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20章 救出盟主

作者:东方玉

石中英朝独眼龙遁走的地上一指。冷然道:“姑娘是许傅经门下女弟子,自然知道厅中的机关埋伏,请你把这处地窖入口,打了开来。”

绿珠在他锋利的胁迫之下,不敢再说一个“不”字,低着头,默默的数着方砖,一手撩起长裙下摆,露出一双红菱般纤纤弓鞋。

难怪从前的女子,长裙曳地,连弓鞋都不让人看到,原来那小小、尖尖、翘翘,而又刺绣精致的弓鞋,和现在的迷你裙一样,男人看了会眼花镣乱!

当然,迷你裙愈短愈妙,弓鞋也愈小,愈翘、愈妙,时代不同,审美观点各异,但发人逻思,迷你则一也。

她弓鞋尖儿,着意的,卖弄的,轻俏的在花砖上连点。

石中英目不转睛的看着,渐渐有些眼花综乱,只觉她点的重复迅快而复杂,根本记不清楚。

也许她是故意如此,不让石中英看清,因为她在花砖上点得像舞蹈;但独眼龙遁走之时,并没有这么复杂。

随着绿珠弓鞋一阵点动,花砖地上,果然缓缓裂开数尺见方一个黑越越的窟窿,一道石级,斜斜的往下延伸。

绿珠抬头看了石中英一眼,说道:“我已经把人口打开了。”

她居然并未逃走。

石中英颔首道:“很好,就请姑娘替在下带路。”

地窖既以机关操纵,里面说不定会有埋伏,石中英遇上了事情多了,江湖经验也随着老到。

绿珠没有说话,低着头,跨上窟窿,石中英紧跟她身后,拾级而下。

这时,西跨院一个小院落中,横空飞来一道人影,疾然堕地,现出一个身穿黑袍,左眼已瞎的白髯老人,独目炯炯,望着屋中,厉声喝道:“何巡主。”

原来他正是从花厅地道中遁走的独眼龙许博经,这座跨院,敢情是七步追魂何东山的住所!

果然,独眼龙喝声甫落,屋内响起何东山的声音应道:“属下在。”

随着话声,何东山耸着双肩,满头大汗的从屋中疾奔而出,一眼看到独眼龙,连连躬腰道:“劳动副座亲来,属下如何敢当?许副座已把姓石的小子拿下了?”

独眼龙独目之中,射出凌厉冷森的目光,直往何东山,沉声道:“你解葯呢?”

何东山举袖拭了把汗水,啼啼道:“属下该死,属下放在枕头底下一瓶解葯……”

他望望独眼龙,竟然不敢说下去。

独眼龙厉声道:“解葯怎么了?”

何东山脸上汗水直淌,低头道:“不见了。”

“什么?”

独眼龙暴喝一声,左手已经随着扬起,但他忍了下去,问道:“你放在枕下,怎会不见了?”

何东山道:“属下就是因为解葯配制不易,平时不敢放在身上,怕万一遗失……”

独眼龙一条右臂,虽已运功闭穴,但山无法持久,闻言不觉截着他的话头,喝道:“你还不快去找找看?”

何东山望着他苦笑道:“属下全找过了,一点影子也没有,据属下看来,八成是被人取走了。”

话声未落,突听屋檐上有人接口笑道:“是兄弟我……”

那是鬼彤子夏子清的声音。

独眼龙修地抬起头来,怒声道:“夏老弟这是什么意思?”他目光一抬,夏子清就站在屋檐上,手中果然拿着一个小瓶,笑嘻嘻的道:“兄弟只是和何兄开开玩笑的。”

独眼龙已经意识到书非偶然,心头不觉大怒,厉声喝道:“拿来。”

身形霍地拔起,快如离弦之箭,夏子清扑去!

夏子清依然站着没动,但就在独眼龙纵起的同时,突然从暗处飞起一道黑影,现出一大一小两圈寒光,快逾掣电,横扫过来。

独眼龙身起半空,无处闪避,但他一眼认出这一大一小两圈寒光,正是双环将任公侠的钢环,百忙中功凝左臂,挥手一掌,疾拍而出,口中喘道:“任公侠,你敢暗算本座。”

他这一掌含怒出手,一股奇猛掌风,发如奔雷,撞在双环之上,挣然有声。

匕袭而来的双环将任公侠双环吃掌风一震,借势朝斜刺里飞掠出去,但独眼龙也因这一开口,身形跟着往下疾落,他身形甫落,又是一阵旋风,贴地滚来,两柄钩形精虹,闪电朝双足研到。

不用说,穿山甲钟仲豪了!

