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公子》

第08章 真假公子

作者:东方玉

如今已是二更时分。

左舷,突然出现了两条人影!

这两人脸上都蒙了一块黑布。看不清他们的面貌,但只要看他们身形轻得如同落叶,快得如同幻影,两人身手之高,就决非寻常人物。

两条人影堪堪在左舷出现,前面的黑影打了一个手势,既不蹲身伏腰,也不抖臂作势,忽然凌空飞起,一闪而没。

后面那人也不怠慢,双手一划,身如海燕钻风,同样悄无声息的朝上飞起。

夜色如黑,两条黑影身法又快,自然不会有人发现。

如今,他们已经从第二层,飞上了第三层。

这回他们更加小心,两人只打了一个手势,就迅快的隐入暗处,动作之轻,几乎连一丝声息也没有。

如今约略已可分得出来,这两入是一老一少。但见年少的身形轻轻一闪,疾如飘风,一下就掠到舱门左侧,立时以背贴着舱板站定。

年老的同样一个起落,轻轻掠到舱门右首,贴壁而立,然后探怀取出一柄其薄如纸的匕首,小心翼翼的摸着舱门,正待朝门缝中拨去!

那知个指触到舱门上,木门忽然应手而启!

原来舱门只是虑掩着,经人一碰,就自动开启。但这下,却把两人吓了一跳,立时屏息凝神,静立不动。

那知足足耗了半晌时光,舱中依然不见什么动静。

年少的一个忍不住探出半个头,朝里望去,但见居室中,静悄悄的,那有人影?他艺高胆大,眼看舱中无入,忍不住身形闪动,翩然掠了进去。

起居室当然没有人。里面门帘低垂,同样阅然不闻人声!

年老的守在舱门口,以“传音入密”问道:“石老弟,怎么了?”

年少的侧耳细听了一阵,也以“传音入密”说道:“老前辈,卧室里好像没有人。”

这两人,不用说,是蓝纯青和石中英,他们自然是查探假石中英的卧室来的了。

蓝纯青微微一惊,道:“他不在房中!”

石中英道,“晚辈进去瞧瞧。”

蓝纯青叮嘱道:“你要小心些,动作务必迅速,如果没有发现什么,愈快退出愈好。”

石中英道:“晚辈省得。”

一手掀帘,闪身而入。

他进入卧室的刹那,自然全神贯注,功聚双掌,但当他目光一转,发现假石中英果然不在房中。

这小子深更半夜,不知去了那里?

门帘疾然一动,蓝纯青迅快的闪身而入,问道:“房中没有人么?”

石中英道:“没有。”

蓝纯青双目微蹙,说道:“他会去了那里,咱们莫要中了他的计?快TXTGOGO。”

说话之时,目光早已朝四面板壁上搜索过了。

其实这间卧室,不过两三丈见方,除了一张床铺,一张书案,搜都不用搜,就一目了然。

石中英道:“这就奇了,晚辈明明看到琴儿收了碗筷,从这里出去的,怎会……”

突然,他目光掠过书案,看到案头端端正正放着一个信封!

“哦!老前辈,这里有一封信!”

随着话声,已经一步掠到案前。

蓝纯青闻声跟了过去。

石中英已经伸手从案上取起信封,只见上面写着“留呈剑公子亲展”字佯。

“留言?”

石中英诧异的道:“是谁写给他的信呢?”蓝纯青道:“快打开来看看。”

信封本来就开着口。

石中英依言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着一笔娟秀的管花小楷:“书呈,蓝护法钧鉴:“看到这几个字,忍不住道:“老前辈,这封信是给你的。”

随手把信笺递了过去。

“哦!”蓝纯青颇感意外,一手接过信笺,凝目看去,但见下面接着写道:“属下任务,到此已告一段落矣!尚未完成者,假公子亦该由真公子去完成也……”

石中英看到这里,不觉失声道:“他会是护剑会的人?”

蓝纯青点点头道:“七星剑主,这倒颇出老朽意外之事!”

说到这里,口中“晤”了一声,又道:“这就是了,老弟还记得前天火龙卢馄叔侄二个站在崖上,一个守在崖下,一举被咱们制住的事么?老朽那里动了疑,火龙卢州成名多年,不仅火器独步江湖,一身武功,亦是不弱,他们叔侄,纵然不是咱们对手,也不至于一下被咱们制住。”

石中英道:“老前辈是说他门早已被人制住了?”

