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11章 百花谷

作者:东方玉

金一凡突然朝赵三肩头,猛力拍了一下,道:“赵兄!”赵三吃了一惊,回头道:“金兄有什么事?”

金一凡道:“兄弟有件事,一直藏在心里,没说出来,你府上有一名叫高冲的人,平日行动鬼祟,只怕就是姦细,他在府上,担任什么职务?”

赵三吃惊道:“啊,有这种事?此人只是舍间一名仆佣。”他居然把舞狮队领队高冲,说成了仆佣!

金一凡大笑一声,双目精光暴射,偏头朝王立文道:“玉兄,这两人果然是假冒来的!”

突然探手朝赵三肩头抓去。

赵三吃了一惊,身形闪避开金一凡一记擒拿手,说道:“金兄,你这干什么?”

金一凡大笑道:“我早就觉得你举止行动,和平日有异,方才经王兄一说,益发使我证实你也是假冒赵三的了。”

话声出口,身形一见而至,右手突然一掌劈去!

这一掌出手,劲风低啸,威势非同小可!

赵三喝道:“金一凡,我不与你一般见识。”

右手轻轻一托,手法巧妙异常,一下就把金一凡的掌势,化解开去。

那卓七听说两人都是假冒的,心头不禁大怒,大喝一声道:“狗娘养的,老子已经被你们困在石牢里面,还要假冒咱们弟兄,钱二、赵三,被你们弄到那里去了?”

五指箕张,朝钱二迎面抓去,出手迅快之极。

钱二左手疾封,右手慾劈未劈,右脚忽然飞起,直向卓七裆下踢去。

卓七手法一变,右手倏落,迎扣钱二左手脉门,另一只手却骄指向下戮去,身形同时横移一步。

钱二手脚迅速一收,脚下也横移一步,右掌“呼”的劈出。卓七洪喝一声:“来的好!”

扬手一掌,硬接钱二掌势。,但听“啪”的一声,双掌接实,两人上身,同时晃动,各各后退了一步。

这时那赵三正好化解了金一凡掌势,身形一旋,倏地朝斜刺横跃出去,口中喝道:“钱老二,不可缠斗!”

其实不用他叫,钱二和卓七一掌对实,早已借势飞起,朝后纵退,身形快逾掣电。两条人影,一先一后,抢着朝门口飞掠过去。

金一凡大吼一声,道:“你们还想走?”

双肩一晃,疾冲上去,一掌向赵三背后击到!

王立文叫道:“金兄,让他们去吧!”

钱二、赵三两人,堪堪掠到门口,铁门突然开启,钱二身形一仆,像豹子一般,当先朝门外窜去。

赵三却猛地旋过身来,厉笑道:“金一凡,你当我怕了你么?”手掌一吐,迎着金一凡掌势反击过来。

这一掌,双方各自用上了全力,但听一声蓬然大震,金一凡被震的后退了两步!

赵三大笑一声,转身而去,铁门又迅速拴上了。

金一凡眼看被两人逃了出去,心头怒极,望着铁门,口中咒骂一声:“你奶奶的!”

白少辉在边上,心头暗暗嘀咕,适才两人,假冒钱二、赵三有意混在众人里面,难怪方才自己醒来之时,听出两人呼吸,不类睡熟之人。

他们来意,自然是套取王立文等人的口风,没想到一下就会被王立文发觉!

四大公子如今业已证实全都身怀武功了,尤其王立文遇事镇定,居然丝毫不动声色!

这两方的人,看来武功全都极高,不知究竟是什么路数?勾心斗角,所为何事?”

只听卓七道:“这两个贼子,假冒钱老二、赵老三而来,干什么要放过他们?”

王立文道:“咱们身困石室,钱、赵二兄,更是吉凶莫卜,就算留下对方两名二三流角色,干事何补?”

白少辉心中暗暗赞道:“这位王兄,果然心机沉着的很!”

思忖之间,只听铁门开启,一个花白头发的小脚老妪,站在门口叫道:“王立文、卓维和,你们两个出来!”

王立文暗想:“这老妪开着铁门,如此大意,难道不怕我们突施袭击么!”一面回头朝卓七道:“卓兄,我们出去。”

他故意放缓脚步,等卓七走近,低声说道:“咱们眼下处境,已难自主,只有暂时忍耐,不可轻易出手。”

卓七点点头,两人同时朝门口走去。

那小脚老妪目光盯着王立文脸上,冷漠的道:“你叫王立文?”

