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萧》

第07章 一老释疑

作者:东方玉

废,重则血脉闭塞而死,可说是一种极为恶毒的工夫。”

  紫鹃道:“恶毒又怎么样?”

  铁面神判微微一笑,道:“姑娘方才说过,你们夫人不许姑娘和人动手,对是不

对?”

  紫鹃道:“那是他先出手偷袭,怪得谁来?”

  铁面神判道:“你们夫人连姑娘和人动手,都不准,姑娘怎好出手伤人?”

  紫鹃给他说的一怔,抬目道:“那我给他解了就是了。”话声一落,突然双肩一晃,

掠到秦季良身边,冷冷的道:“便宜了你!”

  一掌向秦季良垂下的手肘之上拍去。

  秦季良运气一试,果然穴道已解,但他两招之内,就败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下,而且

结果还要人家替他解开穴道,自觉脸上无光,阴森目光,隐射怨毒之色,只是一语不发。

  紫鹃身法奇快,拍开秦季良穴道,人已回到原处,回头朝黑手屠夫、恶丐钱平欠身

道,“两位老爷子,咱们可以走啦!”

  钦面神判道:“姑娘且慢。”

  紫鹃偏脸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铁面神判笑了笑道:“屠兄、钱兄两位,原是敝上要请的客人,如今姑娘一来,就

把他们情去了,叫在下如何向敝上交待?”

  紫鹃一手叉腰、粉脸一绷,冷冷的道:“你待怎的?”

  铁面神判笑道:“在下奉命行事,姑娘总要使在下有个交待。”

  紫鹃道:“你要如何才有交待?”

  铁面神判道:“姑娘把给屠兄、钱兄看的东西,也让在下看上一眼就好。”

  紫鹃脸色一缓,笑道:“给你瞧瞧自然可以,哼,那秃顶老头要是好好的和我说,

也不会吃苦头了。”

  她说话之间,果然伸手从怀中取了出来,手掌一摊,直送到铁面神判面前,说道:

“你要看,就请看吧!”

  铁面神判只望了一眼,登时脸色大变,慌忙躬下身去,恭敬的道:“属下不知姑娘

就是执令使者,冒犯之处,还望姑娘恕罪。”

  经他这么一说,秦季良、毕鸿生两人,也立时脸色大变,愕然怔住。

  薛少陵瞧得大是奇怪,心想:“不知那丫头手上究是何物,方才给黑手屠夫和恶丐

钱平看了之后,这两大凶人,立即答应跟她去见夫人。这回铁面神判更是神色恭敬,还

自称‘属下’,好像这件东西,具有无上威力一般。”

  紫鹃手掌一收,咕的笑出声来,说道:“你也认识这花令?”

  “花令?”薛少陵听的更奇,不知花令又是什么东西?”

  铁面神判脸上有了汗水,惶恐的道:“属下自然认识。”

  紫鹃道:“现在你看清楚了吧,我们可要走啦!”

  铁面神判连头也不敢抬,依然躬身道:“属下恭送使者。”

  紫鹃抿抿嘴笑道:“不要客气。”一面转身道:“夫人已经等久了,两位老爷子请

吧。”

  说罢,当先朝殿下走去。

  黑手屠夫朝恶丐钱平望了一眼,尖笑道:“他们闹了半天,大水冲倒龙王朝,是一

家的。”

  紫鹃忽然回过头来,披披嘴道:“谁和他们是一家的?”

  恶丐钱平道:“杀猪佬,咱们走哇!”

  黑手屠夫道:“老子一名劣徒,还在他们手里。”

  恶丐钱平道:“见了他们夫人,不就都解决了?”

  三人去势极快,眨眼已经走出老远。

  铁面神判直起腰来,长长吁了口气,望着三人身形,只是沉吟不语。

  秦季良道:“统领可觉得事情有些跷蹊么?”

  铁面神判道:“照说宫中如果派出使者,持令而来,方才敕谕中就该有所指示

了……”

  毕鸿生道:“这丫头属下也觉得大有可疑!”

