前,一点规矩也没有。”

这时石中英也跟着走到石松龄身边,垂手同立。

石松龄含笑道:“这是小儿中英,十年前失足落水,蒙一位采葯的老人救起,幸得不死,前天才回来。”

接着替他一一引见了在坐诸人,坐在榻上右首,身穿银白长袍,黑须飘胸,丰神脱俗的是华山派掌门人祝景云。

这人不用爹引见,石中英认得出来,他小时候对祝伯伯的印象极深。

第二人是中等身材,年纪不过五旬,已是满脸皱纹,但一双眼睛开合之间,却是精光四射的老者,是八卦掌门人高翔生。

第三人身材矮瘦,面红似火的是百步神拳邓锡侯。

第四个头椎道辔,一身灰布道装的老道人,是崂山风云子赵玄极。

第五个两鬓花白,面如重枣的老者,是倥侗派掌门人蓝纯青。

石中英随着乃父引见,一一施礼。

风云子赵玄极呵呵笑道:“恭喜盟主,公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祝景云含笑道:“中英,你还记得祝伯伯么?”

石中英恭敬的道:“祝伯伯从小疼爱小侄,小侄怎会忘记?”

祝景云一双炯炯目光,只是打量着石中英,不住的点头道:“不错,你小时候就聪颖过人,长大了,果然一表人才,不愧是将门之子。”

高翔生大笑道:“盟主外号六合剑,剑弥六合,武林无出其右,盟主的公子,自该称为小六合剑!”

百步神拳邓锡侯接口道:“小六合剑,不如称之为剑公子的好。”

“好!”风云子赵玄极附掌道:“好个剑公子,这名称既响亮,又妥切,哈哈,咱们几个做伯伯的,没拿见面礼来,就以这剑公子三字,奉赠公子吧!”

这真合了子随父贵,石中英一步江湖都未闯过,就得了“剑公子”的雅号。

石松龄连说“不敢”,一面接着道:“小儿初学剑术,怎能当得如此称谓?”

邓锡侯道:“公子家学渊源,不出数年,定可崭露头角,撇开石兄身为武林盟主不说,令尊以剑名世。公子还错得了么,这剑公子三字,实非公子莫属。”

祝淇芬一双盈盈秋波,瞟着石中英,面有喜色,漾起两个小酒窝,说道:“爹、邓伯伯替大哥取了剑公子三字,这外号真好听,那么女儿呢?女儿是干爹的干女儿,自然也该叫剑什么才对呀?”

祝景云大笑道:“你这丫头,方才爹说你彼盟主娇纵惯了,这话没错吧?外号是要武林大家公认的、你怎的自己讨起封来了?剑什么?你叫剑丫头,只怕还不配呢!”

祝琪芬小嘴一顺、不依道:“爹,我不来啦!”

石松龄一手持须,含笑道:“对了,滇儿,你前些日子,缠着干爹,要学‘六合剑法’。干爹只教了你几手,就没时间再教,搁了下来,如今英儿回来了,干爹昨天已把剑谱交与英儿,你们兄妹正好一起练习。”

祝淇芬想昨天说过:“传媳不传女”的话来,一时粉脸蓦地飞起两片红霞,扭扭头道:“女儿才不想练啦!”

正说之间。只见屈总管屈长贵勿勿走入,躬身道:“启禀盟主,方才据报,长江龙门帮李帮主,距咱们庄子,已不到二里了。”

石松龄微微颔首,朝祝景云相视一笑,站起身道,“诸位请坐,兄弟去去就来。”

一面回头朝石中英道:“英儿,你在此陪几位伯父聊聊。”

举步朝外行去。屈长贵紧随盟主身后,亦步亦趋的跟去。

祝景云含笑朝石申英道:“贤侄,别老站着,你也坐下来。”

石中英道:“诸位伯父商前、小侄站着并不累。”

祝淇芬道:“大哥,爹叫你坐,你就坐下来咯,干爹不在,你就是主人了,别婆婆妈妈地好不?”

祝景云看了女儿一眼,笑道:“你该跟你大哥学学才是,你瞧,中英贤侄少年老成,有多斯文,谁像你,野的像脱缀野马。”

祝淇芬微娇道:“爹,你就是要称赞大哥,也别尽编排女儿呀。”

百步神拳邓锡侯笑道:“祝兄有这样一位如花似玉的千金,真是福气,兄弟倒觉得女孩子也不能太茬弱了,尤其咱们武林儿女,中帼犹胜须眉,与其茬弱,倒不如野一点的好。”

祝景云笑道:邓兄这么一说,这丫头就更振振有词了,女孩儿家,年纪大起来了,还是文静些的好,就拿中英贤侄来说,从前兄弟每次到石家庄来,一见到我,他就要从兄弟的膝盖上往肩头爬,现在你看文质彬彬,多有礼貌?”

石中英想儿时的情景,祝伯伯确是时常抱着自己坐在他膝盖上,但自己从未爬过祝泊伯的肩头。也许自己年纪小的时候爬过,只是事隔多年,已经想不起来了。

祝淇芬道:“爹喜欢大哥,又斯文、又有礼貌,那你就要大哥做你的女儿好了。”

她觉得这句话很好笑,不觉“唁”的笑出声来。

祝景云微微一笑道:“真是孩子话,你大哥怎能做为父的女儿;但他将来倒可以做为父的……

祝淇芬粉脸骤然一红,没待爹说下去,抢着说道:“爹这是要收大哥做徒弟了,这样就好,爹教大哥‘流云剑法’,女儿跟干爹学‘六合剑法’,我和大哥不是都可身兼两家之长么?”

