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18章

作者:东方玉

徐少华不敢怠慢,伸手掣出短剑,耳中但听“锵”的一声,眼前就出现一道青光吞吐的晶莹短剑,宛如一汛秋水,森寒逼人!口中暗暗叫了声:“好剑!”

举剑朝大铁锁上轻轻一挥,只听“当啷”巨响,铁锁立被削断,堕落地上。

徐少华急忙返剑入鞘,伸手拉开栅门,走了进去。

这里面竟有五六丈深,徐少华刚走到三丈光景,就听到一个苍老声音沉喝道:

“小伙子,你是什么人?不怕老夫一掌把你劈死?”

徐少华凝目看去,只见里面坐着一个白发披肩白髯垂腹的老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所能看到的,是白发覆盖下一双比电还亮的眼神。

徐少华连忙抱拳拱手道:

“老人家,小可是奉酒仙之命,给你送一件东西来的。”

白发老人问道:

“是酒仙要你来的?你是什么人?”

徐少华恭敬的道:

“小可是云龙山徐少华。”

“云龙山姓徐的?”白发老人问道:

“徐凤雏是你什么人?”

徐少华恭敬的道:

“老人家说的是小可祖父。”

“小徐是你祖父!”白发老人忽然呵呵一笑道:

“不错,不醉翁和小徐是忘年之交,哈哈,小徐居然有了孙子,孙子也这么大了?好,他要你送一件什么东西给老夫?”

徐少华听他口气,好像这位白发老人认识自己祖父!

不错,贾老二叫自己要说云龙山的。这就恭敬的道:

“小可奉酒仙之命,是把这柄剑借给你老人家的。”

说着,走了上去,双手把短剑呈上。

“秋水寒!”白发老人目光一凝,惊奇的道:

“不醉翁要你小友借给老夫的会是秋水寒,哈哈,老夫正需此物,普天之下也只有秋水寒可以使老夫脱困,好,老夫就暂时借用一下……哦……”

伸手接过短剑,目光忽然一注,问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

徐少华道:

“小可是偷偷进来的。”

白发老人又道:

“那么你如何出得去?”

徐少华道:

“小可外面还有人等着,要小可把剑送给你老之后,就要急速退出去。”

白发老人点头道:

“好,你快去吧!”

徐少华答应一声,急步退出,心中暗道:

“原来这柄短剑就是秋水寒,江湖上传言秋水寒是被贾老二弄到手了,果然没错!”

他一路上紧记着每隔五丈拐弯,和方才进来之时,反其道而行,不过一会工夫,就已退出石窟。

贾老二看到他走出,急忙迎着道:

“咱们快些走!”

一手拉着徐少华,转身就走。

徐少华问道:

“那两个人的穴道解了吗?”

贾老二边走边道:

“他们就会醒了,咱们走得越快越好。”

他不待徐少华再问,这回奔行得更快,徐少华只觉自己身子好像被风裹着飞行,几乎连脚尖都没点地。

他暗暗运功,凝足目力,朝贾老二看去,只见他正在奔行中的人,右手不时向外扬起。(他左手拉着徐少华)

好像从他掌心飞出极细的石粒,朝两边林中投去。

徐少华终于明白了,贾老二掌心,敢情藏着一把细小的石粒,他打出去的石子,正是替两边林中的暗椿解开穴道之用。

不到一盏热茶工夫,两人已经回到兰苑宾舍,贾老二在徐少华后窗停下身来,放开手细声道:

“你快进去。”

徐少华道:

“贾……”

贾老二耸耸肩,“嘘”了一声,细声道:

“有话且待明天再说,你快进去,别惊动了人,小老儿也要回去睡觉了。”

说完,身形一闪,很快的溜进檐下,就已不见。

徐少华不敢怠慢,赶紧轻轻拉开窗户,穿窗而入,然后又轻轻掩起,口到榻前,刚脱下长衫!

就听到一声苍劲嘹亮的长啸,像是从后山响起,划空而来,啸声悠长,宛如龙吟,瞬息之间,已从头顶飞过!

徐少华听得心头蓦地一动,暗道:

“莫非这啸声会是白发老人?这位老人家竟有如此快速的身法,不知他会是什么人?自己听了贾老二的话,把他放出去,不知他会不会是坏人?”

