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21章 又是诡计

作者:东方玉

石松龄听到“江老七”三字,双目精芒暴射,直注蓝纯青,大笑道:“江老七是石某唯一知己,他说的话,石某自然深信得过。”

蓝纯青微微一笑道:“这样就好;江老七也是兄弟的知交,阁下现在应该信任兄弟了吧,只不知七年前你如何为贼党持劫的,是否还想得起来呢?”

石松龄睁大双目问道:“什么?蓝兄是说兄弟真的被贼党囚禁了七年之久了?——

蓝纯青点头道:“不错,石盟主失踪整整已有七个年头了。”

石松龄叹息一声道:“兄弟方才醒来,恍如昨日,真想不到已有七年岁月,唉,直到如今,兄弟还想不起当日贼党如何做的手脚……”

石中英听蓝纯青的口气,好像他已是自己父亲无疑,不觉望望蓝纯青,问道:“老前辈……”

蓝纯青点点头道:“不错,他确是石盟主,恭喜老弟父子重逢,快上去相见吧!”

高翔生早已听出苗头,手掌连拍,解开了石松龄四肢穴道,含笑道:“兄弟得罪之处,石盟主多多原谅。”

石中英但觉心头一阵激动,扑的跪了下去,说道:“爹,果然是你老人家。”

石松龄听的猛然一震,双目神光暴射,直向石中英投来,惊异的道:“你是中英?你……怎么不在巡谷了?”

石中英道:“十年了,师父要孩儿下山的。”

石松龄口中“啊”了一声。

就在此时,只听一声洪亮的佛号,传了进来:“阿弥陀佛,蓝掌门人,高掌门人久违了,不知还认得贫衲否?”

话声未落,一个须发花白,长须披肩的老人,己从门口走了进来,他目光一瞥,看到石松龄,更是惊异,讶然道:“石盟主也在这里!”

石松龄一手拉起石中英,人也随着站起,凝目道:“这位如何称呼?恕石某眼拙。”

长发老人奇道:“这就奇了,你们都不认识贫钠难道贫钠貌相改变了不成?”

蓝纯青听他口气,不但是个和尚,而且还是和大家很熟悉的和尚;但怎么也想不起此人是谁?心头忽然一动,转脸朝石中英道:“石老弟,你把洗容葯丸取出来,借给这位老师父一用。”

长发老人摸了摸脸,说道:“蓝掌门人认为贫衲被人易了容么?”

蓝纯青点头道:“大师说对了,二位不但被乾坤教贼党迷失本性,封闭住几处主要经穴,而且还易容改名,在名册上写是陆天仁、岳义泰,若非石老弟精擅易容之术,连石盟主都认不出来呢,大师脸上,自然也被他们易过容了。”

在他说话之时,石中英已经取出一颗龙眼大的洗容葯丸,双手递过。

长发老人道:“这么说,贫衲当真没人认得出来了?”

他伸手接过洗容葯丸,问了用法,然后把葯丸在掌心滚动,朝脸上一阵拭抹。

果然,他本来黝黑的脸上,渐见白净,露出卧蚕长眉,丹风细目,经他双掌再一用劲,把拂胸长髯,垂肩氏发,如刀一般,随手而落,额上出同时露出两行戒疤。

石松龄目光一注,道:“会是弘善大师。”

弘善大师,乃是少林罗汉堂住持。

少林寺清规极严,寺中僧侣,不准涉足江湖,只有罗汉堂是对外的,它职司的,就是负责和江湖各大门派的联络个宜。

蓝纯青乍睹弘善大师,不由的微微一怔,道:“大师遭贼党劫持,大概也有七年了,无怪七年前……”

忽然住口不言。

弘善大师听出蓝纯青的口气,合十一礼道:“七年前,贫钠如何?蓝掌门人但请直说。”

蓝纯青道:“如今想来,七年前,大师在铜陵罗汉庵坐化,自然是贼党故意制造的了。”

弘善大师喟然一汉道:“贫袖当时是晋谒石盟主之后,携有‘护剑会’第二个计划,返回敝寺,不料中途着了贼人的道,他们居然假扮贫衲,在罗汉庵坐化,这么一来,敝寺当然不再查安贫衲下落了。”

高翔生怒哼道:“这些贼党,手段果然恶毒的很!”

