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37章 易钗而弁

作者:东方玉

范殊冷哼道:“这手段卑鄙的很。”

小燕道:“那知薛少侠根本没有负伤,当天晚上,就和张果夫两人一起逃了出去,临走还打了宫主一箫。”

范殊用手掩口,打了个呵欠,问道:“后来呢?”

小燕笑道:“后来没有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找不到薛少侠和张果夫的踪影,直到今天才知白少辉就是薛小侠……”

范殊脸上有了笑容,说道:“所以你们宫主要找大哥证实一下了。”

但他说到最后一字,声音已经愈来愈轻,只觉眼皮沉重,一阵困倦,袭上心头,不自觉的身躯一侧,倚着茶几,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当他悠然醒转,依稀察觉自己躺在一张柔软而舒适的床上,软绵绵、香喷喷,还有一股浓馥的脂粉香气,心头及时警觉,急急睁开眼来,但见自己竟睡在一张华丽精细的卧室之中。

床前小几上,点着一盏琉璃烛灯,四周虽是石壁,却张以浅绿绒幔,妆台区镜,锦墩绣帐,伊然是千金小姐的!除了自己静静的躺在床上,室中寂然不见人影!

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里?

方才,方才……

范殊突然想起自己和大哥随同凌云凤而来,她陪同大哥进去,却要自己坐在客室里等候……

如此看来,大哥和自己全都着了人家的道!一念及此,慌忙掀被而起!那知刚一掀开棉被,才发觉自己身上衣衫尽卸,仅穿了一身亵衣!

范殊心头又急又骇,刹那间,他双颊尽郝,一颗心不由的狂跳起来!急忙举目四顾,但这间石室之中,那想找得到自己的衣衫?一时怔怔的坐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这当儿,只听有人发出“嗤”的一声轻笑。

范殊猛然一惊,一时情急,慌忙拉起棉被,紧紧裹住身子,叱道:“什么人?”

回顾瞧去,但见右首壁间,垂馒一动,原来那里是一道门户,此刻门帘掀处,俏生生走进一个绝色女子!

这女子一身青色劲装,秀发如云,生得柳眉凤目,脸含娇笑,一双剪水双瞳朝范殊一溜,嫣然笑道:“范少侠醒来了么?”

她这一开口,范殊已经听出正是凌云凤。“嗯”“如今我该称你范少侠呢?还是称你范姑娘呢?”

范殊竟然会是姑娘,这话当真来的奇怪!

范殊窘的一张玉脸红得发烧,怒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云凤俏生生的走近床前,巧笑道:“我的好小姐,你不用发急,我可没有半点恶意,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男是女?”

范殊道:“我是男是女,与你何干?”

凌云凤笑道:“干系是没有,我不过好奇罢了。”说着口中“嗯”了一声,又道:“我的好小姐,山腹寒重,当心着了凉,你先躺下来……”

范殊羞急的道:“不用你管,快把衣衫还给我。”

看来她真是女的了!

凌云凤已然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柔声说道:“这里原是我的卧室,不会有人进来,我想和你谈谈。”

范殊突然想起大哥,不觉问道:“大哥呢?你把他骗到那里去了。”

凌云凤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大哥,他就在隔壁。”

“隔壁”这两个字听到范殊耳里,心头不禁一急,她看凌云凤从隔壁屋里走来的、莫非大哥就在外面?”

此刻反而因凌云凤彼此同为女儿之身,却怕大哥走了进来,自己一身亵衣,岂不窘死?闻言不由目视门帘,急急问道:“他……就在外面?”

凌云凤笑了笑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你大哥在隔壁一间石室之中,此刻母子重逢。正在说话,待会我自会送你过去,见见未过门的婆婆。”

范殊羞急的道:“你胡说什么?”

凌云凤道:“我一点也不胡说,难道你心里不愿意?”

范殊双颊飞红,没有作声。

凌云凤接着笑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就以方才江边的情形来说,你一会要看我面貌,一会又要和我动手,那种凶霸霸的样儿,若非怕我抢走你大哥,那有这种情急拼命的?”

范殊被她说的哑口无言,急道:“你说完了没有?这些话我不要听,快把衣服还给我。”

凌云凤俏皮的笑道:“我说的正经话呀!你不要听也得听,否则我就给你一套女子衣衫,你穿着出去好了。”

范殊果然被她一句话唬住了,望着凌云风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凌云凤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谈谈。”

范殊道:“你要谈什么,那就说嘛”

凌云凤道:“我要和你谈谈薛少侠的事。”

范殊心头暗暗一跳,问道:“谈大哥什么?”