但继而一想:“听他口气,好像认识自己祖父,那就不会是什么坏人,但史怕父何以要把他囚禁在后山石窟中呢?史伯父对自己不错,自己却把他囚禁的人,偷偷放了出去,万一给史伯父知道是自己把他放出去的,这……怎么对得起史伯父呢?”

就在他心念转动,不知这件事自己做对了?还是做错了?突听前面响起一阵击撞云板的当当之声,连续传了过来。

徐少华立即披衣下床,开出门去,蓝如风也正好开门走出,问道:

“大哥,这好像是云板声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徐少华道:

“不知道,我们下去看看?”

两人匆匆下楼,兰风敢情也是听到云板声才起来的,一手擎着烛台,看到两人,急忙欠身道:

“小婢见过二位公子。”

徐少华问道:

“姑娘可知道这云板声音是做什么吗?”

“不会有事的。”贾老二睡眼惺松,开出房门,一面还在扣着大褂扣子,耸耸肩,说道:

“这里是绝尘山庄,有谁吃了豹子胆,敢闯进来?”

说话之时,当当云板之声还在不停的敲着!

兰风神色微变,说道:

“二位公子和贾总管还是请坐下来,小婢给三位沏茶去。”

“不用了。”徐少华道:

“云板敲得这么急,庄上可能有事,我们还是出去瞧瞧的好。”

兰风听得一急,叫道:

“徐公子……”

徐少华回头问道:

“姑娘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兰风俯首道:

“公子说得是,这是庄上的紧急讯号,凡是没有任务的人,听到了,就得待在屋中,不准到处走动。三位乃是庄主的贵宾,虽不在此限,但庄中还有很多人并不认识三位,万一言语冒犯三位,引起误会,总是不好,所以小婢认为还是坐上一会,也许很快就会没事了,小婢这就冲茶去。”

说完,转身往屋后退去。

她说的虽然婉转,但已很明白的告诉三人,听到紧急云板声,就不准随意走动,只能在屋中坐着。

蓝如风举目望望窗外,说道:

“这时候不知是什么时间了?”

贾老二从大褂口袋中取出紫玉酒瓶,拔开瓶塞,咕的喝了一口,才道:

“快四更了,奇怪,这时候会有什么紧急事呢?”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轻快而杂沓的脚步声,走近院前,光听脚步声,少说也有七八个人,但已在院门外停了下来。

只有一个人进入院门,一直走近阶前,才响起一个壮汉的声音叫道:

“兰风。”

兰凤急忙应了一声“唷”,匆匆走出。

那壮汉道:

“杜管事就在外面,叫你出去。”

兰风答应一声,跟着那壮汉走出院外。

这不用说都可以猜得到,这位杜管事敢情是负责巡逻的人,他把兰风叫出去,自然是问话去的了。

过了半晌,兰风才回进屋来。

她是从后面出去的,所以回进去也没从客室经过,过没多久,她已沏了一壶茶走出,说道:

“二位公子,贾总管请用茶了。”

贾老二问道:

“广场杜管事叫姑娘出去,有什么事?”

兰风粉脸微微一红,说道:

“杜管事关照小婢,庄上刚才发现敌踪,正在搜索之中,不要惊动了贵客,小婢告诉他三位听到云板声都起来了,小婢正在烧水,他就走了。”

贾老二拿起茶壶,斟了三盅,一面凑过头去,低声问道:

“兰风姑娘,这里有没有酒?”

蓝如风笑道:

“难怪二哥要骂你酒鬼,眼睛才睁开,就要喝酒了。”

兰风道:

“这里没有酒,酒要去厨房里拿,如在平时,小婢可以给总管到厨房去打,但这时候,每条通道都有人守岗,不准通行,贾总管只好忍一忍了。”

“没关系。”贾老二又从大褂口袋中取出酒瓶,打开瓶塞,喝了一口,笑道:

“幸亏小老儿瓶里还有小半瓶,过过瘾够了。”

天色渐渐黎明。

兰风打来脸水,送上楼去,一面说道:

“二位公子,可以去洗脸了。”

贾老二等她下楼,就笑嘻嘻的道:

“姑娘,你不用给小老儿去打脸水了。”

兰风道:

“小婢打脸水方便得很。”

“不,不!”贾老二道:

“麻烦姑娘,小老儿实在不好意思,其实小者儿一向很少洗脸,每天要姑娘打脸水,跑来跑去的。这趟路不是可以省了吗,嘻嘻,姑娘把省下来的这趟路,给小老儿办一件事儿,那比洗脸更重要得多了。”

兰风眨眨眼睛,咭的笑道:

“贾总管是要小婢到厨房给你老装酒去,对不!”

