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17章 意外之助

作者:东方玉

片刻工夫,便已奔到柴姑婆居住的石屋门前。花小玉脚下一停,低声道:“你上去打门。”

白少辉伸手一推,厚重木门,应手而启,这就尖声叫道:“柴姑婆。”

他自幼跟随黑煞游龙学艺,自然也懂得改变声音,这尖着喉咙说话,当真有几分像秋云的声音!

柴姑婆从左首房中探出头来,问道:“什么人?”

白少辉应道:“我是秋云。”

花小玉听他尖着声音说话,忍不住嗤的笑出声来。

柴姑婆弯腰弓背,颤巍巍的走了出来,白少辉也扭扭捏捏的跨进屋去。

柴姑婆朝门外望了一眼,问道:“秋云姑娘,外面是谁?”花小玉跳了进来,应声道:“是我。”

柴姑婆两颗眼珠骨碌一转,朝白少辉诧异的问道:“你是送这女娃儿来的?”

她这口气,自然是说女娃儿也要服“无忧散”来的了。

白少辉道:“不是,她是跟来玩的。”

柴姑婆露着尖尖牙齿,冷声道:“这里有什么好玩?”

花小玉接口道:“我叫小妹,住在清心庵,方才遇上秋云姐姐,就跟她看柴姑婆来的。”

柴姑婆呷呷尖笑道:“师姑姑可好?”

花小玉道:“谢谢柴姑婆,师父她老人家很好。”

白少辉听的心头大疑,这花小玉到底是何来历?柴姑婆转过头,问道:“秋云姑娘有什么事吗?”

白少辉忙道:“我是奉夫人之命,向姑婆取无忧散解葯来的。”

柴姑婆自言自语的道:“夫人要解葯作甚?”

她鸟爪般指一摊,抬目道:“东西呢?”白少辉心头一凛,不知她要什么东西?一面问道:“姑婆你要什么?”

柴姑婆两腮鼓动,说道:“夫人要你来取解葯,口说无凭,老婆子如何能信?”

白少辉道:“柴姑婆连我也不相信吗?”

柴姑婆呷呷笑道:“老婆子这里,谁来都是一样,这是规矩。”白少辉心想:“她说口说无凭,自然要验看凭证了,自己身上,虽有百花符令,不知对也不对?”

心念罢动,探手从怀中摸出百花符令,说道:“姑婆既不相信我,那就拿去看吧!”

口中说着,左手业已暗暗蓄势,凝足了一成功力,只要柴姑婆神色有异,就得抢先出手,把她制住了再说。

柴姑婆朝他手中望了眼,呷呷笑道:“小蹄子,你真是小心眼特别多,这是夫人手订的规矩,老婆子有几个脑袋敢疏忽了?这样也要生老婆子的气?看我不撕了你这张脸皮?”

两个指爪一探,闪电朝白少辉颊上捏来。

白少辉吃了一惊,慌忙扭着腰肢,朝后跃退,一面央告道:“柴姑婆,我下次不敢了,夫人等着呢,你就快点吧!”

他装得可也真像!花小玉瞧的只是嘻嘻直笑。

柴姑婆听说夫人等着,这就点点头问道:“夫人有没有交待,要多少?”

这下可把白少辉给问住了,他不知道“无忧散”解葯要多少份量?灵机一动,说道:“我听夫人说,好像有十名金鹰卫士,要派出去,你就拿十人份吧!”

柴姑婆夹着尼股颤巍巍的走进房去,一回工夫,手中拿着一个磁瓶出来,说道:“这一瓶十二颗,你一起拿去就是了。”

白少辉接到手中,正待告辞。

柴姑婆道:“哪,秋云姑娘,听说夫人要薛神医练了什么悦服丹,到底如何?”

白少辉道:“听说服悦服丹的人,神志依然清爽,却是衷心悦服,详细情形,我也不大清楚。”

柴姑婆双腮一阵鼓动,尖冷的笑道:“老婆子就不相信,眼了*葯的人,神志还会清爽?”

白少辉道:“柴姑婆,我要走啦,夫人等着要呢!”

花小王也道:“秋云姊姊,我也要回去啦。”

两人走出石屋后,只听柴姑婆还在气鼓鼓的道:“老婆子用了一世*葯,还没听说过*葯不迷人的。”

接着又是一阵呷呷尖笑,从身后传来。

两人一路疾行,穿出花林,白少辉轻声问道:“现在该如何了?”

