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39章 仇人相见

作者:东方玉

薛少陵和浣花夫人目光一对,但觉背脊骨起了阵凉意,一面故作镇定,拱手道:“夫人矜全之意,在下至为感激,但退出江湖,对在下来说,实有碍难之处。”

浣花夫人冷声道:“你有什么碍难之处?”

薛少陵道:“这是在下一己的隐私,未便奉告。”

浣花夫人幽幽的冷哼一声,隐含怒意道:“咱们谈话就到这里为止,今天我也不难为你们。但我要再说一句,从现在起,你薛少陵不得再在江湖走动,若要不听我的劝告,我随时都可以取你性命,好,你们可以去了。”说到这里,回头吩咐道:“秋云把那两个女孩放出来,让他带走。”

秋云答应一声,转身退出。

事情至此,已毋庸再说,薛少陵、范殊双双站起身来。

一回工夫,秋云领着两名少女走进,那正是香香、小玉两人。

香香因薛少陵换了副面貌,认不出来,但一眼看到范殊,立即奔了过来,惊喜交集的叫了声:“二哥。”

范殊道:“三妹,他就是大哥,你怎么认不出来?”

香香喜道:“原来果然是大哥……”

话还没有说完,但听阶前一个使女说道:“启禀监宫,戚坛主身负重伤,奄奄一息,已经抬回来了,请监宫定夺。”

龙姑婆(黑袍老者)霍地站起,目露凶光,回头朝薛少陵喝道:“你们给我留着,慢些走。”一面向外吩咐道:“快把她抬进来。”

外面有人应了声“是”,只见门帘启处,两名劲装女子抬着一块门板,走了进来。

门板上直挺挺躺着一个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子,正是百花谷白翎坛主戚佩玉,此刻面如金纸,嘴角间血迹殷然,身子一动不动,看去伤势极为沉重。

浣花夫人目光如电,瞧着奄奄一息的白翎坛主,似是极为愤怒,沉声道:“龙姑婆,佩玉伤在何处?”

龙姑婆早已俯下身去,仔细察看了一阵,抬头道:“戚坛主被一种极罕见的掌力所伤,右肩骨已碎,伤及肺腑……”

浣花夫人没待她说完,截着问道:“是被何种罕见的掌力所伤?”

龙姑婆迟疑道:“好像是大罗手……”

浣花夫人坐着的身躯微微一震,诧异的道:“大罗手是五台密宗心法,传闻失传已久,什么人练成这种霸道武功?”

龙姑婆迅速从怀中取出一个磁瓶,倾了几粒丹葯,纳入戚佩玉口中,朝两名使女挥挥手道:“先抬进去,我马上就来。”

两名使女答应一声,抬起门板,朝左厢进去。

浣花夫人道:“大罗手源出天竺,力道刚猛,较大手印有过之而无不及,治疗之道,须得打通全身经络,才不至于瘀血凝滞。”

龙姑婆躬身道:“属下省得。”

说完,急急朝右厢行去。

铁姑婆道:“看来南北帮的后援已经赶到了。”

浣花夫人冷冷一晒,道:“南北帮倒是网罗了不少高手!

随着话声,缓缓回过头来,两道利剑般眼神,盯住着薛少陵,问道:“薛少侠;这掌伤白翎坛主的人,你应该清楚吧?”

薛少陵早已想到白翎坛主定是奉命劫持义母去的,那么这使“大罗手”击伤白翎坛主的人,极可能就是鬼见愁阎弘。心念转动,一面冷冷说道:“在下早已说过不是南北帮的人,怎知此人是谁?”

浣花夫人沉哼道:“什么人保护令堂,你也不知道么?”

薛少陵听她自己说了出来,不觉剑眉一轩,朗朗笑道:“原来夫人召在下兄弟前来,一面却派人去劫持家母,亏你还是一门之主,竟然使出这等卑鄙手段来。”

浣花夫人似已怒极,冷峻喝道:“薛少陵,你莫以为老身答应过今日薇难为你们,若是惹怒了我,一样把你置之死地。”

薛少陵大笑道:“那要看夫人能否杀得死在下了。”

范殊一手握着剑柄,冷笑道:“我早知道你是装出来的一副伪善面孔,哼,谁希罕你不难为我们?”

浣花夫人垂着的面纱,起了一阵波动,沉声道:“铁姑婆,你带申若兰率同全体金鹰武士,即速赶去,务必把凶手擒来见我。”

铁姑婆欠身道:“属下遵命。”

站起身子,往外行去。

浣花夫人冷峻目光,望了薛少陵一眼,忽然幽幽一叹,和缓的道:“老身已对你破例宠容,要是换了一个人,敢在老身面前,这般无礼,早就没命了。”

范殊看她神情,抵不住暗暗狐疑,想道:“大概这妖妇看上了大哥,哼,真是死不要脸!”

