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27章

作者:东方玉

徐少华和贾老二早已隐身在卸甲庙右首一棵大树之上,今晚这场变故,自然全看到了。

徐少华记得贾老二说过:这件事和自己三个朋友有关。

一个是新交的朋友,当然是指纪南了,另外一个不认识的朋友,那是指丐帮帮主韦凌云无疑。

他(贾老二)在桃花娘娘庙偷偷的去放走韦凌云,就曾说是奉自己之命去救韦帮主的。

只是还有一个老朋友,不知指的是谁(后文自有交代)

后来徐少华和假冒千毒谷主的黑袍老人对掌之时,双方势均力敌,徐少华还被震退了一步,那个隐身在黑袍老人身后发指偷袭的,自然是贾老二了。

不然,黑袍老人还不至于被惊退。写到这里,作者都已交代清楚,现在该言归正传了。

徐少华举步朝卸甲庙走去,纪南、史琬、蓝如风三人自然立即跟了上去,胡老四、余老六也慌忙跟着走来。

就在他们还没走近山门,站在门前的四个丐帮弟子,迅快的一字排开,拦在前面,其中一人喝道:

“朋友,招子放亮一点,你们难道没看到前面交叉竖立的打狗棒吗?”

卸甲庙山门前面,确实有两根竹棒交叉竖立着。

徐少华道:

“在下看到了。”

那丐帮弟子哼了一声道:

“既然看到了,就该回避,这是江湖规矩,咱们丐帮集会之地,不准江湖朋友乱闯。”

徐少华道:

“徐某就是找贵帮长老有事……”

另一个丐帮弟子道:

“你是存心找碴来的了。”

纪南叱道:

“我大哥有事要找你们长老,你们还不滚开?”

史琬跟着叱道:

“你们四个不长眼睛的东西,对谁这样吆五喝六?”

徐少华不想多事,正待开口。

突听贾老二的声音在耳边说道:

“少庄主只管进去,不用理会他们。”

徐少华依言朝他们中间走去,四名丐帮弟子果然没有阻拦,连身子都没动一下,这自然是躲在暗处的贾老二出手把他们制住的了。

纪南、史琬、蓝如风三人自然看得出四名丐帮弟子忽然站立不动,只当是大哥出手把他们制住的,也就一齐跟着登上石阶,跨人山门。

门内也有四个丐帮弟子,分两边站立,徐少华跨进山门,他们恍如不见,挺立如故,自然也已被制住了穴道。

进入山门,是一个小天井,这小天井中,至少也有十一二个丐帮弟子,他们因为没有任务,只是随便聚集在一起。

但大殿上正在开秘密会议,他们当然不敢出声,只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而已!

徐少华一行六人从山门外走入,他们窃窃私语随着停止了,但却没有一个人过来阻拦。

丐帮已有记号竖立在庙外,不准任何人闯入,遇到有外人闯入,丐帮弟子不论你此时是否值班,都应该及时阻拦,他们并没阻拦,那是一齐被制住穴道了。

徐少华一路领先,穿过天井,登上三级石阶,举步跨上大殿。

大殿上,丐帮的人席地而坐,围成一圈,上首中间是右护法长老独眼龙甘逢春,他左首是执法长老铁猴子柏长青、传功长老打虎将张友泉、接着是左右各坐三位长老,然后左首是帮主韦凌云、右首是证人尚存义和检举人小六子。

帮主不坐在首座上,而和证人尚存义、检举人小六子对坐在下首,可见被检举的事实已经被肯定了。

现在几位长老正在辩论着如何废去韦凌云帮主之职,如何定罪了?

就在此时,面对天井坐在上首的独眼龙甘逢春目光一抬,忽然发现徐少华等人已经跨进大殿,不觉沉喝道:

“尔等是什么人?胆敢擅闯丐帮议事堂……”

随着话声,人已倏地站起。

经他这一喝,丐帮八大长老和韦凌云、小六子等人也纷纷站了起来。

徐少华拱拱手道:

“诸位长老请了,在下是作证来的。”

独眼龙独目棱光暴射,厉声道:

“你们如何进来的?”

