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31章 两河口弃船

作者:东方玉

范殊道:“大哥这枚符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少辉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之间,一名道童替三人送来饭菜,放到几上。范殊低声问道:“你们军师在做什么?”

小道童望了他一眼,恭敬的道:“没有军师吩咐,任何人都不准进入中舱,小的也只在舱外伺候,少侠问的,小的也不知道。”说完,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白少辉笑道:“他纵然知道,赛诸葛没有吩咐,他如何敢说,殊弟这不是白问了么?”

范殊哼道:“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还不是故作神秘?”

三人吃过午餐,道童进来收过盘碗,又替三人沏了壶茶,便自退去。

范殊想到大哥还没说出百花符令如何来的,重又问起。

白少辉喝了口茶,就把当日自己两次进入百花谷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范殊听得跳了起来,笑道:“好啊,原来大哥还是浣花夫人的特使,奉命调查小弟来的,难怪那天天囚堂主一见符令,就口称使者……”说到这里,忽然沉吟道:“奇怪,浣花夫人为什么要调查我的身世呢?”

白少辉方才听紫蔽坛主说过:“那姓范的好象是师傅对头的后人。”已然想到范殊可能就是当年被烷花夫人擒回谷的少年侠士范春华的后人。

香香的娘曾经说过,范春华和香菱双双逃出百花谷,浣花夫人曾率同姓紫和姓龙的两个婆子追出百花谷去。再证以范殊从小由他师傅扶养长大,不知自己身世,可能范殊的双亲,已被浣花夫人杀害了。

想到这里,但觉此事只准自己推想,一时不好和义弟明说,这就含笑道:“浣花夫人因听湘云报告,被你长剑拍中经穴之人,均无法自解穴道,她对此事极表惊异,自然要调查你的师门来历了。”

范殊扬眉笑道:“那是我师傅的独门手法,谅她浣花夫人也未必认得其中奥秘。”

说话之间,两条船业已解缆启程。但见十几名牵夫,各自背着一大捆牵索,匆匆上岸而去,那是因巫峡水势湍急,舟行极险,上下船只,都要牵索拖拉,才能行驶。

这一天,果然平静无事,三人坐在舱中,紧闭舱门,看不到两岸景物,但觉顺流而下,船行极速。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傍晚时分,船过官渡口,巫峡已尽,两条船折而向北,驶入元渡河,一路向北行驶。

初更已过,范殊早已等的不耐,催着白少辉道:“大哥,我们可以开拆赛诸葛的柬贴了,早些看了也可早作准备。”

白少辉觉得义弟说的也是有理,今晚浣花宫的人若是卷土重来,势必尽出高手,也许有一场激烈的恶战,大家端坐无聊,早些开拆柬贴也好有个准备。这就点头笑道:“殊弟就是这个性急脾气。”这就取出密柬,撕开封口,只见一张白笺上,只写了寥寥五字,那是:“两河口弃船。”

心中不觉一怔,暗暗忖道:“两河口,大概是地名了,到了两河口,就要弃船,但弃船之后又该如何呢?”

范殊偏头问道:“大哥,你知道两河口在那里?”

白少辉道:“他要我们子初开拆,大概子牌时光,离两河口就不会太远了。”

香香道:“大哥,我呢?是不是也要跟你们上岸去?”

白少辉道:“既然弃船,你自然和我们一起上岸去了。”

范殊气道:“这赛诸葛真是可恶,我们替他卖力,他却处处卖弄玄虚,左一封密柬,右一封密柬,写又不写清楚,让我们像看天书一般的猜详,上岸之后,咱们就各走各的,别再理他了”

白少辉笑道:“这是殊弟错怪他了,赛诸葛终究不是神仙,他自然无法逆料今晚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故?他只是凭着判断,来定策略。到两河口弃船,是策略,弃船之唐的步骤,就得随机应变,看当时的情形而定,细节叫他如何说的出来?”

范殊披嘴道:“他不是自号赛诸葛么,诸葛亮行一军,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计算,一切早有安排,那会像他这样光会吹牛?”

香香道:“我没看到过他,不知赛诸葛生得怎么一个样子。”范殊道:“你总看过演戏?他就装扮的和戏台上的诸葛亮一般无二。”

香香咕的笑道:“那才好玩呢,诸葛亮有一把羽扇,坐的是一辆二轮敞车,他有没有?”

范殊道:“他要装扮诸葛亮,自然……”

底下“全有了”三字,还不出口,前舱舱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

香香惊然一惊,右手迅速按住剑柄,喝道:“什么人?”

