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21章 南北帮主

作者:东方玉

就在逢老邪发动攻势的同时,白少辉也振剑而起,青光骤发,反击过去。

只见两人剑风激荡,展开了一场恶战彼此都以快速绝伦的手法抢攻,片刻之间已然互攻了二十余招。

逢老邪一柄阔剑大开大阖,一剑跟一剑,连绵而上!剑上迸发的罡力,也一剑重过一剑,愈来愈见强劲,滚滚剑影之中,隐约挟着动人心魄的风雷之声!

他左手短剑,也在同时,洒出了漫天寒芒,尤其是收发由心,近刺远攻,轻灵无比,和阔剑攻势,互相配合,连连出击。

双剑攻势,愈来愈猛,打到三四十回合之后,但见他黄衣鼓风。人剑业已连成一体,剑光如波涛汹涌呼啸有声!白少辉武功虽然不弱,但几曾遇上过这等强敌?在逢老邪排山倒海的剑势之下,已有难以封架之感。心头不禁大生惊骇,暗自忖道:“这老魔头剑术已臻上乘,自己纵然使出师傅的‘游龙十八式’萧招,只怕也无法抵挡,要是这般打下去,势必伤在他剑下不可!”

但一想到方才自己夸下海口,如今竟然连人家五十招都接不下来!他少年气盛,一念及此,不觉暗运真力,蓦然振腕一剑,秋霜剑划起一道湛湛青光,朝逢老邪绵密的剑光中反击过去!

“九转玄功”的无形真气,随着他意念一动,立时贯注剑身,嘶然有声!

双剑乍接,但听一声金铁狂鸣,逢老邪只觉右腕骤然一麻,一柄阔剑被震脱手,呼的一声,化作一道银虹,斜飞出去!

但他左手那柄带练短剑,却在此时,已如流星一般,一点寒芒,刺到了白少辉的后心!

这一着真个快如闪电,在场之人,大家都只听到当的一声大震,有一道银虹,激射出去。几乎连震飞的究竟是谁的宝剑都没有看清,自然更没瞧到逢老邪会飞的那柄短剑上去。

只有铁胆胜镇山站的较近,睹壮大惊,但此时他要待打出铁胆,已嫌不及,不禁大声叫道:“少侠小心……”

其实连他出声叫喊,都嫌迟了!

白少辉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以一剑居然震飞了逢老邪势道极猛的阔剑,心中方自一楞,陡然听到脑后生风,发觉对方短剑向身后飞刺而来!

匆忙之间,听风辨位,连转头回顾都来不及,身形迅疾像陀螺似的一个急旋,左手一指,朝剑上点去!

又是“铮”的一声,短剑被他一缕指风震荡开去。

这一段话,说来较慢,其实前后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那逢老邪阔剑脱手,他根本已无心伤敌,白少辉一缕指风,震开短剑的同时,他也在正好细练一收,双脚顿处,一道人影破空飞起,疾逾掣电,随着那柄阔剑追了上去!

只见他比剑快,在半空中伸手一捞,接住长剑,紧接着一个斛斗,悬空来个鹞子大翻身,身形一沉急起,嘬口长啸,冲天射起,连人带剑,朝白少辉直扑面下!

他敢情被白少辉一下震飞长剑,老羞成怒,这一招正是他剑煞数十年来从不轻使的独创绝技“怒龙归海”!

势道劲急,威力之猛,天下无双!

就在此时,右侧一棵大树上,突然响起一声哈哈大笑,一道灰影,同时凌空飞起,迎着逢老邪撞去。

半空中发出一声“当的巨震,两道人影,一接即分,各自震退出一丈来远,坠落地上!

大家急忙举目瞧去,只见逢老邪须发如戟,根根直坚,一袭黄衫,不住起伏,嗔口喝道:“臭叫化,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对面相距两丈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身穿破烂大褂的化子,手上拄一根竹棒,也在喘着大气,嘿然冷笑道:“逢老邪,你要不要脸?”

原来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恶丐钱平!

逢老邪怒声道:“老夫如何不要脸?”

恶丐钱平道:“你兵刃脱手,还要逞凶,难道你还要脸?”逢老邪气得满脸通红,喝道:“胡说,老夫和他约好了的,要打满一百招才罢手。”

话声甫落,只听另一棵大树上,有人尖着噪子笑道:“这么说来,是臭叫化子不要脸了!”

说到最后几个子,声音已经到了地上,大家几乎没有看清这人是如何下来的?但在恶丐钱平身边不远,已经多了一个身穿半截黑袍的瘦小个子。

这人中等身材,扁脸孔,边鬓胡,一对眼睛,又小又圆,隐射红光,但却生着一张血盆大嘴,露出满口獠牙。

只要看他这副古怪样,谁都知道是五大恶人中的黑手屠夫屠千里到了。不是么,他那双毛茸茸的大手,挽起袖子,正有一半露在外面哩!