  铁面神判道:“但她所持花令,兄弟看的十分清楚,确是宫中之物。”

  秦季衣道:“据属下之见,此事可能和铁胆胜镇山等人失踪有关。”

  铁面神判身躯微微一震,变色道:“此事兄弟立时得向内府请示,秦兄,毕兄可派

人跟踪,查明他们去向和落脚之处,在没有接到内府指示以前,行藏务须隐秘,不可被

对方发觉了。”

  毕鸿生、秦季良同时躬身道:“属下遵命。”话声一落,两道人影,立时破空向庙

外飞射而去。

  神差十号也由一名黑衣汉子解开穴道,挟起神差九号尸体,跟着向庙外而去。

  铁面神判回头朝龙门五怪含笑道:“西门老哥五位,从现在起,已是本堂护法身份,

随同本座行止了。”

  西门浩躬身道:“属下兄弟,一切敬遵统领吩咐。”

  铁面神判道:“很好,你们可以去庙外巡视,本座要在此地休息片刻。”

  龙门五怪欠身作礼,同时退了出去。

  铁面神判忽然抬起头来,含笑道:“小兄弟可以请下来了。”

  薛少陵猛然一惊,心中暗想:“自己行藏,果然早已给他瞧破了!”

  人家既已出声相召,只好一提真气,纵身跃落天井,大步朝殿上走去,一面冷冷说

道:“阁下有何见教?”

  铁面神判拱手相迎,含笑道:“老朽一到此地,就已发现小兄弟隐身树上了。”

  薛少陵心想此人武功不弱,自己不可大意,举步跨上石阶,早已暗中运气戒备,一

面冷然道:“足见统领高明。”

  铁面神判道:“小兄弟想来就是薛神医的公子了?”

  薛少陵道:“不错,统领要待如何?”

  铁面神判抱拳一揖,道:“老朽昔年伤重垂危,多蒙令尊相救,二十年来耿耿在怀,

不敢或忘。”

  薛少陵心中暗暗冷哼:“义父明明被你们劫持,你到倒在我面前,故意说得这般好

听,此人当真阴险得很!”

  铁面神判似已瞧出了薛少陵神色,当下说道:“薛世兄想是为令尊来的了。”

  薛少陵冷冷说道:“统领既已知道,何用多问?”

  铁面神判微微叹息一声,道:“薛世兄也许对老朽心存误会……”

  薛少陵冷笑道:“家父落在统领手里,那该不是假的吧?”

  铁面神判脸有愧色,点点头道:“老朽奉命行事,情非得已,但老朽愿以头颅向世

兄保证,内府对令尊如待上宾,决无半点亏待之处。”

  薛少陵朗朗一笔道:“那无非是你们想利用家父,配制害人葯物罢了。”

  铁面神判脸色微变,苦笑道:“老朽身受令尊大恩,自应力图报效,世兄也许对目

前江湖情势,尚未明了。”

  薛少陵道:“在下确实不大明了?”

  铁面神判低声道:“不出数年,整个江湖,均将受本门统辖,顺生逆死,那是一定

的道理,令尊能先为本门效劳,正是一件好事……”

  薛少陵皱皱眉,暗想:“张果老说的不错,看来他们野心果然不小!”不觉抬目问

道:“你们究竟是什么门派?”

  铁面神判颇感为难的道:“这个老朽目前还是不便奉告,今晚老朽约世兄相见,实

有两件事,必须奉告。”

  薛少陵道:“两件什么事?”

  铁面神判一脸诚恳的道:“老朽身受令尊大恩,不得不掬诚相告两件事,就是令尊

虽然留在内府,但有老朽在,决可无虑,世兄归告令堂,但请放心,老朽也奉劝世兄,

切不可再采取敌对行动。”

  薛少陵道:“第二件事呢?”

  铁面神判道:“老朽不瞒世兄说,上面因世兄和张果老两人,知道了本门甚多机密,

内府目前业已传下令来,务必将世兄擒下。因此老朽之意,世兄不宜再在江湖走动,最

好能易容改名,暂时隐藏,老朽自会竭力向上面解释,过了一年半载,也就无事了。”

  薛少陵道:“多谢关照。”

  铁面神判看他口气冷淡,叹了口气,又道:“老朽知道世兄未必相信,但老朽说的,

实是出自肺腑之言,世兄日后自会知道,老朽不便多留,务望世兄善自珍重。”

  说完,抱抱拳,大袖一挥,一道人影,腾空飞起,瞬息不见。

  薛少陵仰望长空,心中暗暗赞叹:“这位铁面神判的武功看来不在师傅和张果老之

下!”