舱外那人投进半个脑袋,说道:“两河口到了。”

话声入耳、只见他身形一缩,接着“噗通”一声,跃下水去!

白少辉心头不禁一动,立即低喝一声:“我们快上岸去!”人随声发,掠了舱外,举目瞧去,但见船势悠悠,正往河岸冲去!

再回头一看,船后空无一人,连撑舵的都已不见,心中业已料到几分,急忙打了一个手势,长身跃起,跳上岸去。

范殊、香香也跟着跃身上岸。只听一阵沙沙细响,两条船也随势冲入芦草丛生的浅滩之上,停了下来,却是不见丝毫动静。

范殊忍不住轻声问道:“大哥,赛诸葛他们不上来么?”

白少辉低声道:“船上已经没有人了。”

范殊听的一怔,抬目道:“他们人呢?”

白少辉微笑道:“中午咱们在铁棺峡开船之时,你不是看到有十几名纤夫上岸去的么,那就是赛诸葛他们了。”

范殊愤然的道:“他于么要瞒着我们?”

白少辉道:“这叫做金蝉脱壳,不然如何能够瞒得过对方耳目?”

范殊依然愤愤的道:“赛诸葛明明是在利用我们。”

香香仰脸道:“大哥,那么咱们该到那里去呢?”

白少辉道:“如我料想不错,浣花宫高手也快赶到了,我们快走吧!”

三人离开河岸,走没几步,黑夜之中,但见这一带山岭起伏,丛林如墨,地势十分荒僻!

范殊停步笑道:“大哥,浣花宫的人,要是埋伏在这里,咱们过去,岂不正好自投罗网?”

突听有人冷冷接道:“不错,南山有鸟,北山张罗,浣花宫的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范殊吃了一惊,仰首清叱道:“什么人?”

语声甫落,但见左首一片松林中,缓缓走出三人。中间一个是手拄金漆鸠杖的灰衣白发老妪,黑色之中,两道眼神,望去有如两点寒星,熠熠生光。

她左首是一个紫面汉子,身穿紫袍,腰佩紫穗长剑。右首是一个双十年花的少女,身穿天蓝裙袄,同样腰悬长剑白少辉瞧的暗暗皱了下眉,还没开口,范殊回头问道:“大哥,来的是浣花夫人么?”

白少辉低声道:“不是,当中那个老婆婆,就是龙姑婆,站在她左边的是紫微坛主,右边是湘云姑娘。”

这时,右首一片松林中,也出现了一簇人,只听一个尖厉的声音喝道:“姓白的小子,今晚管教你们来得去不得。”

这一簇人,当先走出的黑衣独臂老妪,正是巫山分宫总监铁姑婆,接着是黄衣佩剑的浣花公主,和八名一式劲装的使女。

最后则是左臂已断仅存一条右手的玉扇郎君韩奎,率领十六名黄衣武士,一个个手执扑刀,雁翅般排开。

铁姑婆目光冷历,迅速一转,抬手朝江边一挥,尖喝道:“奎儿,你去把赛诸葛一干人抓来,船上之人,如敢违抗,一律格杀勿论。”

玉扇郎君韩奎躬身领命,立即率了十六名黄衣武士,迅快的朝江边扑去。

白少辉在这一瞬之间,目光扫了全场一眼,他目能夜视,这一扫射,但觉这片山谷前面,四周深林暗影中,分明隐伏着不少人影。

他会在百花谷见识过“百花剑阵”的演习,已然看出松林四周似已布下了“百花剑阵”!心中暗暗忖道:“以眼前形势而言,纵然没有“百花剑阵”,现身的这些人,已无一不是顶尖高手,自己三人就算武功再强,也决非敌手。双方实力悬殊,今晚之事,赛诸葛若是事前丝毫没有安排,仅指望自己三人自行突围,那么这一战,不但是惨烈无比,要想全身而退,只怕也难如登天……”

思忖之际,但听湘云清朗的声音喝道:“白少辉,你知罪么?”白少辉潇洒的立在夜风之中,青衫微微飘飞,他连身边竹箫都没摸过一下,昂然道:“在下不知道。”

话声出口,忽听耳边传来紫微坛主的声音,以“传音入密”说道:“你已陷身在百花大阵之中,武功再高的人,也休想闯得出去,我纵有相助之心,也无能为力,为今之计,不如先束手认罪,我自会暗中相机营救,千万不可恃强逞胜。”

语气焦急,显然情势十分恶劣!

