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02章

作者:东方玉

丁葯师正在注视着瓦罐中的葯汁,没有回过头去,只是随口道:

“他叫徐少华。”

“徐少华”,丁凤仙暗把这三个字记在心里,一面说道:

“爷爷,你该歇一回了,还是孙女来吧!”

丁葯师道:

“已经煎好了,要趁热敷,你去给爷爷做个帮手吧!”

丁凤仙口中哦了一声,问道:

“爷爷,他伤势快好了,要不要替他熬一锅稀饭呢?”

丁葯师道:

“不用,他内伤虽然好了三分之一,总是还未痊好,可以喝水,不能进食。”

说话之时,伸手取起瓦罐,举步朝前面行去。

丁凤仙在火炉中放好一壶水,急忙跟在爷爷身后走出。

丁葯师推门走入厢房,叫醒徐少华,说道:

“徐少侠,你胸口这个掌印,伤及肌肉筋骨,不是光凭眼葯可以痊愈,老朽熬了一罐葯汁,要趁热给你敷伤,你躺着不可动,也要忍耐一些。”

徐少华道:

“麻烦丁老人家,在下会忍的。”

丁葯师没有多说,揭开棉被,再翻起他的胸前衣衫,然后揭开罐盖,用一条新面中蘸着热气腾腾的葯什,回过身来,说道:

“葯汁很烫,少侠务请忍耐。”

话声甫出,右手蘸了葯汁的面中,朝徐少华胸口乌黑的印掌上按落。

徐少华胸口伤势,本已疼痛慾裂,再加面中上蘸着滚烫的葯汁,丁葯师按落之后,就按着不动。

这一下根本分不清是伤口疼痛,还是被葯汁烫痛?反正两者都有,他几乎大叫出来;但因有丁葯师嘱咐在前,不好大叫,但也轻啊了一声。

丁葯师手掌一直按着不动,而且缓缓闭上了眼睛,看情形正在默运功力,催动真气,从掌心透入伤处。

徐少华胸口如同火烧,全身发烫,连一张俊脸都胀得通红,额上绽出一粒粒黄豆大的汗水,愈来愈密!

丁凤仙不待爷爷吩咐,早已用清水绞了一把面中,替徐少华轻轻拭着汗水。

徐少华咬紧牙关忍受着疼痛,连想跟姑娘家说声“谢谢”都迸不出来。

丁葯师按了一回,就收回手去,面中再向罐瓦中蘸了葯汁,又乘热按上。

徐少华这回有了准备,但还是轻“哼”了一声。

这乘热敷伤,不但徐少华汗出如淋,就是丁葯师额头也见了汗水。

丁凤仙手里拿着面中,不停的替徐少华拭着汗水。她知道爷爷正在运功疗伤,不能给他拭汗的,是以并未替爷爷脸上拭汗。

这样足足敷了一顿饭的工夫,丁葯师才收起面中,舒了口气道:

“好了,现在可以稍事休息,就该服葯了。”

徐少华如释重负,也吁着气,声音微弱的道:

“多谢老人家,多谢丁姑娘。”

丁葯师道:

“少侠此时不宜说话。”

回头道:

“风仙,咱们出去,让徐少侠休息一回。”

丁风仙一双清澈的眼中流露出关切之色,看了他一眼,才随着爷爷退出房去。

徐少华看她脉脉含情的凝注自己,心头不觉起了一丝说不出的情意,恨不得她留下来,好和自己说话,有她和自己说话,好像可以解除疼痛一般。他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就显得十分岑寂了。

好在过没多久,丁凤仙翩然推门而入。

徐少华急忙叫道:

“丁姑娘。”

丁凤仙口中嗯了一声,抬起一双清澈大眼,问道:

“徐少侠可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

徐少华脸上一红,嗫嚅道:

“在下只是问你用过午饭了没有?”

“还没有。”

丁凤仙冰雪聪明,自然看得出徐少华看到自己推门走人,他脸上喜孜孜的模样,脱口叫了出声来。

这不是他盼望着自己进来吗?

姑娘家脸颊微微一热,扭头道:

“爷爷正在做呢,现在已是午刻了,你该服葯了。”

接着轻哦一声,含笑着:“你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吃东西,想必肚子饿了,爷爷说的,你内伤还未全好,只能喝水,不能进食,这样伤会好得快些,你只好忍着些了。

徐少华道:

“在下不饿。”

丁凤仙取起一颗葯九,纳入他口中,要他嚼碎了,然后端起小半碗陈酒,侧身用汤匙喂着他把葯吞下。

徐少华躺着的人,只是睁着眼睛,一霎不霎的看着她。

丁凤仙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啐了一声,站起身,又从桌上取过一包葯粉,用开水调开,又端着侧身坐下,娇嗅道:

“你闭上眼睛,我才喂你服葯。”

徐少华轻声道:

“姑娘连看都不让在下看吗?”

