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20章

作者:东方玉

就在此时,又有两人走上楼梯,前面一个是扁脸老者,头戴毡帽,身穿古铜色大褂,扎脚棉裤,手上拿一根二尺长竹节旱烟管。后面一个是尖瘦脸汉子,穿着青布棉袍,约莫四旬左右。

茶博士把这两人领到右首前方一张桌上落坐。

那尖瘦脸汉子坐下之后,有意无意的朝徐少华两人看了一眼。

徐少华也并不在意,过没多久,茶博士替他们沏上茶来。

尖瘦脸汉子倒了两盅茶,然后说道:

“今天一早,有人看到云南蓝家的掌门人蓝启天和白骨门白元辉都在桐城露过面。”

这句话就引起徐少华和蓝如风的注意,他们若非江湖人,怎会谈论江湖上事?

扁脸老者喝了口茶,放下茶盅,说道:

“已经走了。”

尖瘦脸汉子道:

“你老已经知道了?”

扁脸老者含笑道:

“这两个都不是等闲人物,他们既然露了面,老朽怎么会不知道?”

尖瘦脸汉子道:

“他们不约而同在这里出现,莫非有什么大事?”

扁脸老者笑道:

“事情当然有,只是没人说出来,就谁也不会知道。”

尖瘦脸汉子道:

“连你老都不知道,这事就显得有些神秘了!”

说完,端起茶盅,正待要喝!

忽然他后面一张桌上,有人站起,匆匆走过,一个不小心身子碰上尖瘦脸汉子的手肘,这一下虽然很轻,却把尖瘦脸汉子端在手上的一盅茶全泼翻了,茶水正好泼到脸上。

尖瘦脸汉子把茶盅重重的往桌上一放,回头喝道:

“你走路不长眼睛?”

那人敢情还不知道碰翻了人家的茶水,闻言不觉脚下一停,转过身来,瞪着眼道:

“你在骂谁?”

尖瘦脸汉子怒声道:

“怎么,你泼了我一脸茶水,还是你对?”

那人沉哼道:

“你长眼睛就不会随便骂人了。”

尖瘦脸汉子怒声道:

“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人冷笑道:

“那要看谁活得不耐烦呢!”

说话声中,右臂一伸,只听他背上骨节就像爆豆似的一阵格格连响,一直响到他右臂关节,直达手指!

尖瘦脸汉子一支右手也缓缓提了起来,整支手掌在这一瞬间业已变得乌黑有光!

徐少华看他手掌乌黑,心中突然一动,暗道:

“此人练的莫非就是‘黑煞掌’了?”

就在两人各自凝功待发,剑拔弩张之际,扁脸老者突然呵呵一笑,用旱烟管把尖瘦脸汉子的手掌压了下去,一面摇手道:

“全老弟,不可认真,为了区区一点小事,不可意气用事,这位大概是通背门的朋友了,贵门萧掌门人,和老朽也有点交情,不可伤了和气。”

那人听扁脸老者说出和掌门人相识,赶紧散去右臂凝聚的功力,抱抱拳道:

“在下还未请教前辈如何称呼?”

扁脸老者笑笑道:

“老朽姓祖,朋友遇上萧掌门人,只要说祖老儿,他就会知道了。”

那人抱抱拳道:

“在下还有事去,那就失陪了。”

说完转身匆匆下楼而去。

扁脸老者低声道:

“全老弟,你还是这个脾气,茶楼酒肆上,就随便使出本门毒功来。”

徐少华和他们相距不到一丈,他话声虽轻,自然全听到了,心中更是一动,忖道:

“姓全的使出来的果然是‘黑煞掌,了!”

尖瘦脸汉子道:

“你老教训极是。”

扁脸老者从怀中摸出制钱,放到桌上,站起身道:

“咱们走吧!”

徐少华急忙站起,取出一锭碎银,往桌上一放,说道:

“三弟,我们走。”

蓝如风道:

“大哥要去追他们?”

