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20章 一掌克毒

作者:东方玉

王立文眼看白少辉真的让九毒娘子点了穴道,不觉犹疑的道:“白尼那是真要跟她去了?”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虽被她点了穴道,但她也给了解葯,咱们这是交易,这就谁也没欠谁了。”

钱春霖为人工于心计,已经听出白少辉言外之意,心中暗道:“听白兄口气,似是另有主张,但他明明被九毒娘子点了穴道!”

金一凡道:“白兄,你还不知道这妖妇心如蛇蝎,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被她……”

九毒娘子笑容一敛,叱道:“你再要多嘴,莫怪我翻脸无情。”

白少辉忙道:“姑娘不用和他们多说,现在已有一盏热茶时光了吧?”

九毒娘子轻嗯了一声道:“我们也该走了,你不放心,就问问他们,毒是不是已经解了?”

白少辉目光一抬,问道:“王兄运气试试,剧毒是否已解?”

王立文闭目调息,运气检查全身,然后睁目道:“兄弟运气检查过了,体内剧毒,果然已解。”

卓维和道:“不错,大概已经没事了。”

九毒娘子低笑道:“怎么,我没有骗你吧?”现在你总该放心跟我走了?”

白少辉潇洒的笑了笑,道:“既如此,姑娘请吧!”

九毒娘子听出白少辉的口气,媚眼一丢,问道:“你呢?”

白少辉微笑道:“在下和他们结伴而来,自然要结伴而去。”

九毒娘子一阵格格娇笑,点头道:“你可是想说了不算?”

白少辉道:“在下说过,姑娘给他们解葯,在下也给姑娘点了穴道,咱们该是谁也没有欠谁。”

九毒娘子道:“可是你方才答应跟我去的。”

白少辉道:“在下好像是答应过的,但姑娘在他们身上,暗中施毒,事先并未明说,在下纵然说了不算,咱们之间的过节,也正好两下扯过,在下不和姑娘计较,姑娘也不该再和在下计较了。”

九毒娘子媚笑道:“歪理一百条,说来居然振振有辞,我倒真还是第一次遇上,但我得提醒白大护法,你别忘了被我封闭的三处穴道,是我独门手法,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个人能解。”

白少辉笑道:“这是在下的事,不劳姑娘费心。”

九毒娘子脸容一正,道:“你当我危言耸听么,如果十二个时辰不解,等到血脉凝固,那时就后悔莫及了。”

白少辉敞笑一声道:“多谢姑娘关照,你看我会血脉凝固么?”垂下的双手,随着话声,仰天举了起来。

金一凡瞧的大笑道:“白兄真有你的!”

九毒娘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独门手法连点了他三处大穴,竟然会被对方不动声色的化解开去,一时不禁脸色大变,迅速后退一步,冷笑道:“白护法这一手果然高明!”

她身形疾退之际,左手轻扬,一点灰影闪电般朝白少辉口中投来!

这一记,正是九毒娘子的拿手绝活“口不择食”,那点灰影,当然是一粒毒葯无疑!

白少辉目光过人,自然看的真切,突然张口大笑,右手屈指轻弹,嗤的一声,一缕指风,迎着灰影破空射出!

九毒娘子打出的灰影,吃白少辉指风反击的倒飞回去。

白少辉一吸气,疾退五尺,低喝道:“大家快快退开。”

王立文、金一凡等人依言退了数尺。

九毒娘子眼看一击不中,心知白少辉果非易与,口中娇笑道:“我若是不把你擒下,也枉称九毒娘子了!”

娇躯一晃,突然欺身而进,双手齐齐向外一弹,两股白色的粉末,应手飞出,在白少辉身前,靠靠蒙蒙的向四散飞扬,笼罩了八尺方圆!

白少辉睹状大惊,大喝一声,右手一掌,朝前直劈运去。一掌出手,人已飞快的疾退出一丈开外。

白少辉练成了“九转玄功”,一身功力,大非昔比,但他自己并不知道本身功力,究竟到了何种程度?眼看九毒娘子酒出毒粉,心头一慌,这一掌上不觉使出了八成力道。

要知他练的“九转玄功”,乃是玄门先天真气,和罡气功夫,同属道家上乘练气之术。

不过罡气功夫,必须循序渐进,它的成就,要看每人的修为而定,你修为越深,罡气也越强,反之功力较浅,罡气也决难练成。

但“九转玄功”的先天真气,只要真气九转,豁然贯通,初步就算练成了,当然,要练到上乘的境界,以气克敌,伤人无形,仍非修为功深不可。

白少辉练成不久,还只有几分火候,当然还谈不到以气克敌的境界,但“九转玄功”的威力,岂同寻常?

