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04章 地室救人

作者:东方玉

但毒葯暗器是什么?石中英根本没有看到。

因为这枚毒葯暗器,是假冒阿荣的人,打出一蓬蓝芒之后,石中英往后仰倒之时,从他身后打来的。他甚至连发这枚毒葯暗器的人,都没有看到!

石中英怔怔的看着乌黑的骨格,变成一滩泥水,黑水又逐渐渗入泥地!

一个人就这样消失无形,连那枚毒葯暗器,都随之消失!

自己曾听一位“师父”说过,江湖上有一种叫做“化骨丹”的毒葯。弹在尸体上,可使人化骨消形,毛发无存,但这不是“化骨丹”,而是一种化骨的暗器,不但化骨,连暗器本身,也同时化去,杀人不落一点痕迹!

他越想越觉毛骨悚然,手足冰凉!

在他眼中、这幽暗隘厌的厨房,也突然变得鬼气森森!

他缓缓吸了口气,转身去,要找方才假冒的阿荣伯的贼人打出来的那一蓬蓝芒。但他凝足目力,从地上找到土垣,方才明明从自己身上射过,不会射出太远,这一瞬间,也全已不见!

这蓬细小暗器,难道也被人收去了?

石中英几乎不敢相信,对方会有如此快速的身手!

就在此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娇呼:“大哥……”

那是祝淇芬的声音!

石中英只得放弃搜索,缓步退出厨房,刚走到门口!

就见祝淇芬已从菜畦问奔了过来,一脸娇哎,脆声道:“大哥,我到处找不到你,猜你一定又到这里来了。”

她跑的有些气喘,话就说得又急又快。

石中英道,“妹子,你早来一步就好了。”

祝淇芬站停下来,一手掠掠被风吹乱了的携发,偏着头,抿抿啮,笑道:“你又看到了什么事?是不是又是阿荣伯被人用指力震碎后脑骨……”

她还是笑他昨天喝醉了酒。

石中英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徐徐说道:“差不多。”

“差不多?”

祝淇芬看他说的像真,不禁睁大双目,望着他,重复了一句,随即问道:“大哥,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石中英笑道:“妹子,你以为我昨天真的喝醉了么?告诉你,我昨天看到的确是事实,一点不假,今天这假冒阿荣伯的贼人,还打了一蓬喂毒暗器……”

“啊!”祝淇芬脸色苍白,惊啊出声,急急问道:“你…你没事吧?”

石中英道:“凭他这点伎俩,还伤不了我,只可惜这厮却被人杀以灭口,连尸骨都化去了。”

祝淇芬惊诧的道:“大哥真的又看到阿荣泊死了。”

“是的。”

石中英加重语气说道:“我说过,他不是阿荣伯。”

接着就把方才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她仿佛突然之间,有了很多恐惧,一把抓住石中英的手,颤声道:“大哥,我们快些走!”

女孩子终究胆怯。

石中英看她怕成这样,只得随着她往外走去。

祝棋芬在家人面前,并不避嫌。依然拉着石中英的手,急步疾走,穿过中院,一会工夫就出了东院门。

石中英忍不住问道:“妹子,你要到那里去?”

祝滇芬边走边道:“我听书房里的小翠说,干爹和爹他们,都到西花园去了,我们到山顶上玩去,大哥,你有没有去过山顶?”

石中英笑道:“我小时候,阿荣伯时常带我到山顶去玩,山顶上有几棵树,几块大石,我闭着眼睛都数得出来。”

两人循着盘山小径,从“听涛楼”上去,不多一会,就已登上山顶。

山顶上有疏朗朗十几棵古松,有几处巨大的岩石,有的横卧如榻,有的直立如屏。也有嫩绿如茵的小草坪,间杂着许多嫣红,鹅黄小的花,恬静而清新!

山风徐来,穿过松针,发出细长的轻啸;但春风是和熙的,吹的人有暖洋洋的感觉。

石中英仰首望着枯干凌宵的古松,深深吸了一口气,闻着淡淡的松花香气,口中喃喃道:“十年了,只有这里,还是和旧时一样!”

祝琪芬站在他侧面,眨着一双清莹的眼睛,只是盈盈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因为一个人面对着旧时景物,回忆童年,那是最美好的一刻。她不愿去惊动他,但她心中又感到诧异:“难道他真是十年前落水未死的石中英?”

