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14章 百花公主

作者:东方玉

葬花夫人道:“老身为了慎重起见,只喂了两个人,据蓝通说,也许是浣花妖女在无忧散中,另外配有剧毒葯物,如不先解去他们身上之毒,只怕无法解去他们的*葯。老身又请了一位素负盛名的用毒能手,替另外一人先喂服专解奇毒的葯物,但解葯入口,此人又告不治而死……”

白少辉心中暗暗一凛,忖道:“原来无忧散竟有这般厉害,不知九疑先生给自己的那粒葯丸,究是什么葯物,居然能解除无忧散之毒。”

只听葬花夫人续道:“老身想到少侠是和立文他们同时被掳,但你少侠却是并未被他们迷失心神。据老身想来,浣花妖女手段毒辣,心思缜密,决不会遗漏少快一人,不曾服过她们的无忧散。”

白少辉暗想:“这位夫人果然厉害,她居然一口猜想自己也会服过无忧散了。”

一面答道:“夫人说的不错,在下确曾服了她们的无忧散。”葬花夫人目光一动,问道:“少侠可是预先服过解葯么?”白少辉道:“在下未来成都,曾蒙一位异人,赠了一粒丸葯,嘱在下必要时预先服下。”

葬花夫人点了点头道:“这就难怪少侠不为无忧散所迷,唉,立文他们何尝没有预先服过解毒葯物?”

白不辉想起当日情形,暗想:“难怪四大公子毫不在意的杯到酒乾,原来也早有准备。”

葬花夫人问道:“少侠能否把当日情形,详细见告?”

白少辉就把当日浣花公主邀宴,大家昏迷沉醉被掳,如何逼服无忧散,分配到紫蔽坛下,详细说了一遍。

葬花夫人用心谛听,直等白少辉说完,才点点头道:“那名妓湘云,果然是她们的人,即此一点,可见浣花妖女早已怀疑到咱们了!”

说到这里,目光注视着白少辉问道:“少侠远来成都,可是也和浣花妖女有仇么?”

白少辉道:“在下久慕四川天府之国,原是游历而来,在成都无意邂逅了王兄、金兄,萍水论交,邀约在下作烷花溪之游,不想正好遇上了这场事故。”

葬花夫人微微一笑,道:“少侠既和浣花妖女无仇,不是还想再进入她们百花谷会么?”

白少辉道:“在下蒙王昆、金兄两位一见如故,如今王兄神志受迷,金兄等人仍然身陷百花谷中,在下自无袖手之理。”

葬花夫人微微一叹道:“立文他们,能交上你少侠这样的朋友,实在难得。”

“白少辉道:“在下有一疑问,不知夫人能否见告?”

葬花夫人道:“少侠只管清说。”

白少辉道:“在下觉得两位夫人手下,实力雄厚,各自网罗了许多武林人物,真要兵戎相见,定将掀起江湖上一场惨烈的杀劫。”

葬花夫人微笑道:“少侠对咱们的看法如何?”

白少辉沉吟了下道:“前江湖上许多知名之士,大概不入于赤,则入于黑,在下实在分不清楚两方的是非,不过据在下浅近的看法,百花谷似乎手段残酷了一些。

葬化夫人长叹一声道:“老身组织葬花门,原先只为了私仇,但如今要是没有我这个葬花门在和她对抗,只怕整个江湖,都将沦入浣花妖女的魔爪之下了。”

白少辉想起衡山派之事,心头暗暗一惊,抬头问道:“夫人是否知道百花谷浣花夫人的来历?”

葬花夫人道:“老身知道的也并不多,但除了我,只怕江湖上再也没有能说得出她来历的人了。”

语气微顿,接着缓缓的道:“早在百年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自称百花公主的人,当年她到底是否就是住在现在的百花谷?或者她们百花谷这一派,早已代有师承,那就无可查考了。据说百花谷公主不但生得妖艳无比,就是一身武功,也甚是奇诡,连她手下两名使女,也美妙动人,身手高强,因此一出江湖就风摩了不少人,她凭仗姿色,来者不拒,藉此骗取武林各门各派的武功……”

白少辉道:“各大门派都没有发觉么?”

