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35章 大闹君山

作者:东方玉


白少辉左掌一挥,化解左首白衣老者袭来一掌,右手秋霜剑一招“玄乌划沙”,侧攻秦季良,飞起一腿,猛向身前一名白衣老者踢去。

这几招一气呵成,动作奇快,又把几人逼退了几步。就趁这一瞬空间,突然剑交左手,右手一探,嗤的一声撕开衣襟,从身边抽出竹箫。

他虽把身前三人逼退,但身后两个白衣老者,那肯放过机会,一言不发,抡掌便击,一青一黑两只手掌,丝毫不带风声,急袭而至。

身前两名老者也在他拔箫之时,同时一退即上,交错攻到。秦季良的青龙夺呼的一声,也猛力向白少辉右肩捣来。

这五人合围,掌影夺飞,同时集中攻到,威势劲急无涛。

白少辉身陷包围之中,耳目兼顾,心头也自骇然!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他右手抽出竹箫,猛地一个旋身,快如陀螺,右腕连振,接连点出四箫。

箫影一闪而过,电掣雷奔般分向四个白衣老者袭去,左手秋霜剑顺势划出,一剑砍在秦季良的青能夺上。

这一旋身发招,实在太快了,快的人无法看清他究竟是如何出手的?但听,‘嗒”的一声,秦季良手上青龙夺,立时连柄削断,直飞出去!

紧接着只听白衣四灵同时发出一声闷哼,四人同时脚下踉跄,往后连退。

原来白少辉在五人环攻之下,力绌气穷,情急拼命,在遇身急旋之际,连续地使出了他最后一记绝招——没有名称的怪招,一举点中白衣四灵的“章门穴”。

秦季良突觉手上一轻,青龙夺被削,心头大惊,双足猛蹬,急急往后跃退。

白少辉一击奏功,精神陡振,那还容他后退,箫头一昂,疾开的点出一箫。

秦季良堪堪跃起,但觉胁下一麻,砰然跌坐下去。

白少辉朗笑一声,正待飞身掠起,瞥见人影一闪,凌云凤手横短剑,一下拦住去路双目凝注,急急喝道:“你……”

白少辉已知义母被小玉救出,此刻又一举制住了五名强敌,那还恋战,一见凌云凤拦住去路,没待她喝声出口,振腕一箫,朝前点出!

又是一记无名怪招!

凌云凤身为浣花夫人门下首徒,一身武功,放眼江湖,已是罕有敌手,反应自极迅速,眼看白少辉一声不响,举箫点来,急急沉剑封架。但她那里知道白少辉这记怪招,出自异人指点,奇奥莫测,剑势封出,才知依然封解不住。

她上次吃过大亏,心知若要被他一箫点中,势必震散护身真气,在间不容发之际,只好一提真气,功凝“玄机”、“期门”、“章门”诸穴。

这一箫,果然不偏不倚,击中她“章门穴”,凌云凤纵然见机的快,仍被震的眼前一黑,上身摇晃,后退了一步;

白少辉一萧出手,瞧也没瞧,双足顿处,纵身朝西急掠而去。

凌云凤微一定神,纳下一口真气,顾不得检查自己是否负伤?急急睁目瞧去,白少辉去势如箭,已然奔出百丈之外,心中一急,凝气叫道:“薛少陵,你等一等!”

小燕没有宫主吩咐,一直站在一旁,此刻瞧到凌云凤伤在白少辉萧下,心头大惊,赶忙奔了上来,扶住凌云凤身子,问道:“宫主,谁是薛少陵?”

凌云凤一手摔开小燕,急道:“他,就是他……”

语音未落,急急长身掠起,跟在白少辉身后,追了下去。

再说白少辉提气急掠,奔行了五、六里路,到了一座小山脚下,但见山径上正有一个青衫负剑老者,飘然迎面行来。

眨眼工夫,双方已然接近,白少辉眼快,已然认出来人正是分宫护法华山名宿宣锦堂!

他早已看清了侯家湾形势,这君山背后的一片陆地,东、北二面环水,水上船只既已封锁,那只有朝西奔行,才是陆地。

这一路奔来,早已收起秋霜剑,此刻手中依然提着一支竹箫,眼看宣锦堂迎面而来,正想出其不意,一箫朝他点去。

瞥见宣锦堂忽然站住身子,朝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嘴皮微动,远远传来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速向北去。”

白少辉听的一怔,暗想:“难道宣锦堂也会是南北帮的人?”