湘云续道,“你身受夫人不次拨耀,升任本宫青鸾堂护法,恩遇不可谓不厚,你不思感恩图报,竟敢勾结外人,背叛百花谷,如今罪证俱全,还有何说?”

白少辉道:“不错,在下并没抵赖。”

湘云又道:“夫人有谕,白少辉免去本宫青鸾坛护法职务,追回百花符令。”

白少辉仰天淡淡一笑道:“如此甚好,在下原也不想当什么护法,百花符令不用追回,在下也要奉还了。”

探怀取出玉符,掌心一抬,缓缓朝湘云飞去。

湘云接到手中,依然清朗的喝道:“白少辉,你职务已解,玉符已缴,还不跪下,柬手就缚么?”

白少辉突然朗笑一声道:“在下既已缴回玉符,解除职务,就不是浣花宫的人了,既非浣花宫的人还要再听浣花宫的命令么?”

龙姑婆清翟的脸上,已经渐渐罩起了一层严霜,正待发作!

突见玉扇郎君韩奎率领黄衣武士,匆匆赶回,朝铁姑婆行了一礼,道:“禀报总监,那两艘船上,空无一人。”

铁姑婆听的一怔,问道:“人到那里去了?”

玉扇郎君回道:“赛诸葛等人,只怕早已在中途下船,这两艘空船,许是诱敌之计……”

铁姑婆重哼一声,愤怒的道:“咱们不是已经有人一路盯着他们下来?难道都是些死人?连人家中途逃走,都会憎无所知?”

玉扇郎君不敢作声,垂手肃立,低头不语。

只见湘云略一欠身,道:“婢子中途奉监宫龙姑婆之命,一路赶来会合,由巫峡折入元渡河开始,才由婢子担任监视,既不知道这两条船上是什么人?也不见有任何人下船。”

铁姑婆怒声道:“难道赛诸葛他们会生了翅膀不成?”

湘云冷冷道:“那要问韩堂主了,婢子方才听紫微坛主说起,紫微坛主因见到夫人玉令,才奉命后撤,恰好铁总监亲自赶到,认为其中有诈,这段水程是铁总监亲自派人尾随下来的。”

铁姑婆怒哼道:“难道会是老婆子把他们放走的?”

湘云接道:“听铁总监的口气,那好像是婢子放走的了?”

铁姑婆厉喝道:“小丫头,你敢和我顶嘴?”

湘云道:“婢子只是依据事实而言,怎敢和总监分辩?不过总监也该知道,婢子固然卑不足道,但此时奉夫人金谕出谷,多少也是使者身份……”

铁姑婆已是怒不可遏,厉喝道:“贱婢住嘴,你敢抬出夫人来压老婆子?”

白少辉看她们自己人起了内杠,心中暗暗好笑。

范殊披披嘴,回头道:“真是狗咬狗。”

龙姑婆皱皱眉道:“湘云,铁总监并未责怪你,老妹子,你也不用说了。”

铁姑婆盛气道:“老姐姐,你也评个理,咱们老姐妹追随了夫人多年,如今这些黄毛丫头,居然扛着夫人,欺压起我来了。”

湘云假装赌气,一双秋波,却只是注视着远处,此刻忽然瞧到远处林木之间,隐隐闪过一丝火星,心头暗暗一喜。但听了铁姑婆的话,忍不住接口道:“铁总监,平日婢子尊称你一声老前辈,但为人要自己尊重,别人才会尊重你……”

龙姑婆一摆手,喝道:“湘云,不准再说。”目光一抬,朝白少辉道:“白少辉,老婆子有话问你,你若能好好回答,老身还可饶你不死。”

范殊冷哼道:“说的好听,倒像是咱们已经死定了一般!”

龙姑婆目光一转,注到范殊身上,冷冷说道:“不错,百花大阵,纵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只怕也插翅难飞……”

范殊道:“我就不信百花大阵真有这么厉害?”

龙姑婆目光盯住范殊脸上,瞧了一阵,回头问道:“此人就是那姓范的么?”

湘云躬身道:“不错,就是他。”

白少辉怕龙姑婆提起义弟的身世,连忙低声道:“殊弟,不要多言,先听听她要问些什么?”话声一落,立即朗声道:“不知龙姑婆要问在下什么?”

龙姑婆道:“赛诸葛等人,到那里去了。”

白光辉心中一动,暗想:“是了,紫微坛主为了自己,定然并未据实报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两河口弃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