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23章 借犬追踪

作者:东方玉

  范殊道:“姑娘说的,在下有一疑问。”九毒娘子道:“什么疑问,你但说无妨。”

  范殊道:“他如把前厅一齐毁去,前面的出路自然也毁了,那么里面的人,岂不要

活活饿死在山腹之中?”

  九毒娘子笑道:“我也想到了这一点,这座石室,在建造之初,既有万不得已毁去

前洞的布置,必然另有退路,我方才关起石门,就是想瞧瞧这扇石门关闭之后,是否另

有门户出现?”

  白少辉不觉迥目四顾。

  九毒娘子笑道:“小兄弟不用找啦,我已经看过了,一点眉目也瞧不出来。”

  白少辉道:“既有退路,总有开启的消息。”

  九毒娘子螓首微摇,道:“这三间石室,只这根石柱上安着机关,但石柱的机关,

仅仅是关闭这道石门用的。”

  白少辉道:“你都看清楚了?”

  九毒娘子媚笑道:“老姐姐在江湖上混了这多年,如有机关埋伏,那会逃得过我的

眼睛?”

  白少辉想起自己无意之中,在山神庙神龛上发现机关,不觉望着中间那座神龛,问

道:“这神龛上,你仔细看过了没有?”

  九毒娘子微微一怔,摇头道:“没有,但据我所知,江湖上许多旁门中人,纵然是

无恶不作之徒,但对他供奉的祖师,必然虔诚无比,不敢稍有亵渎,我想闻香教主也不

会例外。”

  白少辉道:“我上去瞧瞧。”

  说完,也不待九毒娘子回答,轻轻一纵,跃上神龛,俯身钻了进去。

  这神龛里面,地方不大,那祖师像只有两尺来高,是用古铜雕成,外穿八卦道袍,

底下座垫是整块山石做成的。

  白少辉找了一阵,那想找得到端倪?九毒娘子站在龛前,仰首道:“小兄弟,要不

要火筒?”

  白少辉道:“不用了,在下还看的到。”

  说话之时,不觉直起腰来,无意间,只觉手肘碰上了一件东西。心中不觉一动,急

忙伸手摸去,果然那祖师像的背上,隔着一件道袍,凸出半个圆形的铁球!

  这情形正和前面自己碰上的铁球,一般无二,不觉大喜笑道:“在这里了!”

  九毒娘子急忙问道:“小兄弟,你找到了?”

  白少辉一手撕下师祖像穿着的织锦八卦衣,得意的道:“他把机关装在祖师像背心

上,大概姑娘也料不到吧?”

  一面说话,一面手上用劲,转着铁球。

  九毒娘子忍不住叹息道:“江湖上最邪恶的人,也不敢冒渎自己这一门的祖师爷,

闻香教主这般欺师灭祖,把机关装在祖师背心,这就难怪他要利剑贯胸,死在他亲近的

女子手中了……”

  话声方落,但听一阵轧轧轻震,龛后石壁登时向两旁分开,露出了一道黝黑的门户,

九毒娘子急忙叫道:“小兄弟快跃开,莫要中了人家暗算!”

  白少辉道:“不要紧,这洞里并没有人。”

  他并没跃开,却反而身形一俯,朝洞窟钻了进去。

  范殊道:“此人劫持香香,定然从这里逃出去了,我们快追!”说着,也俯身钻了

进去。

  九毒娘子叫道:“你们当心啊!

  跟着两人身后,钻进石窟。这石窟里面,是一道宽阔的石级,一路朝上,但走上二

三十级,就得转一个弯。

  这样足足走了顿饭光景,也不知转了几十个弯,但觉头上空气,渐渐清冷,不时有

凉风吹入。

  白少辉心知离出口不远,脚下加紧,连纵带跃,朝上奔去,又转了几个弯,石级已

到尽头。前面露出一个窟窿,隐隐要见天光!

  白少辉当先跨出洞窟,举目瞧去,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这洞窟外面,只有一步来远的地方是实地,再出去,就是一落千丈的峭壁,黑

夜之中,看不出下面究有多深?九毒娘子瞧到白少辉跨出石窟,就站定下来,不觉问道:

“小兄弟,怎么不走了?”

  白少辉回头道:“这洞窟下临千丈,已经无路可走。”

  九毒娘子道:“上面呢?”

