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06章 真假火龙

作者:东方玉

石中英一颗心直往下沉,一个身子也起了一阵莫可抗拒的颤抖,急切问道:“老前辈;家父是否已经遇害了?”

蓝纯青道:“不知道;但据大家的推测,令尊未必被害

石中英祈求的目光,望着蓝纯青,道:“老前辈,你一定知道此个经过,能否告诉晚辈?”

蓝纯青道:“老朽知道的,自然可以告诉你。”他一双炯炯目光,只是凝足目光,望着远处的山岗,足足过了半晌之久,才接着哼一声道:“好个贼子,果然狡狯的很!”

石中英道:“老前辈,你怎么了?”

蓝纯青道:“独角龙王登上了那座高峰,就可对方圆数十里的动静,了如指掌,无所遁形。”说到这里,已经从崖后门出,一下闪到另一个方石后。

石中英跟着站起,突觉无缘无故的打了一个冷哗,当时也并未在意,跟着惊了过去。

蓝纯青久经江湖,为人十分精细,他引着石中英,藉山上大石的掩护,躲躲藏藏的从山腰转到山的背面。

他们行动极为小心,自然也瞒过了居高临下,站在高峰上监视的独角龙王李天衍。

蓝纯青转过山腰来,长长的吁了口气,笑道:“现在到了山的背面,就不要紧了,咱们只要行动小心些,就不会被他们发现。”

石中英心中横梗着爹的事,正待追问!

蓝纯青依然催着道,“他们如是没找到咱们的踪影,此此人老姦巨猾,必然会想到咱们可能躲在附近,已循原路逃走,只要他们一经发觉,很快就会追下来了。因此咱们还得快走才好。”

说完,当先长身掠起,朝山岭间一条小径奔去!

石中类一展轻功,紧随他身后而行,一面问道:“老前辈,家父如何失踪的,你现在可以说了。”

蓝纯青道:“令尊在武林各大派的掌门中,颇负清誉,久为同道所推崇,自从十年前,令尊亲诣积压大门派,秘密成立了,护剑会’之后,到了八年前,华山,八卦,青城、形意四个门派的掌门人,倡议公推武林盟主,总理武林事务

石中英关心的问道:“家父被贼人假冒,华山祝伯伯,和八卦门的高伯伯,自然也是假的了。只不知和八年前,他们两人是否已是假的了?”

蓝纯青口中“哈”的笑了一声,才道:“公子这一猜测,一点不错,直到后来,老朽才知道这是一个不落痕迹的阴谋。”

石中英悚然惊道:“不落痕迹的阴谋?”

蓝纯青:“自然是他们预先布置的阴谋,据老朽推测,祝景云,高翔生二人,早就被贼党所假冒,他门只是假冒了祝景云和高翔生,才有机会接近令尊。”

石中英不自觉的“啊”的一声。

蓝纯青道:“但那封信上,老朽也署了名,唉,也许还有其他门派的重要人物,早已被此一邪恶组织所渗透了,因为这封信才一发出,就得到各大门派一致赞成,也极自然的由令尊当选了武林盟主……”

石中英忍不住问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蓝纯青略作思索,道,“那是八年的前的九月里,直到第二年元旦,武林盟主才正式就职。”

石中英问道:“老前辈知不知道家父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呢?”

蓝纯青道:“令尊当选武林盟主之后,这一年‘护剑会,的主持人,正好还是令尊轮值,老朽是令尊的座上客,令尊对‘护剑会’有什么指示,都是经由老朽转发出去的。”

说到这里,口气微微一顿,续道:“但到了这年年底,令尊有三个多月,一直没有问过‘护剑会’的事,接着经由高翔生的推介,任命屈长贵为总管,老朽已经看出情形不对,就在他不注意时,以‘护剑会’暗语试探,他果然俗无所知,这才知道令尊已为贼党所乘,眼前此人,已非令尊本人。”

石中英听到这里,只觉心头一阵震傈,忍不住打了一个冷噤,口中随着发出一声惊“啊”!

蓝纯青走到他前面,突然听到石中英声音有异,不觉脚下一停,回头看去。

只见石中英脸色青中透黑,连嘴chún都白得毫无血色!

一时不觉吃一惊,急忙问道:“石公子怎么了?”

石中英只觉身上奇冷,山风吹来,更似一直砍到骨髓里去一般,全身颤抖着道:“晚辈好冷!”

这句话,连牙齿都在打战!

