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5章

作者:东方玉

徐少华又朝前走了十一二丈,已经快接近飞瀑,这里水珠飞溅,靠靠似雾,又深入了三丈光景,发现飞瀑左侧,有一个黑越越的洞窟。

凝足目力看去,石窟上首,似有字迹,这就再往前走了丈许光景,才看清上面是“水帘洞”三个大字。

洞呈半圆形,足有一人来高,心中不觉一动,回头叫道:

“二弟,前面有一个石窟,我们进去看看。”

这话是以内功送出,紧跟在身后的史元还可以听得到,急忙道:

“大哥小心!”

徐少华已经纵身轻掠,一下掠到洞口,一手按剑,缓步跨入。史元、蓝如风也相继走入。接着胡老四、余老六、贾老二也跟了进来。

这座洞窟相当深广,里首更是黑越越的伸手不见五指!

史元攒攒眉道:

“洞里这么黑,我们如何走法?”

蓝如风道:

“我们没带千里火来,只怕无法深入了。”

贾老二刚跨进洞窟,嘻的笑道:

“小老儿有!”

“嚓”的一声,果然亮起了一道火光!

史元喜道:

“贾总管,你倒是准备得很充足。”

贾老二得意一笑道:

“当总管咯,什么都得准备,小老儿这支千里火筒,可不是寻常之物……”

蓝如风道:

“又是从皇宫里带出来的了?”

“那可不是,皇帝老子哪会用这些东西?”贾老二耸着肩道:

“这叫千日火,是从前大名鼎鼎的火神南离子身边九件火器之一,千日火,就是说可以点燃一千日,不像普通千里火,一下就会烧完,而且亮光也强,足可照到五丈光景,这不假吧?”

他说的不假,这支火筒果然可以照到五丈来远。

史元道:

“那就由你照路,快走在前面。”

贾老二答应一声:“好吧,大家跟小老儿来……哦……”

他忽然脚下一停,迟疑的道:

“少庄主不是要找千毒谷,怎么要深入洞底探险去了?”

史无道:

“这里别无通路,你不用管,咱们进去瞧瞧!”

“是,是!”贾老二道:

“小老儿带路。”

他一手举着千日火筒,弯着腰,畏畏缩缩的朝前走去,一面说道:

“这里如果是老虎洞,小老儿正好第一个送进虎口。”

史元笑道:

“这里不会是老虎洞的。”

蓝如风道:

“如果有老虎,我们早可以闻到腥膻气味了。”贾老二道:

“公子爷,你这么一说?小老儿胆子就壮一些了!”

蓝如风嗤的笑道:

“你胆子也只有这一点?”

贾老二边走边道:

“小老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毒蛇猛兽,你和它套交情也没有用……”

洞窟到了里面,渐渐收束,进入十余丈以后,已只有一个人可以通行,但两边石壁平整,地面也极为平坦,像是人工修凿出来的隧道一般!

隧道敢情穿过一座山腹,既黑又长,不过一盏热茶工夫,一行人已从出口跨出,呈现在面前的又是两山夹峙的一条谷道了。

徐少华道:

“现在总算给我们找到了,千毒谷果然隐秘得很!”一面朝贾老二道:

“贾总管,现在该由我走在前面了,你还是去押后吧!”

贾老二连声应是,退了下去。

徐少华回剑入鞘,喝道:

“二弟、三弟,随我来!”

展开脚步,一路朝前奔行。

这回山道都似经人修铺,宽阔平整,可容两匹马并行,山道两旁,也移植了两排参天柏树,虽在夜晚,仍令人感到进入此山,气势大是不凡!

这一条山道,足有一里来长,但一行人脚程极快,不过片刻工夫,山道已到尽头。

迎面有两方十数丈高竖立的石壁,宛如天然门户,石壁上镌着八个孽案大字,右边是:“人间绝境”,左边是:“自在天府”。

这八个字,既非联语,上句还可解释,这里已是人间绝境,下句自在天府,看来似通未通。

千毒谷不写千毒谷,却写上什么“自在天府”!

徐少华当然不会去咬文嚼字研究字句,口中冷笑一声,举步就朝石门中走入。

他刚走到一半!瞥见左右巨石中间,竟有两个持刀大汉站在两边!

原来左右两方巨石,经人工凿成比人略高的门户,可以容纳一个人站在里面,以蔽风雨,两人对面而立,形若岗亭。

不用说这两人自然是千毒谷看守门户的武士了!

