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3章

作者:东方玉

只听一个苍劲声音起自殿顶上空,说道:

“值殿护法王灵官恭迎娘娘圣驾。

接着又响起一个娇脆的妇人声音说道:

“护法兔礼。”

这声音似是出于中年妇人之口,但却娇脆悦耳!

玄衣道姑这时突然双手前扑,跪拜下去,口中低声说道:

“弟子桃花宫住持秦妙香叩见仙娘。”

这时那娇脆妇人声音已从神龛中传出:“起来。”

玄衣道姑拜了几拜,才盈盈站起。

神龛中娇脆声音又道:

“妙香,你说有三个少年要来见我吗?”

玄衣道姑躬身道。

“是的。”

神龛中娇脆声音说道:

“叫他们过来。”

玄衣道姑急忙躬身应“是”,转身朝徐少华三人说道:

“三位公子快请过来,参拜娘娘。”

徐少华等三人,依言走了过去。玄衣道姑要他们并排朝神龛站定,她就移动莲步走到了右上首。

黄衣少女跟在三人身后过来,压低声音说道:

“三位公子快跪下去叩头,拜见娘娘。”

徐少华并未跪拜,只是朝神龛中的桃花娘娘神像抱拳作了个揖,说道:

“在下兄弟特地晋谒娘娘来的。”

说话之时,凝目朝神龛中看去。

这尊神像。正是下午坐在神轿中的那一尊,只是那时神轿四周,垂着璎珞,看得并不清楚。

如今神像就端坐在神龛之中,没有任何遮掩,可以看得十分清楚,风冠霞帔的桃花娘娘玉面桃腮,柳眉凤目,绛chún如菱,简直风情万千,栩栩如生!

史元和蓝如风看大哥没有跪拜下去,也同样抱了抱拳。

玄衣道姑看得大急,忙道:

“三位公子见了娘娘,怎么不跪拜?”

只听娇脆声音道:

“算了,他们不愿意跪拜,就不用跪拜了。”

玄衣道姑俯首应了声:“是”

徐少华细听那娇脆声音,确是从泥塑木雕的神像口中发出,心中暗暗奇怪!

只听那娇脆声音又道:

“你们三个娃儿大概心中还存着怀疑吧,好,我就和你们个别谈谈,史元、蓝如风,你们先退下去。”

史元和蓝如风心中也存着怀疑,就依言退下,站到原处。

就在此时,徐少华只听耳边响起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

“姓徐的娃儿,你此行是为了想报雪父仇而来,对不?”

徐少华听得不由一怔,忖道:

“她果然一口道出自己心事来了!”这就抬目问道:

“在下此行能如愿以偿吗?”

娇脆声音依然在耳边细声道:

“有志竟成,但不可躁进,此行自会另有奇遇。”

徐少华还待再问,只听那细声道:

“天机不可泄漏,日后自知,好了,你可以退下去了。”

徐少华拱拱手道:

“多承娘娘指点。”便自退下。

玄衣道姑叫道:

“史公子,该你了。”

史元原想问问大哥:“桃花娘娘和你说些什么?”但听玄衣道姑在叫自己了,急忙走了上去,面向神龛,堪堪站定。

只听耳边响起极细的声音说道:

“史元,你胆子不小,居然瞒着你爹,偷偷和徐少华一起出来,要帮他去找仇家!”

史元听得心头一阵跳动,连脸色都胀红了,抬头道:

“我……”

那细声不待他说下去,接着又道:

“你不用再说,不过此去不可多伤无辜,你的心愿,自会达到的,好了,你退下去。”

史元现在完全相信了,不觉拱拱手道:

“多谢娘娘。”

接着又道:

“蓝公子,该你了。”

蓝如风眼看大哥、二哥都好像对桃花娘娘十分信服,心中更觉好奇,闻言急忙走了上去,拱手道:

“在下也要请娘娘指点迷津。”

只听耳边细声说道:

“你是从云南来的,对不?”

蓝如风从没和人说过自己是云南蓝家的人,闻言点着头道:“是的。”

细声又道:“你爹没有来?”

蓝如风道:“没有。”

细声又道:“很好,你爹大概也快来了,到时,你要劝劝你爹,合则两利,不合则无法立足。”

蓝如风仰脸道:

“娘娘能否说得清楚些呢?”

