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26章 石窟中计

作者:东方玉

独角龙王接口道:“这个自然,龙门帮的人,义不容辞。”

蓝纯青道:“接待事宜,兄弟想请高兄、和贵帮杨副帮主二位负责。”

高翔生是八卦门掌门人,杨天寿是龙门帮的副帮主,自然是适当入选。

高翔生拱拱手道:“兄弟一切听蓝老大的。”

独角龙王转脸朝杨天寿道:“天寿,蓝掌门人分配极是,由你协助高掌门人是负责接待事宜。”

杨天寿躬身道:“属下遵命。”

蓝纯青又道:“至于戒备事宜,就请赵兄,邓兄负责,但还要借重贵帮向舵主为副,大概也就差不多了。”(向舵主即双斧向开山,为龙门帮岳阳分舵主)

风云子赵玄极、百步神拳邓锡侯同声道:“小将敬进军师将令。”

蓝纯青大笑道:“兄弟这军师,看来倒还蛮威风的。”

赵玄极道:“只可惜你手上少了一柄羽扇。”

孟双双道:“军师,你怎么不派石哥哥和我的差使呢?”

“有、有。”蓝纯青一手持须,含笑道:“石老弟,还有穆老弟(剑软掌柔穆老三穆慎行,是杨天寿的内弟)两位,可担任值日工作,随时可支援各地,比较适宜。”

孟双双又道:“蓝老前辈,我呢?”

蓝纯青道:“姑娘远来是客,人手不足,姑娘和杨姑娘都不会闲着的。”

孟双双喜道:“我只要有事做就好了。”

计议定当,四名青衣使女,在敞厅上摆好酒席;大家各自依次入席,不必细表。

饭后盂双双由杨杏仙领她到后进休息。

独角龙王、蓝纯青、高翔生、赵玄极,邓锡侯、石中英等人,由使女沏上新茶,大家又谈了一回,才各自回房休息。

蓝纯青、高翔生、赵玄极,邓锡侯,都是一派掌门人身份,是龙门帮的贵宾。他们被招待在帮主书房左侧,自成院落的一排楼字之中。

画栋雕栏,长廊曲槛,极擅花木之胜。

石中英的房间就在蓝纯青的隔壁。

今晚大家回房之后,石中英却跟着蓝纯青身后,进入蓝纯青的房间,他们密谈了甚久,但因声音说的极轻,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在蓝纯青房间的窗外,相隔五丈远的一处花丛间,却有一双炯炯目光,凝注着窗内。

这双目光,显得极为阴沉!

他当然是人,隐身在花丛间的人,只是他不敢逼得太近,除了远远的注视,连身子部没有动一下。

因此也无法听到房中两人的谈话。

石中英在蓝纯青房中,停留了约莫半个时辰之久,才回到自己房间里去。

那双眼睛,也足足凝注了半个时辰之多,才倏然隐去。

第二天早晨,石中英起床之后,刚盥洗完毕,就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咕唁格格的少女笑语之声,由远而近,一路行来。

只听孟双双的声音说道:“啊,这里好美,好像皇宫里一样!”

另一个少女娇脆的笑道:“你去过皇宫里?”

那是杨杏仙的声音。

孟双双道:“皇宫里我怎么会去过?只是心里这么想!”

杨杏仙道:“这里是帮主招待贵宾的地方,自然要布置的富丽堂皇的了。”

孟双双道:“我和石哥哥一起来的,为什么不能住到这里来呢?”

杨杏仙道:“这里是男人住的地方,你是我的贵宾呀!”

孟双双道:“男人住的地方,女人就不能住?我真弄不懂,你们汉人呀,为什么要把男人,女人,分得这么清楚?”

话声中,两位姑娘已经跨进起居室。

一名使女迎着躬身一礼,说道:“小婢见过两位姑娘。”

孟双双急着问道:“石哥哥住在那一问房里?”

那使女指指东首一间房门说道:“石公子就住在这一间

孟双双没待她说完,就娇躯一扭,朝房门口奔了过去,口中叫道:“石哥哥。”

石中英慌忙开门出去,笑道:“双双,你和杨姑娘一起来的。”

话声出口,不觉眼前一亮!

只见孟双双换去苗装,穿着一身梅红窄腰身衣裙,鬓发上,也插着一徘悔红的小花,她这一打扮成汉人装束,更显得娇美如花,风姿嫣然,看去就像是大家闺秀。

孟双双一看到石中英,就亲切的叫道:“石哥哥,你看我一身衣服,好不好看?”

