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23章 度厄金针

作者:东方玉

石中英暗自想道:“乾坤教在江湖上既然已经公开了身份,总坛所在,你门就是故作神秘,我也会找得到,目前形势,自己这边,一共只有四人,如今高掌门人被擒,真正能动手的,只有自己和蓝老前辈两个,可说人单势孤,还是先把高掌门人换回来再说。”心念闪电一转,点头道:“这么在下就听候封副教主的消息。”

玄衣女在面纱内转动了一下眼珠,说道:“本教总坛,不啻尤潭虎穴,你一个人,真的敢去么?”

石中英星目含光,朗笑声道:“乾坤教总坛,就算真是龙潭虎穴,在下说出来了,自然非去不可,何况贵教总坛,也未必真是龙潭虎穴。”

玄衣女在天龙山谷底,初见石中英之时,就已发觉这年轻人人品武功,迎非常人,心中不无遗憾!

因为凡是和乾坤教作对之人,都在剪除之例,因此发现自己女儿(封君萍)竟然爱上石中英,心头不禁又惊又怒,惊的是此个若给教主知这,女儿固然是死数,连自己也难免受到谜责,后来总算石中英因身中蛊毒在昏迷之中,被自己擒来,才算把这件事弥缝过去。

方才看他和大师姐动手的情形,这年轻人不过数日工夫,武动似乎又精进了许多,连大师姐部几乎难与为敌,此时再看他朗朗而言,眉宇之间,英气巡人,心中更是油生好感,觉得这年轻人委实不同凡响,君萍确是有眼光的,自己实在不该硬把女儿囚禁起来…

她看着石中英,不禁想的有些出神!

这真是合了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天下做母亲的人,没有不为自己女儿设想的。

蓝纯青道:“封副教主,咱们既然同意交换人质,该如何换法?”

玄衣女在出神之时,被他一说,虽然蒙了黑纱,也不禁有脸上微微一红,说道:“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咱们双方同时放人,蓝掌门人意下如何?”

她对石中英心存好感,遂有双方罢兵之意。

蓝纯青道:“好。”

玄衣女收回长剑,左手拂尘挂在她中指上,手指轻弹,发出两缕指风,朝高翔生穴上弹去。

她这是属于拂穴手法,高翔生受制穴道,登时松解。

玄衣女目光一注,冷冷的道:“你可以过去了。”

蓝纯青也在此时,一掌推开了冷副教主的穴道。

冷副教主舒展一下手脚,目光阴蛰,冷声道:“蓝纯青,错开今天,咱们这笔帐,总得连本带利找回来的。”

蓝纯青仰首大笑一声道:“很好,蓝某随时随地,恭候赐教。”话声一落:回头道:“高兄,石老弟,咱们走。”

突听彩衣姥姥沉喝一声:“慢点!”

蓝纯青脚下一停,问道:“桑姥姥还有什么见教?”

玄衣女道:“大师姐,让他们走吧!”

彩衣姥姥一指十三名红带剑士,说道:“这些人穴道受制,他们总该把穴道解开了再走。”

点穴手法,各门各派,各有秘传,不懂对方独门手法,不但无法解开受制穴道,一个不巧,往往解不成,反落得终身残废。

玄衣女自然懂得这个道理,这就点点头,一面朝蓝纯青道:“这些剑士穴道受制,解铃还须系铃人,蓝掌门人似乎该请石中英替他们解了穴道。”

石中英听得不觉一楞,说道:“他们并非在下出手所制。”

彩衣姥姥脸色一沉,冷说道:“不是你,还会是谁?”

石中英道:“这个在下如何知道?”

蓝纯青也一直以为十三名红带剑上,是石中英出手制住的,闻言也不禁深感意外,看了石中英一眼,问道:“这些人真的不是石老弟出手的么?”

石中英正容道:“真的不是晚辈,若是晚辈出的手,何用抵赖?”

蓝纯青诧异的道:“这就奇了。”

彩衣姥姥回过头去,吩咐道:“贞丫头,你过去看看。”

侍立她身后的高素贞躬身领命,走到一名红带剑士身边,仔细察看了一阵,玉腕一抬,伸出两个指头,从那剑士后颈,轻轻拔出一支锈花针粗细的软针;扬手说道:“回大师伯,是被金……”

她想说:“他们是金针定穴所制”,但底下的话,还未出口,那个红带剑士突然一声不作,“碰”然一声,扑倒在地上,立时气绝。

高素贞被他吓了一跳,俯身一探,失声道:“大师伯,他怎么死了。”

在场之人,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目光何等锐利?

