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0章

作者:东方玉

白衣人几乎连人影都没看清楚,就被人家扣住脉腕,一个人像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直等到跌坐到地上,才定过神来。足跟一蹬,笔直站起,目光冷厉盯注徐少华,冷声道:“阁下好身手,亮亮你的万儿!”

贾老二这回又挺起胸膛来了,尖声道:“小老儿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少庄主是云龙山庄的少庄主。”

徐少华真没想到这一下会把白衣人摔出去三丈多远,歉然道:“在下徐少华。”

白衣人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史元惊凛的道:“他使的竟会是‘白骨掌’?”

贾老二耸耸肩,陪着笑说道:“谁说不是?方才要不是少庄主出手得快,把他摔了出去,‘自骨掌,可不是玩的!”

史元目中神采飞扬,说道:“大哥,真该谢谢你,出手救了我,啊,你方才好快的身法,我连看也没看清楚,你就把他摔出去了。”

徐少华道:“愚兄也不知道,心中一急,就扑了过去。”

“对,对!”贾老二缩着头道:“心急救人,自然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身法自然会比平常快得多。”

史元感激的投了徐少华一瞥,正待开口!

只听一个清朗的声音传了过来:“兄台身手不凡,真令人大开眼界!”

贾老二耸着肩回头望去,说道:“又有什么人来了,别是再找小老儿要秋水寒来的吧?”

大家依声看去,就是方才白衣人站立的一棵大树下,又有一个蓝衣少年,手持一柄金漆折扇,缓步朝众人走来。

这蓝衣少年看去不过十七八岁,生得秀眉星目,面如傅粉,chún若涂朱,这时脸含微笑,飘然行来,真如玉树临风,好不风流俊逸!

目前正当季冬,天寒地冻的天气,这人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自是极不相称,那么这人手中的折扇,当是他随身兵刃无疑;但他这柄骨子漆着金漆的折扇,却只有一尺多长,当作兵器,又未免短了一些!

人家既然出声招呼了,徐少华自然要抱拳答礼,说道:“兄台夸奖。”

蓝衣少年笑道:“能接得下‘白骨掌’的人,江湖上屈指可数,兄台却能举手之间,把他摔出三丈以外,这份功力,能不教人倾倒?”

说到这里,忽然哦了一声,目光流动,朝史元看了一眼,又道:“兄台是云龙山庄徐少庄主,兄弟方才已经听说了,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还要请徐兄引见才好。”

徐少华道:“他是在下义弟史元。”

“原来是史兄。”蓝衣少年拱着手,说道:“兄弟蓝如风。”

史元只淡淡的朝他拱了下手。

贾老二忙道:“小老儿自己来介绍,我是……”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蓝如风就含笑说道:“总管贾老二。”

贾老二笑道:“原来蓝相公已经知道了,哦,他们两个是小老儿的手下胡老四、余老六。”

蓝如风笑道:“三位的大名最好记了,二,四、六,每个数字上,只要加一个‘老’字就行了。”

“对、对!”贾老二耸着肩笑道:“蓝相公说的一点没有错,二四六比么两三好得多了。”

史元不耐的道:“贾总管,咱们该上路了。”

贾老二没命的应“是”抬着手道:“两位公子只管请上马,小老儿三个还可以跟得上。”

徐少华朝蓝如风问道:“不知蓝兄要去哪里?”

蓝如风道:“舒城。”

徐少华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只知道从庐州来,朝这条路上去,这就说道:“我们也是朝这条路去的。”

蓝如风喜形于色的道:“那真是巧极,我们正好同路。”

徐少华又道:“蓝兄可有坐骑?”

蓝如风伸手一指道:“兄弟牲口,就拴在林里。”

说着匆匆往大树后奔去。

史元已经跨上马背,催道:“大哥,我们该走啦!”

徐少华道:“贤弟,稍等一回,蓝兄去牵牲口了。”

史元不高兴的道:“我们为什么要等他?”

徐少华含笑道:“贤弟怎么了,这位蓝兄人还不错,他说和我们一路,不等他,怎么好意思?”

史元轻哼道:“大哥要和他交朋友,我可不想交这样的朋友。”

贾老二耸耸肩,陪笑道:“少庄主说得不错,这位蓝相公。看起来蛮顺眼的,人还不错咯!”

史元道:“你少拍大哥的马屁。”

贾老二陪笑道:“小老儿是两位公子的总管,你史公子的马屁,小老儿也会拍的。”

史元是个没心机的人,经他一说,不觉撇撇嘴,哼道:“我才不要你拍马屁呢,你去拍大哥的好了。”

贾老二嘻嘻笑道:“两位公子是一体的,小老儿拍谁都是一样。”

史元被他说得脸上一红,就没有再说。

只听一阵鸾铃轻响,从大树后的林中,驰出一匹青鬃马来,转眼就已驰到面前,马上蓝如风扬着鞭,笑道:“徐兄还没上马吗?”

