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05章 早有预谋

作者:东方玉

石松龄抬头道:“进来。”

屈长贵应了声“是”,掀帘走入。

石松龄问道:“屈总管,贼人可曾追上?”

屈长贵道:“回盟主,一名贼党背负假冒李帮主的贼人,从后山逃去,正好遇上咱们后山哨岗,喝令他站住,那厮身手极高,背着一个人,还能和后山巡山八虎,打成平手

石中英暗暗“哦”道:“难怪爹好像很有把握,说他们逃不出石家庄去的,原来后山有巡山八虎把守,巡山八虎,顾名思义,自然个个都有一身极高武功之人。”

石松龄似乎嫌他说话啰嗦,修眉微拢,说道:“你们赶去之时,贼人是否还在动手?”

屈长贵道:“属下率人赶到后山,贼人已经脱围逃走。”

石松龄沉哼一声道:“巡山八虎呢?”

屈长贵道:“宋氏兄弟和周正亮都负了伤,贼人才乘机突围而出……”

石松龄道:“真没用的东西,八个人,连人家一个也截不下来。”

屈长贵躬身应了两声“是”,一面陪笑道:“那贼党虽把假冒李帮主的贼人救出,但最后却只有他一个人活着逃了出去。”

石松龄道:“怎么?他们把假冒李帮主的贼人截了下来了么?”

屈长贵道,“截是没有截下,但据穿云镖沈长吉说,那假冒李帮主的贼人,被他一镖击中后心,当场毙命了。”

石松龄颔首道:“穿云镖沈长吉镖无虚发,假冒李帮主的贼人,那是必死无疑;只可惜他伤势极重,咱们没有问出口供来,他假冒李帮主,究竟有什么阴谋?”

高翔生道:“这个不劳盟主操心,此人纵然身死去,自然还有他的同党,兄弟有把握找出他们的羽党来。”

独角龙王趁机道:“高掌门人说的不错,这厮纵然死,他们潜伏的羽党,定然不在少数,兄弟觉得个不宜迟,在对方死讯尚未传开之前,兄弟想立即赶返敝帮去,不难把他们一网打尽……”

石松龄笑道:“李帮主既然有卞,兄弟那就不好强留

独角龙王洪声笑道:“兄弟不但明天一早就要赶去敝帮,而且还要邀请盟主和在座的诸应老哥,同莅敝帮一游,藉申敬意,不知盟主和诸位老哥,能否给兄弟一个面子?俯允所请……”

石松龄呵呵一笑道:“李帮主庞邀,兄弟那能不去?”

祝景云跟着大笑道:“这样就好,咱门原班人马,开上君山去,叨扰李帮主十天半月。”

石松龄让大家入席,吃过宵夜,已是三更天气,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

石中英在宵夜的时候,敬陪未座,只喝了一小杯酒。

回到“涵春阁”,已经三更多了。他感到有些微酗,连衣服也懒得脱,往床上一倒,就浑然入梦!

也不知道是刚睡下去不久?还是已经睡熟了一回?

但他是暮然惊醒过来的,一个练武的人,不论他睡的多熟,只要有一丝警兆。就会从睡梦中惊醒。

石中英就是在迷迷糊糊中;心灵上起了警兆,好像有一个人已经进入了自己房中,他心头感到无比的震惊,以他平日的情形而言,这人只要接近他卧室窗下,他就会及时察觉。

今晚却被这人潜入房中,而且已经掩近卧榻之前,他才惊醒过来!

这一段话,只不过是他在募然惊醒之际,脑海中闪过的一个疑问。

他自然不会想到宵夜的那一小杯酒,使他有如此好睡。

当他霍地睁开眼来,果然看到一个颀长的人影,已经站在床前,这人似乎对石中英有着极大顾忌,在走到床前三尺来远,就越趄不前!

石中英目能夜视;但当他瞧见这人面貌,忽然好像看到了鬼魅,头皮一阵发炸,几乎暗不能言。

这人竟然和他生得一般无二!甚至连他身上穿的一件长衫,不仅颜色相同,截剪的款式,也一模一样。

石中英看到他,就像在镜中看到了自己一样!

“果然又是贼党使的阴谋!”

石中英猛的一跃而起,挥手一掌,劈了过去。

那假石中英走近床前之时,已然十分小心,严神戒备,

石中英这一掌,出手虽快;但他早有防备,身形轻轻一闪,便自避了开去,同时在闪身让避之际,凌空点出一指,化解了石中英的掌势,口中忽然沉喝一声道:“住手。”

石中英几乎不敢相信,他连声音都摹仿得如此惟妙惟肖!

