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7章

作者:东方玉

  天下没有第一的人,他又不至于排到第三位去,那不是天下第二?但再推算一下,

天下既没有第一的人,他自称第二,岂不等于是天下第一了?

  这时夏雨已经替贾老二装了一瓶酒回来,双手把玉瓶送上。

  贾老二接过玉瓶,忙道:“多谢姑娘。”

  夏雨道:“贾总管不用谢。”

  大家酒醉饭饱,各自站起身来,史其川道:

  “大家还是书房里坐吧!”

  于是又回到韦房落坐,春风重新给几人沏上香茗。

  贾老二喝了七壶桂花酿,已是满脸通红,忽然站起身,笑嘻嘻的拱拱手道:

  “史大庄主,三位公子,小老儿也要献个小丑,给大家助助兴。”

  史元首先笑道:“好啊,贾总管,你也要露一手给我们瞧瞧吗?”

  贾老二耸肩道:

  “露是露一手,但可不是真功夫。”

  史元问道:“你要怎样练法呢?”

  贾老二目光转动,朝春风道:“姑娘可不可以去叫一个庄丁进来?”

  春风因这里是庄主的书房,平日未奉呼唤,什么人都不准进来的,闻言不觉抬头朝

史其川看去。

  史其川颔首道:“你去叫滕传忠进来好了,他就在前面。”

  春风答应了一声,转身退出。

  不多一回,只见一个身穿青布长衫的瘦高中年汉子急步从门外走入,朝史其川恭敬

的行了一礼,说道:“庄主召唤属下……”

  史其川没待他说下去,朝贾老二指,含笑道:

  “这位贾总管,要表演一手绝技,大概要一个人当他的助手了。”

  贾老二连忙摇手道:

  “小老儿表演的不是绝技,小老儿只是给大家酒后茶余消遣的。”

  瘦高中年汉子转身朝贾老二抱抱拳道:

  “在下滕传忠,不知贾总管要在下……”

  史其川朝贾老二道:

  “他是本庄的管事。”

  贾老二连忙朝滕传忠抱抱拳还礼道:

  “原来是滕管事,小老儿失敬。”

  滕传忠道:“在下这助手不知要如何当法?”

  “小事情、小事情。”贾老二探手从怀中掏出那个装满了酒的紫玉瓶,在手上晃了

晃,嘻的笑道:

  “方才史大庄主拿小老儿的酒瓶,露了一手天大的功夫,现在小老儿也拿这酒瓶,

给大家看个障眼法儿……”

  史元忍不住道:

  “你别光说不练,好不?”

  “是、是,小老儿马上就练。”贸老二把玉瓶朝滕传忠面前晃了一下,说道:

  “滕管事,你瞧清楚了,这个玉瓶,小老儿现在放进口袋里去。”

  说完,果然把玉瓶放进他大褂右首一个口袋之中,接着又道:

  “现在就请滕管事来搜小老儿的身,把玉瓶找出来。”

  原来他要人搜他的身,所以春风、夏雨不能当他的助手了。

  他明明把酒瓶放进口袋,如果光搜口袋,也许他玩了花样,但他却叫滕管事搜他的

身,难道玉瓶已不在他身上了?”

  这下连史其川也听得奇怪,大家自然睁大眼睛,一霎不霎的朝两人看去。

  滕传忠当然不信,望着他说:“在下那就要搜了?”

  “是是!”贾老二连连点头道:

  “小老儿就是等滕管事搜身,不过滕管事可要搜得仔细一点!”

  史元说过,那些练擒拿手的庄丁,是滕管事教他们的,滕管事跟爹多年,他小时候

也跟滕管事学过几手。那么这位滕管事一定是擒拿的好手了。

  此刻他听了贾老二的话,就立即依言伸手朝贾老二口袋摸去,大褂两支口袋果然空

空如也。

  口袋里没有,当然藏在两支袖管里了,他立即搜贾老二的两袖,依然搜不到玉瓶,

接下来再搜全身。

  贾老二只是个瘦小老儿,身上衣服简单得很,滕传忠一点也不肯放过,从上到下,

仔细搜了一遍,贾老二的身上,哪有玉瓶?

  贾老二及时笑嘻嘻的问道:

  “滕管事,你搜好了没有?”

