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22章 以寡敌众

作者:东方玉

  石中英道:“阁下一再假冒家父,今日遇上了,岂能容你轻易退走?”

  他话声甫落,但见人影一闪,两个头戴黑色软帽,身穿黑色劲装的年轻人,同时一

掠而出,躬身道:“副教主请退;这小子交给属下办吧!”

  随着话声,人已越过冷副教主,挡住了石中英。

  这两人戴着一样的软帽,穿着一样的黑色劲装,腰束一条大红阔带,手中也执着一

样的兵刃,两柄黯无光亮,又狭又长的黑剑,在他们抢着掠出之际,也同时扬起了手中

的长剑,一左一右,指向石中英的前胸。

  冷副教主在两人掠出之时,身形轻轻一晃,快的有如一片流云往后飞退,眨眼睛,

已经到了林下。

  石中英双已寒光电射,冷喝一声道:“你想逃!”

  他根本不理会两个黑衣汉子刺来的长剑,身子微侧,施出魔教五遁身法——“金

遁”,以快速灵巧的身法,从两剑之间,穿了过去,右手扬处,五指直竖如刀,朝冷副

教主后心遥遥劈去。

  他这一掌,使的是“魔劫神力”一掌出手,一股强劲掌力,锐利如锋,嘶然有声,

好像连天空间的空气,都被他掌风剖了开来一般!

  冷副教主出身少林(他使的身法,掌法,都是少林嫡传)一身武功,已臻上乘,虽

在退后之际,仍然保持着极高的瞥觉。

  耳听石中英喝声甫出,身后就响起一声细长的“嘶”声,声音才一入耳,就已迫近

身后,心头猛然一凛!

  他吃过石中英“魔劫神刀”的亏,一时无暇多想,更顾不得副教主的尊严,身子朝

地上急扑而下,一个“懒驴打滚”,向旁滚出。

  但听“喀…‘喀”两声,首当其冲的两棵比海腕还祖的高大松树,被石中英掌风扫

过,一齐断为两截。

  冷副教主看得暗暗惊异不止,心想:“这小子武功果然又精进了许多!”

  从两个黑衣汉子并肩掠出,到石中英发掌绞断两棵松树,前后也不过是眨眼工夫之

事。

  那两个黑衣汉子剑势落空,突然一个箭步,欺身而上,如逞凄随形,紧随石中英身

后,两柄狭长黑剑,又同时递出,分向“笑腰穴’刺来。

  石中英疾然转过身去,双掌齐朝剑身拍去。他目前的功力,已经到了形影合一之境,

不须运气行功,只要随意出手,真力依然随之而发,他双掌朝刺来的剑身拍去,立时有

两股无形潜力,应掌而生,朝剑身撞去。

  两个黑衣汉子却也异常机警,就在石中英转身发掌之时,不发一言,两柄狭长黑剑,

突然招式转变,忽刺忽劈,攻出三剑,势道极为凌厉。

  石中英挥手一掌,划起一片啸风,挡住了两个汉子的攻势,喝道:“你们二人,不

是石某对手,石某不想伤人,你们快退下去吧!”

  冷副教主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笑道:“小子,你等着瞧吧!”

  石中英听出他笑声有些异处,心中不觉一动,暗道:“莫非这笑声是他们某一行动

的暗号不成?”

  心念方动,果见当前两个黑衣汉子忽然长剑一收,后退数步。

  在这同时,四面松林间同时跃出二十来个一式头贼软帽,身穿黑衣,手执狭长黑剑

的年轻汉子。

  他们迅快的散布开来,十二个人远远围成一圈,把石中英。蓝纯青等四人团团围了

起来。

  其余还有八个人,则分别站在外围,手捧长剑,凝立不动。

  蓝纯青看出这些入服饰有异,手中长剑,又灰黯无光,分明淬过剧毒,不禁暗暗皱

了下眉。

  这情形,已经十分明显,玄衣女和彩衣姥姥,一边截断自己退路,一边拦住了自己

去路,但她们都不会亲自出手,连假扮石盟主的老贼冷副教主都已退了下去。

  足见对方列出来的这座圆形剑阵,必然十分厉害,而自己四人之中,有三个没有兵

刃,只有石中英一人身上有剑,这一场搏斗,以徒手对毒剑,自然极为艰险。

  要想赢得胜利,付出去的代价,也必然极为惨重,就是想突围而出,也难于登天,

他心念闪电一转,就低声道:“石老弟快退回来。”

  石中英退后数步,说道:“老前辈有何见教?”