独眼龙几乎气炸了心,猛一提气,身子离地拔起数尺,双足连环踢出。

穿山甲钟仲豪一招不中,身子一昂,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独眼龙并未追击,只是在庭中站停,厉声道:“你们都反了不成?”

“哈哈!”

一声洪亮的大笑,接道:“许傅经,反的应该是你!”

此人声若洪钟,正是今晚轮值头关的黑虎神关长胜。

独眼龙眼看下四大巡主全已叛变,心头不禁微微一凛!

这一情形,已极明显,四大巡主的忽然叛变,不用说是受了鬼影子夏子清的煽动!自己右手如不被何东山练子镖划破,纵然他们五人合击,也未必奈何得了自己。

心念一动,不由嘿嘿冷笑道:“你门大概是受人煽动,才敢心生离叛,袭击本座,须知本教教规森严,对付叛教之人,该当如何;诸位心里一定清楚,本座看在咱门同事多年的份上,诸位只是一时受愚,这点本座可以不予计较,你们只要把夏子清老匹夫给我拿下,今晚之事,就可一笔勾销。”

因他解葯在夏子清手上,非先把此人拿下不可。

夏子清依然站在屋檐上,道:“许老哥这不是冤枉人么?兄弟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

独眼龙厉声道:“你是奉谁之命?”

只听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接口道:“是副教主的玄女令,你许傅经叛教有据,着即拿下。”

独眼龙心头一震,猛一抬头,厉喘道:“原来是你姓桑的老虔婆和许某作对,很好,许某主持龙颈拗,不受副教主玄女令节制,你要夏子清煽动四大巡主,叛教犯上,咱们到总坛评理去。”

南首屋脊上,出了三个人影,那正是彩衣姥姥桑大娘和高素贞、常慧三人。

桑姥姥手持鸩头杖,呷呷笑道:“不用了,老婆子来的时候,副教主曾有交代,你如敢违抗玄女令,就可当场格杀勿论。”

独眼龙自然知道今晚之局,自己断难讨得便宜,口中暴喝一声:“老虔婆,你能对本座怎样?”

暴喝声中,人已冲天扑起,挥手一掌,朝桑姥姥迎面击去,不,他只是虚晃一招,身子在半空中一个急旋,突然朝北飞去。

桑姥姥冷笑一声,凝立不动。

就在此时,北首屋脊上,忽然飞起一条灰色人影,一式“黄鹊冲霄”迎着独眼龙凌空撞去。

不,此人身形扑起,双掌骤发,朝独眼龙身前击到。

这一下有如惊鸿一瞥,势道既猛而快,独眼龙发觉拦袭自己的是鬼影子夏子清,急急发掌迎拒,怎奈右臂毒发,运气封住穴道,只有一只左手可以应敌。

两条人影凌空一接,发出“蓬”然一声巨响,半空中卷起一“阵狂飓。

夏子清这一击显然占了上风,他外号鬼影子,以轻功擅胜,一道人影,闪电般斜飞出去,独眼龙吃他双学一震,再也提不住气,身子疾然直落。

这小院中,地方不大,四大巡主早已各占方位,等候着他。

独眼龙身形方落,黑虎神关长胜暴喝一声,身形横闪而出,抡掌便击,掌风盈耳,直叩脑门。

独眼龙一声不作,反臂劈出一掌,双足疾点,挺腰一窜,直向院门冲去。

七步追魂何东山手上没有练子镖,从旁掠出,追踪一拳,未曾击中。

但听屋上一声朗笑,夏子清双爪如钩,当头直扑而下、双环将任公侠在左,穿山甲钟仲豪在右,一个双环摆动,一个双钩如剪,齐齐向独眼龙身前截来。

独眼龙急急交进,独目之中,凶芒暴射,狂吼一声:“本座和你们拼了。”

身形转若舵螺,左臂抢动,上下抡舞,接连劈出,双足也同时连环飞踢,刹那之间,学风澎湃:人影交织,钩光环影,划出凌厉啸风。

俗语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独眼龙武功再高,总究只有一只左手可以应敌,此时处身在五大高手环攻之下,兵刃掌力,交直抢攻,除了往复窜避,那有还手之力。