心中想着,不由的轻哼一声。

浣花夫人看也没看她一眼,续道:“老身答应过放你们回去,但你们暂时仍得留在此地,须等铁姑婆把凶手擒来了之后,才能出去。”

薛少陵眼看铁姑婆奉命赶去,心头不禁大急,这情形已不容自己犹豫,说不得只好一拼!心念闪电一转,立即以“传音入密”朝着范殊说道:“殊弟咱们要准备走。”话声一落,立即抱拳道:“夫人恕在下兄弟告辞了。”

迅速回头道:“你们只管先走,愚兄……”

“断后”两字还未出口,浣花夫人目光电射,冷喝道:“站住,你们谁敢跨动一步,老身立即叫你横尸当地!”

薛少陵右手一探,撤出竹箫,横身道:“只怕未必!”

浣花夫人沉哼一声,右手缓缓举了起来,双目凶光暴射,冷峻喝道:“薛少陵……”

就在此时,但听房外响起一声宏亮大笑,喝道:“老贼婆回去!”紧接着又是一声蓬然大震,铁姑婆闷哼一声,厉喝道:“有姦细……”

她敢情中了人家一掌,声音沙哑发颤!

接着只听一个宏亮大笑道:“老夫就在此地。”

笑声从对面屋上传来!

这一连串的声响,来的突兀,但也只不过是一瞬间之事!

就在声音传入众人耳际,端坐上首的浣花夫人突然人影一晃,快得几乎令人无法看清,已经翩然掀帘而出。

薛少陵那还怠慢,朝范殊、香香、小玉三人挥手示意相继跟了出去。

但见铁姑婆脸色铁青,双目微阖,站在阶前,一动不动,敢情她方才和人家对了一掌,负伤不轻,此时正在运功调息。以铁姑婆的一身功力,还接不下人家一掌,来人功力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再看对面屋面上,朝阳之下,赫然站一个头戴阔边斗笠,身穿宽大黑衣,面色金黄。颏下留一把白髯的瘦小老人,他身材纵然瘦小,但屹立在屋面上,晨风吹拂着他一身宽大黑衣,看去竟然神威凛凛,八面威风!

薛少凌暗暗叫了声:“南北帮帮主!”

浣花夫人面垂黑纱,瞧不到她的面貌,但两道冷锐目光,凝注着对方身上,冷声道:“阁下何人?”

南北帮主洪声道:“老夫南北帮帮主。”

浣花夫人愈是愤怒,愈显得冷静,点点头道:“很好,老身久仰大名,难得帮主大驾亲临,更难得阁下能练成百年来几乎绝传的大罗手。但老身想不到堂堂一帮之主,竟对浣花宫门下一个年轻女孩子,会下这样的辣手!”

南北帮主洪声笑道:“浣花宫的妖女,个个该杀,老夫没伤她性命,已是十分客气了。”

薛少陵但觉南北帮主笑声尾音,听来极像自己师傅,只是师傅是个高大个子,这人却生得又瘦又小,自然不是师傅了。”

浣花夫人气得一袭衣裙无风自动,冷哼道:“很好,帮主来了,老身正好领教高招。”

南北帮主巨目乍睁,湛然神光,暴射如电,大喝道:“听你口气,好像就是浣花妖女了,哈哈,老夫就是找你来的。”

人随声泻,已然落到浣花夫人面前丈余距离。

浣花夫人确也修练到炉火纯青,大敌当前,依然能保持着雍容风度,平静的道:“你和老身有仇?”

南北帮主道:“老夫创立南北帮,就是替天行道,立誓消灭武林中的邪恶异端,何用与你有仇?”

薛少凌看出两人虽在说话,但都已凝聚了本身功力,眼看这两位武林中叱咤风云的绝世高手,即将展开生死一拼!

浣花夫人冷晒道:“帮主口气不小!”

南北帮主嗔目喝道:“妖女,你除下面罩来!”

浣花夫人冷峻目光,一直盯注在南北帮主脸上,缓缓说道:“可以,不过据我看来,帮主似乎也戴着面具。”

南北帮主怒声道:“老夫天生如此。”

浣花夫人微晒道:“你不肯除下面具,为什么要我除下面纱?”

