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28章

作者:东方玉

独眼龙却趁着大家这一怔神之间,忽然一个转身,纵身往殿后飞掠而入!他不走前门,却向殿后闪去,正是大家疏忽之处。

韦凌云和七位长老看他往后纵去,身形一闪而没,再待追去,已是不及!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迫不得,当心他身上有‘黑煞针’!”

这原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纪南叫出“黑煞掌’,急忙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青瓷葯瓶,塞到徐少华手中。

说道:

“大哥,快把解葯交给柏长老,救人要紧,再迟就来不及了。”

徐少华接过葯瓶,朝柏长青道:

“柏长老,这是‘黑煞掌’的解葯,快给左长老喂了。”

柏长青接过,问道:

“徐少庄主,要如何服法?”

纪南道:

“喂他三粒就够了。”

柏长青拔开瓶塞,倾出三粒葯丸,又把葯瓶交还徐少华,急忙蹲下身去,捏开左瘤子牙关,把葯丸纳入他口中。

张友泉喟然叹道:

“真想不到甘逢春会是千毒谷的姦细!”

贾老二耸着肩笑道:

“张长老,话可不能这么说,千毒谷的少谷主就在这里,甘逢春不过是和千毒谷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勾结罢了。”

张友泉连忙朝纪南拱手道:

“纪少谷主请恕老化子失言。”

柏长青站起身,也朝纪南拱拱手道:

“多谢纪少谷主。”

纪南脸上一红,忙道:

“不用客气。”一面攒攒眉道:

“奇怪,甘逢春怎么会使‘黑煞掌’的呢?”

贾老二耸着肩道:

“少谷主不知道的事情可多着呢!”

这时韦凌云也走了过来,朝徐少华拱手道:

“徐兄两次援手,大恩不言谢,兄弟只有永远记在心里了。”

徐少华连忙还礼道:

“韦兄好说,兄弟愧不敢当。”

一面伸手入怀,取出牛皮夹子,朝韦凌云递了过去,说道:

“这是贵帮的东西,当日金长老临终之时,手指胸口,只说了‘拜托’二字。”

想必就是托兄弟把此物转交给韦兄了,今晚兄弟总算不负金长老所托,交给韦兄了,韦兄请收好了。”

韦凌云神色庄重,双手接过,一面握住徐少华的手,感激的道:

“多谢徐兄,兄弟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徐兄对敝帮这份大德,他日徐兄要用得着丐帮之处,丐帮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贾老二耸着肩道:

“韦帮主和少庄主既是朋友,那就不用说客气话了。”

柏长青朝贾老二拱拱手道:

“兄弟有一件事,想请教贾总管。”

“请教不敢。”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有什么事,柏长老尽管请说。”

柏长青道:

“贾总管好像早已知道甘逢春和千毒谷的九毒寡妇有勾结了?”

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你没看他会千毒谷的‘黑煞掌’吗?这种毒功,岂是一朝一夕练得成的?”

他不待柏长青开口,接着又道:

“贵帮的金长老不是死在‘黑煞掌’下的吗,嘻嘻,他谋夺丐帮,该说早有存心的了。”

柏长青矍然动容,怒声道:

“不错,他害死金长老,再给韦帮主罗织罪名,废去帮主职务。

他就可以以护法长老的身份,名正言顺代理帮主,然后再把咱们几个长老一起毒死,丐帮就全落在他手里了,此人心机果然毒辣得很!”

他目光望着贾老二,沉吟道:

“只是敝帮和千毒谷毫无怨尤可言,千毒谷何以……”

“不对,不对。”贾老二没待他说完,连连摇头道:

“这是整个武林大局,不关千毒谷的事……”

张友泉道:

“但甘逢春却练成了‘黑煞掌’!”

贾老二摇着头道:

“小老儿也一时说不清,嘻嘻,丐帮出了一个甘逢春,千毒谷也出了一个九毒寡妇,这两人完全是一模一样的人!”

纪南听得心中一动,急忙问道:

“贾总管,你的意思是……”

“一模一样,就是一模一样。”

贾老,二耸耸肩,说道:

“嘻嘻,小老儿说他们一模一样,是说他们吃里扒外,投靠了另一个主子。

其实也不光是丐帮和千毒谷,江湖不少门派中,这样的人可不在少数呢,所以才会天下大乱。”

纪南道:

“你说阎九婆也叛离敝谷了?”