这当然只是她心中有些怀疑而已,不会说出来的。

她悄悄走到中间一块小草坪中,蹲着身子坐了下来,然后又把百招裙盖住了脚,也盖了周围的嫩草,围成了一大圈。

石中英忽然回头四顾,叫道:“妹子,你到那里去了?”

祝淇芬“啊”的笑道:“瞧你,只管怔怔的出神,连我到那里去了,都没有看见。”

接着用手拍拍草地,抬头叫道:“大哥,你也坐下来咯!”

石中英笑了笑道:“这里的泥上,和我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小时候,阿荣伯时常带我到山顶上来玩,他就坐在你坐的那里,看着我在草坪上翻斤斗。”

祝淇芬抿抿啮,笑道:“那很好,我就坐着看大哥翻斤斗好了。”

石中英道,“翻斤斗我很内行,从前小时候,一个接一个只能在地上翻,现在我可以在空中翻上两个斤斗,妹子要不要看?”

“真的!”

祝淇芬睁大眼睛,喜孜孜的道、“大哥真的要翻给我看?”

石中英爽朗的笑道:“妹子要看,我自然要翻了。”

说着,果然一手叉腰,右脚使劲在地上一蹬,一个人由左而右,凭空一个斤斗翻了出去。

他身上穿着一件天蓝长衫,这个斤斗是从侧面翻出,而且又翻得极快,宛如扇面般展开,划起一道蓝色的弧形,身法俊美,潇洒已极!

祝淇芬看的不觉鼓起掌来,娇笑道:“大哥,你棒极了!”

石中英这个斤斗,至少也翻出去了三丈来远,人落在地上,立即笑道:“好的还在后头呢!”

话声出口,接着双脚一顿,身形拔起一丈五六尺高,一个倒翻斤斗,由下而上,往上翻去!

这一下是先直升,然后头下脚上,倒翻过去,在空中翻的筋斗。

一个人自然在无形之中,又升起五六尺高。

等到他双脚由上而下,堪堪倒转过来的时候,忽然头向上升,双臂一划,人如金鲤跃波,全身微翘着,又朝上斜飞而起!

他这一手轻功,直看得祝滇芬睁大双目,连喝彩都忘]。

就在此时,石中英身在三丈高处,发出一声清朗的长笑,双手一挥,身形突然加速,有如大鹏敛翅,疾风飒然,一个人已经落到祝淇芬的面前。

祝淇芬脸上刚绽起百合花般笑容,迎着石中英,张了张口,还没说话!

但听“砰”然一声,三丈外一棵浓密的巨松上,忽然堕下一了黑影!

不!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青色的劲装汉子。

只见他从三丈高的松树上摔落下来,早已跌得皮破血流虽未摔死,但山闭过气去。

祝琪芬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大哥早已发现有人躲在树上:才故意表演翻斤斗的。但当她一眼看到青衣汉子,脸色不禁为之一变!

她本是一个明朗而爽快的少女,在这一瞬间,她脸上仿佛闪过了一丝恐惧之色。

她内心突然起了一片阴影!

这阴影好像包含了隐忧和惊怖。这不过是一闪眼的事,石中英自然不会察觉。

祝淇芬以手掩口,忽然惊“咦”声道:“大哥,这是谁呢?”

石中英潇洒一笑道:“他是跟着我们来的。”

祝淇芬讶然道:“我怎么会没看到呢?”

石中英道,“他从我们后面偷偷的掠到树上,你自然不会看到了。”

祝滇芬哦道:“大哥原来早就看到了,但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呢?”

石中英道:“我们过去问问他就知道了。”

祝琪芬道:“这人一身装束,好像咱们庄上的护院师傅。”

石中英哼一声道:“那就更得问问清楚不可!”

随着话声,举步走了过去。

祝淇芬跟在他身后,又看:“他一动不动,会不会摔死了?”

石中英笑道:“他是被我两颗石子,闭住了穴道,这人武功不弱,还不至于摔死。”

话声一落,已经俯下身去,手掌轻轻一拍,从那汉子前胸“将台穴”上,起下两颗黄豆大的石子。

祝淇芬站在他边上,自然看的清楚!

这两颗石子,深深嵌在那汉子“将台穴”上,连青布衣衫也随着石子深陷肉中。一时不禁又惊又喜,她自然听说过,少林七十二艺中,有“米粒打穴神功”但没想到石中英竟然身怀这等上乘神功。

尤其石中英手掌轻拍,以内家“虚”字诀,把两粒深嵌在那汉子穴道中的石子起了下来。她心不禁又暗暗起了疑问,忖道:“他会是少林弟子!”