  他微微出了回神,眼看这座小朝之中,已只剩下自己一人,也就走出庙宇,赶返祁

阳客店。

   

     ★        ★        ★

   

  三天后,他已经到了九疑山下。这九疑山,又名苍梧,为舜陵所在。据水经注上说:

“九疑山维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疑。”可见九

疑山如何山重水复了。

  薛少陵当日听张果老说过山势的大概情形。那知到得山下,但见群峰起伏,到处都

是密压压的森林,不知山有多深?林有多密?望去一片荒僻神秘,和张果老说的完全不

是那么一回事。

  心头不由一愕,暗想:“像这般人迹罕至荒山,问都没有可问,如何找得到九疑

洞?”心中想着,一面就朝山上走去,不知越过了几重山涧,盘过多少山脚,入山渐深,

心头更觉焦的。

  停身一瞧,四周万峰环绕,青葱耸秀,山下一片田陇中,古木苍苍,朝貌宏伟,赫

然正是舜陵!心中不觉大喜,张果老说过,只要找到舜陵,九疑洞就在不远了。当下迈

开大步,循着樵径,走了里许光景,果见山腰间斜斜有一座天然扇形洞门,乱石嵯峨,

足有数亩来广。

  宛如巨兽张嘴,门上下垂的石钟rǔ,和参差石笋,有如错落门牙。

  九疑洞终于找到了。

  薛少陵长长吁了口气,他心中默默想着张果老告诉自己的那首诗“闻道尊师号无疑,

无疑争奈出多疑,寓形宇内能几时?乐夫天命复奚疑。”

  据说只要自己在九疑洞前倘祥低吟,九疑先生就会出来,但如今到了九疑洞前,就

觉得这话又有了问题!

  九疑洞广阔深邃,从洞口望去,天光幽暗如晦。莫说在洞外倘佯低吟,就是你高声

朗诵,住在洞内的人,也莫想听得到半句!

  薛少陵望着这座巨洞,正在作难之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沙沙脚步之声,急忙

回头瞧去,只见一个老樵夫模样的人,缓缓走了过来。

  这老樵夫朝薛少陵打量了几眼,含笑问道:“相公是游山来的,还是找人来的?”

  薛少陵心中一动,立即拱手为礼,说道:“老丈请了,小可正是找人来的。”

  老樵夫笑道:“那一定是找九疑先生来的了。”

  薛少陵道:“在下正是找九疑先生来的了。老丈如何会知道的呢?”

  老樵夫笑笑道:“九疑先生名气大的很呢,从远道慕名而来的人,可真不少,但从

来就没有一个人能够见得到他。”

  薛少陵道:“可是他不愿和人相见?”

  老樵夫道:“那倒不是,九疑先生隐居洞中,就是没人找得到他。”

  薛少陵听得好奇,问道:“这洞很大么?”

  老樵夫道:“这九疑洞里面,有山邱,有河流,也有平地,自然很大的了,但来找

他的人有时还不止一个,带了干粮,在洞中住下来,分头找寻,就是找不到他?”

  薛少陵道:“那怎会找不到的?”

  老樵夫笑了笑又道:“九疑先生精通奇门循甲,在他住的地方,布了一座八阵图,

什么人都走不进去。”

  薛少陵听得大感为难,心想:“听他这么说来,自己这趟算是白来了?”

  老樵夫看他神色沮丧,不觉问道:“相公找九疑先生,有什么事吗?”

  薛少陵道:“在下不远千里而来,有件疑难之事,想求教于他。”

  老樵夫道:“相公千里而来,那就进去碰碰运气吧!”

  薛少陵拱拱手道:“多谢老丈。”

  说完,正待转身朝里走去!

  老樵夫忽然叫道:“相公且慢。”

  薛少陵住足道:“老丈还有什么教言?”

  老樵夫笑道:“相公可知九疑洞的走法么?”

  薛少陵灵机一动,连忙拱手道:“老丈如能指点一二,在下感激不尽。”

  老樵夫淡淡一笑道:“这也说不上什么感激的话来,不过老朽对洞内情形,还略知

一二,也许可以给相公做个参考。”说到这里,偏头问道:“相公可知这九疑洞像个什

么?”

  薛少陵道:“在下不知道。”

  老樵夫道:“像龙!咱们这里的人,不叫它九疑洞,都叫它神龙洞。”

  薛少陵心中暗想:“天下的名山大川,只要是名胜之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一老释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转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