  白少辉道:“这上面有一块突出的巨石,正好覆盖住洞口,无法看到崖上情形。

  九毒娘子问道:“上得去么?”

  白少辉目光一注,忽然失笑道:“不是姑娘提醒,在下几乎忽略了,这石洞左侧,

果然有几个落脚之处,可以沿壁而上。”

  当下飞身而起,脚尖轻轻点了两点,便已翻上了覆盖在洞口上的巨石,举目略一打

量!原来这块巨石,突出在峭壁之间,和上面少说还有四五丈距离。

  这时九毒娘子和范殊两人,也相继飞上巨石,白少辉仰首道:“咱们只有从崖顶上

去了,大约在三丈左右,有一可以换力之处。”

  九毒娘子格的笑道:“你们两人上得去,老姐姐大概也不成问题。”

  范殊道:“白兄请先。”

  白少辉也不再客气,缓缓吸气,双脚一顿,身形直拔而起,快到三丈左右,双手倏

张,往下一划,身子接着上升,翩然飞上崖顶。

  范殊喝彩道:“白兄好俊的身法。”

  身形跟着飞起三丈来高,在石壁上轻轻一点,翻上崖去。

  九毒娘子可也不甘落后,依样在石壁上轻点足尖,跟着翻身上崖。

  这里已在一处峰腰之上,白少辉凝目四顾,那里还有假扮闻香教主的人和香香的踪

影?敢情那人掳了香香,早已下山去了。

  九毒娘子道:“算了,他已经去远了,咱们也不用追了。”

  白少辉怒声道:“我等目睹他杀母掳女,岂能容他逃走?”

  范殊接口道:“白兄说的不错,香香落入此人手上,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去救她,

还有谁去救她?”

  九毒娘子格的笑道:“哎哟,两位小兄弟真是一对天生的多情种子,这种事,江湖

上每日都有,你们救得了么?”

  白少辉愤然道:“我们既然遇上了,总不能中途撒手不管,姑娘有事,请把王兄等

人的解葯,交与在下,只管请便。”

  九毒娘子娇笑道:“老姐姐只说了一句话,小兄弟就发起我的脾气来了,好,你们

要追,老姐姐自然和你们一起追下去,只是我们如何追法呢?”

  范殊不假思索说道:“我们分头追!”

  九毒娘子道:“从这里下山,虽只有两条路,但到了山下,路就四通八达,我们只

有三人,就一样的顾此失彼。何况此人假扮闻香教主而来,他只须脱去衣服,就变成了

另外一个人,再把香香稍微改扮一下,就是站在你面前,只怕也认不出来了。”

  白少辉听得一怔道:“照你如此说来,我们岂非白追了?”

  九毒娘子道:“是啊!所以我说咱们是追不上他的……”

  白少辉不待她说完,截着说道:“在下已经说过了,姑娘只管请便。”

  九毒娘子斜视睨着他嗤的笑道:“瞧你这般性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我们就是要

追,也该想想办法。”

  白少辉暗暗忖道:“除了分头追踪,还有什么办法?”

  但他只是心中想着,并没说出口来。

  九毒娘子看白少辉没有作声,不禁微微一笑道:“我倒想到了一个办法。”

  白少辉道:“姑娘说出来听听。”

  九毒娘子道:“此人虽是假冒闻香教主,但他身上异香,确是闻香教主一派,因此,

我猜想他纵然恢复本来面目,这独门迷香,绝不会弃而不用,我们若能根据他身上香气,

追踪就方便了。”

  范殊轻笑道:“我们总不能见人就闻,这办法可行不通。”

  他这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但很快的用手抿了抿嘴chún。

  九毒娘子瞧在眼里,心中暗暗忖道:“这姓范的笑起来怎么像个大姑娘似的??一

面娇笑道:“咱们自然不能见人就闻,我是说,咱们如能借到一头灵犬,就可凭那人身

上的特殊香味,追踪下去,他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不难把他找到。”

  范殊道:“你说的倒是容易,这种灵犬,必须久经训练,一时又到那里去找?”

  九毒娘子格的笑道:“我说出来了,自然有地方可借,好在这人就在附近不远,他

手下养了几十头灵獒,指挥群犬,如将之用兵,听他号令行事。”

  白少辉道:“姑娘说的,莫非是哮天叟石中龙么?”

