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25章

作者:东方玉

  “少谷主”!原来纪南还是千毒谷的少谷主!

  蓝如风、史琬正在和张、任二长老动手,这时不约而同的喝道:

  “千毒谷的九毒寡妇来了,还不快住手?”

  张、任二长老自然看到了,果然依言收手,双方各自跃开。

  这时,大路上另有六六条人影,飞掠而来,转瞬就到了庙前。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蓝布长袍、紫脸浓眉的少年,正是丐帮帮主韦凌云,跟在

他身后的有六个人,全是年在五旬以上,手中各持打狗棒。

  丐帮的人立时高声叫道:

  “参见帮主。”

  张、任二长老率同丐帮弟子,一齐抱拳行礼。

  纪南被她一口叫出身份来,脸色极为难看,目光看着阎九婆,问道:

  “阎婆婆,是你劫持了大哥?”

  阎九婆讶异的道:

  “没有呀,少谷主的大哥又是谁呢?”

  纪南脸上不期一红,怒声道:

  “难道云龙山庄少庄主徐少华不是你劫持的?”

  阎九婆呷呷尖笑道:

  “原来少谷主和那姓徐的小子结了兄弟,难怪你要帮着外人

  纪南道:

  “我问你有没有劫持徐少庄主?”

  阎九婆道:

  “我老婆子可没有劫持什么人?”

  纪南道:

  “那你在他身上下了散功毒总不会错了?”

  史琬一下闪了出去,喝道:

  “你还说大哥不是你劫持的?”

  蓝如风跟着上去,和史琬并肩站在一起,说道:

  “你把大哥藏到哪里去了?”

  阎九婆霎着一双三角眼,呷呷笑道:

  “你们是不是吃错了葯,一个说老婆子劫持你们大哥,一个又说老婆子把你们大哥

藏起来了,老婆子幸亏又老又丑,如果是新寡文君,人家真还相信我窝藏了小白脸呢!”

  纪南叫道:

  “三弟、四弟,还是由我来问她。”

  一面正容道:

  “阎婆婆,我问你,你真的没有劫持大哥。”

  阎九婆道:

  “老婆子几时和少谷主说过谎了?”

  “好!”纪南又道:

  “那么你明知徐少华是我邀请去的,当时是我贵宾,你为什么要在他身上下毒?”

  史琬、蓝如风听得不期一怔,大哥是赴千毒谷谷主之约去的,如今听纪南的口气,

竟然会是他邀约大哥去的!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阎老婆呷呷笑道:

  “因为他得罪了老婆子。”

  纪南沉下脸色,冷峻的道:

  “阎婆婆,我尊你年纪比我大,也跟随了爹多年,但你未经我同意,擅自向我邀请

去的贵宾下毒,这算不算犯纪?”

  “犯纪?”阎九婆翻着三角眼,冷冷的道:

  “老婆子这犯什么纪?”

  “大胆!”纪南喝道:

  “阎九婆,你敢对我这样说话?”

  阎九婆呷呷尖笑道:

  “少谷主,你少在老婆子面前摆威风了,老婆子身为千毒谷主左护法,一切只听谷

主的,少谷主的话,老婆子可以不听。”

  纪南听得大怒,喝道:

  “你反了!”

  “少谷主自己应该检讨才是!”

  阎九婆阴恻恻的道:

  “千毒谷的规矩,不许结交外人,少谷主却和外人称兄道弟,老婆子奉谷主之命,

要你立即回去。”

  “你说什么?”纪南不相信的道:

  “你奉爹的命,叫我回去?你有何为凭?”

  “没有谷主的金令,老婆子敢假传圣旨?”阎九婆探手从怀中取出一块紫金令牌,

说道:

  “你看,这令牌不假吧?”

  纪南自然看到了,她手中的紫金令牌不假,心头惊疑不止,说道:

  “我不信。”

  阎九婆呷呷笑道:

  “少谷主连谷主的金令,也敢违抗吗?”

  纪南道:

  “你把令牌给我,我会去问爹的。”

  阎九婆阴沉的道:

  “少谷主可知谷主传下令牌之时,如何交代老婆子的吗?”

  纪南道:

  “爹如何交代你的?”