高素贞话虽没有说完,但她拔下金针,纤手一扬之际,业己看清她手上拿着的是一支长仅寸半的金色软针,金针尾部,还穿着米粒大小一颗珍珠。

冷副教主骤睹此针,脸色不由大变!

“度厄金针!”

玄衣女同样变了脸色,但她黑纱蒙脸,旁人看不到她的脸色,只听她低喝一声道:“素贞,你退下来。”

高素贞出声应“是”,迅快的退下。

玄衣女朝蓝纯青一拾手道:“蓝掌门人,你们请吧。”

话声出口,身形飘飞而起,快若闪电,轻若飞絮,手起掌落,如拂如拍,转瞬之间,已把十二名红带剑士后颈上的“度厄金针”,一齐起下,接到掌心。

十二名剑士如梦初醒,活动了一下手脚,全都清醒过来。

玄衣女这一手,当真身法美妙,令人叹为观止。

蓝纯青看的暗暗点头,忖道:“此女武功之高,果然已得阴山派神髓,乾坤教拉拢了阴山派,实在是一件棘手之卒。”

心念转动,回头朝高翔生低低说了声:“高掌门人,咱们走吧!”

高翔生点点头。当下由蓝纯青,高翔生领先,孟双双走在中间,石中英断后,四人鱼贯离开万松坪。

玄衣女、彩衣姥姥果然任由他们离去,并未拦袭。

刚出峡谷,只见两条人影,从山径上相扶而来。

远远看去,其中一人,似是还负了重伤,由另一人扶持而行,因相距还远,看不清对方人影。

蓝纯青仰首向天,轻轻叹息一声道:“看来乾坤教果然高手如云,唉!石盟主不愧是独具慧眼,十年之前,已经洞瞩阴谋,只可惜还是迟了一步,羽翼已丰,已不是咱们区区几人,所能为力了!”

高翔生目中奇光闪动,问道:“兄弟当时未参与护剑会,但石盟主不是已和不少门派取得联络了么?”

蓝纯青低咽道:“那只是初步商谈而已,护剑会也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色i]见,石盟主失踪了几年,即使当时已有协议,也时过境迁,早成了陈迹……”

高翔生似是未信,正待开口!

只听石中英“咦”道:“那不是赵老前辈,邓老前辈么,怎么,邓老前辈还伤的不轻!”

蓝纯青哦了一声,急忙凝目瞧去。

这一阵工夫,山前两条人影,已经逐渐接近,那不是风云子赵玄极和百步神拳邓锡侯,还有谁来?

风云子身上道袍已有儿处碎裂,道舍散散,神情十分狼狈,右手握着长剑,左手扶着邓锡侯而行。

百步神拳邓锡侯脸色苍白,衣上血迹斑斑,少说也有七八处剑伤,似是失血过多,神态更是疲惫不堪。

蓝纯青吃惊的道:“他们果然也遇上了伏击。”

大家脚下一紧,赶快迎了上去。

风云子赵玄极一眼看到四人,不觉喜道:“好了、好了,总算大家又会合了。”

石中英飞掠到邓锡侯身边,伸手扶住,说道:“邓老前辈快坐下歇息。”

邓锡侯洪笑一声道:“老朽一条老命,差点断迭在一群贼子手里,能和大家见面,总算是第二世为人了。”

说话之间,石中英已扶着他在路旁一块山石上坐下,邓锡侯立即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蓝纯青道:“邓兄、赵兄遇上了什么人?可曾把那假冒弘善大师的贼人解决了吗?”

赵玄极道:“说来惭愧,咱们刚翻过山领,邓兄就在言语上和那贼秃发生了冲突,要他自己取下面具来,贼秃听了忽然引吭长啸,邓兄看出情形不对,就先下手为强,和那贼秃动上了手,唉,那贼秃不但身手极高,而且使的竟是少林嫡传武学。”

蓝纯青微微颔首,口中轻“晤”了一声。

赵玄极奇道:“怎么,蓝兄早已知道?”

蓝纯青道:“那假冒石盟主的冷飞云,出手也全是少林路数,此人头顶有明显的戒疤,自然原是僧人无疑了。”

赵玄极道:“不多一会,贼党果然大批赶到。”

高翔生道:“那是些什么人?”

赵玄极道:“是由鬼影子夏子清为首,都是由黑道中凶名久著的高手,有黑虎神关长胜、双环将任公侠、七步追魂何东山、穿山甲钟仲豪、和二十来名贼徒。”

石中英道:“他们就是龙颈助的四大巡王。”

高翔生关切的问道:“乾坤教大批后援赶到,你和邓兄强煞也只有两个人,如何应付得了?”