蓝纯青多见识广,心头暗暗吃惊,问道:“你和屈长贵对过一掌?”

石中英道:“是的,他已被晚辈一掌击伤右肩。”

蓝纯青攒眉道:“这就是了,他练的是旁门中的‘玄冰掌,掌风袭体,寒毒入骨,你一定和他对掌之时,中了他的寒冰之气。”

石中英身上愈来愈冷,忍不住呻吟着道:“不会吧,昨晚晚辈冲出窗户之际,屈长贵就是迎头扫”了晚辈一记’玄冰掌,晚辈丝毫没有受伤,今天他打出的‘玄冰掌’,已被晚辈掌力所破,怎会反为所乘?”

蓝纯青笑了笑道:“老朽虽然不知公子练过什么功夫?但听昨晚屈长贵曾说,公子练成玄门‘护身真气’,不惧‘玄冰掌力’,而且还从他的掌风中冲出,以此推断,昨晚公子从窗户冲出之际,必然以真气护体,才能冲破他的‘玄冰掌’不会伤得丝毫。”

方才你和他对掌之时,双方必然都是全力一击,你一举破了他的,玄冰掌’,自然要把发出的掌力收回,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在你收回掌力之时,太大意了,以致被他寒冰之气,乘隙而入,只是你当时并未发觉而已。”

石中英陡想起方才收掌之时,确会感到有一丝寒意,这就点点头道:“老前辈果然料事如神,晚辈收掌之际,确实打过一个冷噤,难道一丝寒气,就有这么厉害么?”

蓝纯青道:“玄冰掌的厉害,也就在此,只要有一丝寒毒之气,袭上人体,和被他击中一掌。并无二致。”

说到这里,不由的双眉紧蹙,发愁道:“凡是被‘玄冰中’击中,除了他独门解葯之外。只有‘一阳指’可救,再就是要练有‘三阳神功’的入,才能助你寒毒消除,除此之外,别无救治之道……”

石中英这一阵工夫,已经冷得嘴chún发黑,全身骨骼,都像冰冻了一般,口齿打战,说道:“不要紧,晚辈练的是‘逆天玄功’,只要找个隐僻的地方,晚辈也许可以把体内寒毒之气,巡出体外。”

蓝纯青不觉笑道,“老朽几乎忘了;公子是唯一得到狄谷老人真传的入,如此就好……”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突然冻结了!

试想自己两人,虽然一时避开石松龄等人的追踪;但这只能说是暂时避开而已!

那假冒石松龄的贼人,何等狡狯!他们分头搜索,找不到自己呵人,必然会回头找来。此地正是他们势力范围之内,如何藏得住身?

但石中英身中寒毒,势不能久延,势非立时运功巡出不可?一念及此,心头不觉愈感沉重,望望石中英,问道:“公子还能行动么?”

凡是中了“玄冰掌”寒毒之气的人,寒毒入骨,血脉凝结,四肢必然冻僵!

石中英缓缓吸了口气,颤声道:“晚辈勉强还可行走。”

蓝纯青道:“这样就好,离此地十几里路,有一处石窟,洞窟幽深,十分隐秘,那是老朽和本会约定秘密会面之处、咱门快些走吧!”

说完,当先朝山径上行去。

石中英跟在他后面,不住的提吸真气,兀自觉得奇冷难耐,脚下也有瞒珊难行之感!

勉强又奔了十来里路,额上已经绽出黄豆大的冷汗,口中忍不住呻吟出声!

蓝纯青脚下一停,回过身来,只见石中英脸如白纸,一个人摇摇慾倒,不觉大吃一惊,急忙伸手把他扶住,说道:“那洞窟就在前面不远,老朽扶着你走吧。”

石中英自己也感觉有些支持不住,只好任由他扶持着行走。

翻过一重山岭,脚下尽是峋岩断壁,山势更形陡峭,到了此处,已无山径可行。

蓝纯青一把抱起石中英的身子,连纵带掠,朝一处幽谷、中飞身直下。这谷底是一道干壑,地势曲折、到处都是大小不等的乱石。

蓝纯青抱着石中英,飞身跃上一方石崖,伸手拨开藤蔓,露出一个半人来高的石窟,俯身而入。

石中英虽是奇冷澈骨:但他仗着自幼练功,一身所学,已兼数家之长,早已运起全身功力,护住心脉,不使寒毒侵袭。此时忽然开眼来。问道:“老前辈,已经到了么?”

