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26章

作者:东方玉

  徐少华只听出昨晚已由贾老二给自己服了“癸灵丹”,今天中午还要服“离火丹”,

不知是不是解散功毒的葯?

  他不敢问,口中唯唯应着,双手接过。

  低头看去,笺纸上墨迹犹新,敢情就是这一两天写的了。

  第一页是昆仑派的内功心法口诀。

  第二页有两种口诀,一是“纵鹤擒龙”,一是“云龙身法”。

  第三页则是一招剑法的口诀。

  贾老二道:

  “少庄主快去念吧,从此刻起,你只有半天工夫,务必把这三张口诀背熟了才行,

因为乙老人家在这里只能为你待上三天时间,在这三天里,你要把这四种功夫都学会了

才行。”

  徐少华一,怔道:

  “只有三天时间,在下如何能练得会?”

  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这四种功夫,都是乙老人家的绝世之技,其中除了内功心法,你必须在三天之内

练成。”

  因为你体内还留着散功奇毒,虽经我替你禁住了,但你必须以本身功力,逐一把它

逼出体外。至于其他三种武功,因乙老人家急于回山,日后很难再有机会传你。

  所以你只要先把口诀背熟了,再由老人家逐一给你解释,你记住了,以后可以慢慢

的练,自己去琢磨了。”

  徐少华点点头,心知这是干载难遇的机缘,时光宝贵,当下就拿着口诀,在洞口坐

下,用心默默背诵起来。

  四篇口诀,只有内功口诀词句深奥,文义难懂,也较为冗长,其他三种口诀,都较

为简短,他足足背诵了两个时辰,才把四种口诀一齐背熟。

  时间已差不多炔近午刻,又背诵了两遍。

  只见贾老二手中拿着一颗核桃大朱红葯丸,走了过来,说道:

  “少庄主,你把口诀先收起来,现在该眼葯了。”

  徐少华依言收起笺纸,问道:

  “这是什么葯丸?”

  “这就是‘离火丹,!”贾老二道:

  “你莫要小觑了它,这是离火门弟子练‘离火神功,时服用的葯丸,南离老儿视若

至宝,不是师傅的面子,南离老儿岂肯随便送人!”

  接着又道:

  “昨晚你服的‘癸灵丹,也是一样,北海北极老儿也视同奇珍,除了师傅,天底下

只怕没有一个人能跟他要得到。”

  徐少华道:

  “这两颗葯丸,是解散功毒的吗?”

  “哈哈,用处可大着呢!”贾老二续道:

  “这两粒葯丸,都是他们练功时眼用的,一颗葯丸,据说可以抵得十年苦练,但如

果两颗同服,正好一水一火,成坎离既济之妙,天底下可说没有人同时服过两颗葯丸

的。”

  徐少华道:

  “为什么呢?”

  贾老二道:

  “武林中人,要想跟这两个老怪物求取葯丸,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哦,时间到了,

你快服了。”

  徐少华依言把葯丸咬开,分作三次,吞了下去。

  贾老二笑道:

  “你昨晚服的‘癸灵丹’,在感觉上不过身子有些冷飕飕而已,但这‘离火丹’可

不同了!

  服下之后,就会内腑如焚,全身灼热,你现在就坐到石床上去,乙老人家就要给你

运功了。”

  徐少华依言走到石床上,盘膝坐下,这一瞬间,果然已感到内腑灼热,全身都懊热

起来。

  白髯老人及时在他身后坐下,说道:

  “小娃儿,你内功心法口诀背熟了吗?现在听老夫给你解释一遍。”

  说完,一只右掌已缓缓按上徐少华后心灵台穴,一面以“传音入密”解说内功心法

口诀。

  徐少华用心聆听,一面依照他说的每一句口诀缓缓运气,但觉一股巨大而炎热的气

流从“灵台穴”缓缓涌入。

  本已灼热如焚的内腑,此时更觉热得难受,但也在此时,忽然从丹田升起一缕清凉

之气。

  那自然是贾老二昨晚给自己服的“癸灵丹”了。

  这一冷一热两股气就像两条游行的蛇,在体内乱窜,徐少华依着白髯老人解释的内

功心法,一句一句的做去。

  这每一句的解释,正好引导着白髯老人从“灵台穴”输入的真气,循行奇经八脉,

真气所到之处,一冷一热两股气流立时就归并同化,合而为一。

  因此每循行一经,三股真气就化而为一。

  这股真气就等于在不断的壮大,等到行完八脉,这股真气已如洪流巨波,在体内隐

生风雷!