贾老二忙道:“少庄主请上马了。”

徐少华跨上马背,问道:“贾总管,你们三个呢?没有牲口,跟得上吗?”

贾老二道:“小老儿没问题,他们两个可难说了,哦,不要紧,咱们折返庐州,找三头牲口来就是。”

史元道:“你还是回长安居去找掌柜的,说我要三头牲口。”

“不用、不用。”贾老二摇着手道:“这点小事,小老儿身为总管,还会办不通?走,胡老四、余老六,你们跟小老儿找牲口去。”转身就走。

胡老四、余老六紧跟着他身后,急步奔去。

史元笑道:“大哥,我们走吧,他身边有一百两银子,大概也够了。”

蓝如风笑道:“徐兄、史兄。你们这位总管,说话很好玩。”

徐少华道:“他人不坏。”

蓝如风手控绥绳,和徐少华走在并排,偏头问道:“他是云龙山庄的总管吗?”

徐少华脸色一黯,说道:“不是的。”

蓝如风道:“那是史兄府上的总管了?”

徐少华道:“也不是,他喜欢人家叫他总管,所以当了我和贤弟的总管。”

蓝如风眨着眼睛,问道:“当总管有什么好呢?”

史元看他和大哥双辔并驰,有说有笑,心里感到不大舒服,回过头去,冷声道:“这叫人各有志,当总管有什么不好?”

徐少华眼看这位贤弟脸色不好,像是生气模样,怕蓝如风脸上挂不住,忙道:“事情是这样……”

他把贾老二偷进王府,看到王府当总管的,十分神气,所以也要当个总管过过瘾,说了一遍。

蓝如风听得大笑道:“原来还有这段故事,这位贾总管真是奇人奇事,滑稽得很!”

中午,三骑驰到董家冈,正好路边有一家卖酒饭的铺子,三人下马之后,走入棚下一张桌子,分别坐下。

一名伙计问了三人要些什么?

蓝如风抢着道:“你们有什么,就切什么来好了。”

伙计又问:“三位公子要不要酒?”

蓝如风抬目道:“徐兄、史兄要不要喝酒?”

徐少华道:“我和贤弟都不喝酒。”

蓝如风道:“我也不喝,那就不要了。”

伙计退了下去。

蓝如风道:“小弟和两位兄长一见如故,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出来?”

徐少华笑道:“既是一见如故,有什么话,自然该说出来了。”

蓝如风脸上一红,说道:“两位是结义兄弟,情如手足,小弟好生羡慕,所以也想高攀两位,认两位做兄长,不知两位肯收我做小弟吗?”

徐少华这一路上,和他谈得极为投机,觉得这位蓝兄也是性情中人,年纪又和自己差不多,听他说出来了,自然极为愿意。只是怕史元任性,这就回过头去,含笑朝史元问道:“贤弟意下如何?”

史元原是毫无心机的人,对蓝如风也并无成见,只是不愿意在大哥和自己两人之间,插进一个第三者而已!

但看到大哥征询自己意见,自己如果反对,岂不是显得自己小气了?因此只是淡淡一笑道:“我没有意见,大哥同意了,我自然也同意。”

“那就好。”徐少华一面含笑朝蓝如风道:“咱们萍水相逢,难得气味相投,蓝兄提议我们三人结为口盟兄弟,在下完全同意。”

蓝如风喜得扬着眉毛,说道:“那就说定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大哥,史兄就是我二哥了。”

徐少华问道:“你今年几岁了?”

蓝如风脸上一红,说道:“十八。”

徐少华道:“你们是同年的。”

蓝如风道:“就是同年,史兄也是我的二哥,因为第一,你们本来就是结义兄弟,小弟是后来的,我是诚心诚意认两位做兄长的。”

史元道:“本来嘛,先进山门为大咯!”

蓝如风道:“二哥,你别急,小弟话还没有说完呢,就算二哥和我同年,我也一定是小弟,因为我是十二月生的。”

史元高兴的道:“我是八月,比你大了四个月。”

蓝如风举起茶盅,说道:“我认了大哥、二哥,小弟就以这盅茶代酒,敬大哥、二哥。”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三匹马已经驰到路边,一声希幸幸,全都停了下来。

只听贾老二在马上尖声道:“在这里了。”一下跳下马背,嘻的笑道:“小老儿早就算定两位公子一定会在这里打尖,你们瞧,小老儿没说错吧?”

史元笑道:“路上有贾总管作伴,真是热闹多了。”

贾老二一下钻了进来,接口道:“史公子要看热闹,前面村子里就在演戏酬神,热闹得很!”