他没听到丐帮弟子的阻拦,更没有一点打斗,心中感到十分惊诧,二十名帮中弟子,不可能任人直闯进来。

史琬冷笑一声道:

“我们自然是走进来的了。”

坐在右首的一名长老目光朝外一瞥,手中打狗棒突然一紧,沉声道:

“在外面的本帮弟子,全被他们制住了,大家不必和他们多说,先拿下了再说。”

喝声出口,人已疾快的朝徐少华左首抢上。

其他七名长老经他一喝,也纷纷围了上来。

韦凌云虽然不认识徐少华,但看他年纪不大,却气宇轩昂,宛如玉树临风,连忙抱拳说道:

“诸位长老,请勿出手,最好先问问清楚,免伤和气。”

他究竟是丐帮帮主,此言一出,八名长老本待举起的打狗棒,不觉停了下来。

独眼龙甘逢春看在眼里,心头极为不快,沉哼一声道:

“韦兄弟,你目前暂停职务,不可再以帮主身份发号施令了。

外人擅闯本帮议事堂,例须鞭挞三百,再行逐出,左长老要把他们拿下,并没有错。”

韦凌云拱手道:

“右护法说的是。”

纪南哼道:

“好大的口气,你们有能耐拿得下我们吗?”

史琬冷笑道:

“臭要饭的,你们来试试看?”

徐少华道:

“两位贤弟不可如此,我们只是作证来的,不可伤了和气……”

独眼龙被史琬一句“臭要饭的”叫得目射凶光,厉喝道:

“擅闯本帮议事堂,不服制裁,可以格杀勿论,大家只管出手。”

喝声出口,右掌抬处,呼的一声,直向徐少华劈来。

那姓左的左颈长着一个袋形大瘤,大家都叫他左瘤子,此人生性凶狠,怒恼史琬叫他们“臭要饭的。”

此时怒嘿一声,手中打狗棒突然一送,朝史琬当胸直捣过去。

史琬短剑一挥,正待出手。

徐少华喝了声:“你们不可出手!”

左手向左一捞,迅如闪电,一下抓住了左瘤子戳出的棒头,脚下再向前跨上,右手一探,同时也一把握住了独眼龙劈来的右腕。

含笑说道:

“两位请住手,且听徐某一言。”

他左手抓住左瘤子棒头在先,再向前跨出,伸手去握独眼龙的手腕,左瘤子棒头被他抓住,身不由己的跟着徐少华跨出了一大步。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其余七人眼看右护法长老手腕被扣,左长老打狗棒也被徐少华抓住,七人手中七根打狗棒不约而同朝徐少华身上招呼。

这一记因为同时发难,快速无伦。

纪南、史琬、蓝如风三人本来紧跟在大哥身后,但因徐少华闪身上前去抓独眼龙的手掌,朝前跨出了一大步,和后面三人相距已有三数尺距离,此时再待出手,已嫌不及!

就在此时,蓦听有人尖声笑道:

“嘻,你们这是干什么?”

话声入耳,就在徐少华的身后,忽然间多了一个弯腰耸背的小老头,把七名丐帮长老攻出去的七根打狗棒,四左右三,一齐夹住!

铁猴子柏长青的一支,他歪头耸肩,夹在左颈肩头,其余六支,两支夹在他腋下,两支夹在他腰间,一支夹在裤裆里,一支波他右脚踏住。

七个长老打狗棒被他夹住,竟然再也挣动不得!

史琬看得喜道:

“是贾总管!”

原来这夹住七根打狗棒的,正是贾老二,云龙山庄总管!

独眼龙右手脉腕被徐少华握住,他自然不会就此罢手,口中怒嘿一声:“你找死!”

左手直竖,切出一掌,这一掌不偏不倚,端端正正砍在徐少华的心窝!

七名长老用力一挣,打狗棒抽不回来。

他们都是多年老江湖,和人动手的经验十分丰富,反应自然极快,右手抽不回打狗棒,左手同时朝贾老二身上拍落!

大殿上登时响起一声“砰”,和“啪、啪、啪”七声大响!

一声“砰”,是独眼龙左掌击中徐少华胸口发出来的声音!

徐少华依然面含微笑,一动没动,只是双手五指一松,放开了独眼龙的右手和左瘤子的棒头,徐徐说道:

“徐某说过,我只是作证来的,和贵帮并无敌意。”

但他这一松手,独眼龙甘逢春却因左掌劲力反弹,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那七声“啪”,当然是七名长老七只手掌拍在贾老二身上发出来的声响!

贾老二也同时松开了夹住的七支打狗棒,口中“哟”了一声,说道:

“小老儿几根老骨头幸亏还硬朗得很,挨几下不轻不重的巴掌,还不在乎,换个骨头较嫩的人,不被你们打成一堆泥才怪!

