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4章

作者:东方玉

离城渐远,人烟渐稀,几乎一二十里都难得看到一个村庄。

蓝如风忍不住问道:

“二哥,咱们这是上哪里去呢?”

史元回头道:

“你不用多问。”

依然一马领先,一路扬鞭赶路。

傍晚时分赶到一处山下,史元马鞭朝前一指,说道:

“前面不远,应该有一座三官殿,我们可以在那里过夜。”

他说得没错,山路前面,果然有一座小庙,但却是久无人住的破庙。

史元赶到庙前,不禁急道:

“这里怎么会是没有人住的破庙呢?”

贾老二跟在后头说道:

“这里小老儿从前来过,二三十年前早就是破庙了。”

徐少华道:

“破庙就破庙吧,既然来了,反正一宿即行,只好将就着过夜了。”

史元攒着眉道:

“但这一带人烟稀少,没有地方可以买得到吃的东西,咱们晚餐怎么办呢?都是我不好,事前没有问清楚……”

贾老二耸着肩道:

“三位公子爷请下马吧,一路上的食宿,应该由小者儿负责,

蓝如风道:

“真馋!”

贾老二耸耸肩道:

“不吃白不吃。”

徐少华道:

“你既然看到丐帮帮主被他们囚禁在地窖里,就应该设法救人。”

贾老二道:

“公子说得极是,小老儿几时说不救人了?”

史元问道:

“那你把人救出来了?”

贾老二得意的道:

“这还用说?小老儿酒醉菜饱,那只是举手之劳,开锁小老儿是行家,只消把两扇铁栅门打开,再替韦帮主解开穴道就成。

丐帮势力大得很,交上丐帮帮主这个朋友,到处吃喝都不成问题,不过小老儿也替公子和他结了朋友。”

史元道:

“这话怎说?”

贾老二道:

“小老儿是云龙山庄少庄主的总管,总管做的事,自然是奉命行事,所以小老儿对他说,是奉少庄主之命去救他的。”

史元道:

“你这总管挺不错。”

贾老二笑道:

“那当然……”

史元哼道:

“万一出了纰漏,不是给大哥添麻烦吗?”

“不会的。”贾老二眨着一双豆眼,说道:

“诸葛亮一生惟谨,小老儿做事,比他还要谨慎,哪会出事?”

蓝如风道:

“你说的几出戏,都说完了吗?”

贾老二道:

“吉直夫那小子调戏宫主,不是吕布戏貂蝉吗?韦帮主逃出去了,不是千里走单骑?”

蓝如风道:

“还有二进宫呢?”

“哦!”贾老二道。

“那是三眼二郎和笑面财神夤夜赶了来……”

史元道:

“他们又来作甚?”

贾老二耸耸肩,道:

“他们倒是一番好心,听说三位公子来至桃花宫,一直没有出去,怕出了岔,才赶来的,后来宫主说三位公子正在宵夜,他们听了心知不会有什么事,就走了。”

史元道:

“你虽然看到了不少事情,但可惜没看到娘娘临坛。”

“那有什么好看的?”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看她不过是个半老徐娘,但……嗨,徐娘虽老,风韵犹存……”

史元道:

“你在说些什么?”

贾老二道:不该由三位公子操心的,不然,要小老儿当什么总管?”

史元道:

“你说得轻松,你怎么负责?”

贾老二嘻的笑道:

“小老儿说过负责,自然负责到底,三位公子只管请里面坐。一面叫道:

“胡老四、余老六,你们还不进去打扫打扫?”

胡老四、余老六果然奉命唯谨,赶快一跃下马,朝庙中走去。

徐少华、史元、蓝如风也各自下马,把马区拴在庙门外,才一起入庙。

这座三官殿总共只有一进大殿,殿前一个小天井,杂草丛生,殿上也到处都是灰尘瓦砾,胡老四、余老六清除了大殿一角,大家就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这时天色渐渐昏黑。

贾老二要两人去附近山溪打来了一木桶溪水,笑嘻嘻的道:

“三位公子,这里没地方烧水,只有喝些冷水了。”

史元奇道:

“贾总管,这支装水的木桶你在哪里找来的?还是新的!”

贾老二耸耸肩道:

“自然是小老儿买来的了。”

史元道:

“你怎么会想到买木桶的呢?”

贾老二笑道:

“咱们有六个人,没有地方买茶水,总是要喝水的,这里离小溪足有三五百步路,没有木桶,拿什么把水装来?”