王立文道:“不错,我正是王立文。”

那老妪又朝卓七瞥了一眼,问道:“他就是卓维和?”

卓七道:“本公子不是卓七,还有谁来?”

那老妪冷哼了一声道:“咱们公主特别宽大,两位身上不用上刑具了,跟我来吧!”

金一凡笑道:“你们公主果然优待,在下呢?要不要去?”

那老妪冷冷的道:“要你去的时候,自然会打发人来叫你,若想妄动,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金一凡道:“生死之事,岂放在我金毛吼的心上?”

那老妪并没作声。

王立文道:“在下想请教老婆婆,这是什么所在?”

那老妪已是不耐,催道:“不用多问,再间我也不会告诉你,还不快出来。”

王立文为人极擅谋略,心知目下形势,只有暂时忍耐一途,这就点头道:“好吧,卓兄,我们就跟他去。”

两人跨出石室,铁门又砰的关了起来。

金一凡怒嘿一声,道:“看来她们想要一个个的问口供呢?”

他转过来,对白少辉道:“唉,白兄,咱们萍水相逢,兄弟把你拖着和王公子结交,结果却把你也连累上了,兄弟实在歉疚的很。”

白少辉道:“金兄毋须负咎,这种意外之事,谁也难以逆料。”金一凡道:“她们如果传问到你,你只管据实说出咱们萍水论交经过,白兄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谈不上什么恩怨,她们自然不会难为于你。”

白少辉乘机间道:“金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金一凡道:“兄弟也弄不清楚,白兄还是不问的好。”

白少辉知他不肯多说,只得罢了。

金一凡突然凑过来,低声说道:“白兄不必害怕,暂时忍耐,一两日之内,自会有人前来救咱们脱险。”

白少辉心中暗暗好笑:“自己远上成都,原是受人指点而来,那会害怕?他却真把自己当作了文弱书生。”

一面故意脸露惊奇,望着他点了点头,表示会意。

就在此时,只听门外传来铁闩拔启之声,接着铁门打开,那花白头发的小脚老抠,又在门外冷冷叫道:“白少辉,出来。”

白少辉道:“金兄,她在叫我了。”

金一凡低声道:“白兄只管前去,她们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不要得罪了她们。”

白少辉道:“兄弟记住了。”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刚到门口,目光一瞥,扫掠了老妪一眼,不觉心中一怔,暗想:“这老婆子分明戴着人皮面具!”

原来这花白头发的老妪,一张鸠脸,冷漠得肌肉僵硬,毫无表情,怎么看也不像是活人脸孔!

那老妪等白少辉走近,目光钉在他脸上问道:“你就是白少辉?”

白少辉道:“正是区区。”

那老妪敢情从没见过这等美少年,目光一直在他人身上打转,口中说道:“很好,你出来。”

白少辉依言跨出铁门,那老姬突然伸手向白少辉左腕扣来!

白少辉看她出手,心中不觉一怔!

此女不但出手奇快,而且手法十分奇突,心知若要避开她一击,就难免要和她动手,这么一来,势必露出了自己会武。心念方动,只觉左腕一紧,已被白发者妪扣个正着。这时白少辉要想反抗,也是来不及了,素性就不作抗拒。

但这一任她扣住,心中却暗觉得奇怪,一个六十左右的老妪,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不但掌心温软,连手指也纤纤如玉,十分柔腻,像是十六八岁的大姑娘的柔英一般!

那老妪也同样感觉到被自己扣在手中的白少辉的手腕,十分平和柔软,不像是身有武功的人,不期怔了一怔,抬目道:“你真的不会武功?”

这句话,敢情她没有装作,不带丝毫冷漠,声音就显得娇脆!

白少辉同样一怔,心中迅速忖道:“原来她果然不是老太婆。”不觉冲着她微微一笑,答道:“在下自然是不会武功的人。”

那老妪被他笑的有些着迷,扣着的手,好像和拉着一般失去了劲力,这是九疑先生的精心杰作,果然生了效力!

突然,那老妪似有所觉,哗了一声,疾快的松开白少辉手腕,冷冷哼道:“这有什么好笑?还不快跟我走?”

