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1章

作者:东方玉

玄衣道姑这一跨出软轿,所有的人都口称“仙姑”,一齐跪伏下去。众人当中,只有徐少华、史元、蓝如风和自封总管的贾老二四人没有跪拜下去。胡老四、余老六看他们没有跪拜,也就不拜了。

玄衣道姑手持白玉拂尘,目光盈盈朝徐少华几人瞟了一眼,才娇声说道:“诸位乡亲善男信女,方才娘娘指示本仙姑,此人冒犯娘娘圣驾,经查此人前世孽重,才沦为乞丐,依然强讨硬索,恶迹多端。合该今日触犯娘娘圣驾,死在护法灵官金杵之下,但他虽恶孽深重,诸位乡亲却都是善士仁人,给他买棺厚殓,也是一件莫大功德。”

她话声娇柔,宛如出谷黄鹏,十分悦耳!

跪地伏拜的人,等她话声一落,就齐声道:“敬遵娘娘法旨。”

玄衣道姑手拂白玉拂尘,莲步细碎,宛如洛神凌波,媳娥步虚,俏生生朝徐少华三人行来,未言先笑,粉靥含春,打了个稽首道:“三位公子请了。”

徐少华没想到她会向自己三人招呼,赶忙抱拳答礼,说道:“仙姑请了。”

贾老二眼看许多人眼光都望着徐少华三人,在他们眼中,仙姑是娘娘身边的代言人,身份何等崇高,她居然会向三个少年公子打起招呼来。

这是从未有过之事,因此在场所有的人目光自然都投向三人,流露出惊异之色,不知这三位少年公子,究竟是何来历?

这是露脸的好机会,贾老二哪肯错过,急忙挤上两步,耸着肩,拱拱手,陪笑道:“小老儿贾者二,是这三位公子的总管,仙姑有什么吩咐,只管跟小老儿说好了。”

玄衣道姑嫣然一笑道:“原来是贾总管。”

贾老二得意的欠身道:“不敢、不敢。”

玄衣道姑只和他敷衍了一句,依然双瞳剪水,似笑非笑的盯住着徐少华说道:“娘娘方才指示贫姑,说和三位有缘,难得路过此地,务请前去敝宫稍作盘桓,不知三位公子可肯宠临吗?”

贾老二没待徐少华回答,就连连点头道:“路经宝地,又蒙娘娘宠邀,赴宫拜瞻,是应该的,三位公子自然非去不可。”

玄衣道姑脉脉含睬的望着徐少华说道:“一言为定,三位公子一定要来!”

贾老二道:“一定,一定,仙姑只管请先上轿。”

玄衣道姑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翩然回入轿中。

两名壮汉立即抬起软轿,随着神轿起行。轿后八名金甲武士也立即迈开大步,飞奔而去。

史元眼看贾老二自作主张,答应人家,心中大感不快,冷然道:“贾总管,以后大哥还没开口,你少自作主张。”

“是,是!”贾老二耸着肩,连应了两声“是”,才压低声音说道:“我的公子爷,方才情形特殊,仙姑既然开口邀请了,咱们能不去吗?小老儿是怕少庄主不想去,说出口来就收不回了,那不是太不给仙姑面子了?”

史元哼道:“不给她面子又怎样?”

贾老二摇摇头道:“公子爷难道看不出来,他们人手可多着呢!”

徐少华道:“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去看看吧!”

这时神轿已经过去了一会,除了村口搭台演戏,传来一阵阵锣鼓之声,看热闹的人群业已散去。

那中年化子的尸体,也盖上了一张草席。

徐少华道:“我们过去看看,他究竟是怎么致死的?”

贾老二吃惊的道:“少庄主,千万看不得,咱们快些上马走吧!”

徐少华道:“为什么呢!”

贾老二耸耸肩道:“看不得就是看不得,唉,你们真是一点江湖忌讳都看不出来,幸而小老儿当了你们总管,不然,就会吃大亏呢!”

蓝如风在旁道:“大哥,贾总管既然这样说了,咱们就不用看了。”

史元插口说道:“三弟,你也帮着贾老二说话,以后他可要爬到我们头上来了呢!”

“嘻嘻!”贾老二涎笑道:“史公子,总管,就是总管一切,一切都要管的了。”

蓝如风附着大哥耳朵轻声道:“大哥,那化子的尸体,小弟已经看过,确实不用再看了。”

徐少华道:“贤弟几时过去看的?”