史元道:“谁要看戏了?”

说话之间,胡老四、余老六也跟着走入,他们坐到了另外一张桌上。

徐少华道:“他们两个怎么不坐过来呢?”

贾老二耸耸肩道:“这里有少庄主、史公子、蓝相公坐着,哪有他们的坐位?小老儿也要坐过去呢!”

史元问道:“你们三匹牲口,花了多少银子?”

贾老二已经走了过去,回头道:

“不多,不多,一共是九十两银子,不过那马贩子硬是不肯收小老儿的银子,小老儿实在过意不去,就送了他三十两银子。”

史元道:

“你又……”

贾老二在胡、余两人横头坐了下来,连忙摇手道:

“不,不,小老儿真的送了他三十两银子,一点不假,人家血本攸关,怎好不给银子?”

蓝如风道:

“三匹牲口,只要三十两银子,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史元朝他笑了笑,低声道:

“大概他把付给人家的九十两银子又摸了回来,掉了一封三十两银子的。”

蓝如风轻哦一声,失笑道:

“原来是这样。”

贾老二回头嘻的笑道:

“史公子大概又在说小老儿的丑话了,小老儿本来也不会这么做的,那马贩子太可恶了,小老儿给他一百两银子的庄票,他欺侮小老儿是外乡人,找给小老儿的十两银子,里面就灌了铅,小老儿气不过他,才每匹牲口给他留了十两银子,差不多也够本了。”

胡老四道:

“原来总管……小的怎么没看到呢?”

贾老二道:

“给你们看到,他不是也看到了?”

余老六道:

“总管,咱们兄弟真的服你了。”

贾老二哼道:

“叫你们服贴的事情以后还多着呢!”

大家匆匆吃毕,蓝如风抢着会过了帐,六人一齐上马,贾老二一马当先,胡老四和余老六却跟在徐少华三人的马后。

过了花字冈,贾老二忽然勒住马缰,回头道:

“少庄主,前面就是桃溪了。”

徐少华只当他是告诉自己地名,因此只哦了一声。

史元却问道:

“你说桃溪干吗?”

贾老二道:

“小老儿在打尖的时候,不是说过?前面村子里在演戏酬神吗?就是桃溪,热闹得很呢!”

史元撇撇嘴道:

“演戏有什么好看的?”

“啊!”贾老二在马上耸耸肩道:

“这可和一般演戏酬神大大的不同!”

蓝如风问道:

“贾总管,你倒说说看,有什么不同?”

“那可话长哩!”贾老二道:

“这要从桃溪说起,桃溪是一条十八里长的大溪,两岸都是桃林,一到春天二三月里,桃花灿烂,那可比桃花源,还要大得多……”

蓝如风笑道:

“你去过桃花源?”

“没有。”贾老二道:

“咱们言归正传,话说桃溪尽头,有一座桃花娘娘庙……”

史元道:

“桃花娘娘?”

“桃花娘娘你们不知道?”

贾老二似乎因他们不知道桃花娘娘。而感到惊奇,一面接着道:

“桃花娘娘就是和周公斗法的桃花女呀!”

史元道:

“你说下去咯!”

“是,是。”贾老二续道:

“桃花娘娘庙的庙会,是三月初一和腊月初一两天,正好都在农闲时间,所以庙会前后有三天的热闹。”

大家因听贾老二说话,都放缓了牲口的脚步,这时已快要接近桃溪,果见临近大路的人家,几乎是家家门前,都摆设了香案,和用竹竿挑着长串鞭炮,门口也聚集着男女老幼,似在等候迎神的来临,沿路也平添了许多热闹!

正行之间,突听一阵金锣之声,远远传来!

不过一回工夫,但见十几个身穿一色青布衣裤,上身加红色马夹的壮汉,手持三角绣金旗帜,快步行来。

后面则是由两人抬一面大锣,另一个人一路边行边敲,行了过来,这大锣共有八面之多,一时锣声震天,耳边宛如一片汪洋大海,声势极壮。

走在前面的十几名持旗壮汉,似是清道的人,看到路上车马和贩夫走卒,就挥着三角旗,要大家靠路边站定下来。

他们看到徐少华一行六骑,却有五个人身上佩着刀剑,(只有贾老二身边没有兵刃)不觉特别注意了一眼。

其中一个领头的壮汉走到近前,拱拱手道:

“六位马匹请靠边停下,人也请下马来,靠边站好。”

史元道:

“为什么?”