花小玉道:“你跟我来就是了。”

白少辉跟着她越过小径,又走了盏茶光景,才奔近一处山脚,花小玉脚下没停,直向一条白石小径盘行而上。

小山顶上,盖着一座精致的小楼,朱栏雕檐,隐隐射出灯光,花小玉直进楼前,朝白少辉招招手,翩然闪进门去。

白少辉不知这座楼宇,住的究系何人?尤其花小玉对谷中路径极熟,心中暗暗起了狐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藏在衣内的竹箫,跟着过去。

跨进玄关,迎面就是一道铺着红绒的楼梯,灯光就从楼上射出。

花小玉已经站在楼梯口,催道:“秋云姐姐,快点上来咯。”白少辉登上楼梯,只觉一阵幽香,扑面而来,敢情到了人家大姑娘的闺阁。

花小玉返身走到一间绣帘低垂的房间门口,忽然躬身道:“启禀堂主,姦细白少辉已经带到。”

白少辉心头猛然一惊,暗道:“自己果然上了这小丫头的恶当。”

听里面传出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说道:“叫他进来。”

花小玉一手打起绣帘,唁的笑道:“堂主叫你进去。”

堂主,那是金鹰堂主了!

白少辉艺高胆大,事临到头,只好硬着头皮,挺挺腰,昂然朝里走去。

这是一间精雅的书室,窗帘低垂,宫灯掩映,一张紫檀琴案前面,站着一个身穿玄色衣裙,胸绣金线凤凰的女子。

她,正是统率金鹰卫士的金鹰堂申堂主!

白少辉目光一瞥,还没开口,只听花小玉在身后娇笑道:“白少辉,你见我家堂主,还不跪下叩头,听候发落?”

金鹰堂主瞧着白少辉打扮成秋云模样。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抿抿嘴,瞪了花小玉一眼,叱道:“小妹不许胡闹。”

回头朝白少辉含笑问道:“白少侠解葯已经得手了么?”

白少辉听的一怔,一时间,弄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花小玉接口笑道:你想的法儿真好,那老婆子一点也不起疑心。

说到这里,低啊一声,问道:“这里的人,全制住了么?”

金鹰堂主朝里面一道门户呶呶嘴道:“这里只有申若兰和四名使女,她们全中了七步香,不到天亮不会醒转。”

原来她不是金鹰堂主!

白少辉只觉满腹狐疑,望着金鹰堂主,拱拱手道:“姑娘……”

花小玉嘻嘻一笑道:“她就是我姐姐咯。”

白少辉道:“原来是花大姑娘,为了敝友之事,多蒙贤姐妹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花小玉低笑道:“我姐姐不要你谢,只要你……”

金鹰堂主粉脸一红,娇叱道:“小妹不准多嘴。”

花小玉吐吐舌头,朝白少辉扮了个鬼脸。

金鹰堂主回头道。“时间不早,我此时就得先带令友出谷,少侠请把百花符令和解葯给我,再迟只怕走不成了。”

白少辉心头恍然大悟,王立文等人,全已拨充金鹰卫士,只有金鹰堂主才能公然带着他们出谷。

一面抬目道:“在下原是为了搭救敝友而来,怎好……”

金鹰堂主螓首微摇,道:“这件事,他们决不会疑心到你头上,而且目前你也不宜暴露身份,百花令符我会在天亮之前,送还给你,总之,此事我另有安排,少侠赶快回去才好,千万别露了形迹。”

白少辉听她这么一说,只好拱手道:“姑娘既然如此吩咐,在下自当遵命。”

说着就把百花符令和一瓶解葯递了过去。

金鹰堂主伸手接过,一面催道:“少侠快走吧,下楼朝西,就是紫蔽坛了,啊,你奉有浣花夫人密令,明日也该高谷了,我自会着人在途中相候。”

白少辉也因自己扮成秋云模样,怕被人瞧到,这就点头道:“那么在下告辞了。”

说完,朝两人拱了拱手,转身朝楼下走去。

只听花小玉嗤的笑道:“真像个书呆子!”

白少辉低头疾走,差幸一路没遇上人,回到屋中,迅速脱下衣衫,围成一团,塞到铺下,再把脸上易容葯物,拭抹乾净,就在床上假寐。

一时间,只觉心间思绪潮涌,那里静得下来?花小王姐妹似乎对百花谷内情极为熟悉,她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会知道自己来意?为什么要帮着自己救人?尤其花小玉的姐姐,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自己总觉得看去极熟……自己假扮秋云,固然不虑百花谷的人识破,但她说的天亮之前,自会着人把百花符令送还,不知又如何能够送来?长夜人静,他愈想愈觉疑云重重,感到惶惑不安,突听门上响起轻微的弹指之声!

