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2章

作者:东方玉

茶肴虽是素斋,但花式繁多,无不鲜美可口,最后是四式素点,也十分精美,徐少华三人几乎说不出吃的是什么东西,自然也吃得很饱。

用毕素斋,玄衣道姑含笑道:

“三位公子的宾舍,离此不远,三位可以先去休息一会,待到戌时,娘娘临坛,贫道自会着人去请。”

徐少华拱拱手道:

“叨扰盛馔,在下兄弟真是过意不去,仙姑请便吧!”

玄衣道姑稽首道:

“徐公子不嫌简慢就好,素受、素心,你们领三位公子到宾舍去休息吧!”

两名黄衣少女答应一声,点起两盏宫灯,一齐躬身道:

“三位公子请随婢子来。”走在前面引路。

玄衣道姑就稽首道:

“贫道那就不送了。”

三人抱拳为礼,走出花厅,循着曲折长廊行去,来至精舍前面,两名黄衣少女推门而入。

那是一排三间,自成院落的房舍,中间一间小客室,两边一共有四个房间。

两名黄衣少女打开房门,在每个房中点燃起灯烛,才一齐躬身道:

“婢子告退了。”

徐少华含笑道:

“多谢二位姑娘。”

一名少女低头说了声:“不用谢。”并肩退了出去。

三人看过房间,果然收拾得极为干净。

蓝如风推开右首另一间空房房门,看过里面没人,才把门关上,说道:

“奇怪,这位仙姑真把我们当作贵宾接待!”

史元道:

“三弟可是怀疑她没安看好心吗?”

蓝如风道:

“照说,她约我们到这里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好意的。”

史元冷笑道:

“就算她没有什么好意,咱们难道还会怕她不成?”

蓝如风道:

“二哥总看到了,方才那些舞龙舞蜈蚣的壮汉,看去身手都不弱呢,这些人,自然都是仙姑的手下了。”

史元轻哼道:

“就算是她羽党,又能怎样?”

徐少华道:

“我们且看到了戌时,娘娘临坛,说些什么?”

史元道:

“大哥真的相信娘娘会临坛?”

徐少华笑道:

“娘娘临坛,当然只是骗骗愚夫愚妇的,我们此来,原是想看看她究竟玩些什么花样的,她对我们盛筵款待,如待上宾,只要他们安份守己,不作害人勾当,也就算了。”

史元披披嘴道:

“出家人如此奢魔,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徐少华沉吟道:

“丐帮那名化子,不知是不是她毒死的?方才,好像有丐帮的人来找她……”

史元道:

“大哥,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他是个好事的人!

徐少华道:

“贤弟鲁莽不得,她也许要试试我们,此时不可出去。”

史元道:

“那要什么时候出去?”

徐少华压低声音道:

“我们且待看过娘娘临坛之后再说。”

桃花宫第二进右首,有一座精致的小花园,三间精致的小楼。

小园前面是一座圆洞,有两扇朱漆大门,钉满了金光闪闪的铜钉,门上悬有一块长方型白底朱字的小木牌,上书:“禁止擅入”四个字。

这是桃花宫的禁地,没有宫主之命,任何人也不准进去,因为这里是宫主居住的所在地。

现在已经快近初更。

小园前面正有一个身穿古铜长袍的瘦高老者急匆匆朝圆洞门行来,他脚下方自一停,两扇朱门便已呀然打开。

从门内走出一名黄衣少女,朝瘦高老者躬身一礼,说道:

“宫主请侯总管进去。”

原来这瘦高老者正是桃花宫的总管侯如海,闻言点点头,举步跨入。

黄衣少女立即掩上了朱漆大门,手提宫灯,走在前面领路,两人穿行花树,来至精舍楼下。

黄衣少女回身道:

“侯总管请。”

侯如海跨入一间精致的起居室,只见宫主(玄衣道姑)坐在上首一把高背雕花椅上,眼光一抬,娇柔的问道:

“侯总管,你事情办得如何了?”

侯如海神色恭敬,抱拳道:

“属下特来向宫主覆命的,这位贾总管,听他说话的口气,极像是老放江湖的人,其实他只是嘴上胡乱吹嘘,武功并不高,江湖门槛也似懂非懂,是个光壳子的人。”

玄衣道姑问道:

“你试过他了?”