蓝纯青笑了笑道:“不错,如今咱们知道了假公子的身份,自然是他出其不意,先把他们制住了,才退走的了。”

石中英道:“晚辈还是弄不恢,七星剑主怎会当上假公子的呢?”

蓝纯青笑道:“这个很简单,七星剑主是‘护剑会’训练出来的,一定也精擅易容之称,再说,假冒你的那个贼人,必然是老贼心腹,七星剑主在混入老贼手下之时,正好假冒了那人,等老贼命他假冒你时,岂不正好由七星剑主假冒了你?”

石中英点头道:“老前辈说的也是。”

蓝纯青笑了笑道:“现在咱们不用急了,床铺上有长衫,你先换上了,恢复了你原来的面目再说,老朽到底不中用了,目力比从前差得远了,还是点上灯再看呢。”

石中英迅快的抓起床铺上的衣衫,披到身上,同时伸手从脸上揭下了人皮面具。

这一瞬间,他又恢复了剑公子石中英。

蓝纯青也在此时,打亮火种,点起了银虹,室中登时现出一片光明。

石中英道:“老前辈现在可以看下去了。”

蓝纯青含笑点头,继续朝信笺上看去。

“…此次前去君山,系押运龙门帮主李天衍,及叛教之左月娇,左系老贼义女,伪装祝班芬者,但日前为救助石兄,触件老贼,命戚婆婆随行管束,苹女身世堪怜;且有弃邪归正之心,望善视之。三人现均在底层暗舱之中,唯一入口,须移开书案揭开舱板,有木梯可下。李帮主伤势虽愈,散功之毒未解,解葯即在衣袋之中。戚婆婆武功极高,亦擅使毒,为老贼羽党,须加防范。‘黑衣队’武士,均练有特殊武功,此去君山,可为我用,彼等只听命于持金牌,捏煞决之人,函内随附金牌一面,及指挥彼等之‘煞决’图解一纸,转赠石兄,务必先行熟记于胸。假冒李帮主之贼人,身份未明,据悉精于使毒,诸祈小心。七垦剑主敬上。”

蓝纯青看完信笺,随手取起信封,轻轻一倒,里面果然一面穿着红绒的心形金牌,上面铸着符录似的蝌蚪文,另外还有一个极小的纸卷,敢情就是七星剑主信上说的“煞诀图解”了。

当下把金牌和纸卷朝石中英递去,说道:“老弟,这东西交给你了。”

石中英堪堪伸手接过,突然回头去,口中大喝一声:“什么人?”

身形闪动,飞快追了出去!他这一行动,可说已相当神速,但当他追出甲板,只见一条黑影,快得如同殒星一般,划空而逝,眨眼之间,便已在黑暗中消失。

等到蓝纯青跟踪追出,黑彤早已走得不知去向。蓝纯青问道:“老弟可曾看到人么?”

石中英微微颔首道:“看到了,此人身法奇快,晚辈追出舱外,他己逃出二十丈外,一闪就不见逝,眨眼间,便已在黑暗中消失。

他目光依然望着远处,徐徐说道:“他使的好像就是‘浮光掠影身法’!”

“浮光掠影?”

蓝纯青听的不觉一怔,问道:“老弟没看错?”

“浮光惊影”,是武林中久已失传的轻功,据说练成这种轻功的人,可以飞快绝迹,无怪蓝纯青大为惊奇了。

石中英道:“晚辈练的是‘天龙驭风’身法,当时曾听家师说过,只有‘浮光掠影’身法,快过‘天龙驭风’。”

蓝纯青脸色凝重,徐徐说道:“但愿此人不是贼人一党才好!”说到这里,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急急问道:“你摸摸口袋里,有没有解葯?”

石中英伸手一摸,衣袋中果然有一个小小瓷瓶,一面点头道,“有。”

随手取出,低头瞧去,只见瓶上贴着一张红色签条,上书:“解毒金丹”四字,下面另有八个小字:“专解奇毒,每服三丸。”

蓝纯青道:“事不宜迟,咱们快些进去。”

两人重又回入卧室,迅快移开书案,仔细察看,果见其中有一方舱板,留着指头大一个小孔。

蓝纯青用手指勾注木板,缓缓揭住,下面露出一个四方形黑黝黝的洞穴,底下有一道笔直的木梯,容得一个人下

原来这是一个暗舱,可以直通船底底舱,正因第二层舱中,隔了几个小房间,是以这暗梯虽然通过第二层;但位竹在中舱与后舱之间,自然很不容易被人发现。

蓝纯青迅快又把木板放下,低声道:“老弟一个人下去吧,不过行事千万小心,尤其那戚婆婆擅于使毒,务必先把她制住了。”

石中英笑了笑道:“晚辈并不怕他使毒,老前辈怎么不下去呢?”