石中英取下那汉子身上的石子,同时也替他拍活了受制穴道的血脉。

过了半晌,那青衣汉子忽然睁开眼来,展动了一下手脚,看到石中英和祝琪芬两人,并肩站在他面前,不由呆的一呆。

祝淇芬没待石中英开口,抢着问道:“你是本庄的护院师傅么?你叫什么名字?”

那汉子抱拳道:“小的陆得发,正是本庄护院。”

石中英道:“是你奉了何人之命,跟踪我们身后来的?”

陆得发惶恐的道:“公子这是错怪小人了,今天轮到小的在山顶值岗,方才看到公子,小姐上来,一时回避不及,只好躲到树上去,不想冲犯了公子,还望公子恕罪。”

石中英冷笑道:“你不是跟着我们身后来的么?还想狡赖?”

陆得发道:“公子这是误会,咱们庄上的规矩,值勤人员派的如是下午班,都在午时前一刻和西正交班,小的上山之时,就看到公子,小姐走在前面,只好绕小路上来,没想到公子、小姐也是到顶上来的,小的只好躲上去了。”

祝淇芬道:“大哥,他说的不错,这时正是上午班和下午班交班的时候,那就饶了他吧!”

石中英听妹子也是这般说法,只是挥挥手道:“好,没事了,你去吧!”

那汉子连声应“是”,一拐一拐的往山下面去。

祝淇芬回眸嫣然一笑道:“大哥,你身手高极了,今天我才算是开了眼界了!”

石中英道:“我这几个斤斗翻的还不坏吧?”

祝淇芬盯着他,披披嘴道:“你这一手还是翻斤斗?”

他使的当然不是翻斤斗,那是轻功中最上乘的功夫“梯云踪”。

石中英笑了笑道:“我从小学的翻斤斗,难道还会不是?”

祝淇芬道:“就算你是翻斤斗吧,那么你用石子打中陆得发两处‘将台穴’的,总是‘米粒打穴神功’,不用说抵赖了吧?”

石中英听的暗暗一楞,他没想到妹子年纪不大,对各门各派武功一道,竟是如此渊博!但他依然摇摇头,笑道:

“什么‘米粒打穴神功’?那是师傅教我的飞蝗石手法,我们住在山上,只能用石子打鸟,鸟的身体小,只能用小粒石子打它翅膀,我能两手发石,同时打下两只飞鸟来,你信不信?”

这解释,祝琪芬自然不会满意,她掠掠鬓发,依然回到草坪上坐下,仰起头道:“大哥,你也坐下来。”

石中英依言在她对面坐下。

祝淇芬咬着下chún,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只是怔怔的望着石中英,好像有很多的话要说,也好像有着很多心事,但她却一句话也没说。

石中英被她看得有些异样感觉,面上微微一热,低声。道:“妹子,我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没有。”

祝淇芬摇摇头,忽然目光一抬,望着他低沉的道:“大哥,我心里有很多的话想和你说。”

石中英道:“那你就说出来好了。”

祝淇芬道:“大哥,我要问你,你是不是把我当亲妹妹一样看待?”

石中英被她问得俊脸不禁一红,说道:“我几时没有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了?”

祝淇芬道:“大哥既然把我当亲妹妹看待,有许多事,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不肯说?”

石中英道:“我有什么事瞒着妹子?”

祝淇芬瞥了他一眼.幽幽道:“多着呢,譬如你这十年:来,一直在什么地方?你的师父是谁?”

石中英楞然道:“我不是说过了,我是一个采葯的巡谷老人救起来的,他老人家就是我师父,我一直跟着他到处采葯……”

祝琪芬没待他说下去,截着道:“够了,大哥这些话,连我都不会相信,干爹自然不会相信了。”

石中英心中暗暗好笑,忖道:“爹自然知道。”一面故意脸色一沉道:“妹子别转弯抹角,你不相信,自然对我心存怀疑,你到底怀疑什么?”

祝琪芬抿抿咀,笑道:“我说对了,大哥不许赖。”

石中英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我怎么会赖?”

祝琪芬道,“我猜你是少林弟子,对不?”

石中英觉得好笑,笑道:“我怎么变成少林弟子呢?”

祝淇芬没有解释,接着说:“你不但是少林弟子,而且还接受了特别训练,这十年工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地室救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