蓝如风低声道:“这人明明是中毒死的,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还用得着过去看吗?”

徐少华道:“他……”

蓝如风没让他再说下去,拦着道:“大哥,我们走吧,路上再告诉你不迟。”

徐少华三人跨上马鞍,贾老二赶紧跟着上马,一带缰绳,走在前面,回头道:“少庄主,小老儿带路。”

说完,就一马当先,得得的沿着大路驰去。他骑在马上,弓腰耸背,简直像一只大马猴,但他却因为当上了总管,在马上顾盼自豪,洋洋自得。

一行六骑驰了将有顿饭工夫,前面的贾老二已经折入一条小径,沿溪而行。

放眼看去,果然一片桃林,只是目前正当冬季,看到的尽是光秃秃的树枝,如果是在春光三月,那景象就不同了,一望无际嫣红如锦的灿烂桃花,加上沿途落英缤纷,当真有身历古桃花源之感!

桃林中一条石板路,可容得两匹马并辔而行,史元一带缰绳,和大哥的马匹走在一起,蓝如风只好跟在两人马后了。

这条石板路足有七八里路长,入林已深,除了眼前有路,前后左右都是桃林,身入其中,几乎不辨东西南北。

史元不耐的问道:“贾总管,还没到吗?”

贾老二回头道:“小老儿也没来过,再走一会,大概总该到了吧?”

史元哼道:“废话。”

贾老二耸耸肩,笑道:“旅途寂寞,有时候说说废话,也可以消磨时间咯!”忽然回头道:

“看,前面好象有一座小山,快到啦!”

史元抬头看去,前面还是密密麻麻的桃林,哪有小山?不觉问道:“山在哪里?”

贾老二朝前一指道:“就在前面了。”

这样又走了一两里光景,前面果然出现了一座小山,遍山依然是一片桃林。

史元心中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贾总管,你方才怎么看到小山的?我也骑在马上,怎么会没看到的呢?”

贾老二耸着肩笑道:“方才小老儿看公子好像不耐烦了,才故意这样说的,前面有一座小山,快要到了,那是想当然也,桃花娘娘庙,应该盖在小山麓才行,哪知真的会有一座小山。”

史元撇撇嘴道:“我不信。”

贾老二道:“小老几难不成会有千里眼?”

史元道:“你一定来过的。”

贾老二道:“小老儿真的没有来过,小老儿到过京城,逛过皇宫,桃花宫,小老儿可还是第一次来。”

说话之时,已经到了山麓,石板路尽头,迎面有三级石阶,阶上是一座十数亩大的石砌平台。

四周围以石栏,中间矗立一座白石牌坊,镌着“瑶池仙境”四个金字。

史元道:“桃花娘娘和西王母的瑶池也有关系吗?”

贾老二一下跳下马背,说道:“自然有了,东方朔偷蟠桃,就是到瑶池去偷的,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真要有这样的仙桃,小老儿也想去偷呢!”

总管下马了,胡老四、余老六慌忙跟着下马。

徐少华道:“二位贤弟,咱们也该下马了。”

三人一起翻身下马,只见从牌坊后面,俏生生转出两个身穿鹅黄宫装,长发披肩的少女,并肩行来,一直走到石阶上,才一齐躬身道:“婢子奉宫主之命,迎近三位公子来的,请三位公子入内相见。”

贾老二沙着喉咙说道:“你们宫主叫你们来迎近三位公子,有没有说也请我贾总管?”

左边一个少女抬起螓首,嫣然一笑道:“宫主请三位公子入内,自然也包括贾总管和总管二位手下了。”

贾老二手摸着嘴上两撇胡子,笑道:“这还差不多。”一面回头道:“胡老四、余老六,咱们马匹就交给他们好了。”

胡老四听得一怔,这位贾总管真胡说八道,这两个黄衣少女是奉命来迎客的,自然要陪同自己一行人进去,马匹怎么交给她们?

哪知回头一看,自己几人身后,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三个壮汉来!

这三人一身黑色密扣衣衫,黑白相间的绑腿,看他们打扮,和方才挥舞一条蜈蚣的三十六个壮汉=样!

只要看他们神色恭敬,垂手伺立,敢情就是来牵自己等人马匹的了。他们突然在身后出现,来得悄无声息,这身轻功就很可观了!

啊!贾总管并没回过头来,他已经知道他们来了,他武功不高,耳朵却灵得很!

