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03章 真假龙王

作者:东方玉

独角龙王道:“快请。”

举步朝门口迎去。

高翔生已经含笑走了进来,说道,“兄弟深夜趋访,有扰帮主清梦,心实不安。”

独角龙玉道:“高掌门人枉顾,必有见教,请坐。”

两人说话之时,屈长贵和那青衣使女一齐退了出来。

两人隔着一张茶几,在椅上坐下。

高翔生满布皱纹的脸上,带着几份好笑,拱拱手道:“兄弟奉盟主之令,为了查办赚李帮主的那件事情,不得不深夜前来打扰……”

独角龙王道:“好说,好说,兄弟是因白天人多口杂。无法畅谈。”

独角龙王点头道:“高兄说的极是,此人假冒盟主之名,把兄弟赚来,著然传出江湖来,不仅骇人听闻,而且也有损盟主威信。”

高翔生连连陪笑道:“是极,是极,这实在是一件骇人听闻之事。”

石中英听到这里,心中道:“原来高翔生只是为了查办那封信之事,和独角龙王磋商来的,早知如此,自己也不用跟着来了。”

想到这里,正待悄然离去!

只听独角龙王道:“高兄来意,可有什么话,要问兄弟了?”

高翔生笑道:“非也,兄弟对这件事已经查清楚了。”

石中英本待离去的,听到高翔生此话,心中暗暗称赞:这位八卦门的嵩掌门人,果然神通广大,这件事不到一天功夫,就查出来了。”

不觉又凑着眼睛,朝里望去。

独角龙王似是也大感意外,惊奇的望着高翔生,一挑大拇指,说道:“高兄不愧是本届护法,办事迅捷,一天之内,居然已经查清楚了!”

高翔诡秘一笑,道:“岂敢,岂敢!”

独角龙王问道:“只不如此信是什么人假冒的?”

高翔生高:“说来李帮主也许不信,他是李帮主十分熟悉的人。”

独角龙王点头道:“此人若非兄弟熟人,平日对兄弟十分熟悉,也不会假冒盟主之名,把兄弟赚来了。”

高翔生连连点头,笑道:“正是。正是、有人在暗中觑看帮主举动,已非一日,只是李帮主不曾发现罢了!”

独角龙王面现惊异,说道:“如此说,他图谋兄弟已是很久了。”

高翔生道:“李帮主说的是极,他图谋李帮主已非一日……”

独角龙王实在想不出此人是谁?但他脸上已经微有怒容,沉哼一声,急着问道:“还望高兄明白见告,此人究竟是谁?他把兄弟赚来,又有什么图谋?”

“图谋自然是有……”

高翔生忽然爽朗的笑道:“但兄弟已经把他查获,李帮主从此可以安心了。”

独角龙王听得更是惊异,问道:“高兄已把此人查获了?他在那里?”

高翔生诡秘一笑,徐徐说道:“兄弟不但查获;而且已经押来了。”

石中英暗“哦”一声,忖道:“无怪那个黑衣人看法如此神秘,原来……”

独角龙王听得不禁一怔,他实在想不到高翔生办事,竟会快速到令人吃惊!也由此可见本届盟主,强将手下无弱兵,实在非同小可!他睁大一双虎目,口中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

高翔生已经站起身来,举手击了两掌,吩咐道:“屈总管,你把他押进来。…

门外屈长贵答应一声,果然押着那头戴黑色毡笠的黑衣人走了进来,但他进入房中之后,就在门口一齐站定,不再过来。

独角龙王也站起身子、

高翔生伸手一拦道:“李帮主请坐。”

独角龙王给他一拦,顿时发觉自己太以急燥了些,果然依言坐下。

本来嘛,这人已经逮到,还怕他飞上天去?

高翔生没待他开口,目光一抬、朝黑衣人喝道:“再走近一些,李帮主也许有话要问你。”

那黑衣人果然依言又走上了三步。

总管屈长贵是押着黑衣人进来的,黑衣人走上三步,他自然也跟上了三步。

独角龙王目光炯炯,注定在黑衣人脸上,徐徐说道:“高兄,此人何以不敢取下蒙面黑纱来?”

高翔生道:“兄弟给他戴上蒙面黑纱,只是为了这一路行来,怕惊动了人……”他拖长语气,接着:“但到了此地,自无再遮的必要了。”说到这里,朝独角龙王微微一笑道:“李帮主是要他取下蒙面黑纱来么?”

