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10章 急转直下

作者:东方玉

张阿六爽朗的道:“咱是交你才宝哥这个朋友,银子提他作甚?”

张才宝正色道:“话不是这样说的,没遇上你六哥,我五百两也赚不到,咱们就这么一言为定。”

两人兴高彩烈,喝完酒,张阿六起身会帐,但张才宝抢着会了。

离开酒馆,张阿六领着张才宝,穿过街尾,进入一条小巷。

但在两人离开酒馆之时,却有一条瘦高人影远远的跟了下来,两人弯进小巷,那黑影却似蝙蝠一般,在黑暗中一闪而没!

这条小巷,又黑又脏,住的都是些贫苦人家,这时灯火全熄。

张才宝跟在张阿六后面,右手暗暗摸着怀中匕首,左手提在前胸,距离张阿六后心,可不到两尺。

张阿六自然毫无所觉,兴匆匆的走到一间矮屋门首,站停脚步,低低说道:“才宝哥到啦!你等一等,干娘只怕睡了,我去敲门。”

说完,举手在门上重重的擂了两下。

只听里面响起一个老妇人的声音,问道:“敲门的是什么人?”

张阿六凑着门缝,大声叫道:“干娘,是我,阿六。”

那妇人声音道:“你来干什么?又是赌输了,这几天,我一笔买卖也没做成功,那有银子?三牌楼张府里要一名丫头,你明天给我到乡下去跑一趟,才是正经。”

那妇人只说着后,连灯也没点,敢情是不想开门。

张阿六道:“干娘,你老快开开门,我是有正经事来的,油水可大呢!”

敢情是听到油水,里面灯火亮了,那妇人唠叨的道:“你还有什么好事,找到干娘头上来……”

木门开了,从院落走出一个花白头发,面目可憎的老妪,一手擎着灯,颤巍巍打开大门,探出头来。

张阿六连忙趋前一步,说道:“干娘,这是才宝哥,他要打听湘云姑娘的消息,特地叫我陪他来的。”

那老妪望了张才宝一眼,陪笑道:“有话到里面再说,快请里面坐。”

张才宝不好意思的道:“打扰婆婆,真不好意思。”

老妪走在前面,一边说道:“没关系,老婆子这里,时常有人半夜里来叫门的。阿六,你替我带上门。”

张阿门应了声“是”,随手掩上了木门。

经过小天井,里面是三间矮房,老抠把两人让进屋去,那是一间陈设简单的客室,上首放着一张木桌,和几把凳子。

张阿六跟在后面,进入客堂,转身又拴上了木门,一面笑着道:“才宝哥,现在到家啦,你该说什么,就该说了!”

张才宝听出他口气不对,方自一怔之际,陡觉腰眼里一麻,被人点了穴道,不觉惊诧道:“六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阿六走到他面前,好笑道:“我干娘不大好说话,才宝哥,你还是照实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张才宝身子挣动了一下,睁大眼睛,道:“六哥,你开什么玩笑?”

那老妪已在上首一把椅上坐下,面目冷森道:“阿六,你知道他是那一家的人?”

张阿六得意的道:“先前我只觉他有些面善,还想不起来,他自称赶车的,我也相信了,后来他说出要打听湘云姑娘的下落,登时使我起了疑心,再一想,嘿,他明明是赵三公子家里舞狮的咯!”

老妪点点头,冷声道:“很好,你问问他,谁要打听湘云姑娘?赵三公子不在,是谁出的主意?”

四大公子失踪的消息,大家守口如瓶,成都城里,可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老妪如何会知道的?

张阿六朝张才宝道:“你都听到了吧?干娘问你的话,你还是照实说的好。”

张才宝穴道受制,身子丝毫动弹不得,怒嘿道:“姓张的落在你手里,算是阴沟里翻船,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但你们也该报个字号听听。”

老妪阴哼道:“凭你也配?”

张阿六笑嘻嘻的道:“朋友大概连姓张都是假的吧,干娘面前,你要是有半句假话,那是自找苦吃了。”

张才宝嗔目道:“你要老子说什么?告诉你,老子被你们讧来,后面的人,也会跟着就到,你们这点鬼蜮伎俩,可瞒不过咱高领队。”

他原是一句恐吓之言,但老妪却是神色一变,点头道:“此话不错,阿六,点了他哑穴,带到后面去,准备纸笔,要他把四家有些什么动静,用笔写下来。”

张阿六答应一声,正待出手!

忽听有人接口笑道:“不用了,他知道的并不多,有话还是问我吧!”

