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02章 有恃无恐

作者:东方玉

五怪侯彦武望着薛神医手中黝黑的铁萧,冷嘿道:“你能自保吗?”

手中短拐,轻轻朝上一丢,短拐在空中倒转了一个圆圈,依然落到他手中,轻蔑的道:“我让你先动手……”

他这一动作,自然是丝毫没把薛神医放在眼内的表示。

但他话声才落,踞坐在中间的大怪西门浩突然低沉的喝了声:“慢着!”

五怪侯彦武听得一怔,目光迅速朝老大投去。

大怪西门浩目注薛神医,沉声问道:“薛老哥这支萧从何处得来的?”

薛神医低头朝自己手上瞥了一眼,朗声笑道:“西门老哥想是认识此萧?”

大怪西门浩目光阴隼,低沉的“嘿”了一声。

薛神医续道:“老朽方才说过,老朽生平从没和人动过兵器,也根本没有兵器,这支萧,原是老朽一位朋友的东西,他留在老朽那里,原说一年后来取。但如今过了十多年,始终没有来过,老朽没事的时侯,就拿来吹吹,有时也把它当作兵器,练练鸡零狗碎的武功。”

他说到这里,仰天打了个哈哈,又道:“哈哈,今晚蒙五位宠召,老朽想到会无好会,说不定和二十年前一样,险些就伤在五位拐下,带上件兵器,总比不带要好。尤其这些年来,常有些江湖上不开眼的东西,找老朽寻衅,但他们只要看到这支萧,就会抱头鼠窜,再也不敢惹事。老朽想起五位也认识它的主人,带上它也好壮壮胆……”

三怪陆鸿飞凸睛射光,洪声道:“这是黑煞游龙桑九的东西?”

薛神医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原来陆兄也认出来了!”大怪西门浩面上木无表情,冷沉的道:“咱们兄弟此次重出江湖,正想找姓桑的算账,今晚就是黑煞游龙亲自来了,也未必唬得倒咱们。”

薛神医道:“可惜桑大侠已有十几年没有消息了。”

大怪西门浩嘴角下垂,泛起一丝冷晒,目光转注五怪,微一点头。

五怪侯彦武短拐轻轻一挥,就漾起七八道拐影,口中喝道:“薛道陵,接住了!”

薛神医突然向后退了两步,喝道:“慢着!”

五怪侯彦武目射凶光,道:“你是想拖延时光?”

薛神医笑道:“方才西门老哥向老朽问话,可以喝慢着,老朽也有话要问,就喝不得吗?”

五怪侯彦武不耐的道:“你还有什么话,快说。”

薛神医目光朝对方五人一掠,扬眉道:“老朽要问的,是五位老哥要车轮战?还是一起上?”

二怪李元江洪声道:“你放心,龙门五拐,向来不倚多为胜。”这话显然不是五怪本意,但为了龙门五怪的威名,嘴上不得不硬!”

四怪屠明义阴嘿道:“凭你姓薛的,还要咱们车轮战,一起上吗?”

薛神医摇头道:一话不是这样说,者朽今晚是舍命陪君子,但万一……”

五怪侯彦武道:“万一什么?”

薛神医笑道:“万一老朽侥幸获胜,但胜了一个,又来一个,岂不成了车轮战?再说……”

他瞧瞧五人,笑了笑:“再说”下面,忽然不说。

二怪李元江洪声道:“薛道陵,你也未免太狂妄了些!”

薛神医依然摇手说道:“老朽说的是万一,万分之一,获胜的机会纵然渺茫,但咱们不得不说在前面,再说……如果五位老哥车轮战再不成,势必来个一起上,那时岂不把老朽活活累死?所以,我奉劝五位老哥,还是一起上,干脆些!”

龙门五怪勃然变色!

老大西门浩细目中凶芒闪烁,点头怒笑道:“很好,二十年不见,薛老哥当真出语惊人,这样吧,侯五弟已经亮出兵刃,就先向薛老哥领教几招,只要薛老哥能够随意打发,让咱们兄弟自知不联手对敌没一个是你老哥对手,自当遵命。”

薛神医抱拳道:“一言为定,咱们就这么办!”

五怪侯彦武气得一张白惨惨的马脸,拉得更长,凶狠的叫道:“姓薛的,说完了吧,咱们该手底下见见真章了!”

薛神医朗笑一声,腰背一挺,这一挺之间,他人好像年轻了许多,潇洒的道:“侯老哥只管请,老朽恭候多时了。”

五怪侯彦武怒哼一声,那还答话,短拐一送,直向薛神医当胸点去!拐势未到,一股劲急锐风,业已透拐而出,先拐而至!