女为悦己者容,苗女多情,也率直的可爱。

石中英笑道:“美极了,你穿着苗装,洁净亮丽,换上汉装,显得斯文。”说到这里,一面朝站在孟双双身后,脉脉凝注的杨杏仙颔首道:“杨姑娘早。”

杨杏仙粉脸微配,低声道:“石公子早。”

石中英含笑道:“杨姑娘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去呢。”

杨杏仙脸上加深了几分红晕,双眸凝视,低低的问道:“有事么?”

石中英道:“想请姑娘作个向导。”

杨杏仙道:“石公子要去那里?”

石中英道:“在下久闻君山轩辕台景色秀丽,可揽烟波之胜,上次匆匆来去,未及登临,今天天气很好,颇想前去一游。”

他忽然动了游兴!

盂双双喜道:“石哥哥,轩辕台很好玩么?”

石中英道:“轩辕台在君山山岭,洞庭湖烟波浩渺,尽收眼底,还有飞升亭,酒香亭……”

盂双双不待他说完,高兴得拉着杨杏仙的手,喜道:“杏仙姐姐,那我们快去呀!”

杨杏仙道:“自从上次牧平贼党之后,帮主为了防范乾坤教报复,把山顶列为禁区,轩辕台设了了望台,由舅舅负责,半山以上,就严禁游人登临……”

孟双双道:“那我们就不能去了。”

石中英道:“原来穆三兄负责山顶防务,难怪昨晚没有见到他了,咱们那就走吧!”

杨杏仙道:“石公子还没用早餐?”

石中英道:“不用了,在下平日也不吃早餐的。”

孟双双喜道:“杏仙姐姐快走呀!”

三人走出宾舍迎面就遇到八封门掌门人高翔生,含笑招呼道:“石老弟,你们上那里去?”

孟双双没待石哥哥开口,就抢着道:“高老前辈早,我门要到轩辕台玩去。”

年轻人谁不好玩?

高翔生一手摸着疏朗朗的长髯,点点头道:“轩辕台是君山最好玩的去处,三位请吧!”

说着自顾自往里行去。

石中英、孟双双由杨杏仙陪同,沿着山麓石阶,曲折而上,刚走到半山腰上。

就见石崖后闪出两名一身青色劲装的汉子,拦住了去路,由左首汉子朝三人躬身一礼,道:“君山禁区,三位……”

杨杏仙走上一步,从身边取出一个铜牌,朝前一摊,说道:“这是帮主的命令,要我陪同二位贵宾上山去的。”

两名青衣汉子看到铜牌,立即恭敬的施了一礼,让开去路,说道:“三位请。”

三人继续循着山径而上,不过顿饭工夫,便已登上了山顶。

杨杏仙娇声叫道:“舅舅,你看谁来了。”

山顶平台上,右侧一片松林间,新盖了三槛石屋。

屋前负手站着一个青衣的颀长人影,正是剑软掌柔穆老三穆慎行。

他听到杨杏仙的声音,迅快转过身来,一眼看到石中英,急忙三脚两步迎了上来,喜道:“石兄几时来的?”

石中英也很快迎着笑道:“穆三兄久违了,兄弟昨晚才到。”

说着一面替孟双双简单作了介绍。

穆慎行道:“石兄,盂姑娘.兄弟就住在这里,请到屋中梢息。”

杨杏仙道:“舅舅,石公子和孟姐姐是游山来的,先走一走多好?”

石中英笑道:“在下和穆三兄已有多日未见,屋里坐一会也好,二位姑娘不累,那就先去四面看行也好。”

孟双双生性好动,眼看群灿环揖,古木荡然,远眺湖上,烟波浩渺,舟揖往远,已是十分神往,问迫:“杏姐姐,山上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

杨杏仙道:“多着呢,那是飞升亭,再过去是酒香亭,还有二妃墓,产湘妃竹,我们从这边下去,就到了!”

孟双双回身道:“石哥哥,我们走啦!”

两位姑娘手牵手的走了。

穆慎行道:“杏仙,你们不要跑得太远。”

杨杏仙回头应道:“舅舅只管放心,我们不会迷路的。”

穆慎行望着她后形,摇摇头道:“真是野丫头,她给我姐姐宠坏了。”说着,一面抬手道:“石兄,请到屋中坐吧,兄弟没有什么招待,但茶叶却是最上品的碧螺春新茶。”

石中英道:“不用了,我们还是到亭子里去坐会,谈话也方便些。”

亭子四面空旷,谈话就不怕被第三者听到。

穆慎行年纪不大,可极为精明能干,石中英的话,他自然听得出来,闻言不觉一怔,抬目道:“石兄有事?”