一掌出手,但听“呼”的一声,一团凌厉强猛的潜力,随掌而出,罡风激烫,暗劲排空,朝九毒娘子直撞过去。

九毒娘子万没料到一个俊美潇洒的少年,会有这般深厚功力,自己打出去的毒粉,悉被狂飚吹散,一股如山晴劲,已经直涌。过来心头不禁大惊,她欺身直上,此时再待飘退,已嫌不及,只好银牙一挫,挥掌硬接。一双玉掌,和白少辉的掌风乍接,但听波的一声,白少辉一掌击出早已飘身后退。

九毒娘子却震的向后连退四五步,才行站定,只见她花容失色,一手掩丰酥胸,红菱般的嘴角间,缓缓流出血来。

白少辉也没料到自己这一掌,会有这大的力道,竟然把九毒娘子击伤,怔的一怔,目注九毒娘子,拱了拱手,徐徐的道:“在下一时失手,姑娘万勿见怪。”

他举止潇洒,使人有气也发不出来。

九毒娘子死命的盯了他一眼,嘴角间泛起一丝惨笑,咬咬牙道:“你好狠的心,哼,我不会让你们跑出十里路的。”说完,转身疾奔而去。

白少辉一掌之间,就把大名鼎鼎的九毒娘子击退,瞧得在场五人,莫不耸然动容。

白少辉潇洒的迎风而立,望着她后影,既没说话,也并没拦阻,任由九毒娘子自去。

金一凡大拇指一挑,洪声笑道:“白兄硬是要得,放眼江湖,能在一招之下,伤得九毒娘子的人,只怕也数不出几个人来!”

白少辉吁了口气,笑道:“说来惭愧,其实这只能怪她太以轻敌,正好兄弟情急拼命,才侥幸得手。”

金一凡道:“就是情急拼命,也要使得出力,若是换了兄弟,那有侥幸的份儿?”

他说话之时,敝见王立文拢着眉头,似在想什么心事,心头不觉暗暗一凛,忖道:“少庄主定是目睹白兄功力高得令人惊骇,越发怀疑他是天山门下了,唉,不知葬花门和天山门究竟有什么“梁子?”

钱帮霖道:“九毒娘子临走时说的话,只怕另有文章呢!”

赵君亮笑道:“咱们骑驴看脚本,就走着瞧,难不成她还会在十里之外,等着咱们?”

钱春霖道:“你莫忘了九毒娘子是有名的使毒能手!”

赵君亮大笑道:“他知道咱们东南西北,走那一条路?”

白少辉望望日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赶快走吧!”

金一凡道:“兄弟带路。”

说完,当先长身掠起,连纵带跃,朝山上奔去。

白少辉、王立文等人紧跟在他身后,一路举登而上。

这六人轻身功夫全不含糊,不消片刻,便已翻越过一重山头,他们按照花大姑密柬上指示,一路向东急奔,这条路上,果然并没遇上百花谷的人。

看看已经奔出了十四五里,金一凡一马当先,跑的不慢,但在烈日之下,敞开着胸襟,还是嫌热。

这阵工夫,他额上渐渐敞下汗水,连呼吸也粗了许多,回过头去,瞧瞧白少辉,人家可依然神态安逸,从容跟在自己后面,不见丝毫汗水。心中不觉叫了声惭愧,暗中咒诅着道:“真他娘的越来越不中用了,这有多少路?跑的自己满身臭汗!”

用衣袖擦了擦脸,再看看王立文、钱二他们,脸上全有了汗水,心头也觉得稍微安慰,流汗的可不是自己一人!

本来嘛,五月榴火当今,这般在炎阳底下提气纵跃,翻山越岭,谁不流汗?

除非这人内功练到相当火候,寒暑不侵,才能身着轻云,把高山峻岭,视如平地。心中想着,用衣袖擦擦前额,依然足不停蹄的领先奔行。

赵君亮在奔行之中,豁然笑道:“钱老二,怎么样,我说九毒娘子只不过说的是门面话,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钱春霖吸了口气,道:“你好像唯恐她不来?”

赵君亮道:“咱们跑了快二十里,你口不渴?”

卓维和道:“不错,兄弟觉得确实有喝水的必要了。”

金一凡笑道:“咱们是跟白护法巡山来的,行止可得由自护法决定。”

白少辉笑道:“金兄说笑了,大家就在这里休息片刻也好,看看能否找点水喝??