  阎九婆一字一字的道:

  “谷主交代,少谷主如若违抗金令,不肯回去,要老婆子把你擒回去。”

  “爹不会这样说的。”纪南骇异的道:

  “你……这令牌是哪里来的?”

  “自然是谷主亲手交给老婆子的了。”

  阎九婆尖笑道:

  “少谷主,老婆子不想对你出手,你还是乖乖的跟老婆子去见谷主吧!”

  纪南怒极,身躯一阵颤动,大声喝道:

  “阎九婆,我明白了,是你盗取了爹的金牌,你……心怀不轨……”

  阎九婆阴笑道:

  “你是不是不敢去见谷主,呷呷,其实谷主早就来了!”

  纪南身躯一震,急急问道:

  “爹在哪里?”

  阎九婆尖笑道:

  “谷主早就料到少谷主不肯听老婆子的话的,所以亲自赶来

  纪南道:

  “爹不会来的,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阎九婆呷呷笑道:

  “谷主亲自来了,这种话,老婆子怎会说谎?”

  她刚说到这里,突听左首松林中响起十几个人同声的高呼:“谷主驾到!”

  接着,从林中迅快的走出十几个黑衣汉子,分两边站停。

  然后缓步走出一个身穿一袭宽大黑袍的老人来,这人脸色微黑,浓眉大眼,蒜鼻狮

口,一把连鬓白髯,直飘胸前,生相极为威重。

  他,当然是千毒谷谷主纪千里了!

  阎九婆慌忙躬身道:

  “属下见过谷主。”

  她身后八个黑衣汉子也跟着一齐躬下身去,高声道:

  “属下参见谷主,”

  只有纪南看得身躯一阵猛颤,嘶声喝道:

  “你不是爹,你是什么人?胆敢冒充我爹!”

  黑袍老人突然仰天长笑,沉喝道:

  “若男,你连为父都不承认了?”

  他这声长笑,声若裂帛,苍劲如同有物,显见功力之深,无与伦比!

  丐帮众人听到他的笑声,莫不悚然变色,史琬更是暗暗震惊不止!

  纪南神色更是激动,气愤的道:

  “你不是,阎九婆,你这老妖妇,这完全是你的阴谋,对不,爹对你不薄,你……

你居然敢勾结外人,出卖千毒谷,这假冒爹的究竟是什么人,你说!”

  阎九婆呷呷尖笑道:

  “少谷主,你别激动,有什么人吃了豹子胆,敢假冒谷主?你们总是父女,有什么

话,回去说不好吗,干嘛要当着这许多人面前使性子?”

  蓝如风听她说出这句:“你们是父女”,心头不禁一动,暗道:

  “原来纪南果然也是女的!”

  纪南斩金截铁的道:

  “我不去。”

  黑袍老人含笑道:

  “左护法,若男这孩子太任性了,老夫会劝她回去的,丐帮这场过节,就交给你办

好了。”

  阎九婆躬身应了声“是”。

  黑袍老人含笑朝纪南走来,说道:

  “若男,你还是随爹回去吧!“

  纪南连退了两步,唰的一声抽出剑来,喝道:

  “好个恶贼,你假冒我爹,我不会跟你走的,你再过来,我和你拼了。”

  说到这里,回头叫道:

  “三弟、四弟,我们总是结义一场,难道你们眼看着好人假冒我爹,要逼我跟他走,

都不肯帮我,袖手不管吗?”

  史琬一时之间没了主张,回头朝蓝如风道:

  “三弟,你看怎么办呢?”

  蓝如风道:

  “我看这人假冒千毒谷谷主,是不会错了,其中只伯另有阴谋,他说得对,至少我

们和他是口盟兄弟,如果大哥在这里,也一定会帮他的。”

  史琬道:

  “那我们就一起上。”

  说着,锵锵两声,两人同时掣出长剑,一左一右闪身而上,和纪南并肩站立。

  史琬喝道:

  “我们决不会让他落到你手里的。”

  黑袍老人目光一瞥两人,嘿然笑道:

  “两位小兄弟不觉得多管闲事吗?”