白少辉知道恶丐钱平和黑手屠夫屠千里已然被葬花夫人拉拢,成为葬花门的上宾,那就是说葬花门的后援又赶到了!

逢老邪侧目瞄了黑手屠夫一眼,仰天大笑道:“好,好,老夫真想不到咱们被称作四大恶人中的杀猪佬,恶叫化,竟然也卖身投靠,甘心去作浣花夫人的鹰犬,哈哈,恁你们两块料,只怕连浣花夫人的洗脚水都喝不到!”

黑手屠夫双目通红,尖声喝道:“放屁,老子会投到百花谷去?你姓逢的才是百花谷的走狗……”

他们正在斗目之际,左侧林中,迅快的闪出一条纤巧人影,朝白少辉行来,口中娇声道:“小冤家,他们是非多着呢,你还是跟我走的好!”

白少辉听到这妖声妖气的声音,已知来的是九毒娘子,心中暗道:“这倒好,四大恶人此刻全到齐了!”

心念一动,立即屏息后退了两步。

九毒娘子一双水淋淋的俏眼,死命的盯在白少辉脸上,唷了一声,道:“怎么啦?白大护法把我看成蛇蝎,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边说边走,扭着腰肢,风情万千的走了过来。

白少辉又后退了一步,扬眉喝道:“姑娘再不停步,在下要不客气了!”

九毒娘子桃花脸上,飞起一片媚笑,道:“小冤家,你方才已经打得我满口喷出血来,只要狠得下心,你就劈死我吧!”

她居然挺起鼓腾腾的胸脯,脚下丝毫不停,依然迎着过来!白少辉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举起的手掌,可真不敢对她劈去!

只听身后有人叫道:“少侠快让开,由老朽来对付她!”

白少辉怔的一怔,回头瞧去,只见一个青袍蒙面的老人,一下挡在九毒娘子面前。

九毒娘子柳眉一挑,娇叱道:“老不死,你是什么人,还是快给我滚开去?”

突然欺身直上,纤手一挥,一股白色粉末,从青袍蒙面老人身前飞过,朝白秒辉打了过去。

白少辉早有准备,一见九毒娘子扬手挥起,立即以迅快绝伦的身法,闪了开去,站到上风。

只听青袍蒙面老人哈哈一笑,大袖一抖,飞出一蓬黄色粉末,迎着白烟酒去,但听一阵嗤嗤细响,两股毒粉同时化成了几缕淡烟,随风消失!

九毒娘子瞧的一怔,格格娇笑道:“唐门的‘焚毒散’!你是唐家的那一位当家?”

中口说着,五指轻弹,飞出五缕细如牛毛,肉眼难见的蓝芒,朝青袍蒙面老人当胸电射而去!

白少辉听她叫出“唐家那一位当家”,登时心中一动,暗道:“是了,这老人黑纱蒙面,以致自己一时认不出来,他不是在葬花夫人那里见过的八面玲珑手唐守乾么?”

青袍蒙面老人沉哼一声,左手袖中飞射出一粒菩提子大小的黑影,迎着蓝芒打去!

说也奇怪,五继蓝芒和那一粒小黑影一接,立被吸住,随着小黑影斜飞出去。

九毒娘女一双妙目,闪过一丝异彩,格的娇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唐家的二当家,但你纵然用吸铁珠吸去我三支孔雀针,但你……”

“啊”她话声未落,口中突然惊啊了声,原来她在说话之时,陡觉脚弯一麻,底下的话,就来不及说了。

青袍蒙面老人笑道:“老夫面前,岂容你……”

九毒娘子要待检查脚弯上中了八面玲珑手什么暗器,都来不及,两脚一软,扑的人一下坐了下去。

青袍蒙面老人同样话未说完,脚下移动了两步,突然仰面跌倒,昏迷不省人事。

这真是一场奇妙的搏斗,两位大名鼎鼎用毒能手,都会着对方的道,双双中毒昏倒!

大家不觉瞧的一怔,一齐回头看来。

倪长林赶忙指挥弟兄把青袍蒙面老人搭起,自己却向九毒娘子奔了过去。

逢老邪长剑当胸,双目注视着黑手屠夫和恶丐钱平两人,一面朝黑风怪低声说道:“申老哥,快去瞧瞧九毒娘子。”

黑手屠夫尖笑道:“逢老邪,你是想以一敌二?”

逢老邪嘿然道:“难道老夫还怕你们两个不成?”