  九毒娘子奇道:“你也知道?”

  白少辉心中暗道:“自己曾听师傅说过,哮天叟石中龙乃是师傅多年老友,此人训

犬有术,身边有两头灵獒,还精通武功,纵然是江湖高手,也难以为敌,可惜自己从没

见过。”心念转动,摇头道:“在下只是听人说过,姑娘认识他么?”

  九毒娘子道:“我自然认识,他随同帮主西来,就在附近,我向他去借一头灵犬,

大概还不成问题。”

  白少辉听的暗暗纳罕:“哮天叟石中龙生性怪僻,常说当今之世,人不如狗,因此

也很少和人交往,当然已有多年不在江湖走动,南北帮主居然把他也拉出来了。”

  范殊喜道:“姑娘能借到一头灵犬,那是最好也没有了。”

  九毒娘子道:“事不宜迟,我此刻就去。”

  白少辉道:“不知姑娘要多少时候,才能赶来?”

  九毒娘子道:“最多有半个时辰,也可以赶回来了,两位小兄弟在山顶上等我就

好。”

  说完转身如飞而去。

  范殊望着她后影,说道:“这位姑娘为人甚是热心,不知她怎会取上九毒两字,做

自己的名号?”

  白少辉:“九毒娘子,这名号自然是江湖上人替她取的了。”范殊问道:“她原来

姓名,不知如何称呼?”

  白少辉道:“这个兄弟也不知道。”

  范殊有意无意的瞧了白少辉一眼,奇道:“白兄和她不是很熟么?”

  白少辉淡淡一笑道:“兄弟和她也是今天才认识的。”

  范殊目中神彩一闪,轻笑道:“我看她对白兄不错嘛!”

  白少辉脸上一红,摇摇头道:“范兄取笑了,这位姑娘可招惹不得。”

  范殊眨着眼睛,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白少辉道:“她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四大恶人之一,平日心狠手辣,善于用毒,而

且……”。

  说到这里,忽然住口,他因九毒娘子纵然婬荡成性,但在背后谈论,此话也不宜出

口。

  范殊偏头问道:“白兄怎么不说了?而且什么?”

  自少辉道:“总之,范兄日后如果遇上她,还是小心些好。”两人并肩而行,边说

边走,不觉登上山顶。

  白少辉仰脸瞧瞧天色,此刻三更已过,心中暗道:“葬花夫人和南北帮主订下峰顶

之约,这时只怕已经走了,不知这两位绝顶高手,胜负属谁?”

  那知目光一瞥,远远瞧到一方大石旁,坐着两个人影!因相距尚远,看不真切,但

觉那两人相对而坐,不言不动,宛如两尊石人一般!

  白少辉心头蓦然一怔,暗道:“看情形,葬花夫人和南北帮主已经比排上内功了!”

心念一动,争忙低声说道:“范兄,我们快过去。”

  范殊也瞧到了峰顶上坐着一两个人影,不禁奇道:“白兄知道这两人是谁么?”

  白少辉道:“一个葬花夫人,另一个是南北帮主,他们约在今晚二更,在峰顶比

武。”

  范殊道:“葬花夫人,南北帮主,都是武林中很厉害的人么?”他从没有在江湖上

走动,问出话来,就显得略带稚气,其实葬花夫人和南北帮主,纵然是老江湖,只怕也

从没听人说过。

  两人正说之间,突闻有人喝道:“莫要过来。”

  嗤嗤两声,两缕劲急风声,分向两人袭来!

  白少辉听风辨位,一下接到手中,但觉力造奇大,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半步,低

头瞧去,接到手中的竟然只是一粒黄豆大小的石子!心中暗暗一惊,忖道:“双方相距,

少说也有十几丈远,此人仅以一粒石子,就能把自己震退,足见功力之深,非同小可!”

  就在白少辉接住石子的同时,范殊右手一抬,中指轻弹,把激射而来的石子,嘶的

一声,朝空中弹去,口中喝道:“什么人出手偷袭?”

  另一个苍老声音道:“差不多,这手多罗指,除了老尼姑,还有谁会?这小子居然

也有两三成火候了!”

  先前那人又道:“还有一个小子呢,你看是什么人的徒弟?”另一个道:“看不出

来。”

  先前那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借犬追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