贾老二道:

“她叛离就好了,就因为她没有叛离,千毒谷的事,才会比丐帮还要严重。”

“我知道了。”纪南点着头,一脸愤怒的道:

“假扮我爹的人,就是阎九婆制造出来的了。”

他转身朝徐少华抱抱拳道:

“大哥,小弟要立即赶回敝谷去,就此别过。”转身就慾走。

“慢点!慢点!”贾老二又摇手,又招手,尖声道:

“少谷主且慢点走。”

纪南脚下一停,问道:

“贾总管有何见教?”

“不客气,嘻嘻!”

贾老二道:

“这里已经没事了,少庄主和你少谷主是口盟兄弟,而且还是少谷主的大哥,这档事岂有不管不理?凡事应该谋定而动,今晚且在这里憩息一晚,明天咱们到庐州去调派人手……”

韦凌云道:

“贾总管,敝帮人手,全在这里,如果用得着,悉凭调遣,何况甘逢春叛离敝帮,敝帮也正要把他逮回来,以正帮规……”

“甘逢春不会躲到千毒谷去的。”贾老二道:

“再说贵帮经此变故,也要加以整顿,实力才会坚强。”

他这话听得柏长青、张友泉等几位长老心头同时一震!

他们都是老江湖,贾老二这话是话中有话!

右护法长老叛离丐帮而去,帮中自然有不少人是甘逢春的心腹,加以整顿,确实刻不容缓!

贾老二话声一落,又朝韦凌云以“传音入密”说道:

“韦帮主回去之后,该把‘擎天第三式’练熟了才行,练了一、二两式,不练第三式是发不出威力来的。

也只有第三式才能破‘黑煞掌’,这就是金长老致死之由,江湖正在多事之秋,你练成了才能和少庄主合作。”

韦凌云听得连忙拱手道:

“在下谨受教了。”

接着就朝徐少华等人拱拱手道:

“徐兄,兄弟那就告辞了。”

转身朝柏长青等人拱手道:

“诸位长老,咱们走吧!”

说完,率同八大长老一齐退出庙去。

史琬问道:

“贾总管,你方才和他说了些什么?”

贾老二席地坐下,笑了笑道:

“小老儿叫他回去好好练功,练成了再来。”

大家也一起围着坐下。

纪南心中有事,急急道:

“贾总管,你说说看,我……”

贾老二道:

“少谷主暂且别急,急事缓办,你最好先把千毒谷的情形,说给小老儿听听,小老儿才能给你拿个主意,嘻嘻,小老儿不是吹的,当个狗头军师,还蛮不错的。”

史琬撇撇嘴道:

“当狗头军师,这有多难听?”

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颇有自知之明,凭我这副德性,要想当诸葛亮那样的军师,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你总看过戏吧,当当像戏台上那样鼻子抹白粉的狗头军师,才差不多。”

蓝如风道:

“好啦,你不是要二姐说吗,那你就别再噜唆了。”

一面朝纪南道:

“小弟叫你二姐没错吧?”

纪南被他这句“二姐”,叫得胀红了脸,站起身,朝徐少华抱抱拳道:

“大哥请恕罪,我想大家也都知道,小妹其实是女扮男装的……”

徐少华含笑道:

“贤弟坐下来再说,行走江湖,为了方便起见,女扮男装,也并不稀奇,三弟不也是女扮男装的吗?”

史琬脸上一红,轻嗔道:

“大哥怎么说到我头上来了?”

纪南依言坐下,续道:

“我爹只有我一个女儿,所以取名若男,从小就给我穿着男装,大家也都叫我少谷主……”(从现在起,纪南就改称若男了)

贾老二问道:

“少谷主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这话要从去年说起。”

纪若男道:

“那是去年夏天,爹忽然感到四肢无力,渐渐不良于行,后来连行动都需要人扶持……”

徐少华道:

“约我去见面的谷主,难道不是令尊吗?”

“大哥听我说下去呢!”

纪若男道:

“从那时起,爹就一直躺在卧榻上,没有起来过,阎九婆就向爹建议,因我年纪还小,只怕无法担当谷主重任。

但谷中又不能一日无主,因此要我装扮成爹的模样,处理谷务,其实大小事情都是由阎九婆和祖东权作的主,我只是装个样罢了。”

“嗨!”贾老二一拍巴掌,尖声道:

“事情就出在这里!”

