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24章

作者:东方玉

四人结为兄弟,这一顿饭,谈笑风生,吃得更为融洽,饭后,店伙沏来了茶,大家又谈了一会,才各自回房。

纪南却匆匆的往外行去,他自然是找祖东权去的了。

约莫三更光景,纪南才赶回来,到了上房,就一脚来到徐少华房门口,轻轻叩着房门,叫道:

“大哥,你睡着了吗,快开门!”

徐少华自然睡着了,并没答应。

纪南又叩了两下门,叫道:

“大哥,你快起来。”

徐少华还是没有答应,但隔壁两个房中的史琬和蓝如风却很快开出门来。

史琬嘘了一声,问道:

“大哥只怕睡熟了,你有什么事?”

纪南道:

“我要来解葯了,这时候服下,大哥明天就可以完全恢复体力了。”

蓝如风喜道:

“原来二哥是找祖东权去的,已经弄到解葯了,咦,大哥怎么会睡得这样熟呢?”

史琬道:

“大哥中了散功毒,武功已失,自然没有从前的机警了。”

一面举手叩着房门,叫道:

“大哥,二哥已经拿到解葯了,你快开门!”

里面还是没有回答。

蓝如风道:

“不对,就算大哥失去武功,也该听到了!”

史琬又重重的叩了两下,叫道:

“大哥,开门。”

徐少华还是没有出声。

蓝如风道:

“三哥,推得重一点,我们进去看看。”

史琬听得矍然道:

“你说大哥出事了?”

右手按着房门,不待蓝如风回答,掌心吐出内劲,格的一声,房门应手而启!

史琬、蓝如风抢先闪了进去,纪南也跟着走入,三人目光一注,不由得相顾失色!

原来徐少华已不在房中,只要看床上被褥,他分明已经睡了又起来的。

后窗两扇板窗,也只是虚掩着,人是从窗户中出去的;但他中了千毒谷的“散功奇毒”,一身武功全已散失,和平常不会武功的人无二,不可能穿窗而出。

纪南道:

“大哥是穿窗出去的,他会去哪里呢?”

蓝如风道:

“大哥功力已失,怎么还会穿窗出去?”

史琬怒声道:

“一定是被人掳走了,一定是千毒谷的人,我们快追!”

一转身,正待从窗口追出去。

蓝如风道:

“三哥,慢点!”

史琬急道:

“救人如救火,你还慢吞吞的,还追得上吗?”

蓝如风道:

“三哥,这样毫无头绪的追出去,到哪里去找?再说,看情形,大哥很可能是二更过后,就被人劫走了。

如今相距已有一个更次,就是顺着他们的方向追,人家也去远了,万一追错了方向,相去更远,还能找得到他们吗?”

“真急死人!”史琬急得直是跳脚,说道:

“那依你该怎么办呢?”

蓝如风道:

“大哥失踪,事情虽急,但我们要保持冷静,不可乱了步骤。”

纪南点点头道:

“四弟说得不错,我们先要确定大哥是被什么人劫持去的……”

“这还用说?”

史琬气鼓鼓的道:

“除了千毒谷的人,还会有什么人劫持大哥呢?哼,这批贼东西,给我遇上了,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不给他们痛下杀手,难消我胸头之气。”

纪南道:

“万一不是千毒谷的人劫持去的,你杀光了他们也找不到大哥呀!”

“还会不是他们?”

史琬道:

“十之八九就是那个九毒寡妇掳去的,她又在大哥身上下散功毒葯,又趁机把大哥劫持了去,这老贼婆实在该死!”

蓝如风道:

“三哥这话没错,大哥若是没中散功毒,老贼婆未必能把人掳走,这么说,她下毒的目的,就是志在劫人……”

说到这里,又微微摇头道:

“但她劫持大哥,目的又何在呢?”

史琬星然道:

“对了,杀大哥的爹和云龙山庄四十余口的凶手,就是这老贼婆,大哥去见千毒谷主,千毒谷主矢口否认这件事,还指派祖东权负责调查,要查个水落石出。

老贼婆作贼心虚,才向大哥下毒,再把人掳去,想杀以灭口……啊……她要杀大哥灭口!”

她越说越觉得胆战心惊,一把抓住蓝如风的手臂直摇,神色紧张的道:

“这怎么办?”