史元道:

“你想得到喝水,可惜没想到咱们的晚餐。”

贾老二眨着豆眼,笑嘻嘻的道:

“谁说小老儿没想到?如果连这点都想不到,还配当总管吗?”

史元喜道:

“那你准备了咱们吃的东西?”

贾老二笑道:

“既然想到了,自然也都准备了。”一面伸手一指,说道:

“余老六不是拿进来了吗?”

大家抬目看去,果见余老六手里捧着一个纸包走了进来,放到阶上,然后打开纸包,里面又有一层油纸,再打开油纸,大大小小有十来包之多!

有卤牛肉、卤蛋、卤猪肝、酱肉,和整只的油鸡,还有肉包子、馒头、花卷、家常饼等足够十几个人饱餐一顿。

蓝如风道:

“贾总管,你买了这许多东西?”

贾老二得意的笑道:

“这叫做满汉全席。”

徐少华心中暗暗奇怪,问道:

“贾总管,你怎么知道今晚要准备食物的呢?”

贾老二嘻嘻一笑道:

“这是昨晚桃花娘娘托的梦,要小老儿今天中午多准备些干粮,晚上可兔冻馁之虞,天冷地冻的天气,如果饿着肚子,就会更冷。”

蓝如风撇撇嘴道:

“胡扯什么,你不是说桃花娘娘只是江湖把戏吗?”

贾老二耸耸肩道:

“蓝公子一下就把小老儿的话给拆穿了,其实小老儿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给三位公子准备当点心的。”

史元道:

“好了,我们吃吧!”

“嘻嘻!”贾老二朝胡老四、余老六挤眉弄眼的笑道:

“老四、老六、三位公子是不喝酒的,天气冷,小老儿还弄来了一坛酒就在马鞍后面,你们谁去拿下来,咱们喝一点,暖和暖和。”

胡老四大喜道:

“总管,你老还有酒?”

贾老二笑道:

“小老儿是酒中之鬼,怎么少得了酒?”余老六道:

“我去。”

他急步奔了出去,果然又捧了一坛酒走入,说道:

“怎么只有半坛?”

贾老二嘻嘻一笑道:

“还有半坛,是小老儿在路上喝了。”

胡老四惊奇的道:

“总管一路上喝了半坛酒,咱们兄弟怎么会没看到的?”

贾老二道:

“让你们看到,那还算得是酒中之鬼?哈,我师傅从前和小老儿住在一起。他老人家怕我看见了会馋,喝酒的时候,从不让小老儿看到,小老儿只能闻到他老人家的酒气,那才是酒中老鬼了。”

口中说着,手掌一伸就从余老六手中接过酒坛,凑着嘴咕咕的一连喝了几口。

史元问:“你师傅是谁呢?”

贾老二放下酒坛,用手搔搔头皮,说道:

“他老人家自称老酒鬼,小老儿除了叫他师傅,不知他叫什么名号?”

胡老四、余者六和贾老二轮流着很快就把半坛酒喝光,徐少华等三人也都已吃饱,剩下的几乎还有三分之二,余老六又一一包了起来。

仲冬之夜,入晚之后,朔风更厉。

大家就在大殿一角,围坐下来。胡老四、余老六去找来了一堆树枝,木柴,升了一个火堆,倒也火光熊熊,暖和了不少。

一宵过去,第二天继续上路,一路上依然全是山间小径,四无人烟,整整一天,几乎没遇到一处村落。

这回,大家都留上了意,尤其胡老四、余老六沿途猎到了几只野兔、山獐等野味,贾老二早就准备了一包食盐,生堆火烤着吃别有风味,还有昨晚吃剩的一大包食物,六个人还吃不完。

傍晚时分,找了一处避风的山岩休息。

大家吃过晚餐,围着烤火。

史元目光掠过大家,说道:

“大家都已知道,咱们此行,是大哥为了要报雪父仇,本来,只有我和大哥两人,后来贾总管和胡老四、余老六先后加入了。后来三弟又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明天还有王天荣、王贵两人会赶来和我们会合,咱们一行就有八人之多……”

他口气微微一顿,接着又道:

“你们这一路上,只知大哥是找仇家报仇的,但并不知道大哥仇家是谁对不?”

贾老二道:

“咱们跟着少庄主走,管他仇家是谁?”