丁凤仙开始喂他服葯,晕红了脸道:

“哪有像你这样看人的?”

徐少华道:

“在下发现伤势好得这样快法,一定和姑娘有关。”

丁凤仙眨眨眼,问道:

“怎会和我有关呢?”

徐少华望着她道:

“因为姑娘像是仙女,有仙女喂葯,在下伤势自然好得快了。”

丁风仙很快喂他服下葯汁,抿抿嘴,笑道:

“下次我要爷爷喂你,你好得一定更快,因为爷爷是伤科圣手咯!”

说完拿起碗,像一阵风般闪了出去。

一连三天,徐少华在丁葯师祖孙的悉心照顾之下,伤势好得很快,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这三天之中,他和丁凤仙的感情,爱苗也在暗暗滋长。

那时候的青年男女,都比较含蓄,见了面,谁也不敢从口里说出:“我爱你”,三个字来;但心有灵犀一点通,唯一的一点,就是从两人的神情之间,可以体会得出来。

风仙姑娘早已从他口中,知道了关于他的情形,他是江淮大侠徐天华的独子,拜在他师叔闻天声的门下学艺。

闻天声和徐天华是同门师兄弟,他们同是淮扬派的名宿。古人易子而教,所以闻天声是他师叔,也是师傅。

闻天声淡泊名利,隐居马陵山,人称马陵先生。

徐少华母亲过世已有三年,这次他从马陵山赶回家去,因为十月十六日是爹六十大庆,给爹拜寿去的。

徐少华也从风仙姑娘口中,得知她双亲早故,从小就跟着她爷爷,祖孙两个人相依为命。丁葯师一向行走江湖,飘泊无定,直到五年前才在柳泉定居下来。

三天来,丁葯师也发现了!

他是老江湖,小孙女自从徐少华来了,就显得活泼起来,不时像穿花蝴蝶般从右厢进进出出,对这少年人特别关切,他怎么看不出来?

徐少华少年英俊,人品好,家世好,真是打着灯笼走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

只是自己是个江湖走方郎中,徐少华的父亲虽然也是江湖人,但人家却是大名鼎鼎的江淮大侠,云龙山庄,在江湖上更是声名显赫的武林世家,论身世,双方简直有天壤之别。

他身为祖父,当然希望小孙女有个好的归宿,徐少华当然最理想也没有了,但使他担心的是双方地位悬殊,自己孙女实在高攀不上。

这话他当然无法跟孙女明说,眼看两人谈得投缘,小孙女又鲜蹦活跳,一团高兴,老葯师心里可是一半儿喜,一半儿忧,暗自替小孙女担心。

这是第四天的傍晚时分,冬天日子较短,这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

小客厅里早已点起灯盏,一张八仙桌上。也放好了三付碗筷,凤仙姑娘正在厨下忙碌着。

因为徐少华明天一早,就要走了,这一餐是丁葯师祖孙替他饯行。

徐少华伤势虽然好了,体力尚未复元,他急着要走,那是因为明天已是十月十四日,离爹寿辰,只有两天了,他自然非赶回去不可。

丁风仙心里虽然放不下,不原意他去,但这是无法挽留的事。她在厨下忙着做菜,今晚当然要让他好好吃吃自己做的菜,自然也要精心烹饪。

但另一个原因,她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乃是一双本来明亮清澈的眼睛,为了他要走,偷偷哭过,眼泡还红肿着,如何能见人?只有等天黑了,才不易看得出来。

偏偏丁葯师并不知情,早就和徐少华坐在堂屋里聊天,这时大着嗓门叫道:

“凤仙,你还在做什么呢?鸡早就炖好了,冬笋烧肉也早已焖好,只要热一下就可以端出来,剩下只要炒一个肉丝白菜、煎一条鱼、切一盘冻猪皮、猪耳朵、和卤蛋了,你平日手脚俐落,今晚怎么做不出来了?”

“来了,来了。”

丁风仙在后面埋怨道:

“孙女刚切好卤菜,酒还没烫呢,总要烫好了才能一起端出来呀!”

徐少华站起身道:

“在下帮丁姑娘端菜去。”

丁葯师一手按着他肩头,呵呵笑道:

“少侠只管坐着,凤仙今晚要露上一手,连老朽都不让进去,你进去,一样会被她撵出来,还是坐着等的好。”

正说之间,丁凤仙已托着一个木盘走出,说道:

“酒还没烫好,爷爷和徐少侠先吃些菜吧!”