  白髯老人按在徐少华后心的右掌也在此时收了回去,徐徐说道:

  “便宜了你,老大二十年功力。你苦练四十年,也未必能达得到,现在你可依照口

诀,自己运功了。”

  说完,就跨下石床。

  徐少华听他口气,就知道师傅输入自己体内的一股真气,在走完奇经八脉之后,并

未收回去。

  这股真气,是师傅二十年修炼的功力,自己就是练上四十年,自然也及不上他老人

家了,心头自是十分感激。

  急忙依言澄心净志,缓缓运气行功。

  他奇经八脉虽通,但另有七十二处穴道,为了要截住散功奇毒,由贾老二下的禁制,

仍然未解,要自己运气才能冲开。

  徐少华这次气转十二经络,但觉一股洪大的气流,有如水到渠成,毫不费力的循经

流去,所到之处,被禁制的穴道,不用自己冲穴,穴道就自行冲开,每冲开一处穴道,

奇毒就从穴道泄出。

  不过顿饭工夫,就已走过二十经络,七十二处禁制,也在不知不觉中解去,一个人

好像飘飘慾仙!

  只听贾老二的声音在身边嘻的笑道:

  “恭喜少庄主,大功告成,不过奇毒虽去,奇经八脉新通,又接受了乙老人家二十

年功力,还得加紧勤练,才能纯熟运行。”

  徐少华走完十二经络,本待睁开眼睛来,稍事休息,闻言心头不觉一懔,连忙凝神

一志,继续运功,不敢稍懈。

  这样又运行了两个周天,对白髯老人所授内功心法也渐渐纯熟多了,一个人就渐人

忘我之境!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耳边才响起贾老二的声音说道:

  “少庄主,现在可以休息一回了,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该吃晚餐了。”

  徐少华缓缓睁开眼睛,原来天色已经全黑,但自己目光却可以看得如同白昼一般,

心知这一天时间,自己内功几乎是一日千里,精进了不知多少!

  跨下石床,就朝白髯老人恭敬的作揖道:

  “多蒙师傅成全,弟子感激不尽。”

  白髯老人和贾老二席地而坐,正在剥着烤熟的黄精,边吃边道:

  “小娃儿,你不用多礼,快坐下来吃吧!”

  两人面前,放着一大堆黄精、获菩、松子等物,中间生了一堆火,那是烤黄精用的。

  徐少华在师傅右首坐下。

  贾老二随手把一个烤好的黄精递了过来,说道:

  “这些东西,是小老儿在三十里外的山上挖来的,少庄主大概还没吃过,这顿晚餐

很别致吧!”

  徐少华说了声:“多谢。”

  伸手接过,剥着吃了一口,只觉烤黄精又软又甜,还有一股清香气味,甚是可口!

  一面说道:

  “贾总管,你的尊师是先曾祖的朋友,算起来,你该是我的前辈,以后叫我名字就

好,千万不可再称我少庄主了。”

  “啊,不、不!”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这怎么成?老实说,小老儿来当云龙山庄的总管,还是师傅他老人家授意的,既

然当了总管,就得叫你少庄主,这是万万更动不得的。”

  他转过脸去,伸长脖子,朝白髯老人说道:

  “乙老人家,你老说,晚辈说得对不对?”

  白髯老人含笑道:

  “小娃儿,这傻小子喜欢叫你少庄主,就让他叫吧,别和他噜嗦了,老夫时常嫌他

师傅喝醉了酒说话噜嗦,想不到他调教出来的徒弟,没有喝醉酒,也噜哩八嗦,老夫真

有点受不了。”

  “没关系。”贾老二嘻嘻笑道:

  “你老人家嫌晚辈噜嗦,以后晚辈三句话并作一句话,两句话只说半句好了。”

  白髯老人道:

  “最好半句也不说。”

  “是、是!”贾老二道:

  “晚辈不说,半句也不说就好了。”

  这一顿晚餐,徐少华吃得很饱,也特别觉得甘美!