石中英蹲在窗下,只觉高翔生一脸俱是皱纹,笑的有些阴森!

独角龙王一手持须,说道:“不错,兄弟自然要瞧瞧此人是谁了。”

高翔生点点头道:“好!”目光一抬,朝黑衣人道:“李帮主要看看你的真面目,你就把面纱取下来吧!”

石中英心中暗暗奇怪,这黑衣人手足行动自如,似乎并未点住穴道!

就在他思忖之忖,用日黑衣人已经伸手从脸上徐徐揭下了黑纱。

只可惜黑衣人面向独角龙王和高翔生两人而立,石中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根本无法看到他的面貌。

这一刹那,独角龙王脸色大变,坐着的人,竟然虎的从椅上站了起来。

石中英只觉这位雄霸长江上下流的独角龙王,见了此人,似是又惊又怒,连他站起来的时候,袖角,袍角,都有些发颤。

到底这人是他仇人,还是亲人?竟然令他如此激动,

高翔生含笑道:“李帮主现在看清楚了?”

独角龙王目光愤怒,沉哼:“可恶,他居然胆敢假冒老夫?”

这回,石中英听清楚了!

原来是那黑衣人假冒了独角龙王李天衍!

高翔生大笑一声,也跟着站了起来,说道:“但这位李帮主却也说你假冒了他……”

独角龙王勃然变色道:“高翔生,你说什么?”

黑衣人突然摘下毡笠,洪笑一声,喝道:“你究是何人?如今当着老夫面前,你还能冒充得下去么?”

随着话声,他已迅快的脱下外面的那件黑衣!

黑衣里面,赫然也是一件青缎长袍!

石中英虽然没看到他的正面,但只要看他高大而微驼的身躯,和站起来的独角龙王,完完全全一模一样!

听高翔生的口气,好像黑衣人才是真正的独角王李天衍,而原来的那个独角龙王,却是冒名顶替的西贝货。

原来的独角龙王气得浑身发抖,怒笑道:“这就是你们赚老夫来的目的,原来那封信却是真的,这是你们早就设计好的阴谋……”

他这话,自然指黑衣假冒他的,甚至还指那封信并不假,是有意赚他来的。

后来的独角龙王没待他说下去,咳目洪喝道:“匹夫住口,你到了此时此地,还不承认么…”

此时此地,连窗外的石中英也弄糊涂了!

两人都说对方是假冒之人,到底是准是真的?谁是假冒的呢?

“哈哈!”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之时,门外忽然响起一声清朗而铿锵的长笑!

石中英心头一紧,暗道:“爹也来了!”

为首的正是盟主六合剑石松龄,面含微笑,缓步而入!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神态间,显得有些严肃。

身后跟着四人,则是华山掌门祝景云、百步神拳邓锦候,风云子赵玄极,倥侗掌门蓝纯青。

这四人都没有盟主那样飘逸。每个人脸上都有着凝重之色。

石中英心中暗道:“这宗双包案,只不知爹如何处置了?”

原来的独角龙王看到盟主和祝景云等人同时赶来,立即洪声道:“盟主来得正好,兄弟倒要请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口气之中,已有责难之意。

石松龄朝他微微一笑。道:“兄弟也会向阁下请教,此事理该由阁下自己来解释清楚才是。”

他不称李兄或李帮主,而称”阁下”,显然也认为原来的独角龙王、是假冒的了。

高翔生阴沉的笑道:“不错,盟主七年之中,处理过上千件武林纠纷,正直无私,是真是伪,阁下自己说吧!”

原来的独门龙王一口气蹩在喉咙里,瞪大双眼,几乎说不出话来,他长长吸了口气、颤声道上:“石松龄,你也认为老夫是假的了?”

石松龄点头道:“不错。”

石中英心头不禁一动,忖道:“原来那封信果然是爹写的,爹为什么要把独角龙王骗来呢?”

只听原来的独角龙王怒哼道:“果然是你门安排好的诡计,你们图谋老夫,果然已非一日。”

“哈哈!”

石松龄仰天长笑一声,说道:“阁下这话就不对了,应该说是阁下图谋龙门帮,已非一日了。”

原来独角龙王道:“你说什么?”

石松龄微微一笑,并不答话,走到上首一张椅子上坐下,才含笑朝祝景云道:“景云兄,详细经过,还是你来说吧!”