南北帮主道:“你妖荡婬贱,阴狠恶毒,老夫要验明正身,才能出手。”

妖荡婬贱,阴狠恶毒,这八个字,骂的够凶,但浣花夫人不但不怒,却反而格的笑出声来,点点头道:“骂的好,言为心声,帮主若非和我有着深仇大怨,决不会骂的这等恶毒,我该当成全帮主,让你死而无怨……”

薛少陵站在一旁,看的心头暗暗震惊,忖道:“浣花夫人简直深沉的可怕!”

心念方动,但见浣花夫人随着话声,左手徐徐举起,轻轻一揭,把面纱取了下来。

她这一揭下面纱,薛少陵、范殊、香香、小玉等四人,不由全都瞧的一呆!

这位身居幕后,隐然统驭武林各大门派的神秘女魔、却生得脸若桃花,艳光照人,看去最多也不过二十四五,只见她眼波流转,妖媚一笑道:“帮主认得老身么?”

这“老身”简直不该从她口中道出!

南北帮主身躯一阵颤动,双目之中,冷电迸射,突然暴喝一声:“妖女,果然是你……”

身形陡地增高了几寸,左手高举,一掌直劈过去!

这一招他蓄势已久,一股强劲无匹的罡力,猛向浣花夫人身上撞去。

浣花夫人轻笑道:“看来咱们果然还是旧识。”

挥手硬接南北帮主一掌,她推出的掌势,不带丝毫破空风声,看去轻描淡写,去势异常柔和。

薛少陵听的心头暗暗一动,想道:“原来浣花夫人这等做作,甚至取下面纱来,只是为了要证实南北帮主是她旧识之人!

但听“波”的一声轻震,两股潜力互撞,丈余之内,飞卷起一阵极强的旋风,激荡逼人。

南北帮主劈出一掌之后,但觉对方涌来的阴柔暗劲,有如排山倒海一般,骤感心神一震,几乎承受不住双肩一晃,后退一步,心头暗吃一惊:“这妖女的玄阴掌果然到练了出神入化之境!”

当下左掌一扬,又一掌,遥空击去,双掌齐出,才把后退之势稳住。

浣花夫人同样被“大罗手”掌力震的往后退出一步,忽觉对方潜力突然增强,心头又惊又怒,冷笑一声,左手疾挥,跟着拂出。

两人之间,暗劲出涌,这回并没有发出声响,但站在边上的薛少陵、范殊、香香、小玉等人,却被两股无形潜力逼得连连后退。

这两掌硬拼,似乎秋色平分,谁也没占到便宜!

双方相距一丈,各自凝神面立,浣花夫人依然脸含媚笑,但隐隐泛起了一层青气。

南北帮主眼若铜铃,盯着浣花夫人,须发怒张,筋肉内陷,好像一头猛虎,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下去。

要知这等各以神功相拼,若是一旦功力悉敌,势必两败俱伤,是以谁也不敢再贸然出手。

就在此时,那在阶前瞑目调息的铁姑婆,突然睁开眼来,身形一晃,闪电般扑到了南北帮主身后,一掌翰他背后击下,口中狞笑道:“老贼拿命来!”

这老婆子当真毒辣无比,不但乘人不备,突下杀手,而且直等手掌击落,才喝出口来。

浣花夫人睹状大惊,急急喝道:“铁姑婆快退!

身形陡然直射而上,扬手一掌,向南北帮主拍了过来。

薛少陵看的大怒,身形掠出,口中喝道:“你敢出手偷袭!”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铁姑婆、浣花夫人、薛少陵三声叱喝,几乎是同时响起!

但就在薛少陵堪堪掠出之际,南北帮主突然狂笑一声,身形一挺,全身骨节格格作响,身躯忽然长高,连头也不回,左手向后挥出,右掌刀立,并不迎击浣花夫人掌势,却向浣花夫人当胸直插过去。

浣花夫人堪堪欺到他身前,一掌正要拍实,骤见南北帮主手掌如刀,直向自己心窝插来,不由的猛然一惊!

对方这一招,竟然是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打法,错非是深仇大恨,积怨已深之人,谁肯出此下策。以身相拼?她武功已达收发由心的上乘境界,在这快愈电闪的一瞥之际,身如流云,倏然朝左侧飘闪而出!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但听“砰”的一声,也不知是铁姑婆的一掌击在南北帮主后心,还是南北帮主后挥的一掌击中了铁姑婆?但铁姑婆一条人影。却在砰然声中摔了出去,又是蓬的一声巨响,跌坐地上,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薛少陵瞧的暗暗凛骇,忖道:“南北帮主这是什么功夫?好像他每劈出一掌,身躯就长高许多,此刻竟然已变成了一个高大个子!”

心念方动,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仇人相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