胡老四心中想着,就示意余老六,依言把六匹牲口,交给了三个壮汉。

贾老二早已弯着腰,抬手道:“三位公子请。”

徐少华、史元、蓝如风三人相偕跨上石阶,贾老二等三人也跟着走上。

两名黄衣少女欠身道:“婢子替三位公子引路。”

说完,就并肩走在前面。

越过平台,迎面是一座门楼巍峨的庙宇,正中一方高悬横匾,写着“桃花宫”三个金字。

两名黄衣少女领着六人进入大殿,殿上早已伺立着一个瘦高个子。

这人身穿一件古铜色长袍,浓眉细目,面型狭长,脸上堆着笑容,这一笑,双颌两边都是直条皱纹,看去少说也有五六十岁光景!他看到徐少华等人走入,立即拱拱手道:“在下侯如海,见过三位公子。”接着又朝贾老二拱拱手道:“贾总管辛苦了。”

贾老二听他称自己“总管”。心里一高兴,连忙抱拳道:“老哥认识小老儿?”

侯如海深沉一笑道:“贾总管大名,在下如何不识?”

左首黄衣少女道:“他是敝宫侯总管。”

“原来是侯总管,小老儿失敬!”贾老二点着头,自言自语的道:“对了!桃花宫既然是宫,就该有个总管才是!”接着又“哈”了一声道:“这么说,咱们竟然是同行了!”

侯如海笑道:“在下是奉宫主之命,接待贾总管三位的。”一面朝徐少华三人抬抬手道:

“三位公子是宫主的贵宾,宫主已在花厅恭候,三位请进。”

贾老二连忙接口道:“是,是,三位公子只管进去,小老儿就留在这时,和侯总管聊聊。”

徐少华眼看人家既然只请自己三人入内,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自然只好留在这里了,这就点头,抬手道:“二位姑娘请带路。”

左首黄衣少女道:“公子这样称呼,婢子不敢,三位公子请随婢子来。”

说完,两人就继续走在前面领路。

经过大殿,进入后殿,再折向左首一道长廊,穿过偏院,跨出月洞门,来至东首一座花厅。

两名黄衣少女走近门口,就脚下一停,一左一右分立两旁,欠身道:“三位公子请进。”

徐少华也不和她们客气,当先举步跨入,身后两人也跟着走入。

那是一间相当精致的小客厅,不但陈设精雅,窗明几净,打扫得一尘不染!

玄衣道姑早已在厅中停候,看到三人走入,立即含笑相迎,美目流盼,轻启樱chún,说道:

“三位公子宠临,恕贫道有失迎近,快请上坐。”

徐少华拱手道:“仙姑宠邀,在下兄弟冒昧打扰,心实不安。”

四人分宾主落坐。两名黄衣少女立即端上三盏茗茶。

玄衣道姑纤纤玉手一抬,说道:“三位公子请用茶。”

史元道:“仙姑方才曾说;你是奉娘娘指示,邀约我们来的,不知娘娘还说了些什么?”

玄衣道姑神秘一笑道:“娘娘说与三位公子有缘,才要贫道邀约三位公子到敝宫来的,待会三位公子用过素斋之后,贫道再引三位去瞻拜娘娘,三位心中有什么疑问,也可以当面向娘娘请示。”

“当面?”史元奇道:“娘娘还会和我们说话?”

玄衣道姑微微一笑道:“诚则灵,三位到时就知道了。”

她不肯说。

徐少华道:“素斋不用客气,在下兄弟这就去瞻拜娘娘,天色不早,我们还要赶路呢!

玄衣道姑嫣然一笑道:“三位公子难得光降,既然来了,不嫌简慢,自然要在敝宫住上一晚再走。何况娘娘临坛,要在戌未亥初时光,三位总要听听娘娘说些什么吧?何况三位来时,贫道已吩咐他们收拾好精舍,作为三位下榻之处,三位就不用客气了。”

史元听她口气,好像桃花娘娘还曾开口说话!心中觉得好奇,这就说道:“大哥,我们既是应娘娘之邀而来,自然要拜见过娘娘再走,那就在这裹住上一晚也好。”

蓝如风和史元的心意相同,听玄衣道姑把桃花娘娘说得如此活灵活现,自然也想见识见识。连忙接口道:“二哥说得对,我们拜见过娘娘,已是二更天了,只好在这里打扰一宵了,大哥,我们既然来了,也就不用和仙姑再客气了。”

徐少华含笑道:“二位贤弟大概心存好奇,要想见识见识娘娘临坛的盛况了,好吧,我们那就在这里打扰一宵好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