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01章

作者:东方玉

车幅山是一座小山,但在它边上却有一条官道,北通峄县,南通宿迁,因此每天就有不少车马行人,从这里经过。

但这里只是一个中间站而己,老于商旅的人,算准了路程,何处打尖,何处投店,事前都有周详的安排,车幅山应该只是他们打尖的地方。

因此中午时光,山下一家卖茶水酒饭的小店,几张板桌都坐得满满的,但一到傍晚,就鬼影子也没一个,那是因为这里不是落脚的地方。

这家小店没有招牌,只在松林前面挑着一个“酒”字的布帘。

小店就在林下,靠近大路,左首是两间瓦屋,右首一片空地上搭了一个松棚,放上四五张板桌板凳,如此而已!

这个小店是两老夫妇开的,以卖酒出名,现在天色渐渐接近黄昏,平日这时候早就打烊了,但今天却和往常有些不同。

卖酒的田老爹依然蹲坐在屋角一张圆凳上吸着旱烟。

他好像有着心事,但又得装作出没事儿一般,坐在那里像在等人,因为他眼光不时的盼向远处,而又关切的朝屋内回顾。

今夭果然有点特别,平日这时候已经没有行人的大路上,这时正有一个人踽踽行来,现在已经走近松棚,在一张板桌旁坐了下来。

这是一个身穿湖绉棉袍子的年轻人,看去不过二十来岁,生得chún红齿白,顾长的个子,英俊而潇洒!

这人当然不是经验丰富的出门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打尖了。

田老爹等候的大概就是他了,赶忙站起,倒了一盅茶送上,含笑问道:“客官要些什么吗?”

敢情天气冷了,上了年纪的人抵抗不了暴冷,弯着腰的身子有些抖索。

那少年抬目道:

“掌柜的,你给我下一碗面,再切些卤味就好。哦,在下还想请问一声,这里可有宿头?”

“老爹”。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屋中传出,随着俏生生走出一个布衣荆钗的少妇来,接着道:

“水开啦,你老去切面吧,这位相公还是由女儿来招呼吧!”

这少妇约莫二十五六岁;有一双弯弯的柳叶眉毛,一双灵活得挤得出水来的眼眼,红馥馥的脸颊,红菱般嘴chún,笑起来微微露出两排洁白的手齿,虽然是一身布衣,却掩不住她款段而苗条的身材!

田老爹两夫妇在这裹住了二十几年,没有人知道他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娇滴滴像盛开花朵般的女儿!

田老爹唔了一声,只得回身退下。

这少妇手中拿一双竹筷、酒杯、调羹,在少年面前放好,才笑盈盈的道:

“相公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少年似是不惯和女人打交道,俊脸微红,说道:

“在下刚才是向掌柜打听,这里不知有没有宿头?”

少妇格的一声轻笑,才望着他说道:

“相公大概是初次出门吧?打从咱们这里经过的行商,多半只是中午打尖,在这里落脚的,可说少之又少,所以咱们这里并没有客店,有时也有贪赶路程的客官,错过宿头,这里也有几户人家,可以腾出房间来给过路的行客方便,相公不用操心,待会用过酒食,我会领相公去借宿的。”

那少年被她说得俊脸一红,忙道:

“如此就麻烦……麻烦你了。”

他不知该称呼她大嫂还是姑娘?是以有些嗫嚅。

“不用谢。”少妇瞟着他,俏生生的转过身去,一会工夫,端来了一盘卤味,一小壶酒含笑道:

“相公先喝杯酒,暖和暖和而还没有下好,要稍待一回。”

那少年忙道:“在下不会喝酒。”

少妇朝他嫣然一笑道:“相公没吩咐要酒,老爹才只给相公打了四两,这酒是老爹亲自酿造的,足五年陈,在这数十里,小店酿的酒是最出名的,行旅客商,一坐下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叫老爹烫酒,现在天气寒冷,相公如果不会喝酒,那就少喝些,四两酒,包你不会醉。”

她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双又白又嫩的纤纤玉手,取起酒壶,替他斟满了一杯。

那少年当着女娘们面前,不能再说:“不会喝了、何况人家已替他斟满了酒,只得说道:“多谢你。”

少妇又道:“相公尝尝看,这盘里除了卤牛肉,牛筋、蛋、豆腐干,还有糟鸡,这是用阉鸡糟的,是老爹最拿手的下酒好菜,一年之中,只有冬天才有。”

正好田老爹在屋内叫道:

“面下好了,你来拿吧!”