你们几个老化子,到底讲不讲理,咱们少庄主是为你们好,才挺身出来作证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七名长老自然心里有数,仅凭传功长老打虎将张友泉的一记“伏虎掌”,江湖上就很少有人接得下来,何况合七人之力,击在他身上。

他既没封架,硬挨了七记掌力,这人一身功力,岂不胜过自己七人甚多?七人心头不觉大力慎骇,不由得往后退下了一步。

独眼龙甘逢春色厉内在,炯炯独目盯着徐少华,喝道:

“你口口声声是作证来的,你们究是什么人?须知这是咱们丐帮的家务事,不容许外人插手。”

贾老二忽然趋上一步,耸着肩道:

“是,是,你右护法长老说的没错,咱们少庄主只是前来作证,可并没说插手管你们的家务……”

说到这里,接着哦了一声,笑道:

“对了,右护法长老是问咱们少庄主是什么身份,小老儿差点忘了!”

他一指徐少华,说道:

“这是咱们云龙山庄的少庄主徐少华。”

接着又指指纪南等三人说道:

“这位纪公子是咱们少庄主的结义二弟,现在大家都已知道他是千毒谷的少谷主了。

这位是史琬史公子,咱们少庄主的结义三弟,也是绝尘山庄的少庄主。这位是蓝如风蓝公子,咱们少庄主的结义四弟,也是云南蓝家的少庄主。至于小老儿,小姓贾,从小徘行是老二,就叫贾老二,吞任云龙山庄总管。”

然后又指指胡老四、余老六两人说道:

“至于他们,一个是胡老四,一个是余老六,咱们云龙山庄的护院武士,还有王老八王天荣、王老十王贵两个没有来,嘻嘻,小老儿都介绍完了。”

他说话本来就喜欢喀唆,但也介绍得很详细,只是说话之时,口沫四溅,说完后,才举起衣袖,朝嘴上抹了一把,嘻着嘴只是傻笑。

这样一个人,居然会有一身高不可测的武功,直看得丐帮八大长老几乎不敢相信!

独眼龙甘逢春听完贾老二的介绍,脸上竟然阴晴不定,可见他心里也正在犹疑不决。

云龙山庄少庄主,这个头衔,当然唬不倒他丐帮右护法长老独眼龙甘逢春,但云龙山庄少庄主的武功,他已经领教过了。

奇幻莫测的擒拿手法,被扣住了脉腕,自己竟然半分也挣动不得,这且不说!

对方轻轻年纪,居然生受自己用了八成力道的一掌,自已被震退一半,对方居然若无其事,好像丝毫没有感觉!

这也不去说它,其他三人中,有一个是千毒谷少谷主,这是自己已经知道的。另外两个,竟然会是绝尘山庄和云南蓝家的少庄主。

这三个年轻人,竟然都是大有来头的人,丐帮并不是惹不起,而是其中有一个人,不禁使他大感困扰!

还有,这个自称云龙山庄总管的贾老二,方才合七位长老之力,还胜他不得,这人不知又是何方神圣?

但差幸这位云龙山庄少庄主虽然露了一手,言词之间,还算客气,他既然口口声声是作证来的,自己不如先听听他的来意。

他心念闪电般转着,一面朝徐少华抱抱拳道:

“徐少庄主夤夜赶来,要为敝帮作证,不知有何见教,兄弟洗耳恭听。”

前据后恭,话说得客气了。

“对,对!”贾老二笑嘻嘻的接口道:

“咱们少庄主既是给贵帮作证来的,自然要从头说起。”

他朝小六子招招手道:

“来,你小哥不是说韦帮主有一封密函,要你亲手交给吉舵主,你听吉舵主说,是韦帮主要他尽快去找金长老,对不?”

小六子点点头。

贾老二又道:

“韦帮主要你送信给吉舵主,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小六子道:

“就是上个月的事?”

贾老二道:

“你仔细想想,日子可要说得准些。”

小六子想了想道:

“是十月底,十一月初。”

贾老二转脸朝执法长老铁猴子柏长老问道:

“柏长老,小六子是十月底从贵帮逃出来的吗?”

柏长青道:

“不错,敝帮老帮主是十月二十三日过世的,差不多在料理老帮主丧事的时候,小六子就失踪了。”

贾老二又朝小六子问道:

“小哥说贵帮左护法长老金大有是中毒暴毙的,身上可有伤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