侯如海道:

“属下和他喝酒之时,装作无意,用酒壶嘴轻轻碰他右手肘‘捉筋穴’,他根本一无所觉,但酒杯却举不起来了。当时他用左手拼命揉着手肘,还说这是他的老毛病,风湿症,时常会发,发起来就是提不起手来。”

玄衣道姑注意的道:

“会不会是故意装作出来的?”

“不像是装作的。”侯如海接着道:

“他揉了半天,几乎连老脸都急得胀红了,属下就说:‘兄弟略诸推拿,贾总管要兄弟给你试试’?”

他欣然道:

“好极!小老儿风湿症发的时候,就是找人推拿,那种手法,叫做推过宫穴,只要血气通顺了,慢慢就会好。’

属下笑道:

“那叫推宫过穴’,兄弟学的就是‘推宫过穴手法。’

他连连点头道:‘对,对,小老儿说错了,就是‘推宫过穴’,你老哥会‘推宫过穴’,那真是好极了。’

属下就故意给他推拿了一阵,才替他解开‘捉筋穴’,他很高兴的直是夸奖属下,还间属下会不会点穴法?说他师傅昔年也曾教过他点穴法,他练了半年,嫌人身穴道大多,记都记不住,就没兴趣再练了。属下问他尊师是谁?他说是从前在金陵城里开练武场的老拳师顾有福,是少林俗家一派,还在直隶府镖局里当过镖师,那也只是二三流的角色。”

玄衣道姑微微一笑,问道:

“后来呢?”

侯如海道:

“后来他又吹酒量如何大,是小时候在一家酒坊当学徒的时候练出来的,但属下和他喝了几碗,他就醉熊毕露,连酒里做过手脚都一无所知,终于醉倒了,属下扶他入房,还吐了属下一身秽物。”

玄衣道姑问道:

“东西可曾找到了吗?”

侯如海道:

“他身上除了银票和几锭碎银子,就别无他物。”

“这怎么会呢?”玄衣道姑蛾眉微拢,说道:

“江湖传言,这件东西明明落在一个叫贾老二的手里,白骨门派人追踪他下来,就败在一个姓徐的少年手里,莫非会在姓徐的身上?”

他们说的,敢情就是秋水寒了!

侯如海道:

“这也有可能……”

忽然目光一抬,问道:

“宫主……”

玄衣道姑点头道:

“我自有道理。”

再说丐帮庐州分舵分舵主吉直夫,和他两个手下,被招待在前进宾舍之中,晚餐之后,就各自回房就寝。

吉直夫一心以为鸿鹄将至,心头好不兴奋,独自坐在窗下,愈想愈得意,天鹅肉终于到口了。

好不容易熬到初更时分,突听房门外响起极轻的两声弹指声音。

吉直夫慌忙掠到门口,开出门去,只见门外站立着一个黄衣妙龄道姑,正是方才殿上招呼自己的那个道姑!

妙龄道姑脸含笑容,打了个稽首,低声说道:

“吉舵主,宫主有请,吉舵主请随贫道来。”

吉直夫早就望眼慾穿,闻言大喜道:

“有劳姑娘了。”

黄衣少女没有作声,只是手提宫灯,莲步细碎的低着头走路,由长廓进入第二进,再从右首一道腰门步出。

行没多远,前面已有一道围墙,挡住去路,中间一个圆洞门,紧闭着两扇朱红大门,门上钉有白底朱字的“禁止擅入”小木牌。

黄衣妙龄道姑走近朱门,脚下一停,回身说道:

“吉舵主,进入园门之后,就请不要再说话了。”

吉直夫点头道:

“在下省得。”

妙龄道姑道:

“那就请随贫道进去。”

说完,右手轻轻一推,两扇朱门就呀然开启,举步走入。吉直夫跟着她跨入圆洞门。

妙龄道姑随手关上木门,就走在前面领路。

这是一座花木扶疏的花园,中间有一条白石铺成的道路,两边是浓密的花林,一直通到一幢楼宇前面。

妙龄道姑领着吉直夫跨上石阶,进入中间一间起居室,接着朝起居室里首走去,吉直夫当然也跟着走去。

转过屏风,壁问又有一道门户。

妙龄道姑没有作声,走到门前,伸手朝壁上按了两按,只见一道门户缓缓向旁移开,就当先走入。

吉直夫举目看去,门内竟然一片幽暗,不见一丝灯光。他曾听宫主说过,今晚要在密室相见,他心头一阵波动,暗忖:“大概这门内就是密室了。”急忙跟着走入。

这一跨入门内,登时觉得奇怪,因为门内并不像一间房屋,竟似一条宽敞的走廊,才走了两步,只听砰然轻响,身后门户已自关了起来。

吉直夫一听声音,就已听出那是一道铁铸的门。这一点,他倒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既是“密室”,当然是十分隐秘的地方了。