心中想着,不期朝他望去,正待开口!

宣锦堂举手朝北一指,连使眼色。

白少辉立时会意,不再打话,转身朝北就走。

又奔行了里许光景,但见右首一片松林,隐隐现出房舍,那正是松花村了,但照宣锦堂指点的方向,似是还要朝北去。

白少辉不敢太接近村落,洒开脚程,远远绕过松林,到得村落北面,举目望去,只见江水连天,不见舟揖。沿江一带,芦苇从生,足有一人来高!

白少辉略一住足,心中暗自寻思:“宣锦堂要自己向北行来,也许会有人在此接应。”

心念一转,立即身形一侧,朝芦苇中钻去,以他目前的江湖阅历,自是不会发出丝毫声息。一路以箫拨草,蛇伏而行,一回工夫,估计最少也已行进了十数丈之遥!只觉此处距离江岸,似已不远,隐隐可以听到水声,但四下仍无半点动静。

这若是换了旁人,也许会忍不住直起腰来,伸头朝外瞧瞧。

但是白少辉自幼就由黑煞游龙桑九谆谆告诫,一个人行走江湖,越是到了危急之时,越要沉得住气,保持冷静。

自己连伤白衣四灵和神威堂主秦季良,方才明明听到凌云凤随后追来,说不定此时正在四处搜索,自己若是直起腰来,岂不露了形迹?

想到这里,索性蹲着身子,不再动弹,但闻风吹芦苇,萧萧作响,但四外依然一片静寂,不见有人追来。

又过了一回,蹲的正感不耐,突然间,只听远远响起一阵轻微的声音,

白少辉更是屏息凝神,细辨方向,但觉声音渐渐接近,人耳更是清晰,那是一阵衣袂带风之声,来势极快!似是施展草上飞的工夫,从芦苇上掠来,显见来人轻功极高,身手不凡!

心念转动之际,只见“刷”的一声,一条人影纵斜刺掠过上空,去势如箭,眨眼之间,已飞射数丈之外,渐渐远去。

白少辉看他后形,暗暗忖道:“原来是摘星手曹敦仁,不知凌云凤追来了没有?”

心中想着,依然蹲着不动。

果然过了不多工夫,岸上芦苇又起了一阵沙沙之声,接着但听有人悄声说道:“这里芦苇丛生,董护法插翅难飞,可能就隐藏在这一带了。”

另一个人道:“我真想不通,董百川这多年来,好不容易爬上了首席护法的地位,还要再起背叛之心,难道南北帮会给他帮主于吗?”

前面那人冷哼道:“这等积年老贼,只要有钱,什么事做不出来?”

白少辉暗道:“原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身份。”

只听后面那人又道:“曹护法已经走了,咱们两人,服伺得了么?”

前面那人道:“这老贼除了一对爪子厉害些,论武功,一对一不是他对手,咱们有两个人,还怕服伺不了么、只要擒住他,就是大功一件。”

后面那人道:“话是不错,但这里芦苇有一人来高,敌暗我明、这老贼狡猾如狐,莫要中了他暗算。”

前面那人笑道:“不要紧,咱们一路把芦苇所过去,只要发现有什么动静,立时发出讯号,这里是咱们的地方,还怕他逃上天去?”

后面那人道:“是呀,他藏不了身,自会窜出来,那时,咱们就合力对付?”

白少辉听的清楚,暗暗皱了下眉,心想:“前面那人说的不错,这一带虽是芦苇丛生,但若两人合力,一路研将过来,自己确实藏不住身。”

心念尚未转完,只听不远之处,已然响起金刃劈风,和芦苇断折之声,陆续传来。试想那芦苇原来是十分脆弱之物,如何经得起两个高手祈劈?一路祈来,自极快速。

白少辉又想:“宣锦堂指点自己朝这里奔来,自是因为这一带有芦苇草可以存身,又接近江面,也许就是约好了的接应地点。但此刻连船只的影子都没看到,自己已经存不住身,这倒确是大伤脑筋的事。”

侧耳细听,那两人一路斫劈过来,已然渐渐接近。

白少辉突然想到此时侯家湾十里方圆,可能搜索更紧,除了这片芦苇,实在没有再好的存身之处,自己决不能让这两人再祈伐下去!心念一决,立时以箫拨苇,趁着芦苇草折断之声大作之际,侧身移动,缓缓绕了过去。