贾老二一拍巴掌,连连点头道:

“对,对,小老儿就是这个意思。”

兰风道:

“贾总管把酒瓶交给小婢,待回小婢到厨房去端早餐,顺便替你老带来就是了。”

贾老二从口袋中取出紫玉扁瓶,递了过去,叮嘱道。

“姑娘打酒回来,可别让二位公子看到了,他们又要说小老儿酒鬼了。”

兰风伸手接过,嗤的笑道:

“小婢知道。”

贾者二拍拍她肩膊,凑过头去低声道:

“你真是小心肝!”

兰风给他说得脸上一红,啐道:

“瞧你老没正经。”

贾老二耸耸肩,低笑道:

“小老儿年轻的时候才风流呢!”

兰风没待他说完,早已红着脸逃了出去。

转眼天色已经大亮,兰凤端来早餐,放到桌上,徐少华、蓝如风和贾老二都已坐下,兰风替三人装上稀饭。

贾老二低声说道:

“谢谢姑娘了。”

兰风“哦”了一声,正待伸手入怀去取酒瓶。

哪知摸了个空,酒瓶不知何时,竟然失落了,这下可把兰风姑娘急得满脸通红,半晌作声不得。

贾老二笑嘻嘻的从口袋里取出扁瓶,拔开瓶塞,咕的喝了一口。

兰风惊奇的道:

“贾总管什么时候把酒瓶取去的呢?”

贾老二道:

“小老儿刚才不是谢过你了吗?”

兰风顿顿脚道:

“以后小婢再也不给你者去打酒了。”

蓝如风笑道:

“你不给他打酒,那可要了他的老命了。”

贾老二笑道:

“不会的,兰风姑娘是好人,不会要小老儿命的。”

大家用过早餐,只见管事滕传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三人拱拱手道:

“二位公子、贾总管,庄主请三位到书房去有事相商。”

徐少华站起身道:

“我们这就去。”

三人跟着滕传忠出了兰苑,一直来至书房。

徐少华一路上心头暗暗打鼓,跨进书房,只见史其川一个人负手站在窗下,徐少华、蓝如风各自叫了声:“史伯父。”

史其川这时才缓缓转过身来,点头道:

“二位小兄弟、贾总管请坐。”

他双眉微拢,似有心事,徐少华只当他是为了昨晚被自己放走白发老人之故,是以不敢开口。

三人就在下首一排椅子上落坐。

史其川看了徐少华一眼,才道:

“老夫当日第一次看到小兄弟,就觉得小兄弟是练武的奇才,故而元儿向老夫探听千毒谷在哪里,老夫就故意把这里的走法,告诉了他,好把小兄弟引来。昨天老夫也探询过小兄弟的口气,小兄弟不肯忘本,投师一事,先要禀明令师,再投到老夫门下,老夫也同意了。”

他口气微顿,接着说道:

“老夫本待要小兄弟多住几天,老夫自会派人查明令师下落,但目前却有一件急事,要请小兄弟帮忙……”

徐少华欠身道:

“史伯父有何差遣,小侄自当效劳。”

史其川点点头,忽然叹了口气道:

“老夫也只好和小兄弟明说了,老夫今年已届古稀,拙荆去世己有多年……”

徐少华听得不由一怔,史伯父看去不过五十来岁,他竟有七十岁了!

史其川又道:

“老夫膝下只有一女,取名婉儿,她母亲自小溺爱,就一直给她男装打扮,她就是小兄弟的结义兄弟史元。”

徐少华听得又是一怔,心中不禁暗“哦”一声,昨晚自己看到的长发少女,原来就是二弟?

蓝如风惊奇的道:

“二哥原来是女的!”

史其川朝他笑了笑,接着又道:

“婉儿自小娇生惯养,她娘去世之后,老夫未免太宠她了些,以致养成她的恃宠任性。昨晚不知为了什么,竟然和老夫赌气出走,直到刚才老夫才知道她已经出谷而去,老夫纵然派人去追,即使追上了,以她的倔强个性,只怕也没有人可以把她劝得回来。少华,你是她的结义大哥,你说的话,婉儿也许肯听,所以老夫要想烦劳小兄弟一趟。”

徐少华被他说得脸上一红,还没开口。

贾老二已经插口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