石松龄道:“兄弟这第二个计划的构想,原是希望联合几个黑道人物,使他们也参加’护剑会’,这佯,可以釜底抽薪,减少江湖作乱力量,此事当时蓝兄弟和学门人也曾提过,可惜兄弟和大师相继落入贼党手中,此一计划,也在无形之中,成了泡影……”

蓝纯青听的点了点头。

石松龄口中“哦”了一声,目视蓝纯青又道:“这次蓝兄诸位,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

蓝纯青道:“此事说来话长,唉,兄弟和高掌门人,赵掌门人,邓老哥全是龙颈圳禁窟的囚犯,是石老弟深入虎穴,才把咱门放出来的,这段经过,等咱们出去了,由石老弟来说吧!”

赵玄极,邓锡侯二人,就守在石室门口,眼看陆天仁、岳义泰,竞是盟主石松龄,和已经坐化了七年之久的少林寺罗汉堂的住持弘善大师,深感惊异。

赵玄极大笑道:“石盟主失踪多年,果然是被囚禁于此。”

石松龄慌忙跨上一步,双手抱拳道:“赵兄、邓兄请了,兄弟能和诸位见面,真是第二世为人了。”

弘善大师合十道:“阿弥陀佛,江湖上人,都已知道贫衲在七年前去见我佛,这次重出江湖,才是真正的二世为人呢。”

高翔生笑道:“那倒不然,大师可以对人说刚从西土回来的就是了。”

孟双双悄悄走近石中英身边,问道:“白哥哥,这二位是谁呢?”

石中英引着孟双双,走到父亲面前,说道:“这是家父,这位是少林高僧弘善大师。”

孟双双颊飞红,低低的道:“白哥哥,你的爹爹,我叫什么呢?”

蓝纯青忙道:“石盟主,这位是九里龙孟家粱的盂公主,也是被贼党掳来的人。”一面含笑向孟双双说道:“这位是石盟主,盂公主和石老弟相识,依汉人的礼节,公主就称一声伯父好了。”

盂双双福了福,恭敬的叫了声:“石伯父。”

石松龄看了孟双双虽是一身苗装,人却生得如花一般,不但说得一口流利汉语,和石中英形迹亲呢,心中已然有了几分谱儿.这就含笑道:“孟公主,不可多礼。”

孟双双又朝弘善大师福了福道:“弟子见过老师父。”

弘善大师也连连合十还礼道:“阿弥陀佛,盂公主秀外慧中,福慧双修,我佛如来,一定会保佑你的。”

石中英一掌推开吴管事的穴道,说道:“你好好在前面带路,咱们出去了。”

吴管事一眼看到石松龄,不禁心头一凛,脸露惊异,慌忙躬下身去,惶恐说道:“属下参见教主,属下该死,不知教主法驾莅临……”

石松龄道:“你说什么?谁是教主?”

蓝纯青道:“原来石盟主还不知道,他们乾坤教教主,就是石盟主。”

石松龄凛然道:“会有这等事,贼党居然利用石某之名,在江湖招摇!”

吴管事心头万分疑惑,望望石松龄,奇道:“咱们教主明明就是石盟主。”

高翔生道:“少说废话,还不快在前面引路。”

吴管事不敢再说,从孟双双手中接过灯笼,领着众人,走出用道,走到那问休息室,脚下一停,陪笑道:“诸位大侠,是否请到里面稍息?”

石松龄目光一转,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吴管事恭谨的道:“这里是禁堂石室,在下只是管理石室的人,出了前面这道铁门,就不是在下管理的范围了。”

石松龄道:“那是由什么人管理了?”

吴管事道:“这里整个地区,叫做龙颈拗,是由副总巡主许博经坐镇,手下辖有四位巡主,分日夜两班,守护三道关卡。”

石松龄略作沉吟,回头朝蓝纯青道:“既然如此,咱们不妨在这里暂息,先了解一下情况,再作计较,蓝兄意下如何?”

蓝纯青道:“石盟主说的极是,目前只有石老弟一人,是从外面进来的,大家正该先听听他此行经过。”

说话之间,大家相继走人。

石室中地方虽然不大,一共也有七八张椅子,大家落坐之后,先由蓝纯青把贼党假冒石盟主,从石家庄一直说到如何协助龙门帮枚平贼党,如何在赶回石家庄之时,为贼党所乘,同行几人悉数被擒,约略说了一个大概。

石松龄一直凝神谛听,直待蓝纯青说完,才抬目问道:“蓝兄在龙门帮,目睹假冒兄弟的贼人,自碎天灵而死;但诸位回到石家庄之时,那个和蓝兄动手的青衣人,极可能是假冒兄弟的贼人,那么在龙门帮死的,大概是他的替身了?”