  贾老二没有喝酒,吃饱之后,就钻进右首壁下的小窟窿里去睡了。

  白髯老人依然盘膝而坐,问道:

  “小娃儿,你四篇口诀都背熟了没有。”

  徐少华恭敬的道:

  “弟子都背熟了。”

  白髯老人点头道:

  “那好,老夫今晚就给你讲解‘纵鹤擒龙’的心法,你要好好听着,这是昆仑派三

种绝艺之一,以你目前的功力,内劲还不到收发自如之境,但只要内功练纯熟了,懂得

方法,自可水到渠成。

  方法就是诀窍,武林中内功精纯的人比比皆是,何以只有本门滴传,才会使‘纵鹤

擒龙’,那就因为不懂得使用的方法,各门各派,都有他们独门不传之秘,就是各有各

的独门方法。

  现在老夫把每一句口诀给你解释一遍,你懂了方法,日后自会领悟,使用起来就不

难了。”

  徐少华唯唯应“是”。

  接着白髯老人就以“传音入密”,给他逐句解释了“纵鹤擒龙”的口诀,徐少华自

然专心一志,凝神谛听,牢记在心。

  白髯老人足足花了一炷香的工夫,才讲解完毕,问道:

  “你都听懂了。”

  徐少华应了声“是”。

  白髯老人道:

  “你记住就好,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练功,练功一道,大家都称之为功夫,就是要花

下工夫,才能练得好。

  你练十年,有十年的进境,练二十年、三十年,就有二十年、三十年的进境,任何

人都不可能一蹴而就。

  只有你却是唯一例外,那是不醉翁要傻小子向一南一北两个老怪处求取了‘离火丹

多和‘癸灵丹’,再由老夫替你打通奇经八脉,这是百年难遇的机缘,旁人至少苦练四

十年,才能有你今日的成就。

  不过这四十年的功力,并不是你循序渐进,苦练而来,也等于说,这东西本来非你

所有,你纵然得到了,也是突然增加的。

  一时之间,自是无法纯熟运用,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运功之际,稍一不慎,就会

控制不住,修道人就称之为走火入魔。”

  这就是老夫要为你留下三天的原因,有老夫在旁,你自可不虞走火入魔。所以这三

天你要加紧练习,大概有三天时间,你就可以完全练熟了。

  本门武学,全以内力为基础,其他三种武功,你只要背熟口诀,懂得用法,日后再

练不迟,目前不可分心,好了,你现在可以去练功了。”

  徐少华听了师傅这番话,才知道师傅说的为自己留下三天,并不是传授自己武功,

而是怕自己运气不当,走火入魔。

  原来练习内功,还有如此危险,当下口中应了声“是”,就在石床上坐下,继续练

功,不敢稍懈。

  第二天整整练了一天功,晚餐之后,白髯老人又给他讲解“云龙身法”的口诀。

  武林中只有昆仑派的“云龙身法”,能够在空中转折飞翔,这是独步武林的轻功,

白髯老人更是解说得不厌其详。

  徐少华也一一默记在心。

  白髯老人讲完之后,又要徐少华去石床上练功。

  显然他只是趁着饭后休息的时间,讲解武学,只要徐少华记住就好,这三天时间,

全以练功为主。

  第三天和第二天一样,白天继续练功,晚餐之后,自髯老人又给徐少华讲解剑法口

诀。

  徐少华自然十分用心的静听,但听白髯老人讲解完毕,始终不见他传授自己剑招,

心中好生奇怪。

  忍不住问道:

  “师傅,这招剑法,有没有招式?”

  白髯老人呵呵一笑道:

  “没有,本门剑法,由少清剑法人门,到最上乘的太清剑法,你要足足下二十年苦

功,才能学得会。

  老夫传你的这招剑法,却是‘太清剑法’的精华所在,老夫给你讲解的乃是剑术中

的理论,你理论懂了,也就没有招式,随手发招,随心所慾。

  你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招术的名称,那不妨叫它‘改弦易辙’好了,你该去练功了,

剑法也只是一个‘法’字,日后自会领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