徐少华正待拔剑,但却发现这站着的两人宛如泥塑木雕,明明看到自己,依然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也不霎一下。

心中暗暗奇怪,忍不住用手一拂,拍在对方身上,还是毫无动静,看情形,好像是被人点了穴道!

会有什么人在自己前面进入千毒谷来了?

史元跟在大哥身后,看他走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急忙问道:

“大哥,你发现什么了?怎么不走了?”

徐少华回头道:

“这里有两个守门的武士,被人点了穴道。”

“被人点了穴道?”史元奇道:

“这会是什么人点的呢?”

徐少华道:

“看情形在我们前面,已经有人进来了。”

史元道:

“那我们就快点进去!”

徐少华点点头,迅快往里行去。史元、蓝如风也紧跟着走入。

蓝如风道:

“如果事前不知道巨石中有人,真会被他们吓一跳呢!”

石门内居然豁然开朗,那是在四山环抱中间的一片平地,前面不远,就有一道清溪,溪上是一条白石铺成的宽阔石桥。

桥上还有白石桥栏,石柱上镌着狮头。

过桥是一条白石的大路,两旁是一片梅林,疏影斜横,暗香浮动,正是繁花盛开的时候!

桥边又有两个身穿天蓝劲装汉子,对面站立,同样的对人视若无睹,一动不动,当然也是被人点了穴道。

徐少华没有再看,一手按着剑柄,急步朝白石大路上奔去。

这一路上,至少有十几对劲装汉子,在道路两旁对面站立,但都已穴道受制,任由来人长趋直入。

白石大路尽头,是一片平整的广场,迎面矗立着一座宫殿式的楼字,看去覆盖极广,此时不见一点灯火,也杏无人声!

徐少华越过广场,来至楼宇前面。

只见三级白石阶上,紧闭着两扇朱漆大门,阶前两旁还蹲立了一对比人还高的白石狮子,这份气势,大似阀阅门第!

大门两旁,也雁翅般站着八名身穿天蓝劲装的跨刀汉子,他们情形如一路上所见的武士一般无二!

敢情也早已被人制住了穴道,呆若木鸡!

徐少华心中暗暗哺咕,看情形,似是已有人先到了一步,才会把谷中这些武士一一制住。

而且此人出手奇快,对方很可能连人影都没有发现,已被制住穴道,不然,不会原式不动,站立得如此整齐!

此人既已入内,里面怎么会毫无动静的呢?心念这一动,不觉回头问道:

“贾总管来了没有?”

他话声甫出,只听贾老二的声音从身后远处传了过来,应道:

“来了,来了,三位公子跑得太快了,小老儿没法跟得上。”

他刚从广场上跑了过来。

徐少华心中暗道:

“看来不是他了。”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喝道:

“什么人胆敢夜闯绝尘山庄!”

只听“嗖”“嗖”衣袂飘风之声,四道人影宛如夜鸟般疾扑而下!

那是四个一身天蓝劲装的汉子,手仗长剑,落到阶前,就是预先排好,也没有这般整齐,正好一字排开,面向徐少华而立。

徐少华听他自称“绝尘山庄”,不觉微微一怔,问道:

“你们这里可是千毒谷吗?”

这四人差不多全是三十上下的人,方才发话的是左首第一个,敢情是四人中的为首之人。

只见他神色冷峻,哼道:

“你们擅闯绝尘山庄,不用多说,还不束手就缚,难道还要咱们动手不成?”

史元哼道:

“绝尘山庄有什么了不起?大哥,不用和他们说了!”

手腕抬处,呛的一声掣出剑来。

蓝如风看他拔剑,也从身边抽出长剑,胡老四、余老六更不怠慢,各自掣出刀来。

为首汉子冷笑道:

“到了绝尘山庄,还敢撒野!”

左手向空一挥,右手长剑一摆,寒光闪动,朝少华喝道:

“看剑!”

唰的一剑急刺而出。他左手向空一挥,正是向其他三人发出的攻击暗号,另外三人行动极为迅疾,同时挥动长剑,朝史元、蓝如风、胡老四、余老*四人扑攻而上!

刹那之间,九个人分作四对,刀剑齐举,战作了一堆。

却说徐少华眼看对方不容分说就举剑攻来,心头不禁大怒,喝道:

“好个狂妄之徒,徐某难道怕你不成?”