木盘中是一锅清嫩鸡、一锅冬笋烧肉、一盘猪皮冻、一盘猪耳朵、另一盘是卤牛肉和卤蛋的拼盘,一一放到桌上,又迅快的转身往里走去。

徐少华道:

“一共只有咱们三个人,做这许多菜作甚?”

丁葯师呵呵一笑道:

“这是小孙女的几个拿手菜,今晚是给少侠饯行,自然全出笼了,来,来,少侠先尝尝小孙女手艺如何?”

徐少华道:

“丁姑娘大概也快好了,等她一起来吧!”

“你们只管先用。”

丁风仙随着话声走出,手中捧着一壶酒,送到爷爷面前,说道:

“酒来了,爷爷和徐少侠可以喝酒了。”

放下酒壶转身又匆匆走入。

丁葯师拿起酒壶给徐少华杯中斟满了酒,又给自己斟了一杯,含笑道:

“来,老朽先敬少侠一杯。”

徐少华连忙举杯道:

“不敢,在下应该先敬丁老人家,借花献佛,谢谢你老的救命之恩。”

说完,一口喝干。

丁葯师和他对于了一杯,呵呵笑道:

“老朽看少侠光风弄日,乃是性情中人,咱们忘年论交,以后切莫再说什么救命之恩这一类话,朋友本有互助之谊,老朽只不过用了几颗葯丸而已,何足挂齿,来,来,我们喝洒吃菜。”

他替徐少华和自己面前又斟满了酒,举筷连连指着菜肴说道:

“少侠随便吃。”

徐少华夹了一条猪皮冻,放入口中,嘴嚼了两下,但觉入口便化,鲜美无比,他从未吃过,不觉赞不绝口。

丁葯师看得大笑道:

“这是用猪皮熬成的冻,少侠出身世家,当然没有吃过了。”

接着丁凤仙又端上来一盘肉丝炒白菜,和一盘红烧鱼。

徐少华道:

“丁姑娘,你也该来了。”

丁凤仙低着头道:

“还有一个汤。”转身飞快的进去。

丁葯师道:

“弄好了,她自会来的,少侠不用去理她。”

两人连喝了两杯,徐少华尝了几个莱,虽是家常菜看,却做得色香味俱佳。

正好丁凤仙端着一锅笋干汤走出。

徐少华望着她说道:

“在下真没想到姑娘还有这一手,烧的菜无不色香味俱佳,精美无比。”

丁凤仙粉脸一红,嫣然道:

“少侠那就多吃一些咯!”

她在爷爷的横头坐下,正好和徐少华对面,伸手取过酒壶,给爷爷斟了一杯,站起身来给徐少华斟酒。

徐少华慌忙也站了起来,速说:“不敢。”

丁凤仙敬了爷爷一杯,然后抬起一双清澈大眼睛,朝徐少华道:

“徐少侠,我……敬你……”

徐少华举杯道:

“不,这一杯酒应该在下敬姑娘的,一是四日来多蒙姑娘照顾,这份隆情,在下永远也不会忘记。二是今晚菜肴如此丰盛,姑娘辛苦了,所以在下要聊表敬意。”

一口把酒喝了。

丁凤仙红着脸道:

“本来是我敬少侠的,你很会说话,我……说不过你,但还是我敬你的,我不会喝酒,平日从不喝酒,敬你就该把这一杯喝完。”

说完,也干了一杯。

徐少华看着她,说道:

“谢谢你。”

丁凤仙看他当着爷爷一霎不霎的看着自己,急忙避开他的目光。

丁葯师呵呵笑道:

“大家不许再说客气话了,来,吃菜吧!”

丁凤仙只喝了一杯酒,已是晕生两颊,娇红慾滴。

徐少华陪着丁葯师喝了几杯,他平日不善喝酒,一张俊脸也红了起来,这就拱手道:

“丁老人家,在下平日很少喝酒,刚才喝了几杯,已经不胜酒力了。”

丁葯师看他果然不会喝酒,点点头,含笑道:

“你们那就用饭吧,小孙女平常难得像今晚这样,把拿手本领都拿出来了,老朽总得把这一壶酒喝完才行。”

丁风仙站起身,装了一碗饭,送到徐少华面前,说道:

“少侠请用饭。”

徐少华说了声“谢谢”,赶紧伸手去接,手指碰上了丁凤仙的纤纤玉指。

丁凤仙羞得慌忙缩回手去,心头小鹿忍不住一阵跳动。她给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