  滕传忠搜不到玉瓶,只好停下来,说道:

  “在下搜过了,确实没有玉瓶。”

  史元好奇的问道:

  “贾总管,你把玉瓶藏到哪里去了?”

  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玉瓶自然在小老儿的口袋里了。”

  说着,右手一探,果然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紫玉扁瓶来。

  “啊!”史元惊异的道:

  “滕管事怎么会搜不到的呢?”

  贾老二耸耸肩,嘻的笑道:

  “这叫做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

  他把手中玉瓶又朝口袋中放了进去,伸手拍拍口袋,说道:

  “不信,滕管事,就请再来搜上一遍。”

  他拍口袋的时候,谁都可以看到袋中沉甸甸的,玉瓶明明就在口袋之中!

  滕传忠道:

  “在下真还有些不信。”

  果然又走上一步,动手去搜贾老二的身。这回他出手奇快,而且也搜得更仔细,但

搜完贾老二全身,依然搜不到玉瓶的影子。

  贾老二问道:

  “滕管事搜好了吗?”

  滕传忠道:

  “贾总管手法果然高明,在下还是没有搜到。”

  贾老二摸摸下巴,嘻的笑道:

  “滕管事怎么不搜搜自己身上呢?”

  滕传忠听得一怔,急忙朝自己身上摸去,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长衫口袋有沉甸

甸的感觉,伸手入内,果然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紫玉扁瓶来,不由得惊奇的道:

  “真会在在下口袋里!”

  贾老二笑嘻嘻的从他手中接过玉瓶,收入袋中,连连拱手道:

  “雕虫小技,献丑,献丑。”

  史元喜得跳了起来,说道:

  “贾总管,你真有一手,几时教给我才好!”

  “嘻嘻!”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这一手,是江湖下五门的玩意,公子爷怎么能学?”

  滕传忠朝史其川躬身一礼,便自退了出去。

  史其川一手抚须,点头笑道:

  “贾总管这一手,实在不错,老夫差点也看不出来。”

  贾者二傻笑道:

  “小老儿早就知道逃不过史大庄主的法眼。”

  史元问道:

  “爹看出来了?贾总管把玉瓶藏在哪里呢?”

  这话也正是徐少华、蓝如风想问的,是以四道眼光都朝史其川投去。

  史其川呵呵一笑道:

  “第一次,贾总管在滕管事走近之时,就把玉瓶从袋中取出,放到了滕管事身上。

滕管事搜毕,他又从滕管事身上取回来,放进自己口袋里。第二次也是一样,只是没有

从滕管事身上取回来而已,不过贾总管手法快速已极,不易被人发觉,这一手着实很高

明!”

  贾老二道:

  “史大庄主这是过奖,这些手法,不过是江湖上不入流的玩意,你老见笑了。”

  他虽然表演了一手绝活,也只是江湖上的扒窃手法,自然不登大雅之堂,但手法之

快,也看得自许为天下第二的史其川赞赏不已!

  大家坐了一回,徐少华站起身,拱拱手道:

  “小侄等人打扰了史伯父半天,也该告退了。”

  史其川抬了下手,说道:

  “徐小兄弟,你且坐下,老夫还有事要和你说。”接着朝史元道:

  “元儿,你不妨陪蓝小兄弟去外面走走,为父要和你大哥谈谈。”

  史元心知爹有意把大哥收列门下,闻言喜孜孜的答应一声,就站起身道:

  “三弟,我们走。”

  蓝如风、贾老二跟着站起,向史其川告退,三人迅快的退了出去。

  徐少华恭敬的道:

  “不知伯父有何教海?小侄洗耳恭聆。——

  史其川朝他微微一笑道:

  “小兄弟,你身负血海深仇,可知千毒谷的厉害吗?”

  徐少华听他提起父仇,不禁热血沸腾,切齿道:

  “千毒谷纵然厉害,小侄也要和他们一拚。”

  史其川点头道:

  “父仇不共戴天,当然要报,小兄弟孝思可嘉,但大自不量力了,你要和他们拼,

和谁拚?冤有头,债有主,你知道杀害你令尊的仇人是谁?”