喝声中,手腕一振,长剑急洒而出,但听“当”的一声,双剑交击,徐少华只觉对方剑势沉重,脚下浮动,身不由己的被震退了一步。

那为首汉子一招得手,就紧跟而上,挥剑进击,又是刷刷两剑,急刺过来。

徐少华几乎连人都还未站稳,对方剑光已一闪而至,心头又惊又怒,右手连挥,匆忙划出两剑。又是当当两声金铁交鸣,但感右腕剧震,长剑差点被震脱手!

就在此时,突听耳边响起一缕极细的声音说道:

“决朝右闪出,使一招‘神龙掉首,!”

徐少华一怔,他听出这是贾老二的声音,但“神龙掉首”,剑刺右方,他要自己向右闪出,是闪到了敌人的左方,剑再向右刺出,那是空位,根本没有敌人!

这原是他心念闪电一动间事,只听贾老二急促的声音催道:

“我的少庄主,还不快使?”

这声音已极急促,徐少华心中一动,姑且依言身向右闪,使了一招“神龙掉首”,长剑向右方空位上刺去。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对方为首汉子眼看徐少华忽然朝右闪出,立即身形一晃,身法奇快无比,居然后发先至,抢在徐少华前面。

正待拦着发剑,哪知徐少华正好一记“神龙掉首”,长剑刺出,这一下就好像是他凑上来的,剑尖正好朝他右肩刺去!

为首汉子一身武功确实了得,在这急切之间,挥剑封架已是不及,只得一吸真气,身子朝后飞退。

但纵然见机得快,总是慢了半步,徐少华的剑尖已从他肩头掠过,虽然没被刺中,也划破了一道三寸长的血沟!

史元长剑挥动,敌住了扑上来的一个蓝衣汉子。

双方一言不发就动上了手。史元一手剑法使得轻快无比,剑光乱闪,有些像峨嵋派的“乱披风剑法”。

蓝衣汉子在功力上应该胜过史元甚多,就是因为他剑法快到目不暇接,捉摸不准,是以你才攻了他三剑,史元却已经还刺了你四五剑,逼得你非后退不可。

蓝如风的剑法,出手辛辣,但一望而知他辛辣的只是“剑法”,和人动手,缺乏经验,剑上功力也似乎不够。只是他一柄长剑色呈淡蓝,挥舞之间,不时漾起一片蓝光,剑上分明淬过奇毒!

蓝衣汉子当然看得出来,就因为对他手上这柄淬毒长剑心存顾忌,不敢放手抢攻,蓝如风才能暂时保持不败。

胡老四、余老六也迎着一个蓝衣汉子动上了手,如论单打独斗,只怕在蓝衣汉子剑下,未必走得出十招八招。

但如今他们是两打一,两柄扑刀对付一支长剑。尤其他们两人在江湖上一向焦不离孟,和人动手,心有默契,你攻左,他攻右,你攻上盘,他就攻敌下盘,互相呼应,攻守之间,配合极为得宜。

这样一来,蓝衣汉子武功纵然高出他们甚多,但在几招之内,也休想占得了上风,因此暂时可以相持不下。

以上的情形,只不过是双方动上手几招之间的事,也就是徐少华一剑划破为首汉子右肩的同一时候!

就在此时,谷口飞也似奔掠过来两道人影,人还未到,已有人大声叫道:

“三位公子快请住手,这里并不是千毒谷!”

贾老二就站在战圈的后面,耸着肩哈了一声道:

“王老八、壬老十,你们这时候才来!”

原来这两道人影正是三眼二郎王天荣和笑面财神壬贵!

王天荣是什么人?平时你敢当着他的面叫他“王老八”?但此刻他已无暇去理睬贾老二。

只见他跑得满头大汗,上气接不住下气,甚至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就大声叫道:

“三位公子快请住手!”

壬贵胖嘟嘟的脸上。连一点笑容都没有,也跟着叫道:

“诸位兄弟,快请收剑。”

他们两一个招呼三位公子,一个招呼四名蓝衣汉子,双方正在动手的人,果然一齐停下手来。

史元冷笑一声,喝道:

“王天荣、壬贵,你们两个原来和千毒谷早有勾结了!”

王天荣急得连连抱拳道:

“大……大……公子……明鉴,这里并不是千毒谷!”

“这里不是千毒谷?”史元一怔道:

“那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