石中英道:“不错,咱们且到亭中坐下来再说。”

穆慎行道:“那一定很重要了?”

石中英点点头道:“事关武林大局。”

穆慎行吃惊道:“有这么严重?”

二人边说边走,跨进亭子,对面坐下。石中英道:“事情是这样……”

他声音忽然低了下来。

穆慎行神色凝重,只是不住的点头,中间也有询问,但两人话声都说的极轻。

石中英一面说话,一面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交给了穆慎行。

穆慎行看也没看,接过手,就揣入怀里,忽然抬头问道:“今晚?”

石中英微微点头道:“就在今晚,不过穆兄须在晚饭前等候兄弟。”

穆慎行道:“好,兄弟遵命。”

穆慎行站起身,招呼屋中一句侍童,沏了两盅新茶,就在亭上品茗闲谈。

直到午牌时光,两位姑娘才兴尽回来,三人相偕下山。

龙门帮总舵的第三进,从昨晚起,戒备忽然加强起来,借大一进房屋,除了走廊,阶前,和每一道门户,都派有两名青衣劲装的龙门帮弟兄站岗。

就是暗处,诸如东西两厢,每一间屋宇的窗下,也都埋伏了人,另外东西两条甬道上,巡逻的人,刀出鞘,箭上弦,往来不绝,

这是午后未牌时光,从前厅西角门走出一行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副帮主杨天寿,他虽然走在前面,但身形半侧,让出中间正路,表示他只是领路的人。

随后是帮主独角龙王李天衍,蓝纯青,高翔生,赵玄极,邓锡侯和石中英等人。甬道上站岗和巡逻的弟兄,看到帮主来了,一路上纷纷站定致敬。

一行人由副帮主杨天寿带路,进入东厢,那是一间起居室,略呈长方,室中除了一张长桌,两排椅几,和壁上悬挂的书画,北首靠壁放着一口大木橱。

杨天寿走到橱前,从怀中取出一把钥匙,开启铜锁,打开两扇橱门。

橱门开启,大家看清楚了,原来这口大木橱中,共分四格,每一洛上,都放着不少鼎彝,花瓶等铜器古董,有的古色斑澜,有的瓷彩鲜艳,收藏极丰。

原来独角龙王邀大家前来,是观赏他古玩来的。

不是么?杨天寿开启橱门之后,独角龙王抬着手,正在请大家参观,所有的人,也纷纷围了上去。

蓝纯青呵呵笑道:“帮主收藏的古董,琳琅满目,倒使兄弟大开一次眼界。”

独角龙王掀髯笑道:“兄弟只是心之所好,谈不上收藏。”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杨天寿右手不知在什么地方轻轻按了一下。

围观的众人之中,只有一个人暗暗留神着杨天寿的举动,他自然看清楚了杨天寿手指按落的地方。

但另外还有一个人,却一直在暗中注意着他,他在注意杨天寿手指按落之处,也自落入另一个人的眼里。

杨天寿手指按落,大木橱内,靠右首一排放古董铜器的格子,忽然自动往里后移去,裂开了一道一人多高的暗门。

门内是一条极为狭窄的夹道,杨天寿伸手从橱中取了一盏古铜琉璃灯,点燃灯芯,做好琉璃的“罩,举步朝夹道中走去。

独角龙王等人,随在他身后,鱼贯而入,夹道极狭,也极暗,好像是一条夹墙。

夹墙就是房屋有夹层的墙,因此有很多的转弯处。

大家由副帮主杨天寿领路,转弯抹角的走了一阵,这一阵工夫,估计至少已经越过一、二进院落。

前面已经走到尽头,一堵砖墙,挡住了去路。

杨天寿脚下一停,左手朝壁上一个小铁环拉了一把,然后又后退了一步,他刚退下,地上忽然缓缓掀起一方铁板,露出一个方形的窟窿。

杨天寿右手托着琉璃灯,举步朝窟隆中走下。

原来窟窿下面有一条往下延伸的石级,大家循着石阶而下,这里已是一间宽敞的地底石室。

杨天寿在大家走下石室之际,已经点燃起两盏壁灯,四方形的石室,每道墙壁上都有着两道门户,一望而知那是厚重的铁门,门上都锁着铁锁。

这本是龙门帮的库房,如今却有两间暂时作为囚人之用。

囚在这里的人,当然是重犯,那是乾坤教的副总巡主何月风和使者夏子清。

杨天寿已从身边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石窟中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