这简直像站在“回声谷”,听自己的声音,但最使他们感到惊凛的,不仅是对方的面貌,声音酷似自己;而是对方的武功,竟然十分高强。

这只要看他在遇到突袭时,反应奇快,这一指更使的神妙无比,一下就破解了自己劈去的掌势!

虽然自己这一掌只是随手劈出,并无特异之处;但他能在仓淬之间,闪避和发指,同时施为,这人一身武功,也就可以想见了。

石中英听他喝出“住手”,因此并未追扑过去,只是冷冷的道:“阁下假装在下,还有何说?”

假石中英豁然大笑道:“这话正是我要问你的,你为何乔装石某,睡在我床上,你们究竟有何阴谋?”

石中英大怒道:“好个贼人,你假冒了我,还说我假冒了你?”

假石中英点点头道:“很好,咱们多言无益,那只有在拳掌上分个胜负。”

石中英气怒已极,冷笑道:“岂止在拳头上分个胜负,我要把你拿下了,自可从你身上,追究出你们这帮贼党的来历。”

喝声出口,身形陡然扑起,疾如鹰隼,右手迎面劈出一掌,左手随着身形的扑进,五指箕张,朝假石中英肩头抓落。他在这一扑之中,右手使的是衡山派一招”雷公劈木”,左手使的却是白鹤门的“白蛇挫蛇”。出手之快,凌厉已极!

假石中英左拳疾挥封住了石中英的一掌,身形迅急旋开数步,趁着旋转势,右手点出一指。

石中英才第一招上,就发现他点出的指风,甚是奇妙,当时除了觉得他武功不弱,并未如何在意。此时一抓落空,对方在旋出之际,反臂,电来一指,一望之下,竟然想不出如何克制?只好猛地撤回爪势。

心中暗惊一声:“好个贼子,就算你指法神奇,今晚不把你截下,我就不叫石中英了。”

身形斜退半步,突然断喝一声,一掌直击,一举横扫,同时攻出。这一下,他掌势陡然一变,不但严密封住对方指势,而且掌中,暗藏反震之力。

假石中英又出指抵挡,双手连挥,击出了几缕指风。

但这回他不矢。道石中英直击的一掌,是少林寺的“伏虎掌”横使的一掌,是八卦门的“八卦掌”,掌势之中,暗藏震力。几缕指风,撞上掌力,立被逼得反震回去。

假石中英猛然一惊,急急使出“移形换位”身法,从横闪出。饶是如此,还感菱”肩头被对方掌风扫过,火辣辣的生痛。

石中英一击得出,口中又是一击大喝:“贼子,你再接我一掌。”

欺身直上,右手凝力一掌,劈击过去。

假石中英尚未站稳,一时间闪避不及,只得举单硬接,但听“啪”的一声轻响,双掌接实假石中英身不由己,连退了两步。

石中英凝立不动,冷笑道:“阁下要假冒一个人,总得自己估量估量!”

双肩一晃,快捷如风,一下就欺到假石中英面前,左手疾发,朝他“肩井穴”上抓去。

假石中英硬接了他=掌,已觉气血翻腾,此刻连调息的机会都没有,咬紧牙交。双手齐发,在身前幻起一片指影,脚下缓缓移动,斜退了一步。他这一路指法,施展开来,掌指仰张,指影错落。专取敌人关节穴道,手法滴诡已极。

石中英经过九位名师,倾囊传授,一身所学,十分博杂;但却看不出对方的路数!但觉这假冒自己的贼人;每次施展指法,就有和自己扯平之势,心头不禁大感不耐。这样又战了数招,石中英使了一招“拨乱反正”,迫开对方指影,紧接着如同白云舒卷,迅疾无论的向假石中英连续劈出两掌。;,

这两掌,不仅快得如同电光石火,而且掌中暗凝真力。

假石中英一指点去,只抵住他的第一掌,但觉对方掌心,突然涌出一股暗劲,直汹过来。指法顿时受到逼迫,底下再山无法变化。心下猛吃一惊,急忙左手抬处,使了一招“腕底翻云”,封架石中英的第二掌。

但听“莲”的一声,假石中英一个人连翻了两个斤斗,直震去一丈来远,撞在左首墙壁之上。

石中英正想借势欺身过去,敝见房门突然敞开,一股强猛掌风,迎面击来!