张阿六听的蓦然一惊,急忙回头瞧去,只见客堂后面一扇小门中,站着一个四十开外的瘦高个子,不知他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张才宝穴道受制,身不能动,目光一抬,不禁喜出望外,急急忙道:“高领队……”

那老妪突见自己屋里闯进一个人,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不但没有惊容反而露出狞笑,侧顾高冲,冷冷一晒,道:“你就是高领队?”

话声一落,上身微动,突然欺到了高冲面前,伸手就抓。这一抓奇快绝伦,鸟爪般五指,弯曲如钩,闪电抓到高冲胸前。

高冲微微一凛,疾忙闪开一步,心想:“这老妪出手不俗,自己可得小心!”一面朗声答道:“不错,在下正是高冲。”

老妪冷哼道:“你来的很好!”

欺近一步,两手齐出,左爪右掌,各成家数,辛辣得异乎寻常!

高冲眼看对方出手阴毒凌厉,心知遇了劲敌,侧身退让,先让开对方左爪,左手竖砍,封挡老妪掌势,右掌挥动,趁机反击过去。

老妪喝道:“你武功不错啊!”

高冲大笑道:“老太婆,你也大出我意料之外!”

两人口中说着,掌来指往,却斗的十分激烈,每一招几乎都是充满杀机的致命招数。

张阿六见两人动上手后,立即夹起张才宝,退向一侧。这间客堂地方狭小,动起手来,不能像一般的飞跃闪纵,大都只能靠拳掌变化,对付强敌。是以动手相搏,更见险恶,双方都想以快速手法,争取优胜。

片刻工夫,两人已经搏斗了五十余合。老妪似感不耐,口中冷哼一声,掌法一变,突然改劈击为擒拿,一双鸟爪弯曲如钩,玄妙神速已极。

高冲没想到一个老妪,武功会有如此高强、此时忽见对方掌势倏变,心头一震,正待变招!

谁知腕上一紧,对方五指宛如钢爪紧紧扣住了自己脉门!

心中大感震骇,百忙中五指疾翻,同样朝老抠手腕上反扣过去,左手扬处,一掌迎面拍出。

老妪白发飘飞,左手一挥,硬接高冲一掌。但听“蓬”的一声,双掌接实。高冲只觉老妪内力极强,竟然被她震的向后退开了一步。

就在此时,那张阿六突然欺近过来,手起指落,点上了高冲右腰“志堂穴”。

高冲右手和老抠互扣,左手又和老妪硬拼了一掌,那里还顾得到张阿六的突袭,右脚要待后喘,已是不及,右腰一麻,已被点中了穴道。”

老妪出手如风,又点了高冲两处穴道,右手轻丢,把高冲一个身子“砰”的一声摔倒地上。口中一阵呷呷怪笑,点头道:“阿六,你这一手还算见机。”

张阿六连忙躬身道:“阿六全仗你老人家栽培。”

老妪嘿了一声,吩咐道:“把他拖进去!”

张阿六动作极快,抱起高冲,走入堂后,把他放在地上,然后又把张才宝抱了进来,放在一起。

老妪一手拿着灯盏,缓步跟着走进,随手把灯盏一放,冷冷说道:“高领队,你落到了老身手里,还有何说?”

高冲闭目而坐,有如老僧人定一般,望也不望两人一眼。

老妪又道:“什么人派遣你来的?”

高冲缓缓睁开双目,冷笑道:“在下跟在张才宝身后来的,你说是什么人派遣来的?”

老妪阴笑道:“不错,老身忘了你是领队,咱们河水不犯井水,高领队找上我陆媒婆,究是为了什么?”

原来她叫陆媒婆!

高冲笑道:“咱们只是找你打听湘云姑娘下落,你何用做贼心虚?”

陆媒婆冷冷道:“你们要找湘云姑娘作甚?”

高冲道:“咱们公子突然失踪,同船之人,只有湘云姑娘是来历不明的烟花女子,在下自然要查查她底细。”

陆媒婆道:“这是你们四家商量好的行动?还是你高领队一个人的主意?”

高冲冷冷说道:“在下先想知道,你陆媒婆究是什么身份?”

陆媒婆呷呷笑道:“高领队也是在江湖上混混的朋友,别忘了你是落在老身手里,老身随时可以把你置于死地。”

高冲打了个哈哈道:“你有胆子,尽管下手就是。”

张阿六在旁插口道:“咱干娘不大好说话,高领队要是不够朋友的话,干娘真会宰了你。”

陆媒婆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张阿六连忙闭嘴。

陆媒婆举手从头上取下一支银簪,轻轻一拔,原来银簪里面是一支三寸来长,黑黝黝的骨针,口中狞笑道:“高领队识得老身这支骨针么?”