片刻工夫下来,已是汗流侠背,气喘如牛,要想突围而出,更是走如登天。

这一场恶斗,当真异常激烈,独眼龙竭尽所能,勉强支持了八九十个回合,心知再打下去,定然凶多吉少,一面游走,趋避五人攻势,心中却暗思如何脱身之计。

但五人联手,在声势上,固然极盛,只是这院落之中,地方不大,如果你有两个人动手,自可各展所长,如今五个人像走马的”j般,围着一人出手,挤来挤去,也自然碍手碍脚。

这五个人都算得江湖上的高手之列,这道理谁都明白,但因桑姥姥站在上面督阵,谁能把独眼龙制住,谁就是头功,为了争功,谁也不肯让谁。

这却是便宜了独眼龙,稍可获得喘息,再也顾不得右臂运功封穴,闭住剧毒,右腕奋力一扣,袖角忽地反卷过来,立将钟仲豪的虎头钩缠住,左掌电掣击出。

钟仲豪一只虎头钩被对方给缠住,身不由己朝前一倾,正好迎着劈来的一掌,右手虎头钩接应不及,心头一惊,一时之间,只得左手五指一松,放弃被卷住的虎头钩,身形一仰,往后疾退。

独眼龙迅快接钩在手,“当、当”两声,封开双环将任公侠的日月双环,脚尖一点,直拔而上,朝桑姥姥扑去,口中厉声喝道:“老虔婆,现在该咱们分分高低了。”

人随声到,钩随人发,一道钩形精光,如匹练般横扫过去:他心中对桑姥姥怨毒极深,纵然平日很少使用兵刃;但因修为功深,这一钩在他全力施为之下,森寒剑气,随钧暴长,势道之盛,非同小可。

桑姥姥倒也不敢小觑他,鸩头杖护身,身形倏然引退。

独眼龙足尖落到屋瓦之上,只见他满面俱是狞色,独目之中,更充满了杀机,虎头钩一指,狂笑道:“老虔婆,你怎么不敢和本座动手?”

足尖一点,身形再次扑起,虎头钩一招“直破天门”,笔直劈古。

桑姥姥白发飞飘,冷哼一声,鸩头杖一振,抖起海碗大一个杖花,迎钩而出。

钩、杖交击,响起了”哈”的一声金铁狂震!

震声甫起,独眼龙突然引吭长啸,一道入账斜飞而起,矫若神龙,随着啸声,划空飞去!

原来他早就存了退走之心,只是在五大高手围攻之下,一时无法脱身,就算脱出围攻,桑姥姥虎视眈眈,守在屋上,也不容他逃走。

因此一上来,就故意激怒桑姥姥,这一招攻势虽猛,实则早已存心退走,因此借她鸩头杖迎击之势,趁机飞掠而起。

桑姥姥不防独眼龙突然不战而退,自己这一杖,无异送他成行,眼看独眼龙一下飞掠出去十数丈外,心头更是怒不可遏,顿足道:“好个狡狯的老贼!追!”

身形破空掠起衔尾追去。

独眼龙啸声摇曳,去势如电,但飞掠到十数丈远近,突然啸声乍歇,一个人在空中连翻着筋斗,垂直跌落下来,砰然一声,堕落地上,虎头钩随着脱手。

原来他右手中毒之后,本来运功封闭穴道,不让剧毒之行,但方才一时情急,使用右手衣袖卷住钟仲豪虎头钩,功贯衣袖,封住的穴道,只好暂时放开,虽然夺下虎头钩之后,又及时封穴,剧毒自然也随着渗开,何况他力拼桑姥姥的两招,都是使出十二威力道,自然加速了剧毒发作。

其实,何东山外号七步追魂,中了他的练子镍,七步之内,剧毒就会发作,独眼龙能够支持了半个时辰以上,完全仗着他数十年修为,内功精纯,才能运气闭穴,剧毒始终被封在右臂之中,一直没有发作。

剧毒不发则已,一经发作,功力再高;也无法抗拒,此时独眼龙跌落地上,神志渐渐迷失,但他总究武功非凡,虽是垂死挣扎,依然连滚带爬,双手在地上乱抓,庭院地上,都铺着青石板,经他手指抓过之处,石屑纷飞,石板上,留下了无数指痕。

桑姥姥跟踪赶到,眼看独眼龙剧毒业已发作,但她还是放心不下,伸手一指,点了他死穴。

这时鬼影子夏子清、黑虎神关长胜、双环将任公侠、七步追魂何东山、穿山甲钟仲豪,以及高素贞、常慧等人,也相继赶到。

桑姥姥一指扑卧地上,寂然不动的独眼龙尸体,说道:“叛教逆徒,业已伏诛,这是诸位的功劳,老身此时立即把许傅经叛教经过,面向教主禀陈,关于姓石的小子,进入禁室一事,夏子清有教主指示的机宜,暂时可由夏子清主持。”

夏子清躬身道:“属下敬进老护法令示。”

桑姥姥回顾高素贞、常慧两人一干比说道:“素丫头、慧丫头,咱们走。”

当先提杖行去。

高素贞、常慧随她身后离去,但赏慧心头,却不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救出盟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