那细声道:

“这是天机,你把这两句话转告你爹,日后就会明白。”

说到这里,语声顿寂,一阵悠扬的仙乐又适时响起!

突听殿顶又响起先前那个苍劲声音道:

“恭送娘娘法驾。”

玄衣道姑急忙伏下去,口中说道:

“弟子恭送圣驾。”

徐少华对这位能谈言微中的娘娘,真有莫测高深的感觉!

她这在耳边的细声说话,绝不是“传音入密”,尤其话声明明是从神像口中发出来的,自己绝不会听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从不相信世上真有鬼神,但娘娘能够一言道出自己心事来总是真的。

史元、蓝如风也和大哥想的一样,真是疑信参半,疑神疑鬼,难以推测。

玄衣道姑送走仙娘圣驾,才站起身来,朝三人盈盈一笑,说道:

“三位公子方才都和仙娘个别谈过话了,不知仙娘和三位公子说了些什么?”

徐少华道:

“娘娘果然十分灵异,一口就道出了在下身世,只是语含玄机,不肯明说,只说日后自知……”

史元没待他说完,就插口道:

“是啊,我先前也心存怀疑,没想到她好像亲眼目睹一般,连我们……一起……出来,她都知道。”

蓝如风也道:

“娘娘说我爹就要来了,我爹平日很少出门,如果真的来了,那就真的灵验了。”

玄衣道姑微微一笑道:

“三位公子现在相信了吧?”

口气略为一顿,接着道:

“为了仙娘临坛,有累三位公子久等,现在已是二更天了,贫道已吩咐厨下,替三位公子准备了宵夜,三位公子请。”

纤手轻抬,让三人走在前面。

两名黄衣少女立时打开了大殿两扇木门。

徐少华举步跨出,一面说道:

“仙姑太客气了,如此打扰,在下兄弟怎么敢当?”

玄衣道姑朝他粲然一笑道:

“厨下早已做好了,徐公子要说打扰的话,也已经打扰了,不如就再打扰一次吧!”

徐少华道:

“仙姑说话爽直,真是凤趣得很!”

玄衣道姑道:

“徐公子夸奖。”

他们边说边走,由两名黄衣少女提灯照路,回到东花厅,八仙桌上果然已经放好四副牙著、银匙、和四盘小莱。

玄衣道姑请三人上坐,自己在下首作陪,两名黄衣少女立时装了四碗小米稀饭端上,接着又送上来一笼素饺,一笼烧卖,一盘糯米甜藕,一盘松花枣泥软糕。

史元喜欢甜食,不觉笑道:

“仙姑准备了这许多美点!”

举筷夹了一块松花枣泥糕,吃了两口,连声称好。

玄衣道姑笑道:

“史公子喜爱甜食,尽管请用,不够再叫厨房送来。”

史元笑道:

“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吃得太饱了,还睡得着?”

正说之间,突听前殿响起一阵云板之声,连续传来!

玄衣道姑脸色剧变,倏地站起身来,打了个稽首,说道:

“三位公子请慢用,贫道出去瞧瞧!”

徐少华跟着站起,问道:

“仙姑,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敝宫发现敌踪。”玄衣道姑匆忙的道:

“三位公子务请在此稍待,不可出去。”

话声一落,就以极快身法闪了出去。

史元道:

“大哥,你看,她好快的身法!”

蓝如风道:

“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呢?”

徐少华微微摇摇头道:

“仙姑对我们待若上宾,并无丝毫恶意,方才她临行之时,还叮嘱我们务必待在这里,不可出去,我们如果出去,觑探人家隐私,是江湖的大忌,不如在这里等她进来了,听她怎么说的好。”

蓝如风望望史元说道:

“二哥,你说呢?”

史元道:

“我们自然听大哥的了。”

玄衣道姑匆匆行来,刚跨出圆洞门,就看到总管侯如海朝里走来,这就叫道:

“侯总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侯如海脚下一停,抱抱拳道:

“属下就是找宫主来的,属下刚才据报,地室里的丐帮韦帮主不见了……”

“什么?”玄衣道姑一怔,问道:

“韦凌云逃走了?是什么人把他救走的?”

侯如海道:

“不知道,方才是裘进财、张得禄两人进去换班,发现当班的两名弟兄被人点了睡穴,铁栅门大开,韦帮主已是不见踪影……”

玄衣道姑问道:

“吉直夫呢?”