纪若男续道:

“这个月初,咱们接到几个门派联名的请柬,说三月初一是绝尘山庄史庄主七旬大寿,邀爹去洪泽湖一叙。

里面还有史庄主的一封亲笔函,说他听说爹不良于行,他精擅歧黄,保证可以治愈爹的宿疾……”

史琬道:

“我爹确实精通医道,会治疑难病症。”

纪若男道:

“爹因和史庄主不熟,但既有各大门派的人具名邀请,不好不去,所以要我代爹一行。”

“唔,你和阎九婆、祖东权一起出来了,那好得很!”贾老二点着头道:

“你们一走,千毒谷不是空虚了?”

纪若男听得身躯一震,睁大眼睛,焦急的道:

“你说爹有危险?”

“不要紧!”贾老二用手指拈着嘴上几茎鼠鬓,笑道:

“空虚,不一定是出事。”

纪若男道:

“我一定要回去看看才放心。”

“自然要去。”贾老二道:

“咱们大伙一起去,有事情,也一定可以摆得平,少谷主只管放心就是了。”

史琬道:

“二姐说完了吗?”

纪若男点点头。

史琬转脸道:

“大哥,现在该你说了。”

徐少华也把自己由贾老二送去一处山洞练功的事,约略说了一遍。他当着史琬,当然不好说在绝尘山庄后山偷偷送剑给乙老人家的事。

史琬听得跳了起来,指着贾老二道:

“好哇,贾老二,原来是你把大哥弄走的,你竟然不知会我们一声,害得我们像盲人骑瞎马,到处乱闯,你说,你该如何处罚才好?”

贾老二吓了一跳,忙道:

“小老儿该死,忘了告诉你们,小老儿情愿受罚。”

蓝如风道:

“三姐,我有一个主意,罚他一个月不准喝酒。”

“一个月不准喝酒!”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这……不是要了小老儿的命?我的小姑奶奶,这样吧,三天好不?小老儿三天不喝酒,其实三天不喝酒,已经要了小老儿的命了。”

史琬道:

“不行。”

监如风道:

“那就减轻些,罚他十天不准喝酒吧!”

史琬目注贾老二说道:

“看在你是大哥的总管,就罚你十天不准喝酒,就是一滴都不能喝。”

“惨了!”贾老二双手掩面,说道:

“小老儿从小到大,也没有整整十天一滴不沾的日子,像这等重罚,小老儿还是跳崖自杀的好。”

徐少华噢了一声,笑着问道:

“三妹、四妹,你们知不知道贾总管跳崖的事?”

史琬问道:

“贾老二真的跳过崖了?”

她气贾老二,所以连总管也没叫他。

贾老二嘻的笑道:

“那可一点没假,跳下了千丈断崖。”

“活该!”史琬哼道:

“那怎么会没有粉身碎骨呢?”

“看来小姑奶奶气还没消!”贾老二耸耸肩道:

“小老儿若是粉身碎骨,有谁来当云龙山庄的总管?”

史琬撇撇嘴道:

“快说,怎么会跳崖的呢?”

“是、是、小老儿说!”

贾老二就把王天荣、王贵把自己逼上一处绝顶,自己无路可逃,就跳下绝崖,详细说了一遍。

史琬看看大哥,不信的道:

“大哥,贾总管的武功到底如何呢?”

徐少华笑道:

“这个愚兄也不大清楚,有时好像很高,有时又好像不高。”

“对、对。”

贾老二接口道:

“小老儿酒喝足了,胆气一壮,就觉得什么都不怕,只要什么都不怕,武功就高了,如果没得酒喝,遇事就会胆怯,胆一怯,就不敢和人动手,自己也觉得很窝囊。”

史琬哼道:

“爹叫你去当掌柜,王天荣、王贵敢在半途里要杀你,当真胆大妄为已极,贾老二要是真的跳崖死了,我怎么向大哥交代呢?”

“就是咯!”贾老二道:

“小老儿好歹总是云龙山庄的总管,这样,咱们明天到庐州去,非好好的整整这两个小子不可!”

一面朝徐少华道:

“少庄主,你们明天上长安居去,只当不知小老儿跳崖之事,叫人去叫掌柜,等王老八、王老十来了,就问他们怎么不见小老儿,看他们怎么说?”

史琬问道:

“后来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