“三哥,你冷静一点!”蓝如风笑道:“这只是你心里这么想而已!”

“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史琬道:

“难道我想的不对?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找,我要和老贼婆拼了。”

“你急也没用。”蓝如风道:

“我们先好好商量商量,事情不会有这么严重。”

纪南道:

“三弟,就算大哥是阎九婆掳去的,这样瞒着千毒谷主掳人,是犯纪的行为,谅她也不敢贸然加害大哥。”

史琬道:

“那我们找千毒谷主去。”

蓝如风道:

“我们一时如何找得到千毒谷主?但有一个人倒可以找得到……”

史琬急急问道:

“谁?”

“祖东权。”蓝如风道:

“二哥的解葯不是找祖东权去要来的吗?我们找到祖东权,就可以找到千毒谷主了。”

“不错。”史琬眼睛一亮,急忙说道:

“二哥,祖东权在哪里,我们这就走!”

纪南为难的道:

“我赶去北峡山,只差一步,祖大叔已经要走了,这时候去,哪里还找得到他?”

蓝如风道:

“二哥知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纪南道: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去江苏。”

蓝如风道:

“他奉命调查云龙山庄的事,到江苏去,那是到徐州去的了。”

史琬道:

“我们只有一路赶去,先找到他再说了,二哥、四弟,我们这就走吧!”

蓝如风看看窗外天色,说道:

“天快亮了,我们还是等天亮了再走,这时出去,城门还没开呢!”

史琬道:

“还要等到天亮?”

蓝如风道:

“要这时候出去,只好翻城墙出去,那就要凭脚力赶路,我们有现成的牲口在这里,两脚赶路,总没有牲口四只脚跑得快,也不在乎这点时光了。”

“好吧!”史琬只得在椅上坐了下来,但坐了没一会,就站起身道。

“真气人,天怎么还没亮呢?”

蓝如风道:

“三哥,你安静坐一会好不?这样坐立不安,不是徒乱人意吗?”

史琬气道:

“大哥失踪,看你一点也不急!”

蓝如风苦笑道:

“我们兄弟三人,义结金兰,大哥失踪了,谁不着急?但急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既已决定先找祖东权,就已经有了目标,等上路之后,只要快些赶路,及早能找到他,才能救出大哥来,这不是光急就能办得好的。”

“好,好!”史琬负气的道:

“算你有理。”

天气渐渐亮了。

店伙送来脸水,三人各自回房盥洗,接着店伙又送来早餐,三人都无心再吃,就去柜上结帐。

胡老四、余老六也赶着走出,眼看不见了徐少华,却多了一个纪南,他们两人都是老江湖,自然不会多问。

小厮已经牵着马匹在店门口伺候,徐少华的一匹马正好给纪南乘坐,大家一起上马,直等出了北门。

史琬才告诉胡老四、余老六两人大哥失踪的经过,自己一行人要去追祖东权的事,大概说了,五匹马就急着赶路。

他们虽然急着赶路,但有胡老四、余老六两个老江湖跟着,一路打尖食宿,都不用史琬他们操心。

一连两天,都没有祖东权的消息,第三天傍晚,赶到永康镇,原是个大镇甸,依了胡老四就打算在这里落店,但史琬眼看天色还早,坚持要多赶一程。

胡老四道:

“再下去只有卸甲店、殷家涧两处村落,但都是小村庄,可没有投宿之处了。”

史琬道:

“没有投宿之处,附近总会有什么庙宇祠堂,一样可以坐息,我们要找到祖东权,才能救大哥,又不是出来游玩的。”

胡老四应着道:

“那就到卸甲庙去休息好了。”

一面就要余老六到镇上去买馒头卤菜,准备晚上食用的东西,自己却纵马先行,替三人领路。”

卸甲庙是在一座小山麓间,离开卸甲店还有三里来路,小山麓面临大路,两边都有一片绵密的松林。

卸甲庙不算是大庙,也有两进庙宇。

这时天色已黑,北风劲烈,马上人耳朵、鼻子都被吹得隐隐作痛,连握缰绳的五指也快冻得麻木了!

胡老四一骑领先,驰到庙门口,一跃下马,搓搓双手,口中呵着白气,说道:

“总算到了!”