徐少华道:

“那尖瘦脸使的是‘黑煞掌’,可能是千毒谷的人,愚兄想去看看,贤弟可先回客店去。”

蓝如风道:

“小弟略谙用毒,自然要和大哥一起去了。”

徐少华因对方已先下楼,此刻无暇和蓝如风多说,他既要跟去,自己再说也是不肯听的,这就点头道:

“好吧,那就快些走了。”

两人匆匆下楼,跨出茶楼大门。

徐少华目光左右一瞥,只见扁脸老者和尖瘦脸汉子已经走出十数丈外,是朝大街南首行去,也就不徐不疾的跟在两人后面。

不多一回,前面两人已经出城,他们正是往范家岗方向而去。

这条路,徐少华早晨来过,乃是一条官道大路,虽然不知他们要去哪里?但也不怕追丢了人。

前面两人脚程走得并不快,也没回头朝后面看过,可见他们并不知道有人跟踪,是以徐少华和蓝如风也只是从容不迫的走着。

蓝如风偏头问道:

“大哥,我们迫上他们,你有何打算呢?”

徐少华道:

“他们如果是千毒谷的人,我想和他们坦白说出来意,希望见见他们的掌门人。”

蓝如风徽微摇头道:

“我听江猢上人说过,千毒谷的人行藏诡秘,出手毒辣,他们肯告诉你千毒谷的所在吗?”

徐少华道:

“我们当时误把绝尘山庄当作千毒谷,找上门去的时候,我满腔仇怒,只想和他们一拼,如今想来,确实太鲁莽了。不说我们是不是千毒谷的对手,就是要报仇,事前也应该有确实的证据,证明先父是他们杀的才行。”

他说到这里,略为抬头,朝前面两人望了一眼,续道:

“因此,我们找他们的目的,只是求证,如果先父不是千毒谷的人所杀,他们何用香别人顶黑锅,所以我想他们掌门人一定会答应见我的。”

蓝如风道:

“这话也对,千毒谷就是再不讲理,如果伯父不是他们害的,替人背黑锅的事,他们自然不肯的了。但问题是伯父若是他们害死的呢,他们肯说实话吗?不肯说实话还在其次,我们岂不正好自己送上门去吗?”

徐少华道:

“那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说话之时,前面已经到了范家岗,扁脸老者和尖瘦脸汉子依然没有回头,却折向左首一条岔路行去。

大路上行人车马络绎于途,后面两人和他们相距十来丈远近,自然不会怀疑有人跟踪,而且也没有跟踪他们的理由,当然并不在意。

徐少华和蓝如风也从范家岗折入小路,前面两人远远在望,自然也不急着跟上去,只是从容尾随而行。

山岗起伏,小溪潺浚,两人就像是游山玩水来的。

这样走了五里来路,前面两人忽然穿林而入,等徐少华两人走近林前,前面两人已经不见踪影。

徐少华略为打量,这里是一座小山的山麓,一片松林中间,有一条石板铺成的小径,当下朝蓝如风打了个手势,就当先朝小径中走去。

蓝如风在后叫道:

“大哥。”

徐少华回身道:

“三弟有什么事?”

蓝如风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瓷瓶,倾出两粒葯丸,把一粒纳入自己口中,伸手递过另一粒,轻声道:

“你含在口中,半个时辰内,可以不畏奇毒。”

徐少华伸手接过,迅速纳入口中,急步朝前走去。

石板小径,曲折向上,走几步,就有两三级石级,不多一回,就快要登上山头,只见迎面有一座黑瓦黄墙的庙宇。

这座庙宇,似乎不大,看去最多不过两进,庙门上一方风雨剥落的匾额,依稀可以辨认“金神墩”三个金字。庙门也只是虚掩着。

徐少华走近庙门,伸手一推,两扇庙门应手推启,当门有一座弥勒佛的神龛,挡住视线,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两人举步跨入,绕过神龛,是一个不太大的天井,中间铺着一条宽阔的石板路,两边却是杂草丛生,就是石板缝中,也长着杂草。

两人越过天井,登上三级石阶,那是一座三开间的大殿,除了大殿,左右是两座偏殿,虽然还不能算是一座破庙,但也可以看出久无香火,已是十分冷清,到处都有灰尘,显然连庙祝也待不住,是以大殿上不见一个人影。

徐少华心中微生警惕,两人不由对看了一眼,由徐少华领先,从神龛左侧转了过去。神龛后面,有一道门户,通往后进。

第二进也有一个天井,迎面是三问矮平房,天井两侧,各有一排厢房,房舍自然也十分破旧了。

徐少华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到天井中间,左道厢房中已经闪出一个身穿黑衣的汉子,大声喝道: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还不站住?”