说话之间,黑风怪申头陀正待朝九毒娘子走去!

铁胆胜镇山大步迎了上去,笑道。“申老哥是否有意再和兄弟分个高下?”

黑风怪牛眼一翻,冷森的道:“老夫正有此意。”

白少辉心中暗道:“原来九毒娘子也是南北帮的人!”

他眼看葬花门后援大批赶到,场中除了副教练倪长林之外,像黑手屠夫千里、恶丐钱平,铁胆胜镇山,俱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

对方南北帮剑煞逢老邪,黑风怪申间陀,也是凶名久著的大魔头,但在人数上,葬花门似是稍占优势。

此刻双方剑拔弩张,一场恶仗,立将爆发,自己好像成了局外之人,一时只好退到一边。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八面玲珑手唐守乾中了九毒娘子的无形瘴毒,人已中毒昏迷,急需解葯:九毒娘子也中了唐门毒葯暗器,同样急需解葯。

赛洞宾倪长林急急朝躺卧地上的九毒娘子奔去,自然想从她身上取得无形瘴毒的解葯。

那知堪堪奔到九毒娘子身前,突觉微风飒然,一道人影疾快的飘落,口中沉喝一声:“回去!”

倪长林连人家是什么人还未看清,突觉一股潜力,直通过来,心头大吃一惊,急忙双掌当胸,朝前封出。但感那股暗劲,撞击在掌心之上,势道竟然强猛无比,宛如泰山般朝身上压来,脚下不由自主往后连退了两步。

定睛瞧去,九毒娘子身前,已经多了一个头戴阔边斗笠,身穿宽大黑衣,面如黄蜡,领下留着一把白髯的瘦小老人!

赛洞宾倪长林江湖上也算得一把高手,平日见多识广,那知被人家大袖一挥,,就当场震得踉跄后退。

尤其这一看清来人,心头更是一怔,江湖上成名人物,纵然不识,也大都有个耳闻,但这瘦小老人,他竟连听也没听人说过!

瘦小老人这一现身,奇事也跟着出现了!

原已和黑手屠夫、恶丐钱平两人剑拔弩张的剑煞逢老邪。和铁胆胜镇山面对蓄势待发的黑风怪申头陀,突然神色一敛,各自后退了一步,肃然拱手道:“帮主驾到。”

剑煞逢老邪、黑风怪申头陀,都是当代数一数二的大魔头,平日自视甚高,桀傲不可一世的人物,他们居然对瘦小老人神色恭敬,口称帮主!

白少辉暗忖道:“他们口中的‘帮主’,那自然是南北帮主了!”心念一动,忍不住朝那瘦小老人瞧去,心中思索着师傅以前和自己述说过的武林人物。

只见瘦小老人脸含微笑,拱拱手道:“逢兄,申兄且请后退。”逢老邪、黑风怪说了声“不敢”,依言退下。

白少辉看那瘦小老人笑的时候,一张黄蜡般的脸上,堆起了无数皱纹,心想:“自己还当他戴了面具,原来此人倒是生成的黄蜡脸孔。此人既能令逢老邪、中头陀如此服贴,自然是大大有名的人物,何以师傅会没和自己提起过呢?”

只听黑手屠夫屠千里仰天大笑一声,尖着嗓子说到:“老子没想到逢老邪、申头陀居然也会对人俯首称臣,什么帮主,老子偏不信邪。……”

随着话声,他那只毛茸茸的手掌,突然一伸,朝那瘦小老人拍了过去!

这一掌出手之快,当真迅如雷奔;瘦小老人面含微笑,拱手道:“老夫久闻屠兄大名,今日幸会了!”

黑手屠夫一掌还未递到,忽然上身微仰,脚下浮动,好像被人推了一把一般,斜退了一步。

在场之人,个个都是江湖上极负盛誉的一代高手,自然看得出黑手屠夫冒冒失失抡掌便拍,这下可吃了暗亏!

黑手屠夫征的一怔,两颗蚕豆似的小眼,红光暴射,尖笑道:“好家伙……”

侧身欺进,拍出右掌,一收再发,重反击过去。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他这一收一攻,力道又加强了一倍。

瘦小老人忽然脸色一沉,喝道:“屠千里,你敢对老夫无礼?”迎着黑手屠夫掌势,右手大袖,突然挥起。

两股潜力?悬空一接,黑手屠夫立时觉出不对!

他那足以把巨石震成粉末的掌力,有如击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之上,不但力道难以用实,而且反震之力极强,心头不禁大吃一惊!

他久经大敌,这一发觉不对,自知无法拒挡对方的内家罡力,立即一吸丹田真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南北帮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