凌云凤道:“我说出来,你可不许笑我。”

范殊心头酸溜溜的,暗自忖道:“这妖女一定看上大哥了,哼,真不要脸!”一面裹紧了一些棉被,说道:“你只管说好了。”

凌云凤看了她一眼,徐徐说道:“范姑娘,我比你大上几岁,就叫你一声妹子,我们都是女儿之身,我也顾不得羞耻了……”

范殊暗暗冷笑一声,想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只听凌云凤幽幽说道:“我幼年时候,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家父平盗有功,官拜参将,只因和黑道中人结下了仇。有一年携眷赴任,在途中被十几名蒙面盗匪拦击,家父力战负伤,家母当场遇难,幸蒙一位过路的大侠仗义出手,搏杀盗魁,其余盗党纷纷逃走。那时我还在褪褓之中,由奶妈抱着躲在一辆篷车底下,才幸免干难,等盗匪逃散,家父也不知去向……”

她说到这里,早已热泪盈眶,晶莹珠泪,顺着粉颊,流了下来。

范殊想起自己身世不明,连父母是谁都一无所知,不禁对凌云凤起了一丝同情之念。

凌云凤拭拭泪水。续道:“就是第二天,遇上了师傅,她老人家看我资质不错,连同奶妈,一起带回百花谷去,这样我就成了师傅门下的大弟子。直到前几年我奉命出主青鸾坛,在江湖上走动,才知昔年那位救命恩人,手中使一支铁箫,极似传说中的黑煞游龙桑九桑大侠。但据我所知,黑煞游龙好像和师傅有仇。因此我只好记在心里,不敢说出口来。”

说到这里,口气微微一顿、接着说道:“直到去年,薛少侠混入青鸾坛,一时不察,被我玄阴掌所伤,事后仔细想来,他使的箫招,正是黑煞游龙桑大侠的游龙十八式,这下把我急的愧恨无地,二十年前桑大侠仗义出手,救了我一家性命,二十年后,我却恩将仇报,掌伤他的门人……”

范殊心想:“原来其中还有这段因果。”

凌云凤续道:“这样,我就命他们把薛少侠送到后院,要小燕悉心侍候,只因中了玄阴掌的人,只有我师门秘制的两仪丹才能治疗。但两仪丹只有子午两个时辰,才能服用,我吩咐小燕等到半夜子时,给他服葯,那知薛少侠却在入夜之后,竟和一笔阴阳张果老一起逃出坛去。”

范殊道:“你不是说大哥伤势很重么?”

凌云凤道:“是呀,他被我一掌击中左胸,明明伤得很重,不知怎会突然好了,这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

范殊问道:“后来呢?”

凌云凤道:“我当时救他,原是看出他使的箫招,极似桑大侠的传人,那知等他走后,我才发觉除了这一原因之外,我竟然作茧自缚,深深地爱上了他,对他索念不已……”

他粉颊不自禁的飞起两朵红云,微现羞涩之色,腼然笑道:“范姑娘,妹子,我这样坦率直陈,你会不会把我看作婬荡无耻的女人?唉,这叫做一念情凝,作茧自缚,但你日后自知。”

范殊没有作声,要知她听了这一席长谈,对凌云凤已油然起了同情之心,反而觉得她坦率真挚。

凌云凤看她没有说话,望了她一眼,又道:“于是我就要他们在江湖上四出查访薛少侠的下落,那知他却经九疑先生改变容貌,另以白少辉的身份出现。”范殊奇道:“我怎么没有听大哥说过呢?”

凌云凤道:“也许他另有不得已的苦衷,不好和你提起。”接着又道:“后来薛神医因家眷被留作人质,才答应出任巫山分宫神机堂副堂主,他们把恭夫人送来君山。我虽是片面痴情,暗恋着薛少侠,可是薛夫人是他生身之母,我总不能眼看着让她去改头换面,终身聋哑,但这是师傅手订的规矩,我又不好违拗……

范殊道:“于是你要玉梅假扮白发哑婆?”