纪南、史琬、蓝如风三人跟着下马!

胡老四一手拢着马头,说道:

“天气这么冷,三位公子还是把马匹牵到里面去吧!”

卸甲庙山门并没有关,两扇高大木门只是半开半阎,山门里面一片漆黑,不见一点灯光!

胡老四拉着牲口走在前面,自言自语道:

“奇怪,这庙裹住着几个和尚,怎么会没有一点灯火的?”

纪南笑道: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一天的钟撞完了,自然去睡觉了。”

四人把马匹拴到廊下。

胡老四道:

“在下进去找一个和尚来,给咱们烧些热水。”

蓝如风道:

“人家已经睡了,怎好去叫醒他们?”

胡老四道:

“没关系,这里香火不盛,给他一两银子,保管他欢天喜地的起来给咱们烧热水呢,三位公子先到大殿上坐,在下这就进去,”

口中说着,当先跨进大殿,但他只走了三几步路,嘴里就“啊”了一声道:

“什么人睡在大殿上,差点绊我一跤!”

随着话声,“嚓”的一声打亮了火摺子,火光一闪,不由得怪叫一声,连连后退!

他不用说,后面三人是跟着他走进来的,火摺子一亮,也全看到了!

大殿上横七竖八躺着二十几个人,只要看他们有的扑卧,有的仰躺,有的双手捧着肚子,弯腰侧卧。

这些人绝不会是在睡觉,何况寒天腊月,也没有人会躺在冰冷的地上睡觉的!

史琬咦了一声,说道:

“胡老四,你去看看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胡老四跑了一辈子的江湖,自然不会害怕,一手执着火摺子,朝离他最近的一个弯腰看去。

就站起身道:

“这人好像中了毒,嘴角里流出来的血比墨还黑!”接着又用火摺子照着一连看了两人,又道:

“他们都已死了,情形一样,是中毒死的。”

纪南听得一怔,说道:

“会是中毒死的。”

胡老四点着人数,又道:

“一共是二十五个人,这些人衣衫褴褛,有些人身边还有麻袋,像是穷家帮的人!”

纪南在他说话之时,走近一具尸体,俯着身子,仔细察看了一阵,才站起身来。”

蓝如风这两天来,一直留意着这位新结交的二哥。

这一路上,大家一直纵马急驰,他不但没有落后,而且神态从容,这可以看出他骑术相当不错,虽然还不知道他武功如何,至少已可看出他也是会武功的人了!

此刻看他俯下身子仔细察看死者的中毒情形,心中不禁一动,忖道:

“如果他不懂毒葯,就不会这般仔细察看了,莫非他也会使毒?”

心念闪电一转,这就走到纪南身边,问道:

“二哥可曾看出来了?他们是中了何种毒葯致死的?”

纪南被他问得不觉愣得一愣,才道:

“这些人流出来的都是黑血,自然是中了极厉害的毒葯,四弟出身用毒世家,我正想问你呢!”

蓝如风心思缜密,看他方才给自己问得愣住了,这一神情哪会看不出来?一面说道:

“这些人本来好像围坐在大殿上的,被人一举把他们毒翻,自然不是在饮食中下的毒了,那么很可能是被人点了毒香,或者闻到了毒粉才中毒的。

二哥说得不错,不论是闻到毒烟或者毒粉,但能立时置人于死地,这种毒葯毒性之烈,就非同小可了!”

史琬气道:

“又是千毒谷的人干的好事,千毒谷这些人真是该死!”

纪南没有作声!

就在此时,只听一阵急骤的蹄声由远而近,传了进来。

胡老四道:

“是余老六来了!”

话声未落,只见余老六已经驰到山门口,一跃下马,手中捧着一大包食物,走了进来,目光一注,不觉咦道:

“这些人……”

胡老四道:

“全都中毒死了!”

余老六脸色乍变,说道:

“会是丐帮的人……哦,这就不妙!”

胡老四毕竟是老江湖,看出余者六神色有异,这就问道:

“你遇上了什么事?”

余老六道:

“我在路上发现不少丐帮的人,朝这条路赶来,这里果然发生了事情,我看我们还是及早离开的好,否则遇上了就难保不发生误会……”

刚说到这里,陡听山门外传来一声牲口的惨嘶,余老六骑来的一匹马已经倒了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