侯如海道:

“吉直夫中毒昏迷,已是不省人事,仍留在地室里。”

玄衣道姑道:

“你问过值班的两人吗?”

侯如海道:

“问过了,他们根本没看到人影,一点都不知道。”

玄衣道姑又道:

“咱们外面还有十几处暗椿,也没有发现有人进入,有人出去吗?”

侯如海道:

“怪就怪在这里,咱们前前后后,布有十几处暗椿,竟然没有人看到有人进出……”

玄衣道姑又道:

“那么前殿撞击云板,又是怎么一回事?”

侯如海道:

“这也是属下进来禀告宫主的第二件事……”

玄衣道姑道:

“还有第二件事?”

“是的。”侯如海道:

“刚才据报,前面桃林间,正有两条人影朝宫中奔行而来,火齐队的弟兄阻拦不住,一直让他们闯到宫前。

后来属下闻报赶出去,原来来的是庐州地面上大名鼎鼎的三眼二郎王天荣和笑面财神王贵……”

玄衣道姑神色微怔,诧异的道:

“深更半夜,他们来作什么?”

侯如海道:

“属下问他们来意,他们不肯说,声言要见宫主。”

“好!”玄衣道姑道:

“他们人在哪里?我出去见见他们。”接着问道:

“你可曾派人出去迫踪?”

侯如海道:

“咱们这里只有三条路通往外面,属下已派出三路追踪的人,分头搜索。”

玄衣道姑想了想,忽然问道:

“你去看过贾老二没有?”

侯如海一怔道:

“他喝得烂醉如泥,倒在床上,属下倒是没去看过他。”

玄衣道姑道:

“你去看看他,还在不在床上?”

侯如海道:

“宫主怀疑是他救了韦凌云?这不大可能。”

玄衣道姑道:

“你去看看再说。”

侯如海点头应“是”,匆匆领命而去。

玄衣道姑步出大殿,只见大殿上站着三个人,一个是桃花宫天龙队领队马天龙,另外两人一个中等身材汉子,一个矮胖中年人。

马天龙看到宫主出来,立即抱抱拳道:

“启禀宫主,这二位就是庐州的三眼二郎王天荣王大爷,和笑面财神王贵王二爷。”

王天荣、壬贵连忙拱手道:

“在下兄弟闻宫主大名,今晚夤夜求见,深感冒昧。”

玄衣道姑朝两人打了个稽首,冷冷说道:

“二位是庐州响当当的大人物,贫道也久仰二位大名,只不知二位在深更半夜,闯进敝宫来,有何见教?”

马天龙因两人在庐州名头不小,宫主说得如此冷峭,怕对方下不了台,连忙陪笑道:

“二位远来的,有什么话,还是请坐下来再说。”

坐下来说,就是暗示宫主,这两人不好惹。

“马兄不用客气。”王天荣拱手道:

“在下兄弟夤夜打扰,请见宫主,实是情非得已。”

玄衣道姑依然冷声道:

“二位有什么情非得已的事,王大侠不妨说出来听听?”

王天荣道:

“宫主快人快语,王某那就直说了,在下想请问宫主,徐州云龙山庄少庄主和一位姓史的公子,是否在贵宫作客?”

玄衣道姑看了两人一眼,说道:

“王大侠似乎还少说了一位蓝公子。”

王天荣微微一怔,说道:

“还有一位蓝公子?”

“不错。”玄衣道姑道:

“三位公子是傍晚时候一起来的,王大侠夤夜赶来,就是为了问贫道这句话吗?”

笑面财神王贵堆着满脸笑容,说道:

“在下兄弟听说徐公子他们是宫主请来的?”

“不错,”玄衣道姑道:

“是贫道把他们请来的。”

壬贵陪着笑脸又道:

“那是在贵宫作客了?”

“王二侠说对了。”玄衣道姑道:

“他们正在敝宫作客,二位究竟有什么事?”

壬贵看了王天荣一眼,才道:

“不瞒宫主说,在下兄弟是负责暗中保护二位公子的,既然在贵宫作客,在下兄弟就放心了。”

玄衣道姑问道:

“二位真是保护徐公子他们来的?”

王天荣点头道:

“正是”

玄衣道姑道:

“今晚闯入敝宫来的,只有二位吗?”

王天荣一怔问道:

“宫主这是什么意思?”

玄衣道姑冷笑道:

“因为二位来得太凑巧了。”

壬贵听得睁大双目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