她自然知道爹要说什么;但这一接口,就轻轻岔了过去。

祝景云一手拂着黑须,笑:“只要中英贤侄要学,爹还会不肯么?”

祝淇芬眼睛一亮,欣然道:“真的?”

祝景云笑道:“爹几时说了不算的?”

祝淇芬瞟了石中英一眼,喜孜孜的道:“大哥,爹答应传你‘流云剑法’了,其实,爹也没时间教你,这样吧,从明天起,我教你‘流云剑法’,你教我‘六合剑法’,咱们交换着练好了。”

华山“流云剑法”,石中英早就会了。他一直怀疑教自己华山派武学“流云剑法”和“穿云指”的那位“师父”,极可能就是祝伯伯,只是声音不对;但又不敢问,别说当着这许多人,就是只有祝伯伯一个人,他不敢问。

这是师父再三叮嘱的,自己练武一节,即使亲若父子,也不能吐露,不准多问,因为这是一件十分秘密的事。

为什么要守秘密呢?他就一无所知;但师父说的话,总是不会错的了,不然,他们这九位老人家,为什么要花十年工夫,教自己练各门各派的武功呢?

他心中想着,一面望望祝淇芬,红着脸道:“我才学了几招,还不如妹子呢,爹方才不是说过,要我们一起练习?等我学会了‘六合剑’,妹子再教我好了。”

祝淇芬道:“你不学‘流云剑法’,我也不学‘六合剑法’。”

只听走廊上传来石松龄的笑声,说道:“李兄难得光临,而且也来的正好,兄弟几位友好,正在书房里,大家约定了每年集会一次,趁机叙叙,盘桓上十天半月再走。”

另一个洪亮声音说道:“兄弟那能有这许多时间耽搁y

这不用说,自然是长江龙门帮帮主独角龙王李天衍了。

石松龄大笑道:“李兄既然来了,那可由不得李兄了,再说,咱们都已渐入老境,朋友愈来愈少,大家还能聚在一起,实在难能可贵之事。”

洪亮声音道:“盟主说的也是。”

两人话声渐近,屈长贵枪在前面,替两人掀起门帘。

石松龄走到门口,脚一停。抬抬手道:“李兄请。”

洪亮声音道:“自然盟主先请。”

石松龄爽朗的笑道:“李兄远来是客,何况还是第一次光临寒舍,请、请。”

门口出现一个高大人影,洪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兄弟有潜了”。举步跨入书房。

独角龙王李天衍,是长江流域首屈一指的龙门帮帮主。也可以说是南七省的总瓢把子,在江湖上,声望极隆,一言九鼎。

他一步跨进书房,自有他的气势,屋内坐着的几位掌门人,已经纷纷站起身来。

石中英打量来人,只见这位龙门帮主,年约六旬开外,高大身材,腰背微驼,生得眉如卧蚕,目若丹凤,鼻直口方,红脸苍髯,穿着一袭青缎长袍,虎步龙行,威仪慑人。

石松龄貌相清秀,举止安详,在先前众人之间,俨然是群龙之首,不失为武林盟主之尊;但如今和独角龙王李天衍走在一起,气魄、风度,全被人家所夺!

一个像八面威风的大将军!

一个只是落第的秀才罢了!

祝景云迎上一步,拱手道:“李帮主久违了。”

独角龙王巨目一抡,呵呵笑道:“原来祝、高二位护法。蓝掌门人,邓兄,赵道兄全在这里,盛会、盛会,哈哈,无怪主人非要兄弟盘桓些时日再走不可了。”

倥侗掌门蓝纯青含笑道:’李帮主第一次来,自该盘桓些时日再走了,连兄弟远处边唾的人,都要一年一次,兼程赶来呢!”

石松龄连连抬手道:“李兄请上坐。”

原来祝景云已让开了上首的坐位。

独角龙王李天衍如论江湖声望,并不在六合剑石松龄之下,他略为谦虚,就在上首宾位落坐,一面拱手道:“诸位老哥,都是一派掌教,这位子兄弟如何能坐?”

他口虽说如何能坐?其实早已坐了下去。

高翔生笑道:“这叫做后来者居上,咱们听说李帮主要来,早就虚左以待了。”

说话之时,一名青衣使女端上香茗。

独角龙王李天衍目光落到石中英的身上,不觉问道:这位小兄弟,是那一位的高足?”

石松龄忙道:“他是小儿中英。”一面喝道:“英儿还不快来见过李伯父?”

石中英走上一步,作了个长揖道:“小侄叩见李伯父。”

独角龙王还了一礼,洪笑道:“盟主令郎,果然是家学渊源,武林后起英华,一表人才,凌霄耸壑,他日不可限量。”

石松龄道:“李兄夸奖,小大愧不敢当。”

独角龙王正容道:“兄弟略诸鉴人之术,自信老眼还不昏花,令郎前程如锦,不出十年,定当名扬天下,雏风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重重疑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