薛神医说的这些话,原来有人指点,商量好了才来的,此刻眼看对方只是龙门五怪中功力最差的一个,已有如此厉害,心中不觉大惊。自己身后,虽有大援,但过了这许多时候,还没听到声息,不知来了没有?光凭自己,只怕连这个最起码的五怪也接不下来!心念电转,急忙举起手中铁萧,朝前挥去。

“当”一声轻震,薛神医只觉手腕一振,铁萧几乎要脱手飞去,赶忙一吸真气,向后退了三步。

五怪侯彦武脸带狞笑,又举手点出一拐,左脚大跨一步,拐势随着推了过去。

这一招疾逾闪电,尤其他左脚突然跨上,拐随身进,势道也随着加强!

薛神医只觉五怪随手一击,潜力逼人,不觉全神凝聚,大喝一声,身子不动,手上铁萧一转之间,连挥三挥,幻出三支萧影,封锁之中,另具攻势!

大怪西门浩微微一笑,道:“秦家寨黑虎鞭‘秦王鞭石’!”五怪侯彦武方才试出薛神医内力不如自己,那还管你什么“秦王鞭石”,石王鞭秦,短拐一扬,蓦地向萧影上砸去。

薛神医不敢和他硬碰,迅速收式,向后跃退。

五怪侯彦武那还容他跃退,厉笑道:“姓薛的原来你只有这点能耐!”

长身一掠,拐势突发,话声未落,一片拐影,直向薛神医当头罩落。

别看他手上一柄短拐,只有两尺来长,这一击,一片拐影,竟然击及寻丈,宛如乌云压顶,直盖而下。

薛神医敢情被他激起怒火,大喝道:“你也未必高明!”

右臂一振,铁萧疾圈,朝上反击过去。

大怪西门浩捻须道:“好一招华山‘一柱击天’,只是功力不足,不然,这招倒正是‘独劈华山’的破着……”

“当……”

薛神医全力一击,这招明明是对方的破着,但因功力不如人家,一招接实,直震得他血气翻腾,右臂若废。脚下登登的连退了五六步,再也站立不稳,一屁股朝地上坐去,但就在他坐下去的同时,只觉从身后涌来一股力道,把他托了起来。同时耳边也响起了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有我在此,只管出手攻他!”

薛神医听到声音,知道救星已到,不觉精神一振,大喜过望!那五怪侯彦武随手三招,就把薛神医逼得连连后退,眼看他几乎摔倒,不觉仰天发出一阵阴森森尖笑,道:“薛道陵,你连侯五爷三拐都接不下来,还要不要咱们一起上?”

说得得意已极!尖刻已极!

薛神医同样仰脸发出一阵大笑,道:“现在该我攻你三招了!”

说打就打,人已欺身而上,铁萧挥处,一招“七星横天”,七点萧影,同时朝五怪攻到。

五怪侯彦武那会再把薛神医放在眼里,阴嘿一声,短拐摇动,向空连点,迎着七支萧影点出。要知所谓幻起七支萧影,如按一般情形来说,那是发招的人,出手极快,兵刃受到震动,所飞起的幻影,其实真正攻出的铁角,依然只是一支,其余的当然全是虚招。

“五怪侯彦武一身武功,在江湖上已是罕有的高手,他短拐虽然后发,但出手却比薛神医还快,拐头向空连点,同样互有虚实,正是破解对方幻影的奇招,含蕴多种变化,原为极厉害的杀着。

但他这下,却是吃上了大亏!那是固为上面说的,只是一般的情形,薛神医这会欺身发招,七点萧影,堪堪出手,但觉身后传来了股内力,直注体内。振腕发出的这招“七星横天”,刹那之间,劲气贯注,锐啸盈耳。

五怪侯彦武短拐连点,也正好及时点出,和萧影碰个正着!

但听一阵急骤的“当”‘当”大震,直震得五怪虎口剧痛,一条右臂,直麻上肩头。

短拐虽然每一记都点上了对方萧影,但那里挡得住对方劲直而来的锐利萧影?眼看自己身前,几乎尽为参差萧影所笼罩。

他做梦也没想到方才试出内力远不如自己的薛神医,突然之间,竟会有这等凌厉攻势,心中不期大骇!一时只当自己上了对方大当,匆忙之间,一吸真气,仰身向后倒卧,想施展“金鲤倒穿波”身法,让避开薛神医的一击。

那知薛神医比他的身法,尤为快速,朗笑一声,铁萧轻轻一拨,又是“当”的一声。五怪人是窜出去了,但手中一柄短拐,已被人家击落地上。

薛神医铁萧一收,并不迫击,抱抱拳,微笑道:“侯老哥,承让,承让!”