徐少华目光一抬,抱抱拳道:

“兄台大概是这里的庙祝了,在下两人游山路经此处……”

那黑衣汉子没待徐少华说完,挥着手喝道:

“去,去,这里不是游山的地方,还不快走。”

徐少华还没开口,突听中间那间屋中有人敞笑一声道:

“这二位公子是来找老朽的,你不可怠慢了贵客。”

徐少华一听话声,就已听出是扁脸老者的声音。

那黑衣汉子神情立时变得极为恭敬,躬身应了声“是”。

就在此时,那扁脸老者已经从中间一间迎了出来,脸含微笑,拱着手道:

“二位公子既然来了,怎不请进来一叙?”

徐少华拱手道:

“在下兄弟冒昧造访,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

扁脸老者抬手说了两声“请”,引着二人入屋。

这是一间小客厅,中间放一张方桌,和几把木椅,扁脸老者抬着手道:

“二位远来,请坐,请坐。”

徐少华和蓝如风也不客气,各自落坐。

扁脸老者望着两人,含笑道:

“老朽如果猜得不错,二位该是云龙山庄的徐少庄和云南蓝家的蓝公子了!”

徐少华听得一怔,自己连人家一点底细都不知道,他却把自己两人的身世都摸清楚了。

一面拱手道:

“老丈……”

“哈哈!”扁脸老者发出一声苍劲的大笑,说道:

“说来,二位还是老朽敦请来的。”

徐少华一怔道:

“老丈此话怎说?”

扁脸老者大笑道:

“徐少庄主不是要找千毒谷吗?”

徐少华听得又是一怔,问道:

“老丈如何知道在下要找千毒谷呢?”

“哈哈!”扁脸老者大笑一声道:

“徐少庄主二位不是看到了全老弟使出‘黑煞掌’才跟来的吗,除了这一点,老朽实在想不出二位跟踪下来的理由了。”

蓝如风道:

“这么说,老丈果然是千毒谷的人了?”

“不错。”扁脸老者坦然承认,接着含笑道:

“老朽确是千毒谷的人,而且也是奉命调查徐少庄主要找千毒谷究竟是为了何事?等到在高升楼见到徐少庄主二位,年事虽轻,气度迥异常人,故而授意全老弟,在茶楼上展露了一手‘黑煞掌’,好把二位引来此地。”

徐少华不觉脸一红,自己一路尾随下来,还以为人家不会察觉,原来竟是人家有意安排的,一面拱手道:

“在下还未请教老丈如何称呼?”

扁脸老者道:

“老朽祖东权,忝为千毒谷右护法。”

“原来是祖老丈,在下失敬。”徐少华抱拳道:

“只是在下有一事未明,还望老丈赐告。”

祖东权道:

“徐少庄主要问什么?”

徐少华道:

“在下要找千毒谷,不知租老丈是如何知道的?”

祖东权微微一笑道:

“老朽只是奉命行事,这个老朽也不大清楚。”蓝如风心中突然一动,暗暗忖道:

“莫非会是二哥说的?二哥她……莫要落到他们手中了?”

徐少华望着祖东权,说道:

“祖老丈是贵谷的右护法,在下就不虚此行了。”

祖东权道:

“徐少庄主有何见教?”

“祖老丈言重。”徐少华道:

“在下有一不情之请,就是希望祖老丈能够赐助,在下想晋见贵谷谷主。”

祖东权道:

“徐少庄主要找敝谷,究竟为了何事?”

“此事说来话长。”徐少华目中略见湿润,说道:

“祖老丈行走江湖,总已听到云龙山庄两个月前毁于大火,先父和庄中四十余口悉遭毒手的事了?”

祖东权神情微动,点头道:

“贵庄毁于大火,老朽确有耳闻,少庄主可否说得详细一点?”

徐少华也不隐瞒,就把师傅失踪,自己赶回庄去,眼看庄中上下,悉数死在“黑煞掌”之下。

赶去书房,父亲也掌中要害,以及庄中忽然起火,详细说了一遍

“且慢!”祖东权一摆手道:

“少庄主看仔细了,令尊左胸确是一个色呈乌黑的掌印?”

“是的。”徐少华道:

“在下看得十分清楚,所有庄上的人,全是一掌毙命,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在下正想请教,这一情形,是不是‘黑煞掌’所伤?”

祖东权沉吟道:

“照少庄主所说的情形,确是极像敝谷的‘黑煞掌’所伤。”

徐少华道:

“所以在下希望祖老丈引见贵谷谷主。”

“谷主不见外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