赵玄极唉了一声道:“就是咯,兄弟一看形势不对,也只好先发制人,趁邓兄和那贼秃拼斗之际,冷不防找个最弱的下手,从一名贼徒手里夺了一柄长剑,这一场打的真够惨烈,只差一点,就得和邓老儿携手去找阎家者爷。”

盂双双像小乌依人一般,傍着石中英,低低问道:“石哥哥,阎家老爷是谁?”

石中英笑道:“阎家老爷,就是阎王老子。”

孟双双听的忍不住“噗味”笑了出来。

高翔生道:“但你们终于突围而出。”

赵玄极横了他一眼,哼道:“你说的倒是稀松,那贼秃和鬼影子夏子清,已够棘手,何况还有四个黑道贼子(龙颈拗四大巡王)周着咱们抢攻”你除非长了翅膀会飞。突围而出、谈何容易?”

高翔生笑道:“你们不是突围而出,难不成是乾坤教贼党发了慈悲,把你们放出来的?”

赵玄极道:“那也不是,哈,高老兄,说来你做梦也想不到!”

高翔生狭长脸上,现出怀疑之色,似笑非笑,嘿然道:“假牛鼻子,你少卖关子。”

赵玄极笑了笑道:“那是咱们打到最紧要的关头,飞将军自天而降,来了救星……”

高翔生道:“救星?那是什么人?”

赵玄极道:“一个蒙面人。”

“蒙面人?”

高翔生眼中异彩一闪i追问道:“后来呢?”

蓝纯青、孟双双都不觉望着赵玄极,等他的下文。

赵玄极故意慢条斯理的朝大家笑了笑,才道:“那时邓老兄和兄弟背贴着背,只顾应付四面敌人,兄弟根本不知道邓老儿负了伤,他一记又一记的百步神拳,夹杂着他嘶哑的吃喝,打得呼呼轰轰,兄弟一柄剑,每一记出手,都有兵刃交击之声,也弄不清到底砸上了谁的兵刃?反正四面八方,都有敌人的影子,和闪耀的锋镐……”

高翔生不耐道:“你假牛鼻子是在说书?”

赵玄极没有理他,续道:“就在激战之中,只听有两个贼子口中发出了惊呼,四周压力,也忽然减轻,同时也听夏子清的声音沉喝道:“阁下是那一路的朋友?”

来人并未开口,但见一道精芒耀目的剑光,直取夏子清,那剑的威力,竟如精练横空,凌厉之极,夏子清不敢硬接,骇然后退,他这一退,那人剑光一转,人随剑走,霎时间幻起了漫天剑影,又有两个贼人,中剑负伤,退了下去。

夏子清又惊又怒,喝道:“大家小心,这小子是石中英,快截住他。”

孟双双不自觉的抬头望望石中英,她那柔情如水的目光中,流露出无比的喜悦和骄傲!

那是因为夏子清从前是孟家寨的总教头,也是教她武功的师傅,在她心目中,一直认为夏子清的武功,高不可测,但夏子清却不是石哥哥的对手,他好像很怕石哥哥。

这对她来说,自然是值得骄傲和喜悦之事。

只听赵玄极续道:“夏子清喝声出口,已经截着来人动上了手,十几名贼徒,也呛喝着围了上去。但双方交手不过十几人照面,夏子清已有不敌之势,口中发出一声忽哨,飘身而退,那秃贼听到夏子清的啸声,和另外两个贼党,也迅快的不战而退,闪入林中。”

他说到这里,忽然回头朝石中英笑道:“老朽本来也当那蒙面人就是老弟,但在贼党退走之后,他挥手掷来一包刀创葯,就一个旋身,飞掠而去。”

高翔生道:“贼党退走;他没和你们说话?”

赵玄极耸耸肩道:“此人从出现到离开,一句话也没说。”

“这会是什么人呢?”

高翔生眼珠转动,问道:“赵兄见多识广,难道连他武功都会看不出来么?”

赵玄极摇头道:“此人武功极高,那时兄弟也正在动手,无法分心,但在他和夏子清动手之际,偶而一瞥,发现他剑法路数,极为博杂,仅在转瞬之间,就看他使了三招不同门派的剑法……”

石中英心头不由的一动,忍不住脱口道:“他……”

蓝纯青一手摸着花白长髯,接口笑道:“此人也许不愿与咱们见面,但总是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度厄金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