葬花夫人道:“她以色相骗取武功,被骗的人既出自愿,自然也不会泄漏口风,但这百花公主竟然艳若桃李,毒如蛇蝎,凡是和她有染的人,少则三日,最多也不过十天半月,必然遭她杀害。

只是被害的人,全身都找不出丝毫伤痕,大家也只当是偶然暴瘁,并不在意,这样过了一年。江湖上就有不少人死在她手下,正因为各大门派都有高手死亡,而且死因如一,才渐渐引起注意。

终于发现被害的人“后脑穴”上,都有针孔大小一点伤痕,大家几经调查,就怀疑到百花公主身上,但等到发现,已在两年之后,百花公主早已如昙花一现,不知所终……”

白少辉道:“此后就没有人再知道她的下落了么?”

葬花夫人道:“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了,百花公主从此就没有再在江湖露脸。直等到三十年后,峨嵋派一位长老,采葯深山,经过一处山谷,睢到两个垂髻小婢在林前喂招,使出来的居然是各家绝艺,心下不觉大奇。先前还只当她们不过会了一鳞半爪,那知伫立了一回,才发觉这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婢,竟然精通各派武功。尤其听她们口中,不时提到夫人,这就现身出去,问她们夫人是谁,得到的答复是浣花夫人。于是江湖上才有浣花夫人的名号,同时大家也怀疑她可能就是三十年前的百花公主,这话已是八十年以前的事了。

白少辉暗想:“浣花夫人既有这么厉害,师傅何以从没和自己说起过呢?”

心中想着,只听葬花夫人续道:“直到五十年前,江湖上才有浣花宫的人出现,因为她们很少在外走动,但外出的都是年轻女子,每人胸前都绣有各种花朵,极容易辨认,到也相安无事。她们不和外人交往,也绝口不谈浣花宫的事,江湖上人,都把她们视作了神秘人物……”

她口气稍微一顿,接下去道:“但时间长了,总有一两句泄漏出来,大家这才知道浣花宫里没有一个男人,浣花夫人的门下弟子,都称公主,第二代浣花夫人是由前代浣花夫人就门中指定一人为继承人。”

白少辉听到这里,心中暗暗哦了一声,忖道:“难怪白翎坛主和紫蔽坛主同门之间,势如冰炭,原来形成他们尖锐对立的原因,是为了争取继承浣花夫人的名号。”

葬花夫人续道:“浣花宫武功诡异,江湖上只要提起浣花宫,可说无人敢惹,但她们的人,也很少在江湖走动,数十年来,才能相安无事。大概在十多年前,上一代的浣花夫人可能死去,这继任妖女,就存了统治武林的野心。据老身所知,不但江湖上到处都有她的耳目,就是各大门派中,只怕也有不少人成了浣花宫的爪牙。”

白少辉问道:“夫人和浣花宫仇恨很深么?”

葬花夫人苍白的脸色,忽然一黯,缓缓说道:“杀夫之仇。”白少辉看她神色不对,立时改口道:“王兄是夫人令郎么?”葬花夫人微微摇头道:“他是我侄儿……”

话声未落,只见赛纯阳倪长林匆匆走了进来。

葬花夫人目光一抬,问道:“副教练有什么事吗?”

倪长林躬身道:“属下方才接到遂宁方总管的飞鸽传书,白马寺那位老禅师已在一月前出门,至今未返……”

葬花夫人听得双眉紧蹙,道:“老禅师去了那里,他信上没有说起?”

倪长林道:“这个方总管在信上并没提到。”

葬花夫人冷哼一声道:“方总管活了一大把年纪,也越老越糊涂了,我要他找的人,他就这样用至今未返四个字就算交了差了?立文他们神志受迷,总不能老制住穴道,这等重大之事,他……”

倪长林道:“夫人歇怒,方总管信上还提到一件事,要属下传禀夫人。”

葬花夫人道:“他还说了什么?”

倪长林道:“白马寺老禅师医道高明,在川中虽久负盛名,但方总管却另外推荐了一位医道更高明的名医……”

葬花夫人道:“什么人?”

倪长林道:“薛神医。”

白少辉听他提到义父,心中暗暗感到难受,自己从小蒙义父扶养长大,至今他老人家还落在那位神秘的凌坛主手中。

想到凌坛主,不觉心中一动,凌坛主莫非也是百花谷的人?”葬花夫人问道:“薛神医医道如何?”

倪长林道:“薛神医名满武林,大江南北无人不知,任何疑难杂症,到了他手上,莫不妙手回春,葯到病除。”

葬花夫人道:“他现在那里?”

倪长林道:“属下和薛神医昔年曾有一面之缘,他原住苏州,十年前忽然迁去了洛阳……”

葬花夫人道:“洛阳?那要多少天才能到?”