说完,关起铁门,转身朝外行去。

她似是深信白少辉不会武功,毫无提防之心,转身走去,整个的背后要穴,全都呈现在白少辉面前。

双方距离不过两三尺,此时白少辉只要伸手一击,就可点中老妪背后的要害。

铁门外面,是一条并不太宽的甬道,尽头处,就是往上的石级。

老妪当先领路,走在前面,刚跨上石级,忽然回过头来,冷冷的道:“见了咱们夫人,说话可要小心!”

白少辉道:“是夫人要在下去的么?”

老妪回眸一笑,道:“你当是公主在请你?”

她一张鸠脸,肌肉人硬硬,笑起来脸上依然纹风不动,但却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

白少辉道:“你们夫人为什么要见在下?”

老妪冷声道:“说不定是招女婿……”

白少辉笑道:“老……婆婆说笑了。”

他心里已经知道她不是老婆子,这声“老婆婆”实在叫不出口来。

老妪哼道:“谁和你说笑了,也不定夫人会杀了你。”

白少辉道:“这么说来,你们夫人一定很凶,是不是?”

老妪“嗯”了一声,低声道:“夫人问你的话,只要据实回答,不可顶撞于她,,也许可以无事,这是你惟一的生机。”

白少辉道:“多谢关照。”

老妪又道:“出了这地道,你最好少说话。”

说话之间,已经走完石级,老妪从身边取出金匙,开启铁门,一道阳光,迎而射来。

白少辉跟在老妪身后,走出铁门,陡觉眼前一亮,丽日在天,繁花如锦!放眼四顾,自己停身之处,似在一处宽广的山谷之中。

这片平地,足有数里方圆,四面青山如屏,飞瀑如练,重峦叠翠,隐隐围绕!漫山遍谷,一片花林,就在绿树繁花之间,隐现亭台楼阁!

天风吹来,清香扑鼻,使人俗虑尽消,心胸为之一畅!

白少辉长长舒了口气,惊奇的道:“这是什么地方?竟有这般明媚的风光!”

老妪锁上铁门,闻言不禁“嗤”的一声轻笑,道:“这里是百花谷!”

这一声轻笑,带着些娇脆,一个鸡皮鹤发的丑婆子根本就笑不出来!

“百花谷!”白少辉背负双手,潇洒的临风而立,由衷赞道:“这名称真美!”

他似乎已为当前美景所迷,忘记了身在险地。

倒是那老妪却反而替他暗暗的耽上了心,接道:“真是个书呆子,连自己是祸是福,还难逆料,这么洒脱……”他鸠脸一侧,悄声道:“你要千万记住,我方才交待你的话!”

白少辉微笑道:“多谢老婆婆。”

老妪跺跺脚,憎恨的道:“别叫我老婆婆。”

这就奇了,不叫你老婆婆,叫你什么,白少辉微微一怔,深逮而发亮的目光,注视着老妪,流露出迷惘之色!

老抠脸上肌肉僵硬,一无表情,突然冷冷喝道:“快跟我走!”白少辉这下真的楞了一楞,心想:“此女当真喜怒无常……”

念头还没转完,忽听左侧三丈外,花树枝叶,起了一阵轻微声响,心中登时恍然大悟,原来林中有人暗中监视!

老妪不敢再和白少辉说话,领着他穿林而行。

一会的工夫,来到一座高楼前面。老抠脚下一停,回身道:“我先进去通报,你站在这里,不可乱走。”

白少辉点点头道:“你只管进去。”

老妪匆匆进去,又匆匆奔出,招手道:“随我进去。”

白少辉随着她跨进玄关,已可看到里面是一间布置精雅的客厅。

厅上垂着一道湘廉,隐绰绰看到廉内端坐着一个妇人,敢情就是此间的“夫人”了。

湘廉下首,站着一个青衣丽人,赫然正是迎春坊的红姑娘湘云!

她换了一身青罗衣裙,脂粉不施,低首站在那里,状极恭敬,瞧到自己进来,连看也不敢看上一眼。

白少辉早已去敛眼中神光,缓步走入,也没去和她招呼。

只听老妪喝道:“夫人就在上面,你还不过去叩见?”

白少辉心中暗自嘀咕,不知这“夫人”究竟是什么路数?行前几步,拱拱手道:“在下白少辉,见过夫人。”

那夫人目光微注,两道湛湛眼神,透过湘廉,投到白少辉身上,冷冷的道:“你就叫白少辉。”

声音冷峭已极,使人听的就不大舒服。

白少辉心头暗暗哼了一声,付道:“此人看来甚是狂傲,自己倒要小心应付才好。”心念一动,立即躬身道:“在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百花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