只有一招,就把五怪兵刃击落!这下当真瞧得一直没把薛神医放在眼内,依然围坐着的四怪等人凛然变色!

五怪侯彦武气得七穷生烟,一张惨白马脸,成了猪肝色,一身俱颤,刚要张口!

大怪西门浩脸色阴沉,缓缓从中间站了起来。他这一站起,其余三人,也立即跟着站了起来!

西门浩皮笑肉不笑,拱手道:“薛老哥真人不露相,二十年不见,一身修为,果然非同小可,仅凭峨嵋派一招“七星横天”和少林派一记“四两拨千斤”,就算这两大门派的掌门人亲自动手,也未必就能击下五弟的短拐……”

薛神医一招得手,精神奋发,连腰背也不弯了,拱手笑道:“西门老哥过奖,在下如何敢当?咱们方才约好了的,不知西门老哥认为老朽够不够格?”

西门浩细目乍睁,射出两道慑人积芒,阴阴一笑,道:“够,够,就凭薛老哥方才这一手,已值得西门浩兄弟联手领教了!”

话落,右手大袖,轻轻一挥。其余四怪立时闪身飘起,各自占了一个方位,把薛神医围在中央。

薛神医一手握着铁萧,神色泰然,朝西门浩含笑道:“老哥们动兵刃,还是动拳掌?”

西门浩阴沉道:“龙门五怪,以拐成名,自然在兵刃上讨教了。”

说话之间,随手从大袖内取出一柄短拐,其余四人,也各自掣拐在手。

西门浩道:“薛老哥请!”

薛神医道:“慢着!”又是一声慢着,敢情他又有话说?”

西门浩道:“薛老哥还有什么见教?”

薛神医道:“动手过招,用上兵刃,就难免留不住手,万一……”

又是万一!

这话虽没说出,但已激得西门浩火冒三丈,瘦削脸上,杀机隐现,仰天大笑一声,道:“薛老哥只管尽情施展,西门浩兄弟如果丧在你萧招之下,那是该死了!”

薛神医耸耸肩,笑道:“咱们无怨无仇,西门老哥未免说得太严重了,老朽之意,动手过招,万一留不住手,死当然也不至于,挂点彩,那是免不了的了!”

这话,当真欺人太甚,好像要他们带点彩回去,那是铁定的了!龙门五怪成名多年,是可忍,孰不可忍?五怪听得同时变色!

二怪李元江浓眉陡竖洪声喝道:“薛道陵,你死在目前还敢口出狂言?”

薛神医双目开合,神光四射,纵声笑道:“五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二十年前,找到我薛某头上,已经证明你们凶残成性,不可理喻,当日折在桑大侠手下,就应该闭门思过,痛改前非。不料你们怙恶不俊,二十年后,重又找我薛某寻仇,我要你们挂点彩回去,已经是够客气的了。”

他忽然间,好像换了一个人,居然当面斥责起五怪来了!

龙门五怪个个气得七窍冒烟,恨不得把薛神医立毙拐下!站在薛神医身后的四怪屠明义独自含煞,一声不响,突然闪身疾扑而至,手起拐落,直捣后心,拐势点到,口中才阴恻恻喝道:“姓薛的躺下去!”

四怪身形才动,薛神医就听到隐身人凝声成丝的声音:“快,天王萧七、九两招,合并使用!”

十八式“天王萧”。

薛神医闭着眼睛,都可使得上来,但他心中有些怀疑,第七招对付身后来击,那是没错,第九式斜截右方,不知……他可没时间多想,铁萧一抡,身形闪电左转,反臂朝后划出。锐啸乍起,一缕劲急寒风,夺萧而出,突向四怪屠明义执拐右腕射去,但他的萧招,已在此时,迅速无伦,斜截到了右方!

这两式快同电火,果然一举逼退了两人!

原来,四怪屠明义欺身发拐的同时,站住右前方的二怪李元同,也突然欺近,一拐朝薛神医右肋戳来。

那里知道薛神医“天王萧”第七招只是个虚招,发出一股内劲,逼退四怪;但第九招却是结结实实的截个正着,只听“当”的一声,铁萧击在二怪短拐之上。

李元江一个高大身子被震得直跳起来,慌忙向后跃退一步。

大怪西门浩脸上飞过一丝惊奇之色,短拐一举缓缓推出!

站在左前方的三怪陆鸿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有恃无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