祝景云躬身道:“兄弟遵命。”接着神色一正,朝原来的独角龙王说道:“那是三个月前,阁下买通李帮主左右,乘李帮主外出,暗把毒葯下在酒饭之中,等他毒发之际,以大石击身,沉之于江……”

原来的独角龙不知是心虚?还是气极,总之他整个身干都起了*挛,大喝道:“你简直一派胡言!”

石松龄平静的道:“是非愈辨愈明,阁下认为祝掌门人说的不实,又可妨姑妄听之,等他说完了,你再加以驳正就是了。”

他果然不失为武林盟主,淡淡的几句,就把暴燥的独角龙王说服了。

只听祝景云续道:“差幸李帮主内功精纯,纵然中毒错迷,但喝了几口冷水之后,人已清醒过来,他外号独角龙王,自然精通水性,一面闭住呼吸。运功挣断铁链,泅至江边,伸手一摸,怀中一瓶龙门帮秘制的解毒丹,未被搜去

原来的独角龙王只是冷笑。

祝景云也不去理他,接下去道:“李帮主自知中毒已深,他身上所带解丹,最多只能暂时抑制毒性,无法解去身中奇毒,这就连夜赶去庐山锦绣谷,在黄葯师悉心医治之下,始告复原。李帮主为了侦查下毒之人,有何图谋?并未直接回转君山总舵,而在夜间潜入侦查,竟然发现有人假冒了李帮主,在帮中处理帮务。”

原来的独角龙王听到这里,忍不住道:“真是天大的谎言,老夫实在觉得可笑已极!”

祝景云续道:“李帮主当时自然大感惊骇,就悄悄进入副帮主耿承德的房中,说明经过;但可惜耿副帮主也中了慢性巨毒,武功几乎全失,而且帮中实力,大部已为假冒的李帮主所控制,一时不好轻举妄动,才赶来石门山,向盟主救援,盟主才亲笔致函阁下,把阁下请来。”

原来的独角龙王点头冷笑道:“原来正直无私的武林盟主,只听信了一面之词!”

石松龄微笑道:“兄弟处理武林纠纷,从不听信一面之词。”

原来的独角龙王狂笑道:“那么盟主一走有证据的了。”

石松龄缓缓说道:“不错,兄弟至少有三件事,可以证明……”

原来的独角龙王那还忍得住,洪声道:“那三件事,可以证明老夫是假冒的?”

石松龄淡然一笑道:“第一,当然是人证。”

原来的独角龙王道:“你说的人证是谁?”

石松龄一抬手道:“屈总管,你去把那人证请进来。”

屈长贵答应一声,转身朝门外走去。

接着只见他领了一个头戴黑色毡笠,面蒙黑纱,身穿黑衣的人进来。

又是一个黑衣人!

原来的独角龙王洪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不敢以真面目和老夫相见?”

那黑衣人朗笑道:“我是作证人的,我怎会不敢以真面目见你?”

此人口齿清朗,每一个字,都咬得非常清楚。

原来的独角龙王听了此人说话的声音,就好像忽然遇见了鬼进一般,满脸俱是激怒惊骇之色,双目突盯,嘎声道:“你……是耿承德!”

石中英暗哦一声:“耿承德,那是龙门帮的副帮主!”

黑衣人应道:“不错,正是在下。”

一手摘下毡笠,很快揭去面纱,同时也脱去了披在身外的黑衣。

不用说,他和后来的独角龙王一样,如此打扮,可是为了掩人耳目。

这人站在门口不远,并未背向着石中英,是以石中英可以看到他的侧面。

此人不过四旬左右,面貌白皙,像是文弱书生;但双目却深遂得有如两点寒星,一望而知是位内外兼修的高手。

石松龄目光一转,望着原来的独角龙王,微笑道:“阁下现在看清楚了,你们应该不陌生呢?”

原来的独角龙王突然狂笑道:“证人!哈哈!你们既能制造出现一个李天衍来,自然也可以制造一个耿承德来了。”

这句话,听得石中英心中突然如有所触!

“制造出一个人”!那个假的阿荣伯,自然也是他们“制造出来”的了!

这中间果然正在蕴酿着一个可怕的阴谋!

爹和祝伯伯,还有这些掌门人,可能全被他们蒙蔽着!

他几乎要大声叫嚷出来!

只听高翔生厉声喝道:“住口,江湖九大门派,共同订下的法规,天下武林,人人俱得遵守,盟主面前,岂容你如此狂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真假龙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