那壮汉横了史元一眼,冷冷哼道:

“你们坐在马上,待会娘娘神轿过来,那就是大不敬。”

贾老二连忙一跃而下,耸着肩道:

“是,是,这位老乡说的不错,三位公子请下马来吧!”一面朝那壮汉陪着笑道:

“我是贾总管,这三位是咱们公子。”

那壮汉听他自称总管,三个少年是他们公子,自然是大有来历的人,倒也不敢怠慢,连忙抱着拳道:

“娘娘神轿马上就要到了,总管请三位公子原谅,委屈站一回了。”

贾老二点着头道:

“应该的,应该的。”

史元眼看贾者二这般窝囊样子,心里不禁有气,正待发作!

徐少华也开口了:“两位贤弟,入境问俗,咱们就下马站一回吧!”

史元看大哥也这样说了,只好不再作声,三人一齐跳下马背,胡老四、余老六也立即跟着下马。

这时金锣队随着过去,衔尾而来的则是由三十六名壮汉持着的一条大青龙,一路盘舞而来,前面一人,不时的用水筒喷出水柱。

青龙队后面则是一条金蜈蚣,也有三十六名壮汉持着盘舞,前面一人,却手持火筒,一路喷着火焰!

接着是金狮队,一头丈许高的金狮,也随着锣鼓,边走边舞!

山神赛会,这时已渐入gāo cháo,两边看热闹的人,也纷纷报以热烈的掌声。

随着而来的有踩高跷和抛彩瓶的队伍,接着又是呜锣和清道的旗队,后面是八面“肃静”、“回避”金字木牌、和一顶四人抬的“香亭”,香烟缭绕,一路都飘散着檀香香气,使人油生虔敬之心!

所有的路人立即肃静下来,露出一脸虔敬的期待之色,他们期待的当然是桃花娘娘的神轿了。

希望娘娘赐给他们福祉,求财求子,有求必应。

一队吹奏着细乐的队伍,吹吹打打的在大路上出现。随后是八名金甲武士,手持扑刀昂首挺胸,阔步而行,他们是娘娘神轿前的护法弟子。

八人后面,则是一顶黄缎大轿,四周缀以璎珞,由八个壮汉抬着健步行来。

神轿堪堪出现,沿路家家户户门口摆设的香案前面,立即燃放起鞭炮,一时“劈劈”“啪啪”之声,沿途不绝,震耳慾聋,宛如巨浪澎湃,天地为之变色!

正是火星与纸屑齐飞,烟硝共浓烟一色!

神轿四周,虽然缀以璎珞,但左右两边原是空窗,依然可以窥见轿中凤冠霞彼的桃花娘娘神像。粉面桃腮柳眉凤眼,栩栩如生,风情万千,与真人无异。

神轿后面,还有一顶青色软轿,窗中轻纱低垂,端坐着一个玄衣道姑,看去年才花信,眉目如画,美而且艳,也隐约可见!

两边许多善男信女,双手拈香,叩头跪拜,口中喃喃称呼着“娘娘”、“仙姑”。娘娘自然是桃花娘娘,仙姑大概就是称那道姑了!

就在大家跪拜磕头之际,瞥见一条人影。疾如鹰隼,朝青色软轿飞扑而下!

蓝如风口中“啊”了一声,但听“砰”然一声巨响,那人影刚刚扑到轿顶,忽然一个往后仰跌,摔了下来,背脊落地,就四平八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故,正在顶香叩拜的善男信女,自然大吃一惊,惊啊尖叫,乱成一堆。

有人大声说道:

“这人跌死了,是个要饭的化子!”

另一个道:

“这人一定是个恶丐,平日积恶如山,不然,娘娘不会在今天当众处罚他的。”

徐少华、史元、蓝如风三人不觉也走了过去,目光注处,地上躺着的果然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化子,他死状极为奇特,睁大双目似有不信之色,双手勾曲当胸,七孔流着黑血。

蓝如风低低的道:

“这人好像是中毒死的。”

贾老二耸耸肩,回头道:

“是穷家帮的人。”

正因这中年化子的突然死去,道路两旁的人,先是惊叫避走,现在又一窝蜂的围了上去。

人头攒动,议论纷纷道路为之壅塞。

神轿和青色软轿被人阻住去路,行不得也娘娘!

只听一个声若洪钟的人大声喝道:“大家请静一静,娘娘要仙姑传达,跟各位乡亲说几句话。”

这说话的是一个金甲武士,站在青色软轿前面。

原来金甲武士一共有十六名之多,神轿前面八名,青色软轿后面也有八名,分别保护两乘轿子的。

此人话声一落,大家果然就肃静下来!

两名金甲武士走近软轿,一左一右站停,举手摹起轿帘,端坐在软轿中的玄衣道姑徐徐跨出轿来!

这一瞬间,大家只觉眼睛为之一亮!

正因这道姑穿了一身玄色道袍,更显出她玉貌雪肤,白里透红,桃花如脸,秋水为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