倪长林道:“说也凑巧,方总管前往白马寺,正好薛神医也到白马寺访老禅师未遇,方总管和他原是旧识,不觉大喜过望,已把薛神医邀约来了。”

白少辉听得一怔,暗想:“义父已经获释了,那就是说,他老人家在威迫之下,已经替凌坛主练成了某种害人的葯物了!”

葬花夫人问道:“方总管有没有说,他们什么时候可到?”倪长林道:“方总管陪同薛神医,已在午前动身,兼程赶来,最迟大概在黄昏时分,也就可以赶到了。”

葬花夫人抬头望望天色,道:“这样就好。”

回过头来,朝白少辉道:“少侠府上也是姑苏,不知认不认识薛神医?”

白少辉道:“舍间住在城内,薛神医是在木渎镇上,纵然见过,并不熟识,不过在下和他令郎,却是同窗好友。”

葬花夫人点点头,道:“少快一晚不曾睡觉,也该休息一下了。”

说完起身道:“副教练陪白少侠到前面书房休息。”

倪长林应了声“是”,白少辉也跟着站起。

葬花夫人含笑道:“少使在老身这里,还是把易容葯洗去了吧,就是身上衣服,也溅了不少血迹,脱下来,叫他们替你洗洗干净,好在你和立文身材差不多,换件干净的。”

白少辉退出中院,倪长林领着他穿行两进院落,到达前院书房。

白少辉只觉这里和成都王府中的布置,十分相似,若非早已知道这里不是成都城中,只怕还当置身在城西王府哩。

倪长林笑道:“白大侠可是觉得这里的一切布置,和成都十分相似么?”

白少辉点点头道:“在下正有此感。”

倪长林道:“这是少主人为了伯夫人怀念家园,一切布置,完全按照金沙江故宅建造的。”

白少辉道:“原来如此。”

倪长林领他进入书房右侧三间精致雅房,只见一个眉目清秀的书僮,上前行礼。

倪长林吩咐道:“鸣琴,这位是白大侠,你好生伺候。”

那书憧应了声“是”朝白少辉行礼道:“小的叩见白大侠。”倪长林拱拱手道:“白大侠请休息一回,老朽还有事去,恕不奉陪了。”

白少辉忙道:“道长只管请便。”

倪长林又拱拱手,转身朝外走去。

白少辉跨入雅房,那书僮跟着走进,巴结的道:“小的叫鸣琴,白大侠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白少辉道:“此刻无事,有事时我自会呼唤你的。”

鸣琴躬身应是,便自退出。

白少辉一晚未睡,就脱鞋上床,运功调息。

天色逐渐的暗下来了,室门启处,鸣琴端着一支红烛,走了进来,呜琴身后,跟着一位紫衣姑娘,那是伺候葬花夫人的紫鹃。

她手上捧一套衣衫,朝白少辉欠身说道:“这是少主人的衣服,夫人要小婢替白相公送来,看看是否合身?”

白少辉连忙路下锦榻,含笑道:“多谢姑娘了。”

紫鹃嫣然一笑,把衣衫放到榻上,回头望了鸣琴一眼,鸣琴立时退出门去。

紫鹃从衣堆中取出一只精致的紫檀小木盒,低声说道:“白相公到我们这里里来,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夫人为了不致妨碍相公的行动,特地命小婢送来的易容盒。

夫人曾说,相公脸上颜色,乃是百花谷特有的记号,咱们这里,虽无外人,但进出的人多,也许泄漏了相公身份,还是另外换上颜色,较为妥当,相公请坐下来,小婢这就替你易容。”

白少辉心中暗想:“紫薇坛主已被白翎坛劫去,自己那里还有机会再混进百花谷去?”他心中想着,可是并没说出口来,一面含笑道:“在下还粗诸易容之术,不敢有劳姑娘。”

紫鹃望了他一眼道:“那么相公把这身衣服换下来了,小婢拿去洗涤。”

说完,返身退了出去。

白少辉掩上方门,脱下身上的紫色劲装,换好长衫。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放着各种不同颜色的葯丸。

当下先把脸上葯物,拭抹干净,然后取过一颗淡青和一颗焦黄的葯丸,在掌心调匀,对着铜镜,轻轻抹到脸颊上,又仔细勾勒了一番。

转眼之间,一个紫堂脸的赳赳武夫,已经变成了一个脸色苍白,又面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百花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