妙龄道姑手提宫灯,一直朝前行去,吉直夫也紧随她身后而行,估计约走了十几步路,就已走到尽头。

耳中听到地底响起一阵轻震,迎面又有一道门自动打开,妙龄道姑已经走了进去。

吉直夫感觉到有一股凉风从门内吹出,经验告诉他这股凉风,吹到身上寒飓飓的,该是从地窖中吹出来的。

由此可见宫主的密室是在地窖中了。好个婆娘,原来她惯在地窖中作乐的!

吉直夫是应约幽会来的,当然是毫不怀疑,跟着走去。

这里可说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走在前面的妙龄道姑手中提着一盏宫灯,地势缓缓向下延伸。

她手中宫灯下垂,灯光照在地面上,所能看到的只是数尺方圆,四外依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往下走了几十步,就已到了平坦之处,又走了十几步路,妙龄道姑忽然站住,回身道:

“吉舵主请进。”

话声甫落,身前不远,已经响起一阵轧轧轻震,一道门户缓缓开启,登时有柔和明亮的灯光照了进来。

密室到了!

吉直夫虽是丐帮庐州分舵的舵主,平日见过不少阵仗,此时也不觉心头砰砰跳动,略为吸了口气,才举步跨入,身后门户又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这是一间略呈方形的密室,四周壁上悬挂着紫红绒幔,中间一张小方桌,桌上早已摆好了两副牙箸银杯,一把银壶,和五盘佳肴。

小桌边上,只设了两把锦椅。

对面锦椅上坐着一个云譬如螺,粉脸如玉的女子,那不是桃花宫主玄衣道姑还有谁来呢?

她看到吉直夫走入,就盈盈站起,娇柔一笑道:

“吉舵主请坐,贫道略备水酒,恭候已久了。”

在柔和的灯光之下,她更觉得明艳照人!

吉直夫看得两眼发直,简直要冒出火来,连忙拱着手道:

“宫主宠召,在下真是福份不浅。”

随着话声,走上几步,就在她对面的椅上坐下。

玄衣道姑一手取起银壶,替吉直夫面前的银杯中斟满了酒,又在她的杯中也斟满了酒,举杯笑道:

“吉舵主,贫道敬你一杯。”

吉直夫此时已是色迷心窍,连忙抱拳道:

“宫主给在下斟酒,这叫在下如何敢当?该由在下敬宫主才是。”

说着,把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玄衣道姑又替他斟酒,吉直夫伸过手去,接住酒壶,说道:

“不敢劳动宫主,还是在下自己来。”

他接过酒壶之时,轻轻碰了一下玄衣道姑的玉手。

玄衣道姑任由他接过壶去。

吉直夫在两只空杯中斟满了酒,就把银壶放到自己一边,举杯道:

“这杯在下借花献佛,敬宫主的。”

一口喝干。

玄衣道姑和他一起干了,眼波一抬,说道:

“贫道听说贵帮老帮主过世之后,新任帮主,是老帮主的门下,少年隽才,很有作为。”

吉直夫又在两人面前杯中斟满了酒,才嘿然道:

“什么隽才,只是个少不更事的人。”

玄衣道姑讶异的道:

“听吉舵主的口气,好像对他很不满意?”

吉直夫喝了一口酒,才道:

“丐帮各地分舵主,一向只有分舵主,他坐上了帮主位子,就要派上一个副分舵主,这不是不相信人吗?”

玄衣道姑嗤的笑道:

“这话不错,他派了人来,吉舵主受到监视,就不好胡作非为了。”

吉直夫道:

“宫主这话幸亏是在密室里说的,若是传到帮主耳里,还当在下真的胡作非为呢!”

玄衣道姑眼波横瞟,撇撇嘴道:

“难道你胡作非为还是假的?庐州城里金城当铺薛少东中毒身亡,薛寡妇被人强暴后投环而死,难道……”

她看着他没再说下去。

吉直夫听得变了脸色,但瞬即平复,口中咯咯笑道:

“宫主是哪里听来的?”

玄衣道姑娇笑一声道:

“舵主怎么忘了贫道是桃花宫的宫主,桃花宫娘娘最是灵验不过,这话自然是娘娘临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