高冲目睹她手上骨针,色呈灰黑,分明是巨毒之物,脸色微微一变,但仍然强自镇定,冷冷笑道:“区区一支骨针,就能要在下的命么?”

陆媒婆橘笑道:“不会要命,老身这支骨针,是苗疆一种毒荆,刺中人身,就奇痒彻骨,伤口流出黄水,越烂越痒。不论何人都无法忍受,直到你哀号颠狂而死,朋友要是不肯实说,老身只好让你尝尝毒刺的滋味了!”

话声刚落,灯火突然无风自灭!

陆媒婆倏地站起,功凝百穴,冷喝道:“阿六,快亮火种!”

张阿六只觉一阵冷风吹到脸上,一时不禁毛发直竖,慌忙应了一声,从怀中掏出火种,点亮油灯,一面说道:“干娘,这灯熄的有些古怪!”

陆媒婆寒着一张鸠脸,看看地上两人,并无动静,吩咐道:“阿六,你去看看,门户关了没有?”

张阿六应了声是,迅速奔了出去,四面一瞧,又匆匆进入,说道:“回干娘,两扇大门都闭得好好的……”

猛一抬头,只见干娘身后站着一个青衣妇人,孰自己微微一笑?这下,直把张阿六吓的心头大骇,双目一定,大叫一声:“干娘,有鬼……”

陆媒婆看他神情有异,急忙喝道:“鬼在那里?”

张阿六头上冷汗直冒,伸手一指,道:“就……就在你……后面。”

陆媒婆心知有异,身形突然一挺,朝前窜出数尺,闪电般转过身去,身后那有什么鬼影子?不觉怒道:“鬼在那里?”

张阿六仔细再瞧,只见那青衣妇人依然站在干娘身后,瘦削脸上,还是挂着那份微笑,他双脚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嘶声道:“还……还在你身后。”

陆媒婆心头大怒,挥手就是一掌,朝身后横扫过去,口中喝道:“老身从不信邪!”一掌扫过,身后半点声息也没有,陆媒婆身随掌转,同时转过身去,问道:“现在还有没有?”

张阿六抹抹汗水,目光一转,只见那青衣妇人不是好端端坐在陆媒婆坐过的凳子上?还是那么面带微笑。

鬼的笑容,实在不好看,越是笑,越是觉得可怕!

张阿六靠着墙壁,几乎昏倒,骇极的道:“有,有,她……坐在干娘凳子上了。”

陆媒婆依言望去,只是一把空凳,不觉怒声道:“你是在活见鬼,这鬼是男是女?”

张阿六大着舌道:“是女的,穿的青布衫,啊……啊哟,她…打我一记耳光……”

他双手捧着脸颊,渐斩蹲下身去。

陆媒婆站在他面前,根本什么也没看见,但张阿六左边面颊,果然红肿了起来,他敢情已经吓昏过去了!

陆媒婆心头也有些相信,果然有鬼,就在此时,只觉背后一寒,不自禁的打了个冷哄,猛地一个旋身,回过身去!

这下,她也看到了!

自己面前,果然站着一个花白头发,脸型瘦削的青衣妇人,脸上还含着微笑,静立不动!

陆媒婆突然好像中了邪,一身武功,竟然丝毫也用不出来,两眼一翻,口吐白沫,往后倒去。

青衣妇人微微一晒,回头吩咐道:“你们可以起来了!”

鬼居然开口了,那就不会是真的鬼了!

高冲,张才宝同时一跃而起,两人神色恭敬,垂手躬下身去。

高冲惶恐的道:“属下无能,幸蒙夫人赶来……”

原来这青衣妇人正是王夫人,她没待高冲说完,挥挥手道:“不用多说,你们把这两人带回去,我要亲自问问。”

高冲慌忙躬身应“是”,但等他直起腰来,王夫人已走的没了影子,心中不禁大感惊凛,忖道:“这位主儿,武功之高,简直不可思议!”

当下就和张才宝两人,挟起陆媒婆,张阿六,朝西城赶去。

        ★        ★        ★

王夫人堪堪回转内宅,紫鹃喜孜孜的冲了进来,说道:“禀报夫人,少爷已经脱险回来了。”

王夫人听的一怔,问道:“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急转直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