凌云凤笑了笑道:“是啊,我当时实在想不出旁的办法来,只好要薛夫人的丫头去代替,一面把薛夫人藏在山腹之中。我甘冒大不讳,并不是想以此邀薛少侠感恩图报,只是求我心安……”

范殊道:“凌姑娘这份情谊,人非草木,大哥自然感激的很。”

凌云凤低低叹息一声,摇头道:“好妹子,你别误会了,不错,我很爱他,但我不想薛少侠也爱我,我更不愿夺人所爱……”

她眨眨眼睛,但清澈的大眼中,已经隐有泪水,望着范殊嫣然一笑道:“你听我说下去吧,今天白少辉和我动手之际,他一箫点中我胁下‘章门穴’,我才知道白少辉原来就是薛少陵。后来我驾舟亲自送他离开候家湾,约他二更见面,原是要他一人前来赴约,把薛夫人暗中接了出去。后来,你跟着出现,我自己是女儿之身,常年装扮着男人气概,自然看得出你是易钗而弁的人,而且极可能还有薛少侠的……”

范殊脸上一红,没待她说完,拦着道:“不要说啦,我不要听,我穿着男装,大哥根本不知道我是女的。”

凌云凤噗哧笑道:“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一直和你在一起,还看不出来,那就是木头人了!”

范殊仰脸道:“你说了半天,我还不明白你这样做,究竟是何意思?”

凌云凤眼珠一转,笑道:“你真的不明白?”

范殊道:“自然是真的了。”

凌云凤黯然道:“我爱少侠,但我们站在敌对地位,形势如此,我不会背叛师门,薛少侠也不可能投入百花谷,我这片面相思,作茧自缚,到头来只不过是镜花水月,南柯一梦。今晚遇到你,我心里就得到解脱,我方才说过,我不想薛少侠爱我,更不愿夺人所爱,我谈不上把薛少侠让给你,但我希望你全心全意的去爱他,我这些话,句句发自肺腑,好妹子,你现在明白了吧?”

这段话说得够坦诚,也够真挚,她要证实范殊也是女儿之身,甘愿牺牲自己,成全别人,这份升华的情感,更是可贵!

范殊听的心头大为感动,这些天来,她一缕芳心,早已暗暗系在大哥身上,但她总究是姑娘家,凌云凤坦率表明心迹,她却双颊发赤,低着一颗头,就是羞于启齿。

凌云凤明眸一转,嫣然笑道:“好妹子,好啦,我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我叫小燕把你衣衫送来,就可以送你们出去了。”

范殊抬头叫道:“凤姊姊。”

凌云凤道:“你还有什么事?”

范殊道:“凤姊若不嫌弃,小妹想和你结个异姓姊妹。”

凌云凤脸有喜色,欣然道:“好啊,我一见你就投缘,这话早想说了,只怕你不肯。”

范殊道:“小妹自幼没有爹娘,由师傅扶养长大,有你这样一个姊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凌云凤道:“我今年二十,你呢?”

范殊道:“十八。”

凌云凤笑道:“我比你大两岁,这姊姊是做定了。”

接着目注范殊问道:“妹子,你师傅是谁?”

范殊道:“凤姊姊问起来了,小妹不好隐瞒,师傅名讳无下尘。”

凌云凤吃惊道:“原来妹于是天山神尼门下,难怪方才一举就破了我的百花剑法。”

范殊道:“小妹师门来历,连大哥问我,都没告诉他,只有你凤姊姊一人知道。”

凌云凤笑道:“你没告诉他,那是怕他知道了你师门的来历,就会猜想到你是女的。”

范殊点点头,又道:“还有一件事,小妹也要告诉你,我其实不叫范殊。”

凌云凤奇道:“你姓名都是假的?”

范殊摇头道:“不,姓范是不假,师傅自小叫我珠儿,下山之后,改了男装,就把珠字改成殊字。”

凌云凤沉吟道:“这就奇了,妹子连身世都不知道,怎么和师傅有仇的呢?”

范殊道:“这个小妹就不知道了。”

凌云凤道:“几时我要间问师傅,也许她老人家弄错了。”

范殊听她提起浣花夫人,不由心中一动,抬目道:“凤姊姊,小妹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的?”

凌云凤笑道;“我们已是姐妹,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范殊道:“小妹就是因为和风姐姐结了姐妹,有如骨哽在喉,不得不说,浣花夫人倒行逆施,为祸武林,姐姐你是污泥中的青莲,总应该知道自古邪不胜正,师恩虽重,也总该为自己的将来着想,摆脱泥淖……

凌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 易钗而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