少妇答应一声,一阵风般往里行去,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碗面出来。眼波一溜,那少年正在低斟浅酌的喝着酒,她不由得会心一笑,俏笑道:

“相公,面来啦!”

玉笋似的双手把面碗放到桌上,就转身朝屋里走去。

那少年喝完了四两酒,就把下酒吃剩的小半盘卤菜倒入面中,然后把一碗面吃了,再喝一口茶,才站起身来,叫道:“掌柜的,多少钱?”

他是不会喝酒的人,虽然只喝了四两酒,一张俊脸几乎已红到耳根,这一站起身,就有点晕淘淘的感觉。“来了!来了!”应声走出来的依然是那少妇,她扭动着蛇一般的身材,款步走到少年身边,娇声道:

“一共是一钱八分银子,相公怎么不多坐一回呢?”

那少年从身边取出一锭三四钱重的碎银,放到桌上,说道:“不用找了。”

“唷,这怎么好意思呢?那就谢谢相公了。”

少妇接着回头道:

“老爹,你来收银子吧,女儿领这位相公去王大娘家投宿了。”眼波一抬,朝那少年腼腆道:

“相公请随奴家来吧!”

说完,低着头朝棚外走去。那少年跟着她走出松棚。

少妇就走在前面,一面娇声道:

“真对不住,我们没有灯笼,天又这么黑了,相公没走过夜路,还看得见吧?”

那少年道:“没关系,在下还看得到。”

少妇又道:

“王大娘家就在前面,幸亏不太远。”

那少年跟在她身后,一阵又一阵的脂粉香气,朝他鼻孔里直钻,他喝了酒,本来头脑已经有些晕陶陶,再从她身上吹来香气一闻,更觉得迷迷糊糊,只是一脚高,一脚低的走着。

“到啦!”少妇走近一家人家的门口,伸手推开木门,回头道:

“相公请进。”

那少年口中只是迷迷糊糊的“唔”了一声。

少妇抿抿嘴,轻笑道:

“相公只喝了四两酒,就醉成这个样子,还是奴家扶你进去吧!”

伸过一双手来,搀扶着他,那少年确实已经醉得跨不开步,半个身子几乎就倒在她身上。

“家家扶得醉人归”,她就像他妻子一样,半抱半扶的从小天井跨上走廊,走了几步。一手推开房门,扶着他进入房中,然后把他扶上了床,轻声道:

“相公你真的醉了?”

那少年一躺到床上,就已睡熟,没再作声。

少妇在床前点起了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直勾勾只是盯着他,瞧得心头一阵跳动,粉脸也红馥馥的发热。

忍不住伸出一双白嫩的纤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了一把,俯下身附着他耳朵轻轻说道:

“相公要不要喝口茶,茶是可以醒酒的。”

那少年睡熟的人自然不会再听到,也不会再作声。

少妇依然附着他耳朵低声道:

“相公要睡,也该把长袍宽了,奴家给你脱下来吧!”

口中说着,双手迅快的替他脱下丝棉袍子。一双手悄悄的从他内衣中伸了进去,抚摸着他前胸,心中暗暗“咦”了一声,忖道:

“难道他会没穿在身上?”

就在此时,房中微风一飒,床前已经多了一个身穿黑袍的独目老道,沉声道:

“徒儿,东西可是不在他身上吗?”

少妇赶紧直起腰来,说道:

“好像不在他身上。”

“嘿嘿!”黑袍老道阴笑道:

“他老子没死,当然不会传给他的了,此事早在为师意料之中。”

少妇目光一抬,说道:“那么?”

黑袍老道嘿然道:“为师自有道理。”

说完,蓦地跨上一步,伸手把那少年从床上提了起来。

少妇吃惊的道:“师傅……”

黑袍老道已把少年挟在肩下,说道:

“你随我来。”大步往外走去。

少妇一路跟在师傅身后,不敢多说一句话。

黑袍老道奔行如飞,不过半个多时辰,已经赶到利国驿,脚下方自一停。

少妇早已奔得粉脸通红,鼓腾腾的胸脯起伏不停,眼波朝四处一溜,问道:

“师傅,这是什么地方了?”