  蓝纯青低声道:“贼势大盛,咱们应该集中力量,才不致为敌所乘。”

  石中英道:“但请老前辈吩咐。”

  蓝纯青道:“咱们四人,只有老弟一人身上有剑,可站在正面方位。”

  目光一惊高翔生、盂双双,接道:“高兄和孟公主请分守左右两翼,兄弟在后接应,

咱们人手不多,不可先行出手。”

  高翔生道:“蓝兄之意,咱们是采守势?”

  蓝纯青道:“不错,咱们以寡敌众,自以采取守势较妥。”

  高翔生道:“兄弟之意,咱们应该在对方阵尚未列成之前,抢先发难,才有杀出重

围的希望。”

  蓝纯青道:“不可,咱们一旦分散力量,就很难冲得出去。”

  高翔生内心似是不以为然,但没有再说。

  四人各自向外立,布成了四象方位。

  蓝纯青突然脱下长衫,双手连绞几绞,把一件长衫,绞成一条,凝神贯注,静待对

方发动。”

  高翔生是八封门掌门人,就是手中无剑,八封门有一套“八封游身掌”,是武林中

变化最多,身法最奇的掌功,也足可自保。

  四人之中,自然以孟双双的武功最弱,石中英回头低声道:“双双,你会不会使

剑?”

  孟双双从未和人正式动过手,心头又觉紧张,又觉兴奋,点点头,嫣然笑道:“我

自然会。”

  石中英取出盘璃剑,递了过去,说道:“你使这柄剑吧。”

  孟双双没有伸手去接,问道:“你呢?”

  石中英道:“我还用不着,你快接过去。”

  盂双双道:“这是软剑?”

  石中英道:“不错,你会不会使软鞭,就用软鞭的招法好了。”

  孟双双依言接过盘璃剑,点点头道:“我会,十八般兵刃,我都能使。”

  这边四人列阵以待,对方十二个黑色劲装汉子,也列成了一个圆阵,缓缓朝中间逼

来,走到距离一丈左右,一齐停步。

  他门原有二十个人,但八个站在后面,似是预备人员。

  双方面对严阵以待,谁也没有抢先出手。

  就在此时,但听冷副教主呵呵一笑,大声道:“石中英,在下有几句话要告诉你。”

  石中英沉声道:“你说。”

  冷副教主道:“你可知道本教教主是谁么?”

  石中英冷哼道:“你大概是说教主是在下家父,对吧?你们乾坤教一贯伎俩,以假

乱真,利用家父名义,妄图号召武林,这些诡计,施多了毫无价值可言。”

  冷副教主大笑道:“你错了。”

  石中英道:“石某如何错了?”

  冷副教主道:“在下两次假扮石盟主,都是奉教主之命行事,因为教主处理教务,

无暇兼顾盟主职务,才由在下暂代,老实说,在下处理的武林大事,每一件事都是秉承

教主指示行半……”

  石中英大喝道:“匹夫住口,家父早在十年前就洞悉你们这批不成气候的贼党,赫

赫慾动,才奔走江湖,筹组护剑会,维护武林正义,岂会担任你们乾坤教的教主?”

  冷副教主大笑道:“令尊失踪已有七年之久,如果不在本教担任教主,你说他会去

那里?”

  石中英怒哼道:“自然是你们以卑鄙无耻的手段,劫持了家父。”

  冷副教主哈哈大笑道:“石中英,令尊担任本教主,乃是千真万确之事,在下两次

奉命乔装令尊,均为你们识破,可见真者是真,假者是假,一个人是无法由他人来假冒

的,何况你深涪易容术,是真是假,也决瞒不过你,如若不信,在下可带你前往本教总

坛……”

  蓝纯青没待他说完,大声道:“石老弟,不可信此匹夫之言。”

  冷副教主道:“石中英,你身为人子,难道不想见见你失踪七年的父亲?”

  石中英道:“你肯轻易带我到总坛去么?”