大夥停了下来,钱春霖目光转动。说道:“这里附近,也找不到溪水,就是有,兄弟之意,还是不喝的好。”

赵君亮道:“难道你一点不渴?”

钱春霖拭拭汗水,道:“流了汗,谁不口干?只是九毒娘子跑在咱们前面,万—……”

赵君亮道:“你说她会在溪水里放毒?”

钱春霜道:“她若也是从这条路来,兄弟保证她会在水里放毒。”

王立文道:“钱二弟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再走,忍耐些时,等出了山再找水喝不迟。”

赵君亮道:“老大怎么也相信起老二的话来,他是书生之见。”

王立文道:“咱们还是小心些的好。”

金一凡敞着胸襟,缓缓走到白少辉身边,笑道:“兄弟平日自夸脚程不慢,但和白兄一比,我简直成了老牛破车。”

白少辉目注远处,问道:“金兄,这里离出山还有多少路?”

金一凡一手拂着树根间碎石,坐了下来,答道:“不多了,大概还有三十来里,白兄,你也坐下来憩息,唉,这时候,如果有人送一壶酒来,该是多好?”

他敢情洒瘾发了,伸了个懒腰,两手枕着头,仰天躺了下来。

赵君亮笑道:“可惜花大姑娘没算到这一点。”

钱春霖道:“院花宫的迷魂酒,你们想不想喝??

金一凡舒适的躺着,说道:“迷魂酒也好,已经有一个晚上滴酒没有沾chún了,兄弟实在连一点劲也提不起来。”

赵君亮接道:“有道理,兄弟和金兄一样,功夫全是酒里来的,没有酒喝,连功夫都快要散了。”

王立文道:“咱们还是快些出山,赶到安县,任由你们痛痛快快的喝。”

金一凡精神一振,大笑道:“不错,咱们脚下紧一紧,三十里路,顿饭时光多一点,也就可以赶到了……”

随着话声,腰骨一挺,正待一个虎跃,跃将起来,但他并没有跃起,口中忽然“咦”了一声,同时其余四人也在这一瞬之间,齐齐变了脸色。大家要待站起,却没站起身来。

白少辉堪堪起身,很快就发觉情形不对,目光迅疾一抢,问道:“金兄怎么了?”

金一凡缓缓翻身坐起,一脸惊奇的道:“奇怪,兄弟当真像散了功一般,一点气力也用不出来!”

钱春霖皱皱眉道:“糟糕,兄弟早就怀疑九毒娘子给咱们的解葯,会有问题。”

王立文睁目道:“不错,这妖妇的解葯,只是暂时抑制毒性,其实咱们身上之毒,并未消解。

赵君亮大声道:“该死,这妖妇简直该死,方才白兄就不该放过她的。”

白少辉愤慨的道:“兄弟因诸位身上剧毒已解,不想多事,真没料到她会如此狡猾。”王立文道:“这也怪不得白兄,连咱们中毒的人,都被她瞒过了。”

白少辉道:“不知诸位目前是否还能行动?”

金一凡道:“咱们手脚一点劲也使不出来,一身功力全都散了,纵能行动,三十里路,只怕要走上两个时辰,还不够呢!”

白少辉道:“只要大家还能行走,就是慢一些,也以离开此地为宜。”

钱春霖首先支撑着站了起来,道:“白兄说的极是,咱们未离险地,走一步,总少一步。”

金一凡咬咬牙,跟着站起,道:“走,还是由兄弟领路。”

大家纷纷站了起来,金一凡正待举步,朝坡下走去!

白少辉蓦然伸手一拦,低声道:“金兄且慢。”

他凝神瞩视似在倾听着什么?

金一凡怔得一怔,紧张的道:“白兄可是发现了什么?”

白少辉神色凝沉,一双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一蹙,说道:“好像有人朝山上搜索而来人数当在十人以上。”

王立文道:“九毒娘子在咱们身上下了剧毒,自然要回去通报的了。”

钱春霖道:“据兄弟看来,九毒娘子不像是百花谷的人。”

赵君亮道:“你没听白兄方才说过,百花谷三个坛主和湘云贱婢,分四路搜山,附近百里,都在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九毒娘子还会不是他们的人?”

金一凡紧握拳头向空一晃,道:“咱们跟他们拼了。”

钱春霖道:“咱们功力全散,跟人家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一掌克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