蓝纯青道:“方才那人,敌友未明,这里只有一个一口,万一被人阂起,咱们出路被截,岂不困在里面了?”

石中英点头道:“老前辈顾虑极是。”

蓝纯青重又揭起木板,一面叮嘱道:“老弟快下去吧。”

随手递过了一个白铜千里火筒。

石中英接过火筒,双脚跨入洞窟,攀援而下,

这简直像一口方形的枯井,仅比一个人略微宽了些。

木梯笔直而下,须得手脚并用,攀援着木梯而下,从第三层爬到底舱,就足足有三数丈距离。

石中英手足并用,也耳目并用,他在快要落到底舱之时,已经听到距离不太远的地方,有两个人的呼吸声音!

一个比较细长,不用说,此人正在调息行动。

另一个声音虽细;但经听就知道他已经睡熟。

石中英不用隐藏行动,是以到了最后几级,就轻轻一跃,落到舱板之上。

只要他不太提吸真气,纵落的虽微,仍然会有声音,只要内功有相当火候的人,就会警觉。

果然,就在他堪堪跃落之际,只听戚婆婆的声音,又尖又冷的道:“公子深夜下来,有什么事吗?”

石中英迅快的转过身来,(他从木梯上爬下来,面向木梯,必须转过身来,才面向舱中)目光一扫。

只见这间底舱略呈狭长,左首有两张床铺,对面放世。

一张铺上,盘膝坐着戚婆婆,另一张铺上,侧身而卧的,正是祝滇芬,不,她应该叫左月娇!

对面,壁间有一道木门,还上了锁,不用说,那里面囚禁的准是独角龙王无疑。

这一阵打量,原只是目光一扫的工夫!

“哒!”石中英打亮了手中火筒,目光一抬,徐徐的道:“在下自然有事。”

说话这时,戚婆婆已经跨下铺来,看他目光瞧着左月娇,不觉呷呷笑道:“你不是想打这丫头的主意吧?”

石中英知道假扮祝棋芬的左月娇,身手极高,她听到自己和戚婆婆的话声,怎会仍然睡着不醒?

那就是说,她不是被点了睡穴,就是被戚婆婆葯物迷着了。她纵然不是真的祝淇芬,但他们兄妹相处,时间虽短,感情却是不错。

尤其石中英知道她是为了那晚接应自己,被老贼获知,才派戚婆婆随行管束,把她送到君山去的。

此时听了戚婆婆的话,不觉脸色一沉,道:“你把她怎么了?”

戚婆婆斜脱了他一眼,嘿然低声道:“瞧你,小子,在我戚婆婆面前,居然也端起架子来了。”

石中英心头暗暗一凛,依然冷声道:“戚婆婆应该知道,此行以在下为主。”

戚婆婆哼道:“你只是出个面罢了,难道还要爬到我老婆子的头上来?”

石中英笑了笑道:“这就是你老多心了,在下怎敢在戚婆婆面前端架子?方才只是和你老开玩笑的。”

戚婆婆脸色稍弄,尖笑道:“好小子,我看你真有些得意忘形了,也不想想不是我老婆子在盟主面。前力保,你能有今天?说到这里,话声一顿,问道:“说,你来作什么的?”

石中英道:“黄昏前接到飞鸽传书,有一件事,要在下亲自问问独角尤王,有劳戚婆婆把锁打开了。”

戚婆婆一双三角眼望着他,尖笑道:“老婆子只管这丫头,独角龙王一日三餐,是琴儿送的,锁匙自然在琴儿身上,你几时交给老婆子了?”

石中英听的方自一怔,但他为人机瞥,立即说道:“在下已经交待过琴儿,这钥匙应该由你戚婆婆掌管,难道他没有交给你……”

戚婆婆忽然从衣袋里一阵掏摸,取出一把钥匙,随手扬了杨,呷呷尖笑道:“老婆子差点忘了,果然在我这里。”

石中英听她口气,己然觉出不对,左手扬处,暗藏在指甲中的“弹指迷香”,迅快的朝她迎面弹去。

戚婆婆呷呷尖笑道:“好小子,老婆子并不怕迷香,但你却已经中了老婆子的无形毒粉,现在该倒下去了。”

石中英心头暗暗一惊,依然站着不动,朝她微微一笑道:“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真假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公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