“不!”史元道:

“本来没有和大家说清楚,是为了对方耳目众多,不好明说,现在我们明天就可赶到地头,自然要和大家说清楚了,才好有个准备,大哥的仇家,就是……”

他目光又朝四周迅快的一掠,压低声音说道:

“千毒谷的人……”

胡老四、余老六听得猛然一震,吃惊道:

“会是他……们……”

江湖上人听到“千毒谷”这三个字,没有不谈虎色变的!

史元道:

“你们可是怕了?”

胡老四忙道:

“小人兄弟既然誓死跟随公子,水里火里,在所不辞,没有什么可怕的。”

贾老二道:

“这就对了,水里火里都可以去得,还怕什么?何况咱们去的地方,也不一定就会是水里火里。”

史元回头道:

“三弟,你呢?”

蓝如风道:

“小弟和大哥、二哥义结金兰,誓同生死,大哥的仇人,就是小弟的仇人,小弟自然非去不可,只是……”

史元问道:

“只是什么呢?”

蓝如风道:

“小弟听家父说过,千毒谷主精擅‘黑煞掌’,是用毒的好手,用毒一道,防不胜防,就是武功再高,遇上了也是束手无策,小弟虽然略知一二,只怕也无济于事,不知两位兄长可有万全准备?”

徐少华切齿道:

“愚兄和千毒谷有不共戴天之仇,千毒谷主‘黑煞掌’纵然厉害,愚兄也要和他一拼……”

史元忙道:

“家父秘制的解毒丹,小弟也带来了,我们入谷之前,每人口中含上一粒就可百毒不侵,不用怕他使毒。”

蓝如风心中暗道:

“毒有多种,解毒哪有这么容易?”

但他只是心中想着,可没有说出口来,接着又暗自忖道:

“目前唯一的办法,明天进入千毒谷,只有紧跟在大哥身边,也许可保他无事。”

心里有了这样决定,也就不用再多说了。

天色才亮,他们就继续上路,但今天和昨天同样赶路,心情显然大不相同!

昨天只是赶路,今天却因令人闻名丧胆,纵横江湖三十年,没有人能说得出准确地方的千毒谷就将到了!

在他势力范围之内,决不会没有眼线、暗椿。

因此每一个人骑在马上,已经顾不得交谈,随时都在戒备之中,目光像猎人一般四处搜索行进。

只有那位“总管”贾老二,骑在马上,依然顾盼自得,毫不在乎,还埋怨着说:“昨晚我真该死,偏要装阔,把半坛酒像献宝似的拿了出来,现在可好,酒虫已经爬到喉咙口,不喂它们几口,那还得了,不把你心肝脾肺肾都咬得稀烂才怪!”

他一边嘀咕,一边双手在身上一阵乱摸,忽然嘻的笑出声来,说道:

“还好,这里还有个小酒瓶,可以杀杀瘾是没有问题了。”

一手已从腰间掏出一个紫玉扁瓶,揭开瓶塞,咕的喝了一口,赶忙塞上瓶塞,塞回怀中。口中又自言自语的道:

“只喝这么一小口,怎么也过不了瘾,不如再喝一口。”

于是又从怀中掏出那个紫玉扁瓶来,揭开瓶塞,咕的喝了一口,又赶紧塞上瓶塞,收入怀中。

但走不了三两步,口中又哺咕着:“小老儿号称酒中之鬼,肚里的酒盅,也快成了精,岂是这区区两口酒,就能打发得了?我看最少也要再喝上一口,才差不多。”

于是又探怀取瓶,揭开瓶塞,咕的喝了一口,再塞好瓶塞,收入怀中。

别人都没有说话,就是他自言自语,心口相商,每次都说:“再喝一口”,其实一连串的一口,几乎已喝了八九口之多。

一小瓶酒很快就报销了。

等到喝第十口,紫玉扁瓶已经一滴无存,心头一生气,就随手把紫玉扁瓶朝外丢出,等到玉瓶丢出,口中叫了一声:“乖乖不得了!”

上身往后一仰,飞快的随着玉瓶往外掠去,一手迅疾接住玉瓶,一个人就像有绳子牵着一般,又嗖的飞了回来。坐到马鞍之上,口中说道:

“好险,这宝贝是小老儿从皇宫里捡来的,打碎了没有第二个。”

在他马后的两匹马上,坐着胡老四和余老六两人,他们只是眼睛一花,根本连看都没看清楚。

前面三人听到贾老二一声急叫,急忙转过身来,史元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