石中英勉强站立,上下牙齿打颤道:“有一件事,确实要老前辈相助。”

蓝纯青道:“公子,要老朽如何相助?”

石中英道:“晚辈练的是‘逆天玄功’,此时全身血脉几乎已被寒毒侵入,无法竖立,就请老前辈把晚辈身子,头下脚上,倒立起来,但老前辈一时却不能放手,要等晚辈气血逆行一周天,约需一盏热茶时光,才可放手。”

蓝纯青自然知道六合剑石松龄和昔年魔教中一位长老,乃是忘年之交。

他九位师父之中。第一位就是天封老人。(狄谷老人)魔教中的“逆天玄功”,虽是左道旁门之术,但却别走踢径,和武林中任何一路的内功,截然不同。

因为任何内功,必须循序渐进,惟有“逆天玄功”,和一般内功,正好完全相反,逆脉行气。不但可以速成,十年苦练,足可抵得旁人数十年功力,而且还有一点好处,那是因为全身经脉倒转,和人动手,不俱对手截脉、点穴等手法。

但“逆天玄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练习,因为要练习这种有背武学常规的武功,限制自然极严。

第一,必须从小就有武学恨基。

第二,必须有过人的资质。

第三,必须配全三十六种灵葯。

这三十六种灵葯,又都是极为稀有难得。因此,多年来,魔教中也难得有一人练成“逆天玄功”的。

闲言表过,却说蓝纯青依言把石中英身子倒竖过来,双手轻轻扶住他的身子;使他竖立不倒。正在此时,突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洞口传来!

蓝纯青双手正扶着石中英倒竖的身子,心头不禁大急,立即低声朝外喝道:“精虹直慾冲牛斗。”

只听那人低低吟道:“正义人间好护持。”

蓝纯青心知来的是自己人,心头不觉放了许多,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接着问道:“报个数儿。”

那人道:“七星剑下第三人。”

蓝纯青点点头道,“好,你来此作甚?”

他说话之间,有意无意的侧过身去,不让来人看到他的面貌。

其实山腹石窟,黝黑如黑,来人未必看得清他的面貌。

只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已经转过弯来,接着说道:“属下奉七星剑主之令,特来通报紧急消息的。”

蓝纯青问道:“什么紧急消息?”

那人道:“七星剑主得到密报,那是石盟主在北峡山脉遍找护法不得,以飞鸽传令,要庄中即速携带犬前去搜索护法下落,目前已由何东升率领出发,只怕很快就会找来,剑主才要属下赶来通知护法的。”

蓝纯青听的暗晴一惊,贼党如果利用猎犬,此处地势最隐秘,也逃不过猎犬的嗅觉。

但石中英中了屈长贵“玄冰掌”毒寒,正在运功之际,一时又无法离去。心中想着,立即缓缓转过脸去,问道:“剑主怎知老夫在此?”

那人道:“剑主只是猜想,北峡山既无护法的踪影,也许护法是负了伤,那就极可能到这里来暂避。”

蓝纯青道:“负伤的是石公子,老夫正在替他护法,一时只怕无法离此而去……”

他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个计策,立即“啊”了一声,接着以“传音入密”说道:“你回去告诉剑主,要他如此如此,就可把石松龄等人引开了。”

那人躬身道:“属下遵命。”

蓝纯青道:“你快去吧!”

那人躬身一礼,悄然退了出去。

蓝纯青等那入走后,依然心头十分沉重,他虽想出了一个退兵之计,但是否有效,依然不可预料。

石中英中的是“玄冰掌”寒毒,他能否运功逼出体外?就算他练的“逆天玄功”能把寒毒逼出,不知需要多少时间?

若是石松龄等人追踪至此,凭藉石窟狭窄形势,他们无法一口气冲进来,固可抗拒一时,但时间稍长,自己一个人,能否顶得住,也有问题。

时间渐渐过去,石中英倒竖的人,本来还在不住的颤抖,现在已经渐渐平静下来。

这样又过了半盏热茶工夫,石中英身上也逐渐炽热,不像方才那佯,触手冰凉!

心知他已把全身真气运开,这就轻轻松开了双手。

为了要凭险固守,他细心察看了洞口每个转角的形势,先把洞口中可以移动的大石,布置为第一道关口,万一第一道守不住,还可退守第二道。接着又拣了许多合手的石块,放在一边,必要时可作暗器之用。

这样足足忙了顿饭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真假火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