白少辉赶忙一跃而起,点起烛火,开门出去,只见紫蔽坛主悄立门前,很快闪进房来,随手掩上房门。

这一刹那,她敢情被白少辉俊朗丰神吸引住了,两眼盯在他脸上,呆的一呆,奇道:“少侠怎的把脸上易容葯物洗去了?”

白少辉终究脸嫩,尤其已经知道紫蔽坛主是个绝色女子,此刻深更半夜,孤男少女,一室相对,不觉俊脸一热,连忙避开了紫蔽坛主的目光,答道:“这是夫人的命令。”

紫薇坛主关注的道:“师傅要你洗去易容葯物么?”

白少辉道:“是夫人密柬中的指示。”

紫蔽坛主道:“你道我为什么来的?”

白少辉道:“在下不知道。”

紫蔽坛主道:“我是想问问你,师傅颁给你的密柬中,究竟有些什么事?同时我将在明日一早出外有事,最少也得十天半月才能回来,在我离谷的这段时间中,你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白少辉已从怀中取出那份密柬,递了过去,笑道:“姑娘不用再替在下耽心了,我也奉派出谷去了。”

紫薇坛主看了密柬,依然递还给白少辉,抬头道:“你是不是真要依柬行事?”

白少辉道:“目前只好如此。

紫蔽坛主点点头,问道:“方才秋云来了,有什么事吗?”

白少辉暗暗吃了一惊,问道:“姑娘看到秋云了么?”

紫薇坛主道:“不错,我看到她匆匆忙忙的一路朝紫蔽坛奔来,没有到我那里去,自然是到这里来的了。”

白少辉想起紫蔽坛主曾有是不会背叛师傅的,但一定暗助自己完成救出王立文等人心愿之言。自己对她也毋须隐瞒,这就把花小王姐姐假扮金鹰堂主的事,一字不漏说了一遍。

紫薇坛主听的身躯陡震,吃惊道:“这会是什么人呢?她们居然能瞒过谷姑婆耳目,潜入百花谷来?”

她不待白少辉开口,攒攒眉,接着说道:“百花谷果然已有敌方的人,深入卧底,唉,我纵然知道了,但此事有你牵连在内,我又不能向师傅报告,真是愧对师恩……”

说到这里,一双妙目,瞟了白少辉一眼,一颗头渐渐低了下去。

白少辉不知自己该如何说好,只好不说,两人沉默有顷。

紫薇坛主才抬头问道:“那花小玉的姐姐,曾说在天亮之前,送还百花符令么?现在已经快四更了。”

白少辉点点头,紫蔽坛主沉吟道:“她们有你百花符令,自可安然出去,当然也可以凭符令再进入谷来,但此人送还你符令之后,又如何呢?那时既不能出去,而且一旦事发后,谷中势必到处搜索,那能隐藏得下来?”

白少辉道:“这里进出之人,都要凭百花符令吗?”

紫蔽坛主道:“百花符令是宫中最高的信符了,一般人进出,另有凭证。”

白少辉道:“谷外还有守护的人么?”

紫薇坛主道:“那是谷姑婆,师傅手下四个姑婆中武功最强的一个。”

白少辉问道:“这四个姑婆身份都很高么?”

紫微笑坛主斜睨了他一眼,低笑道:“你不用套问,我也会告诉你的,这四位姑婆,原是当年伺候师傅的贴身使女,如今各人都掌管着谷中一件重要之事。

柴姑婆专管无忧散,龙姑婆专门训练本谷花女,你都见过了,谷姑婆负责守护本谷出入通路。

还有一位铁姑婆,派在外面,她是负责考核本谷人员功过的人,你此番出去,遇上左手使剑的老婆婆,要特别留意,不可开罪了她。”

白少辉又道:“在下还想请教姑娘,清心庵,师姑姑是谁?”紫薇坛主道:“师姑姑是师傅的师妹,她老人家终年茹素,不问谷中之事……”

只听一阵当当云板之声,从东首传来!

紫薇坛主脸色一变,急急说道:不好,这是金鹰堂发出的警号,四师妹已经醒了,警号一响,百花谷所有的人,全已各就本位,我必须立即离去,你千万不可外出……”

话声一落,人已迅速掠到门口,轻轻拉开木门,侧身闪了出去。云板之声,还在连续不断的传来!接着远处又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哨音,左右房中的花女们,敢情也全体出动了,一阵轻快的沙沙脚步声,由近而远!

白少辉送走紫蔽坛主,心中不禁暗暗着急,听紫蔽坛主的口气,百花谷此刻已经进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意外之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