  冷副教主笑道:“当然有条件,但此事最简单不过,蓝纯青。高翔生和孟家寨的这

位公主,原是为了在下奉命假扮教主,才故意让你救出去的,如今只要他们三人束手就

缚,在下就可领你去面见令尊。”

  石中英道:“办不到,在下没有找到家父以前,总有一天,会找上你们总坛去的,

再说,今日之局,你们也未必稳操胜算,等在下擒住了你谅你不给在下带路也未必由

你。”

  冷副教主微晒道:“石中英,今日之局,老实说,你们四人,已经陷入重重包围之

中,就算你有通天之能,也插翅难飞,只要在下一声令下,红带剑士‘化血剑阵’立可

发动,在下因你乃是教主哲嗣,才以好言相劝,在下给你一盏热茶工夫,你不妨和蓝掌

门人、高掌门人商世商量,再作决定。”

  石中英听的大怒,喝道:“在下觉得用不着商量了。”

  左手屈指轻弹,三缕指风,直向当前三个黑衣劲装大汉袭去。

  “化血剑阵”列成一个大圆圈,把四人围在中间,差不多就是三个人面对一个,石

中英弹出去的指风,就是袭向自己面前三人。(其实是对方五个人对付一个,但其中二

个是预备人员,站立在三人身后)

  这三个黑衣劲装汉子因没有冷副教主令发动,是以长剑当胸,凛立不动,对石中英

弹去的指风,竟然不闪不避,视若无睹。

  “钾……挣……”

  指风击中他们的“华盖穴”,居然睁然有声,那就像击中在钢板上一般!

  三个黑衣汉了凝立如故,只不过上身轻轻晃动了一下。

  这下直看得石中英变了脸色,以他此刻的功力,弹出去的指力,足可开碑裂石,但

击在这三个黑衣汉子身上,竟会丝毫无损!

  蓝纯青低声问道:“石老弟,你是否出手试了一下?”

  石中英点头道:“老前辈原来也看到了,晚辈弹出指风,他们居然会丝毫不觉。”

  蓝纯青道:“乾坤教名堂果然很多,看来这些人,阵势一经发动,确实不易对付,

据老朽猜想,他们身上,可能穿着特制的衣衫,或是衣衫里面,暗藏钢甲,才能刀剑不

入,暗器难伤。”

  石中英轻啊道:“有这等事?”

  蓝纯青道:“有一种蚊皮制成的衣靠,极为坚韧,可以刀枪不入,但蚊皮极为罕见,

不可多得,另外就是穿在里面的‘护穴甲’,那是用钢片穿缀而成,穿在身上,身护各

处大穴要害,同样剑敕难伤……”

  石中英道:“这么说,咱们岂不真要束手就擒了?”

  蓝纯青道:“那也不然,你那柄盘嫡剑,是斩金截玉的利器,足可说他们于死命,

另外还有两种打法,同样可以奏功。”

  石中英道:“老前辈说的,是什么打法?”

  蓝纯青道:“他们头戴黑色软帽,似是皮革所制,说不定是刀剑难伤的蚊皮,但蚊

皮难得,身上也许是铁甲,因此头部和全身,都不怕刀枪剑戟,咱们动手之时,第一,

可攻他们露在外面的五官,第二,是凭藉深厚内力,震伤他们内腑,他们纵有镜甲护身,

也无法抗拒。”

  石中英点头道:“老前辈说的是。”

  盂双双一手执着盘嫡剑,问道:“石哥哥,我呢?”

  石中英道:“我这柄剑,是丁大哥送给我的,斩金切玉,削铁如泥,你可以随便攻

他什么地方,不必攻头脸。”

  孟双双点着头,还没说话。

  只听冷副教主声音传了过来:“石中英,你们商量好了么?”

  蓝纯青低声道:“先发制人!”

  石中英突然大笑道:“咱们用不着商量。”

  话声出口,就施展“魔劫神刀”,一道凌厉锋锐的学风,去势如电,飞劈而出。

  中间那个黑衣劲装汉子骤不及防,自然无法躲闪,但听“莲”的一声,一个被震的

平空飞起,像稻草人一般,直摔出去一丈多远。

  石中英一掌劈出,身如飞隼疾然直欺过去,在对方身子还未飞起之前,右手一探,

已把对方手中一柄狭长黑剑,劈面夺了过来,人也随着飞回原地,转身把长剑朝高翔生

递去,口中急促的道:“老前辈快接住了。”

  就在石中英出手的同时,蓝纯青也突起发难,口中一声断喝欺身直上,右手一记

“直劈天门”,对着正面黑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以寡敌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