黑袍老道道:

“利国驿。”

少妇又问道:

“你老人家把他带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黑袍老道放下少年,忽然右手一伸,一只乌黑的手掌迅快朝少年右胸按下。

少妇吃了一惊,颤声叫道:“师傅……”

黑袍老道阴森一笑道:

“为师只用了两成力道,这小子死不了的。”

少妇心头暗暗一震,故意娇声问道:

“师傅只用了两成力道?那为什么呢?”

黑袍老道伸手一指道:

“此处离柳泉已是不远。”

少妇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听不懂师傅这句话的意思,但又不敢多问。

黑袍老道深沉一笑道:

“因为柳泉住着一个伤科圣手,好了,咱们走”。

初冬,天气已经相当寒冷。

入夜之后,天空洒着毛毛细雨,西北风刮得更紧。

这时差不多已是两更光景,乡村人家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天一黑,早就关上门睡觉,村子里静悄悄没有一点人声。

有之,那就是不时传来几声狗吠,点缀着这个村子。

这是房山湖南首的一个小村落——柳泉。

此刻从利国驿通向柳泉的一条泥路上,正有一点灯火在路上浮动,由远而近!

那是一个背着葯箱的老者,一手提着灯笼朝村里走来。

这老者约莫七十来岁,腰背都有些弯了,身上穿一件老布棉大褂,扎脚裤,敢情已经赶了一大段路,连嘴里都在阿着白气。

就当他走近村口,忽然口中“咦”了声,脚下一停,提起手中灯笼往路边照去,黯淡的灯光,照到的赫然是一个人,仆卧在地上!

棉褂老者身上背着葯箱,当然是个郎中,活了几十岁的郎中,当然见多识广,灯光虽然黯淡,但他目光一瞥,就已看到这人年纪不大,身上穿的是一件湖绉丝绵长袍,很可能还是富家子弟。

他可以断言这人绝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但奇怪的是富家子弟怎么会躺卧在村口的地上。他蹲下身,用手指去探探那人的鼻息,呼吸极为微弱,不像是喝醉了酒,也不像是生了急病!

莫非是负了伤?看他样子,好像还伤得不轻。

棉褂老者放下葯箱,把这人翻过身来,那是一个面目清俊的少年,最多不过二十二三岁,他提着灯笼略为检查了一番,一时看不出他伤在哪里?但凭他的经验,已可肯定这少年人昏迷不醒,是中了极重的内伤,可能还奔行了不少路,支持不住,才倒下来的。

棉褂老者背起葯箱,然后双手抄起那少年,挺挺腰骨,急步朝村中泥径走去,到得一幢瓦屋门口,就急着叫道:“凤仙,快来开门。”

一般小村子里居住的人家,通常都是像棋盘上的棋子一样,东一家,西一家,并不连贯的。

因此就是叫得大声一些,也不会吵扰到邻居,何况这时候整个村子里,还有灯光的也只有这一家了。

门内响起一个娇脆的少女声音应道:

“来了,来了,爷爷怎么这样晚才回来?”

木门呀然开启,迎出来的是一个姑娘家。

她当然就是棉褂老者口中的凤仙了,看去不过十八九岁,一身青布棉袄裤,胸前梳了两条乌油油的发瓣,眨着一双大眼睛,当她看到爷爷手里抱着一个人,不由吃惊的道:

“爷爷,这人是谁?”

棉褂老者跨进门,就一脚朝左首房中走去,说道:

“这人伤得不轻,你关上门,去给爷爷把治伤夺命丹拿来,再倒半碗酒来,要快。”

凤仙答应一声,关上门,就朝有首房中走去。那是棉褂老者研葯配方的房间。她匆匆在壁架上取下治伤夺命丹葯瓶,又转身进入厨房,倒了小半碗酒,才朝左首房中走来。

这时棉褂老者早已把少年放到木床之上,解开衣衫,目光一注,不觉攒起眉头,自言自语的道:“会是黑沙掌……”

凤仙刚跨近房门,就问道:

“爷爷,黑沙掌很厉害吗?”

“唔!”棉褂老者口中“唔”了一声,指指床上少年说道:

“他还算不幸中的大幸,只被黑沙掌击中右胸,若是伤在左胸,可能连心脏肺腑都受到内伤,这条小命就难保了。”

凤仙走近床前,看到那少年白皙的胸膛偏右,果然印着一个乌黑的手掌印,不觉睁大眼睛,啊了一声,急急问道:

“爷爷,他还有救吗?”

棉褂老者从她手中接过葯瓶,倾出一颗糖衣葯丸,另一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