  徐少华自然不知道。

  史其川又道:

  “我们姑且假定杀害令尊的是千毒谷某一个人。据老夫所知,千毒谷门规森严,门

人弟子没有个人恩怨,不是奉命行事,决不会乱杀一人,你小兄弟要报父仇,自然要找

他们谷主交出仇人来。凭你现在的武功,只怕连千毒谷周围十里还进不了,就是谷中护

法之流也见不到,就会弃尸荒山了,你和谁去拼呢?”

  徐少华俯首道:

  “史伯父说得极是。”

  史其川朝他笑了笑,又道:

  “兵法有云,知彼知己,百战百胜,知彼、就是先要了解敌人,知己、就是了解自

己,你小兄弟只怕连自己也并不了解……”

  徐少华没有说话。

  史其川又道:

  “老夫是说小兄弟心里,对自己报雪父仇,有多少把握?哈哈,以你小兄弟目前的

武功,只怕连老夫庄上一名武士都还要差上一点哩!”

  他这话徐少华承认,他今天早晨看到庄上武士们练的剑法,自己就无法接得下来,

就是庄了们练的擒拿手法,也比自己强!

  云龙山庄,不,淮扬派的武学,就是自己会的“云龙剑法”和“云龙十八式”了。

他脸上不禁一红,低头不语。

  史其川温言说道:

  “但小兄弟不用气馁,以小兄弟的资质来说,可说是练武的上上之选,能得名师指

点,只要有三年苦练,老夫包你快意仇敌,手刃元凶,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徐少华抬头道:

  “史伯父……”

  “哈哈!”史其川不待他说下去,就大笑一声,接着道:

  “小兄弟方才也看过了,天下各大名派,千百年来传到现在,已是徒具虚名。

  他们那些所谓镇山绝技的拳剑,不是破绽百出,就是徒有其表,精孪尽失,早已不

足观了,小兄弟如要另投名师,你说还有谁是名师?”

  徐少华俯首道:

  “史怕父教诲得极是,小侄内心极为感激,只是……”

  史其川温笑道:

  “你和元儿是结义兄弟,老夫面前,有话只管直说,不用吞吞吐吐。”

  徐少华道:

  “小侄已经拜敝师叔为师……”

  史其川颔首道:

  “这个老夫知道,你师傅就是人称马陵先生的闻天声。”

  徐少华应了一声“是”。

  史其川点着头,嘉许的道:

  “小兄弟能够不忘师恩,不见异思迁,果然难得!”

  说着,看了他一眼,续道:

  “但这是平常的时候,小兄弟遭遇非常之变,就不能以常情常理处之。”

  徐少华欠身道:

  “小侄愚昧,愿聆史伯父高论。”

  “哈哈!”史其川大笑一声,说道:

  “处非常之变,就得有应非常之变的决心,这就是说,小兄弟没有遇上非常的变故,

你拜在马陵先生门下,学会淮扬派一套武功,上有令尊的荫庇,作一个云龙山庄少庄主,

也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但小兄弟遭遇了这场非常之变,而你又立誓要报雪父仇,

重建云龙山庄,那么仅凭淮扬派的一套武功,就办不到了。”

  徐少华听得不觉耸然动容!

  史其川看在眼里,微微一笑道:

  “前人带艺投师,如遇上厉害仇家,另访名师,江湖上也多得是。老夫一生从未收

徒,因为小兄弟孝思可嘉,资质不错,才动了收徒这念,不是老夫夸口,当今之世,能

够帮助你报雪父仇的,大概除了老夫,也屈指可数了,小兄弟好好考虑考虑!”

  直到此时,他才说出口来!

  那么武士们在院子里练剑,和书架上尽破各大门派拳剑,以及当筵表现了一手以气

功摄取贾老二酒瓶等等,也都是有意安排,好让徐少华看得口服心服。

  徐少华低下头去,迟疑的道:

  “史伯父意慾成全小侄,小侄万分感激,只是……小侄师傅失踪……”

  史其川道:

  “那天在洪泽湖,老夫已经听说过,马陵先生在云龙山庄出事前两天,无故失踪之

事,小兄弟的意思……”

  徐少华道:

  “家师失踪,生死未卜,小侄的意思,原想……”

  史其川点头道:

  “老夫明白,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