蓝纯青道:“不错,也许当时只是他故弄狡猾,使的是金蝉脱壳之计。”

石松龄沉吟道:“此人能把兄弟一举一动,模仿到维妙维比倒是不可忽视之事,晤,方才吴管事说乾坤教教主就是兄弟,看来仍然是此人在作恶了!”

蓝纯青道:“兄弟也是如此看法,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利用盟主名义,纵然各大门派不至轻易相信,但淆惑江湖人心,影响所及,仍然极大。”

石松龄不住的点头,接着向石中英问道:“中英,你呢?你从龙门帮赶回石家庄去的,怎会找到这里来的?”

石中英就把自己和左月娇赶回石家庄说起,如何在妹子房中,捡到一支鬼母箭,一路找到九里龙,如何在天龙山谷中发现玄衣女,一直说到身中蛊毒,如何由常慧暗中协助,离开罗家山,假扮夏子清,找到龙颈拗详细说了一遍。

蓝纯青惊异道:“玄衣女封七娘,会是他们副教主!”

赵玄极道:“是啊,封七娘是阴山门下,阴山派一向很少和武林中人往来,介乎正邪之间,想不到会和贼党伉湿一气,她居然当上了副教主。”

石松龄凝重的道:“也由此可见乾坤教网罗不少异派中人,纵然尚未公开,但声势却着实不小。”说到此处,目光转到了石中英身上,问道:“中英,你知道出路么?”

石中英道:“孩儿进来之时,一路曾留上暗记,但不知启闭的机关所在?以孩儿推想,这里的人,必然另有通路,还是要吴管事带路的好。”

石松龄颔首道:“好,那就请吴管事领路。”

随着话声,已经站起身来。

高翔生叱道:“石盟主要你带路,你还不快走?”

吴管事不敢违拗,一手执着灯宠,走在前面领路。

石中英紧随吴管事,监视他的行动,石松龄,蓝纯青等人,朝一条狭小的甬道上行去。

石中英问道:“我问你,这条用道,通向何处?”

吴管事道:“后院……”

说话之时,已经转了两个弯,前面出现一条横贯的雨道,只要看那条用道,较为宽阔,似是主要道路。

吴管事堪堪横贯的雨道,突闻一声狂喝,一股强猛绝沦的掌风,从横里劈撞过来。

吴管事口中“啊”了一声,对方另一个人,一记钢刀破在石壁上,划起一串火星。

百步神拳邓锡侯大吼一声,身形朝左闪,但他右手一抬,手中灯笼却迎着掌风挥去。

他明知地底甬道,暗无天日,灯笼一旦熄灭就会伸手不见五指,他这一挥出灯笼,自然是有意如此,掌风来势极猛,就算他灯笼不顺势挥出,同样也会被掌风扑灭,挥出去,当然扑灭的更快。

但就在吴管事灯笼挥出之时,石中英冷笑道:“吴管事,你大概想溜吧?”

左手一探,已经抓住他的后领,右手横臂一掌,迎着向右击去,他出手虽然缓了一步,但从古首袭来的强猛学风,却被他悉数拦了下来!

两股掌力,骤然一接,发出莲的一声闷响,旋风潮涌;向右首甬道中倒灌回去。

偷袭的那人,敢情发觉石中英这一记掌力,势道比他更为强猛,早已闪身避开,是以不闻丝毫声息。

灯光乍熄,甬道间登时一片漆黑。

吴管事被石中英抓住后领,心头又惊又怕,大声求饶道:“石少侠饶命,在下不敢……不敢……”

在此同时,突听走在最后的赵玄极、邓锡侯同时呼起了两声叱喝,紧接着但闻拳掌带起了呼呼风响,夹道问暗劲激荡,想是两人已和对方展开了全力的搏斗。

只要听那拳劲掌风,带起的威势,就可知道对方两人,必然都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

黑暗之中,高翔生洪笑道:“好家伙,居然敢对咱们袭击,大家上哇!先把这些毛贼清除了再说。”

蓝纯青喝道:“高兄,地道黑暗,咱们不可自乱阵脚。”

石中英在他门说话之时,右手已从怀中取出火筒,嚏的一声、火光才亮,一股强劲绝沦的掌风,已经直撞过来,火光一亮即熄!

石中英早已留神戒备,突然左手一招,使出“接引神功”,把那股掌力,朝左首雨道中引去,右手同时回臂拍出一掌。

对方那人一掌出手,本待闪向一侧,突觉自己拍出的掌力,遇上了一股极强吸力,像潮水一般,朝前冲去,一时身不由己,跟着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又是诡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