石中英大吃一惊,急忙闪身避开,定睛瞧去!但见从门外走进来的赫然是爹和祝伯伯,还有八卦门中门人高翔生和倥侗个门蓝纯青。

接着火光一亮,春娇端着一盏银虹,从外走入。

石中英一见来的是爹,心头不禁大喜,急忙垂下双手,叫道:“爹,你老人家来的正好……”

六合剑石松龄脸色铁青,沉喝一声道:“住口,谁是你的爹?你说,是什么人支使你假冒石中英来的?”

石中英听的一怔,忙道:“爹,孩儿就是中英,那人才是假冒孩儿的贼人!”

这时,祝景云已经纵落假石中英身旁,亲切的问道:“贤侄没有事吧?”

假石中英缓缓吁了口气,仰脸道:“祝伯伯,小侄没事。”

祝景云颔首道:“没事就好。”

石中英眼看爹和祝伯伯都把假冒的人,当作了自己,心头不由大急,叫道:“祝伯伯,他不是小侄,他是假冒小侄的贼人。”

石松龄目如寒电,直注石中英,怒哼一声道:“住口,老夫和祝伯伯已经来了多时,难道还会看不出来?”

石中英骇然道:“孩儿已经睡了,方才从睡梦中惊醒,发现有人潜入孩儿房中,竟然是假冒孩儿的贼人……”

假石中英接着道:“爹,孩儿刚从书房回来,跨进房门,就发现床上躺卧着一个人,孩儿还没看清他是谁,他就一跃而起,向孩儿袭击……”

石松龄目光依然直注着石中英,微微一笑道:“你说你方才已经熟睡,这就不对了。”

石中英惶然道:“孩儿那里不对了?”

石松龄一手博须,徐徐说道:“中英每晚都到书房里来,随我练飞指法,今晚自然也不例外,方才就是练完指法才回房来的,你说已经睡了一回,自然就不对了。”

石中英听的更是骇异,说道:“爹,孩儿从没跟你练过指法,那跟你练指法的不是我。”

石松龄道:“当然不是你了,六合门独门指法,老夫岂会传给匪人?”

石中英见爹不肯相信,心头大急,“忙道:“但他不是孩儿。”

石松龄冷然道:“他当然不是你。”接着脸色一沉,说道:“老夫也不想难为你,但你必须说出假冒我儿,是什么入指使出来的?”

石中英道:“爹,孩儿就是中英,不是假冒的。”

假石中英道:“你是石中英,那我是谁?你不是假冒的,难道我是假冒的?”

石松龄一摆手道:“孩儿,你不用和他多说,为父自有主张。”

他一口认定那假石中英是真的了。

这也难怪,他每晚传授“六合指法”的人,自然是真的?

高翔生大喝一声道:“小子,盟主面前,还不从实招来?”

石中英道:“高伯伯,你也以为小侄是假冒的人?”

高翔生嘿然道:“小子,你还不承认,老实告诉你,咱们已经来了一会,盟主亲自传授的‘六合指法’,总不会有假的吧?你小子使的是什么武功?你自己应该清楚。”

石中英简直有口难辩,回头望着祝景云道:“祝伯伯,你老自小就痛爱小侄,那人假冒小侄之名,每晚跟爹学习指法,爹就认为他是真的,这是贼党的阴谋,他们专门制造以伪乱真,祝伯伯应该替小侄主持公道。”

祝景云朗笑一声道:“事实已极为明显,朋友多说无益,盟主处理过千百件武林纠纷,你们这点伎俩,又如何瞒得过盟主?”

高翔生布满皱纹的脸上,阴沉一笑,喝道:“小子,你是束手就缚?还是要我动手?”

石中英心头又惊又急,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这一急,不由得大声叫道:“爹,孩儿还有话说。”

高翔生阴声道:“你不用说什么了。”

石松龄适时一摆手道:“高兄,让他说出来。”

高翔生喝道:“有话还不快说?”

石中英双眼着爹,道:“爹,孩儿有一件事,说出来,真伪可以立判。”

石松龄道:“什么事?”

石中英道:“爹问问他,孩儿十年前,是如何失足落水的?”

假石中英冷笑道:“这还用说,我是随爹外出不慎落水的?”

石中英看爹并无表示,不觉大声道:“爹,现在你老人家总该明白他是假冒的了。”

假石中英冷笑道:“我说的那里不对了?”

高翔生冷喝道,“你不用拖延时光,没人会来救你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早有预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