快到两人身边,迅快的匍匐下去,正好被他们研折的芦苇,一排排往两边倒下,盖在白少辉身上。

白少辉侧脸望去,但见两名青衣大汉,挥刀如风,直向芦苇丛中行进。

这两人貌相凶猛,步履矫捷,太阳穴高高隆起,看去外门功夫,已有相当火候,无怪他们敢说一个人不是天狼爪董百川对手,两人联手,足可服伺得了的话来。

从他们口气听来,大概是神威堂秦季良手下的高手无疑。

白少辉等他们过去了十来步路,暗暗抓起一团泥砂,扬手朝江边芦苇中打去。

他出手奇快,那泥团呼的一声,投入芦苇中,登时响起一阵沙沙之声,一丛芦苇,随着起了轻微的晃动。

那两个青衣汉子武功确也不弱,正在并肩迈进,挥刀猛所之际,突听不远处响起一声轻微的破空声音,已然警觉。立即住足瞧去,果见左首一丛芦苇,还在晃动!

左首一个低喝一声:“就在那里了!”

突然飞身掠起,凌空朝左首芦苇丛中扑来!

要知他这一凌空飞扑,自然门户大开,白少辉微微一笑,手腕一抬,凌空一指点了过去。

这骄指一点,使的正是华山“穿云指”。一缕尖风,何殊一支劲急的利矢?那青衣汉子身在半空,口中闷吭一声,砰然摔落地上。

右首汉子根本没看清他如何负了伤?心中暮地一惊,双目暴睁,手上扑刀一横,急急喝道:“许老二,你怎么了?”

白少辉身形暴长,一下掠了出去,轻笑道:“你也留下来吧!”

举手一箫,朝他胁下戳到。

那汉子骤睹董百川从芦苇中飞射而出,大惊之下,侧身避让箫势,口中虎吼一声,扑刀奋力推出,猛向白少辉肩头祈来。

试想白少辉这一记无名怪招,连凌云凤那等武功、尚且闪避不开,何况是他?刀招堪堪推出,章门穴上,已被箫头点中,连哼也没哼出,往后就倒。

白少辉左手一探,轻轻抓住刀背,脱手朝芦苇中投去,然后走到两人身边,笑了笑道:“你们大可放心,老朽不伤你们性命,不过暂时要委屈两位,在芦苇里躺上一段时间。”

两个大汉穴道受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是眼睛眨动,望着白少辉,以为自己两人定然保不住性命。此刻听说不伤他们性命,只要暂时受些委屈,自是大感意外,四只眼睛,同时流露出感激之色。

白少辉也不理会,伸手抓起两人,拖到芦苇深处,然后又折断了几排芦苇,盖到他们身上。

看看纵然有人走近,也不致发现,才轻声说道:“你们不用妄想自解穴道,老朽手下极有分寸,到了一定时光,穴道自解,老朽失陪了。”说完,身形一侧,依然朝左首芦苇丛中钻了进去。

这左首芦苇,已经靠近江边,他一路鹭行鹤伏,沿着江边,朝东行去,目光不住的朝江面打量。

怎奈分宫主凌云凤己然下令封锁了侯家湾一带江面,不准再有船只驶近,这辽阔的江面上,竟然连一艘船也没有。

白少辉心中暗暗计较:“若是接应的船只无法驶近,那么自己只有在这里等到天黑之后,再行朝西奔去,由陆路突围了。”

心中想着,脚下依然没停,约摸走了盏茶工夫,估计这一段路,最少也已沿着江边走了数十丈之遥。

此刻已在芦苇深处,正待歇足!

突然前面不远之处,起了一阵索索轻响,白少辉耳朵何等敏锐,听到声音,立时目注前方,凝立不动。

那知自己才一停步,前面索索轻响,也自停了下来!

白少辉心中暗暗骂道:“好家伙,难道我还会上你的当不成?”

半晌之后,忽听前面那人轻轻击了三掌。

白少辉心中一动,暗道:“看来他们已经分头搜索到江边来了,这三响掌声,分明是互相传递消息的暗号无疑!”心念方转,只听前面芦苇中,有人低声问道:“是董护法么?”

声音问的极轻,但白少辉已可分辨得出,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心中不觉又是一动,放轻脚步,缓缓朝声音来处,寻了过去。

走没几步,只见一个身穿青布杉夸的中年妇人,双手拨开了一些芦杆,正在探头张望!

白少辉并没见过此人,心下微微一怔!

突然身形闪动,一下掠到她面前,右手一探,五个指头,迅快扣住了中年妇人脉腕,低声喝道:“不准声张,只要你一开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大闹君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