  史琬越听越觉得此人口音可疑,蓦地逼上一步,颤声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袍老人不期微微一怔,笑道:

  “老夫自然是千毒谷主了。”

  纪南道:

  “三弟、四弟,他不是。”

  黑袍老人忽然轻轻叹息一声,点头道:

  “好,你既然不愿跟为父回去,那就算了!”他似有后退之意!

  史琬喝道:

  “站住,你把面具取下来给我瞧瞧!”

  蓝如风长剑挥动,喝道:

  “截住他,不能让他走,大哥可能就是他掳去的。”

  纪南道:

  “四弟说得不错,今晚不能让他走。”

  史琬听得心头暗暗震惊,三个人不约而同品字形朝黑袍老人围了上去。

  这时,另一边却也起了极大变化!

  本来卸甲庙前一片不算很大的草坪上,以丐帮的人数最多,除了帮主韦凌云,还有

右护法长老甘逢春和八大长老、二十名弟子。

  他们原是为了凤阳分舵二十五人,悉数在卸甲庙被千毒谷的人下毒暴毙,才闻讯赶

来的。

  后来黑袍老人现身之后,纪南说他是假冒千毒谷谷主,事情中途起了波折,丐帮的

人也就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但从黑袍老人交代阎九婆:“左护法,若男这孩子太任性了,老夫会劝她回来的,

丐帮这场过节,就交给你办好了”,他说出这番话之后,这片草坪上就分成了两边:

  一边是黑袍老人和纪南的争论,作者是顺着一路写下来的。

  另一边,则是千毒谷左护法九毒寡妇阎九婆奉命对付丐帮的事,作者也得从头写起。

  引句从前章回小说的成语,这叫做话分两头。

  却说阎九婆朝黑袍老人躬身领命,就倏地转过身去,呷呷尖笑道:

  “韦帮主,你总听到了,谷主吩咐,咱们之间的这场过节,由老婆子全权处理。”

  韦凌云道:

  “柏长老是你下的毒,请你先交出解葯来再说。”

  阎九婆道:

  “这个容易。”

  她随手轻弹,旁人虽然看不到什么,但解葯的粉未,已经迅快弹入柏长老鼻孔。

  不过转眼工夫,柏长老四肢已经动弹,往后退下。

  韦凌云道:

  “多谢阎婆婆。”

  阎九婆道:

  “不用谢。”

  韦凌云道:

  “好,咱们现在言归正传,敝帮凤阳分舵的二十五个弟兄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贵谷,

贵谷把他们一举毒毙,阎婆婆对敝帮总有个交代吧?”

  阎九婆似笑非笑,阴恻恻的道:

  “韦帮主真的要老婆子交代出来吗?”

  韦凌云道:

  “事关敝帮二十五名弟兄性命,阎婆婆自然要对敝帮有个明白的交代才行。”

  “好!”阎婆婆点着头,问道:

  “此事关系你们丐帮一件大事,韦帮主最好指派两位丐帮中有地位的长老出来,作

个见证。”

  韦凌云听她说得如此郑重,这就回过身去,拱拱手道:

  “有劳甘长老、柏长老两位出来作个证,听听她要如何交代?”

  话声甫落,从他身后走出一个左眼已瞎的老化子,一个是方才被纪南刺了一剑的柏

长老,一齐拱手道:

  “属下遵命。”

  阎九婆霎着一双三角眼,问道:

  “两位是丐帮的长老吗?最好请先报个万儿给老婆子听听,够不够份量?”

  左眼已瞎的老化子哼道:

  “丐帮右护法长老甘逢春。”

  柏长老接着道:

  “丐帮执法长老柏长青。”

  阎九婆唔了一声,点着头道:

  “独眼龙甘逢春、铁猴子柏长青,论份量果然够了!”

  甘逢春喝道:

  “废话少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吗?”

  阎九婆道:

  “千毒谷一向以用毒出了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这回却替人背了黑锅,两位说

说看,老婆子要不要把这个罪名洗刷洗刷?”

  甘逢春嘿然道:

  “你的意思是说敝帮凤阳分舵二十五个弟兄,不是你们千毒谷毒毙的?”

  阎九婆呷呷笑道:

  “老婆子说不是,你们肯相信吗?幸好老婆子还有一个证人,两位不妨先听听他说

些什么?”

  柏长青道:

  “证人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